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姜是老的辣

第三百六十八章 姜是老的辣

  “时势造英雄?想来的确如此,这次弑血盟的出现,随时局的不断深入,修士联盟会愈加团结、凝聚,屈副盟主的表现,说明了在时势不同时期,只要心力到了,总有你的用武之地!”阗殛老祖若有所思的道。

  “时势造英雄是说一个英雄的出现是由他当时所处的社会客观环境造成的,但这句话有时候会成为某些人的懒惰与懦弱找到的借口,也许通过与弑血盟一战之中,那种懒惰与懦弱会有所改变!”敏传祺不无担忧的道。

  刘君怀笑道,“人们习惯于相信,每到时代的危机关头,必定会有一个或者几个英雄横空出世,他们替天行道,如有神助,转瞬间就把历史翻到了新的篇章。

  “英雄的一次次出现,与其说是巧合,倒不如说是他们那顶天立地的璀璨光芒,造就了一个个熠熠生辉被后人铭记的时代,这便是英雄造时势了。

  “英雄并不一定要是顺应时代潮流的人,顺水推舟固然符合历史的发展规律,逆天而行又何尝不会开创一个崭新的时代?顺应民意自然颇受爱戴,成为掌握着真理的少数人一样值得击节称赞。

  “敏长老口中的那些人,怪罪于安逸的社会现状,感叹自己生不逢时,将他人的成功归为运气,却不知真正的英雄,能够于茫茫荒原上劈开苍茫之地,凿出希望之火,点燃未来之灯,照亮前进之路。

  “英雄在历史的车轮下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坚持本心,锐意进取,撕开丑陋的阴暗面,带来光辉的新时代,看着那五湖四海,便在他们的手下换了一副新模样。所以我认为还是英雄造时势靠谱一点!”

  敏传祺哈哈大笑道,“君怀的这番长篇大论,固然有一定的道理。英雄必有一份舍我其谁的勇气,只是和平时期,哪里来的替天行道?只有动荡年代,才是英雄的存生之所!”

  阗殛老祖也笑道,“两位不必纠结于此了,所谓时势为先,还是英雄当首都不重要,时势的发展需要所有人的共同推动,英雄作用也是不可或缺,只要本心不迷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顺应时势也好,不可替代也罢,都只是天道之下的自然规律!”

  刘君怀呵呵乐了起来,他没想到屈副盟主的这番作为,竟是引起了时势与英雄的辩论,看样子心随意动有时候也会有意料之外的结局。

  好在两人都是豁达之人,舍异求同,做好眼前事,才是理所应当之为。

  阗殛老祖讲的才是至理,所有的存在形式,都是在天道之下的自然规律之内,那些逆天行事的行为,即使没有修士们的干扰,最终也要与天道面对,是顺应,是反抗,就要凭借自身的实力了。

  敏传祺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与刘君怀相视一笑,“不论哪一种存在形式,这酒还是要喝的!我可是偷听了老祖那些徒弟们的说话,君怀这里可是炼制出了品质更高的烈焰酒,老夫也厚颜讨要一瓶!”

  刘君怀取出几瓶烈焰酒,一股脑的塞到了他的手中,一旁的阗殛老祖紧紧盯着敏传祺

  (本章未完,请翻页)的双手,眼底一片火热。

  眼下的修士联盟内,一切都在紧张忙碌中,千里外的弘邺城城内,还是那处闹中取静的深宅大院里,那位朱颜鹤发老者正是那马家大爷马然。

  此时的马然正在藤制摇椅上仰躺着,身边垂手而立的还是那位马浮生。

  “三爷家的情况就是这样,我本以为是修士联盟的修士占据了,方才却发现了马六与一干马家人出入,看来修士联盟只扣留了一部分,还是释放出来了一些不相关者。这马六为三爷的手下,一向对三太太阴奉阳违,许是修士联盟针对楚家而去了!”

  马然微微点头,沉默了一会儿道,“这释放的目的何在,与我等无关,吩咐马家人,不要与之接触,以免惹火烧身!就是那马方庆一家,我却是捉摸不透,自二十年前出外归来,便很少见他进出,只是平日他的院子里不时传出的吆喝声,才知道里面有人在!一心调教弟子?我看不尽然,我这二弟自小就聪慧过人,断断没有不问外事的可能!这里面一定有玄机!”

  马逢山低声道,“您老人家是怀疑,这二爷是在韬光养晦?不问世事只是表象,但是这里面的蹊跷在哪里?”

  马然深叹一声,道:“不止我想知道,修士联盟的年副盟主也是多次对我旁敲侧击,可惜我也在混沌当中啊!”

  默然接过马逢山递过来的茶壶,“嗞嗞”吸了两口,“想我马家三系虽不是一母所生,也算是至亲的堂兄弟,如今已有一家败落了,虽日有间隙,我却生不出一丝的幸灾乐祸,那种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之感却是日日渐甚,总有一种马家被人坑陷之感,会是楚家吗?他们的目的何在?”

  马浮生也叹道,“这楚家与弑血盟之间的传闻日嚣尘上,三爷家显然受其所累,也是奈何不得的!”

  马然冷哼道,“受其所累?也不尽然,那马逢山脑子进水,在修士联盟内就对那修真界来的小子动手,那马云唐与他的表弟黄喜良也是愚蠢,更是直接把马老三一家拖下了水,而这三人的行为,定是那楚筱筱平日里的言传身教,不断灌输下的结果!归根结底,那位楚筱筱才是大奸大恶之人,三家的互不来往,与此女的干系极大,数次的冲突,都有她的身影存在!”

  马浮生说道,“也是,这楚筱筱凶名在外,三爷也被她压得死死的,他那一系基本上都由楚筱筱说了算,这已经是弘邺城众所周知之事了!”

  短暂的沉默后,马然像是下定了决心,“我这里有一些关于楚筱筱的隐秘,我想应该是向修士联盟透露的时候了,怎么说马向初也是马家人,无端的被牵连,日后见到了地下的列祖列宗,我的心中有愧啊!”

  马浮生眼中光芒闪烁即逝,他低声说道,“大爷,不能怨我多嘴,您可是考虑好了,楚家可是不好惹,一旦有风声传出,可是令大爷这一系有大难呀!”

  马然摇摇头,“此中干系我想了一整天了,不过我确实不忍心看到马向初因此而陨落。楚家也许会报复,但是这弘邺城也不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楚家说来就来的!而且,一旦楚筱筱被证实罪证,修士联盟不会放过他,那楚家也会被修士联盟严重关注,我想他们不会也不敢再到弘邺城生事了!”

  “话虽如此,但是被人暗中惦记,终归不是件好事情,况且您还有家人,还望大爷三思!”马浮生试图说服马然。

  马然摆摆手,“我意已决,你不要再说了,马家什么时候可以这么随便插话了!你先下去吧,我要想一下!”

  马浮生躬身告退,转过身来,眼中却闪过了一抹狠厉!

  复又仰躺下的马然,微微眯起了两眼,望着渐行渐远的马浮生,淡淡的月光照映之下,一道寒光自眼底一闪而过。

  月上柳梢头,刘君怀已经与一众人等踏上了返回的飞艇。

  一经坐定,那三师兄杜平便找了过来,“君怀,这烈焰酒怎么会有了些许改变?酒劲增加的同时,舌底的留香更加持久了!”

  刘君怀笑道,“我换了另一种香米发酵,微调了一下配置!三哥,这也只是我第二次炼制,说不定以后还会有提升!”

  杜平翘起了大指,“君怀兄弟,不是我吹捧你,昨日的烈焰酒一经堪称完美了,没想到你还能在此基础上有所提升,我看你在炼制仙酒上的造诣不会低于你的修炼了!”

  刘君怀向着杜平传音道,“我还有一点酒头没有使用,可以悄悄地给你一瓶,但是你可要替兄弟我保密啊!我可不想成为你们师兄弟追杀的对象!”

  杜平闻听此言,眼中的奇光频闪,巨大的喜意被他强行压制着,以致面部肌肉有了些微的蠕动。

  两人自以为很神秘,却不料大师兄万逍驹的传音在两人的耳中响起,“有什么秘密瞒着大家伙?是不是在商讨着如何分赃!快些招来,不然我就把你们的事情宣布出去!”

  刘君怀眼望着杜平苦笑,那杜平也是一脸的无可奈何,“大师兄,君怀还有一点酒头,我向他讨要来着!既然被您老知道了,那就一人一半吧,只是你不可再外传了,不然君怀兄弟很难做的!”

  “这还差不多,只要有我的就行了,这帮臭小子啥时候想过我?酒头?不错,是好东西!呵呵呵......”

  只是万逍驹的笑意未落,就见阗殛老祖的眼神瞥向了他,万逍驹心中大惊,忙传音给师傅,“弟子就是为了您才敲诈的,东西到手,我就给您送过去!”

  阗殛老祖嘴角一阵抽动,望向杜平的眼神更加的凛冽,把杜平惊的是冷汗直冒,“师傅,您放心,酒头到手,弟子就品一小口,剩下的全是孝敬您的!”

  阗殛老祖这才满意的迷上了眼睛,在一旁观看的刘君怀目瞪口呆,肩部一阵颤动,拼了命的抿住嘴唇。

  只是那杜平与万逍驹那幽怨的眼神齐齐探向他,令刘君怀实在是忍不住了,“噗嗤”一声乐了出来,随着万逍驹二人眼神中的幽怨更甚,终于还是控制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