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冯太伦

第三百六十九章 冯太伦

  readx;  sb3秒就能记住的为您提供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

  只是因为刘君怀的到来,弘邺城的夜晚注定不再平静。

  弘邺城城内的那处闹中取静的马家深宅大院里,马然的房间里灯光昏暗,照耀出房间里不知年纪的砖瓦。

  他为ziji泡了一杯清茶,握在手中,直到久凉,一声叹息,遮掩不住他那仿佛失落的心情,幽暗的灯光蒙蔽了他那忧郁的眼神。

  外面有些起风了,院中的藤制摇椅在吱吱嘎嘎的发出阵阵轻响。

  檐下的灯笼在微微晃动着,摇曳着树影枝叶,在木质窗台上晃动。

  随着院门吱呀一声响动,便有一人轻轻推门进入院内,均步行至檐下台阶前,低声向着屋内说道,“大爷,浮生有事禀报!”

  良久,屋内传出马然有些疲惫的声音,“这么晚了,有何事如此焦急?”

  马浮生的声音依然低沉,“咱们派往三爷居住处的监视人员回来了,有重大发现!”

  “哦?”房间内传来惊异之声,随房门打开,头发微有凌乱的马然踏步而出。

  “是谁前去监控的?”

  “马全与马邑,还有一名马全的手下!现在马邑还留在那里继续监视,马全赶过来向您汇报。”

  马然摆摆手,马浮生微躬身形,转身走向院门处。

  只几息时间,人高马大的马全随马浮生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名黝黑消瘦的中年男修士。

  几步来到近前,马全躬身施礼,“惊扰老爷清修了!只是三爷那里有异常修士出入,似有楚家之人,晚辈不敢耽搁,便斗胆前来禀报!”

  马然口中轻“嗯”一声,颌首示意马全讲下去。

  那马全说道,“疑似楚家人共有五名,皆为四级散修以上修为,与三爷家马凤英相携而来,门后屋前布置了禁制后,便没有再出来!”

  马然点头道,“现下马向初的院落里统共有多少人?”

  “加上之前进入的五名马家之人,应该不少于一十一人!”马全垂头回道。

  马然默然在屋檐下来回的踱步,径直走向了台阶下的那把藤制摇椅,仰面躺倒,两眼缓慢合上,眉头紧皱着。

  就在此时,马浮生眼中寒光突闪,眼神飞速的瞥向了马全身后的那名中年男修士。

  中年修士徒然发难,一道黑色的剑芒自袖中突兀激射而出,黑色的短剑中,好似藏着丝丝电光,刀影闪动间,似在电海中穿梭而至。

  与此同时,他身前的马全也是张手发出了两道寒芒,恐怖的杀气隐在寒芒之中,荡起几缕黑色煞气,随寒芒疾如流星,直直射向了马然。

  “砰、砰!”

  两道寒芒后发先至,瞬间穿透了仰躺着的马然的身体之上,射在了藤制摇椅后的一棵大树树根处之上。

  瞬间,这棵挺拔而高大的树便枯萎了,并且从中间裂开了一道长长的裂痕,一直蔓延向整棵树的树干之上。

  这时候的黑色短剑夹裹着丝丝电光凛然而至,同样两声轻响毫无障碍的穿过藤椅上的身体。

  “咝咝”电流声响的霎那,藤椅上马然的身体化作一团虚影碎落,只留得那藤制摇椅在轻轻地晃动着。

  “什么?虚影”三人看到这一幕惊声叫了出来,原来藤制摇椅的人居然是马然moyàng的虚影,这怎么可能!

  他们的心念在一瞬间被击得粉碎,身体一时陷入了呆立当中,一股极度的恐惧感凛然而至,令他们的两腿发出了阵阵颤抖。

  院内阴暗角落里走出几位五级散修,随着几人的身形散开,一名方脸盘,络腮胡子一直延伸到脖子的老者显现出来。

  乍一见到这人的面容,即使还处在巨大恐惧中的马浮生惊叫出声,“二爷?你是二爷!”

  那名老人赫然便是那就没有来往的马方庆,眼神狠厉的瞪向了马浮生,眼睑眨动间迸射出道道寒光。

  “马浮生,我已经关注你很久了,没想到你的如此有耐心,竟然能隐忍二十年,不露出一丝破绽!”

  马方庆的语调阴沉,仿佛不带一丝生气的冰冷直插马浮生肺腑。

  马浮生脸色惨然,他心中很是惊骇,没想到自以为得意的二十年,却始终是生活在别人的窥视之下。

  “二爷是怎么知道的?我来到你们马家之时,你并不在弘邺城,而且还是大爷主动找寻的我!”马浮生一脸的迷惑。

  马方庆的声音依旧没有波动,“要说我是去修真界找你,你相信吗?只是没想到到了南域,已经有人告知你失踪了好几年。只可惜,在马家祖坟石碑上的一道剑痕,便令我知会了你已经晋升渡劫期,早一步来到了汉疆!”

  马浮生说道,“我已经改变了容貌,并且摒弃了所习功法,甚至连七夕都有所改变,你又是如何发现我的?”

  “让我来告诉你吧!”马然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身后响起,手中还提着几具尸体。

  “砰”的一声,尸体被丢在地上,马然冷笑道,“当年你演的苦肉计,实在是不咋地,楚筱筱那蘸了盐水的皮鞭抽在你身上,确实是道道见骨,可惜她眼神中的那一抹不舍之色被我看在眼里,而且明明你体内真元尚存,却摆出一副力竭moyàng!更可笑的是,你在修真界就与那楚筱筱有奸情,却做出一种极度憎恨表情,如此的处心积虑,我岂能不遂了你的心愿?”

  “砰!”

  马浮生瘁然倒地,脸上的惨白之色已经化为了黯然,嘴里喃喃道,“没想到你们马家如此阴险,竟然宁肯时刻提防着二十年,也不将我这个卧底揪出来,看来你们早就有了更深的打算!”

  马然凛然一笑,“不错!楚家在我们马家布局了几十年,真实目的就是那愚蠢的楚筱筱也不十分清楚,不搞清这其中内情,我马家怎么会轻易打开你这张王牌?马浮生,不,我还是称呼你冯太伦吧,如果我告诉你,你们冯家与我们马家的恩怨,就是那楚筱筱一手促成,你相信吗?”

  冯太伦一脸的骇然,高声惊叫起来,“不可能!这不可能!筱筱不会的,我们早在她刚刚嫁入你们马家时就结识了,我的一身功法也是从她那里所得,他不会害我的!”

  马然眼中显露出浓浓的不屑,“其实你心中早已经相信了,不是吗?虽然那时我已经来到了汉疆,但是二弟早把你们冯家的底细打探清楚,只是未等他回到南域,马家与冯家的一场大战已经结束了,你父亲与你大伯的死,你不认为很蹊跷吗?明明他们身中马家攀云掌,身死后尸体上却突兀闪过一道电流,只是那道电流看似孱弱,转瞬即逝,只有我父亲看在了眼里,而今天晚上,这道电流有出现在了这里,你认为如何?”

  冯太伦眼中光芒顿起,他迅疾的转头向那黝黑消瘦的中年修士望去,那人手中的黑色短剑之上,正有一缕电流缠绕剑体,发出微微的嘶嘶声响。

  那人脸色骤变,身形徒然上掠,两手摆动间,脚底生出一股真元冲击力,趋势疾如闪电。

  待得他的身形刚刚窜在半空中,院内左右两株参天巨树顶端,忽然飞出两道凄厉掌风,轰然作响中,出其不意的轰在了他的身体上。

  “嗷”的一声惨呼,那人的身体便被击落回地面,”砰“的一声,狠狠地砸落在地,激起了一股尘烟。

  不待尘烟散尽,一道身影闪过去,“噗噗”两声闷响,那人已经萎作了一团。

  马全“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不发一言的拼命磕着响头,几息时间,额头便已鲜血淋淋。

  那道身影随即上前,两掌拍出,马全当即萎靡不动。

  马方庆接着讲道,“大哥已经晋升汉疆,马家在修真界的实力不如楚家,所以马家并没有声张,只是这四十几年来,我们两家早已经暗中消除了嫌隙,在默默关注着老三家,我也在暗中去了修士联盟刑堂任职,只是我的身份没有几人知道,而且我的职责就是一个,暗中监视楚筱筱!

  “自我二十年前回到汉疆,就认出了你,只是与我大哥商议后,才令你在马家隐藏下来。你与楚筱筱的每一次幽会我都看在眼里,只是每次那楚筱筱在你身下承欢之后,便会回到另一位男人之处,你有何gǎnshou?而那人就是前日被修士联盟抓捕的弑血盟杀手!”

  马方庆的话,无疑像一把锐利武器,狠狠地戳进了冯太伦的心里,一股极度痛触感瞬间蔓延全身,令他的牙齿狠狠咬住了下唇,一缕血迹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此时的冯太伦恨极了那位与他海誓山盟了几十年的楚筱筱,这位恶毒的女人不仅制造了冯家与马家的仇恨,还利用了ziji这么多年。

  可恨这位害了ziji一家人的罪魁祸首,却一直被ziji疼爱着,为了她,ziji在马家当牛做马了二十年,只为了她的一句话。

  冯太伦的眼中渐渐显现出一种决绝,他抬头望向了马然,说道:“大爷,不是为了乞求您马家放过我这一条命,自是被骗了几十年,我心有不甘!把我交给修士联盟吧,我还认识楚家的一些人,虽然不知道他们与楚筱筱之间有什么秘密,但是我愿意用我的残生,来bàofu他们楚家利用我的这些年!”

  马然望向了马方庆,马方庆转过头去看向了另一名老者,赫然是那修士联盟的副盟主年唯。

  年唯缓步在人群中走出来,看着冯太伦道,“我是修士联盟的年唯,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冯太伦眼中的骇然一闪而过,“我愿发下血誓天盟誓约,今生与那楚家血战到底!”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