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三百六十三章 远逸秘术

第三百六十三章 远逸秘术

  在刘君怀与昆吾掸到来之前,这些人很是好奇,修为低下的年轻人,是如何令修真界的弑血盟从暴露到瓦解的,毕竟弑血盟的神秘与狡猾,他们一直都在为此头痛。

  还是阗殛老祖提出了这个建议,虽然建议有些不太符合几人的身份,还有些玩闹成分,但是长久生活在面具之下的众人,心里的好奇成分更多一些。

  阗殛老祖的本意是令几人对刘君怀有一个更全面的认识,还不是单凭自己的一力举荐,这对刘君怀今后进入汉疆,多一些助力。

  他的这番心思自然有人会猜想得到,不过能领老祖极为关注之人,让他们心中更是惊奇。

  如果刘君怀真如阗殛老祖口中的不同寻常,这些人也不介意重点关照一下,毕竟人才难得。

  见众人都有此意,一向威凛而不拘颜色的练呈觉,自然乐得手下这帮大佬能够难得的如此和谐,也生出了一丝佻脱心理。

  只是没有人能够想到,刘君怀的表现会如此出色,在练呈觉刻意表露出的气势面前,刘君怀与昆吾掸都没有一丝异动,尤其是前者的心理承受力,一点不逊色于昆吾掸这位执掌修真界的巨头。

  接下来的步步试探,刘君怀的表现愈加令人吃惊,他的凛然正气与过人胆色,深深震撼了所有人,包括对他已经算是了解的阗殛老祖。

  他的思路之缜密,看问题至通彻,以及面对巨大威胁时的挥然不惧,以及让众人忽视了他的真实年龄。

  虽然后面还有些年轻人的冲动直白,但从侧面看来,更能真实地反映出他的内心。

  如果知道刘君怀的这种年轻人心态是刻意为之的话,这种老辣会不会令他们感到恐惧?

  再就是对昆吾掸的表现,他们也是满意的,虽然还不能与刘君怀这样的妖孽相提并论,但是他的诸般反应,也的确与他的身份相当。

  一位叫做年唯的副盟主叹道,“看到这些,我都有些汗襟了,在他这般年纪我在干什么?好在这种人不多,还有我们生存的空间。”

  阗殛老祖意味深长的说道,“与他相比,我们这些老家伙没必要联想过多,他不是属于我们这个层面之人,他的未来没有人能看得清,包括我这个算卦的!”

  他的话犹如石破天惊,震呆了众人,因为他们知道阗殛老祖四个字的由来,阴阳术数乃汉疆至高无上的存在,存活的年岁比那屈卿还要高出些。

  几乎是修真界活化石的老人,他的话中之意蕴意悠长,内中玄机乍露还复,一霎那眼中的精芒闪动,莫不透着睿智机锋。

  阗殛老祖心念转动,在场众人的表情已经尽收眼底。

  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他向着练呈觉说道,“练盟主,这刘君怀我可不可以暂时借用一下?那刑堂的审讯需要他配合一下,关于修真界弑血盟之事,就由昆吾会长留在这里,您看如何?”

  练呈觉心领神会,他点点头,“老祖发话了,自然是没有问题,只是我

  (本章未完,请翻页)私人对君怀还有一点事情相商,还请老祖不要放他回去!”

  阗殛老祖呵呵笑道,“他就在刑堂,暂时不会离开的!”

  说罢,他的眼神向着昆吾掸微微一撇,昆吾掸及时的接到了他眼神中的含义,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向着阗殛老祖拱手道别。

  待阗殛老祖与刘君怀的身影消失,练呈觉没有回应众人眼神的疑虑,摆手道,“诸位请就坐,且听昆吾会长道出内中玄机!”

  此时的刘君怀跟随在阗殛老祖身后,轻声问道:“老祖这是打算向修士联盟讲出我的身份?”

  阗殛老祖点点头,神色凝重的道,“表露你的身份是有一定的风险,我考虑了很久,感觉其中的利大于弊!想你也是有些明白此间的人员没有到齐的原因,对!现场中人是眼下的修士联盟最为可靠的一批人,那些身上有疑点之人,被排除在了今日会议之外。

  “至于如何利大于弊,我的想法是,尽最大可能保证你在修真界的发展,至少在你来到汉疆之前,你的主要任务就是把修为提升上来。暴露出你的身份,会使得修士联盟那些人真正把你正视起来,对两个界面之间的通道就会更加的用心。

  “但是问题也紧跟而来,若是这些人有一位把你的情况透露出去,你的那些敌人毁灭之心会更加的疯狂,这其中也包括把天才扼杀在摇篮之心的某种异常心态之人。

  “那时的你会处在极度放大之下,所有要保护你的人与毁灭你的人,都把你放在最明处,一有风吹草动,两方都会有警觉,在两种力量的夹缝中,你所获得的时间也就至关重要了。

  “所以,与其被动防守,不如主动出击。你的成长注定不会一帆风顺,这些预知与不预知的危险,在令你危机四伏的同时,也会促进你的快速成长!”

  刘君怀心里明白阗殛老祖的良苦用心,在某种程度上,他对自己的帮助,已经有些等同于老管家了。

  只是他在疑惑既然已经打定主意公开自己的身份,何不在现场就讲出来,还要拐弯抹角的通过昆吾掸之嘴讲出来。

  听了刘君怀心中的疑问原因,阗殛老祖笑道,“你认为向一位身份尊贵之人当面讲述另一人比他还尊贵,这样合适吗?虽然他练呈觉还算是我的晚辈,但是汉疆第一人的身份是不可亵渎的,不管这亵渎出于有意还是无意!

  “通过第三者转述,就表示了一种尊重,即使他练呈觉根本不在乎!这就是规则,它适合所有权利存在的地方,无论仙界还是神界!”

  刘君怀恍然,这种看似无足轻重之事,在某些人眼中就可变为不可逾越的鸿沟,它不关乎存在的意义如何,表明的只是一种态度。

  这与方才刘君怀直接在言语上顶撞练呈觉有本质上的不同,前者是态度,后者是方式,两者不可同日而言。

  阗殛老祖带刘君怀出来,当然不是真的参与审讯,一位化神期去审问渡劫期,根本就没有一丝的威胁力,就像凡人去挑衅修

  (本章未完,请翻页)真者,即使是五尺童子,也只会换来鄙视的眼神。

  刚刚来到午风所在联盟的临时住处,便看到昨夜没有出现的凌霄川,他见到刘君怀的到来,连忙伸手递过去一枚储物戒。

  “这次我可是终于找到满堂红了,却因为没参加昨日的行动,被副堂主好一顿臭骂!”

  “呵呵,霄川兄这是去了哪里?竟然整晚都没有出现。”

  “我不是去弘邺城购买满堂红了吗,只是没想到十几个坊市都没有打听到,好在凌家的堂兄在几千里外的未榀城给我找到了一些,我就连夜去了那里,今日早上才回来!”

  刘君怀心道,你能在弘邺城找到就怪了,老六劳德寿早就与各药行、商会打了招呼。

  这时的凌霄川有些唯诺的说道,“找是找到了,但是这些满堂红已经在库房堆积了好久,没有一丝水分了,君怀你看可不可以先给我些现成的烈焰酒,我感觉它对我的修炼很有帮助,实在等不及满堂红的蕴养了!”

  刘君怀笑道,“这没有问题,只是昨夜被老祖家的哥哥们抢去了不少,兄弟先给你两瓶吧,等几天后炼制出来再送些给你!”

  凌霄川面露喜色,“两瓶就两瓶,也可以撑得一段时间了!实在是令君怀兄弟为难了,你刚刚来到了汉疆,没有帮你什么,却是要你想先帮助我了!”

  刘君怀哈哈大笑道,“自家兄弟,哪里需要分得这般清楚!对了,凌前辈可是要来汉疆了,不知道他进阶情形如何!”

  “你代传来的玉符里倒是讲了,我父亲还要在修真界有些事情办理,本来要与你在汉疆会面的,可是他临时决定要回一趟凌家祖地,先祖遭难后,暗中回去过几次,也没敢戏子的探寻,父亲的意思是趁来到之前,前去探查一番,顺便祭拜一下!”

  看来凌墨是在自己临来之时突然的决定,本来还约好了在这里见面的。

  凌霄川接着道,“父亲的玉符里面可是交代了,要我把远逸秘术教授与你,虽然比不上兄弟你的瞬移,父亲的之意是不想你的瞬移过多的暴露,在没有很强大敌人的情况下使用,效果不低于瞬移。”

  这远逸秘术其实就是把身体的移动速度运转到了极致,但是所过之处还是有痕迹的,高手可以根据其深厚的残影轨迹,找到远逸者的行进规律。

  真正的远逸秘术修炼到至极,如同一头大鹏一样,御风而行,却能超越风的速度,感觉整个人和速度融为一体,快如闪电,身影闪过之间如同瞬间移动。

  这就是武者界轻身身法的至高境界,在也是汉疆少有的特殊技法了。

  这远逸秘术便是凌墨所讲的凌家遇难后,另有奇遇时得到的几种技法之一,只是若要修炼到极致,只有土属性灵根体质才可达到。

  刘君怀的五灵根,倒是修习此远逸秘术的极佳体质,但是它与瞬移神通之间的差距犹如天崭,刘君怀总感觉对自己如同鸡肋一般,不会有太大的用处。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