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三百八十章 渊释天

第三百八十章 渊释天

  readx;  思ˊ路ˋ客,更新最快的!

  萧月生悚然惊醒,向着王路山躬身告罪:“只顾得关注古师兄了,却未料得五师叔也能够前来,晚辈萧月生端得是失礼得紧,还请老人家恕罪!”

  这也怪不得萧月生,王路山收敛了修为气息,又夹在人群当中,阗殛老祖的玉符传讯也没有提到他的到来,千机谷之人关注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阗殛老祖身上了。

  王路山眼神中的五味杂陈,自离开后他还是第一次回来,终究他那一辈之间的嫌隙实在是太大了。

  “修liàn中人哪有这许多的繁文缛节,还是快快回到谷中,我也有近百年没回来了!”

  王路山的话里更多的是一种迫切,虽不是自小在这千机谷成长起来,但来到汉疆的第一个师门,比修真界的师门再有不如也是有感情的,毕竟没有师门的教导,一阶散仙提升至二阶散修,也不比修真界一个大境界的提升快捷多少。

  只是萧月生还是要给双方做一个简单地介shào,这可是礼数问题。

  跟随他而来的共有四人,阗殛老祖倒是认得的,一位是现任副谷主殷慕,也是阗殛老祖的另一位师弟,一位是萧月生最小的师弟缘易峰,两人也有将近两百岁的年龄了。

  而那位女修士则是萧月生的小女儿萧梦遥,不到七十岁的渡劫期修士,看来在修真界也曾经是位修liàn天才了。

  最后一位老者显然比阗殛老祖的年龄还要大,他叫做天狼,是千机谷三任谷主都很尊重的老管事,地位相当于管家。

  他生性八面玲珑,却从不向哪一系倾斜,只是尽心尽力的管好门派的琐事打理,所以几次的派系之间争斗都没有涉及到他,在千机谷他的地位超然。

  王路山对天狼的也是很有记忆,往日在他眼中老实巴交的日常事务总管,辈分与王路山同级,百年未见,也俨然成为了千机谷老祖般的人物了。

  一干人等齐齐赶往千机谷,一路上王路山与天狼相谈甚欢,说到故人时也是一脸的无可奈何。

  通过天狼的介shào,王路山知道了千机谷只剩一位老祖宗存在,要比自己还要年长几岁的师叔渊释天,只是久不问世事,连天狼都有几年未曾见到他了。

  同自己一样,当年的小师叔也是大限将至,即使身为九阶散仙,不能渡过天劫,对寿限也是无能为力。

  所以,心灰意冷之下,索性一直闭关不出了。

  他的这种心境倒是与王路山前几日相似,想到也许这次千机谷迎来的巨大机遇,真的可以解决几千年来的大问题,他的心下一片火热,欲要见到渊释天的心情更是强烈。

  在千机谷的硕大院落里降下云头,几乎所有的千机谷弟子均是等候在列,几百人的注目当中,刘君怀一行人踏出了飞艇。

  自有一班千机谷老人前来向着王路山与阗殛老祖叙谈过去交往的旧事,说道激动处,个人的反映自不相同。

  更多的人望向了刘君怀,小小的化神期修士,竟然会在汉疆出现就足以令人吃惊了,在千机谷出现一定与门派有些渊源了。

  在无数道惊疑的眼神里,几乎所有的千机谷高层,在听了阗殛老祖的讲解之后,竟是径直走向了刘君怀,在萧月生一声号令之下,十三、四位五阶散修以上修为的老人们,齐齐向着刘君怀深深鞠躬,惊得刘君怀连连不住地作揖,眼睛直直望向了阗殛老祖。

  阗殛老祖向着王路山传音,王路山乐呵呵的望了刘君怀一眼,对千机谷众人说道,“好了,这里也许就是我的年纪最dà了,我看这感谢就免了,一家人没有必要搞得如此生分!月生啊,快快引领我去接我那小师叔出来,他不能老躲在山洞里等死啊!”

  千机谷众人暗自咋舌,这老人家倒是敢讲话,那位可是老祖宗啊,即使碰见了,也没人敢与他对视的。

  这位可好,连等死之说都讲出来了,也不怕那位老祖宗怪罪下来。

  恭迎老祖宗出山可不是一件小事情,况且随着时间的延伸,千机谷禁地将要开启的消息,也在人群里渐jiàn流传开来,所有人的眼神里都充满了火热,毕竟是关乎自己切身利益的大事,这时候没有一位不对阗殛老祖一行人心存感激。

  这时候见到他们前去后山禁地迎接老祖宗出山,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紧紧跟随,一种久违了的喜庆气氛慢慢在人群之中蔓延开了。

  这支浩荡大军最前面的几位千机谷高层,内心同样的处在激奋当中,自是无暇顾及门下弟子,就这样,几百名渡劫期的庞大队伍,未曾来到后山禁地的近前,便把那位正在盘膝静思的渊释天惊醒过来。

  元神之力探出,见到了走在首位的王路山,一股剧烈的情绪波动彻底搅乱了老人家的静如止水。

  几步赶到了山洞之外,与王路山遥遥相望着,嘴唇抽搐间,两人皆是瞬时眼圈发红。

  良久之后,王路山紧走几步,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嘴中轻声道:“小师叔,路山来看您了!”

  渊释天比王路山年长不了几岁,百多年前与王路山也是感情颇深,王路山这一声“小师叔”也是很少出口的,噗一听到这久违的称呼,所有的往事也纷涌而至,一把拉起了王路山,渊释天仰天一声长啸,老泪更是喷涌而出。

  这把老泪里,既有亲朋故我的久别重逢,也有历尽沧桑的蹉跎轮转,更有着寿限将近的不甘与慌乱。

  岁月如同东流水,奔腾而去不复还。岁月每时每刻无情逝去,冲淡了深深的记忆,消减了雄心,磨平了棱角,沧桑了心情。

  只是,站起身来的王路山讲明此行的目的,立时把他一腔的悲苦悱恻,瞬间转化为了满脸的石破天惊。

  待阗殛老祖取出中间位有一团血红的暗灰色陨石,“石髓血精!”渊释天惊叫出声。

  随他的惊叫,千机谷众人“轰”的一声沸腾起来,石髓血精意味着什么,在汉疆没有人会比千机谷之人更挂肚牵心,它意味着飞升,未来,长生!

  看着面前的石髓血精,渊释天眼中的震惊之色仅仅停滞了数息,便陡然间被狂喜之色所取代。

  困扰了千机谷几千年的禁地禁制,终于有了重新开启的希望,可屏蔽天机的功法对他们这些阴阳术士实在是太重要了,此时的他心中之欢喜,自是无以复加。

  望着又要喜极而泣的渊释天,王路山不禁心中感慨万分,曾几何时,自己不是同样的彷徨无助?直到阗殛老祖的到来,那时候的他不也是此般的心情吗!

  拉过来渊释天的手,两位老人低声交谈着,下面纷扰的人群里,早有几位老资格的千机谷门人围了上来,纷纷向阗殛老祖众人讨教着。

  就是刘君怀的身旁也围着几人,先前的门派高层对刘君怀的感谢,他们可是望在了眼里,也就猜测到了石髓血精是这位化神期的少年所带来的。

  耳中听着这或耿直,或婉转的感激之语,无论真诚与否,刘君怀的心里皆是平静非常。

  这时候的王路山两人,已经招手叫过了阗殛老祖,把话题谈到了刘君怀的身上。

  “这小子是我见过的最逆天的存在之一,我有感觉,他的天fu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修真界,而且他的进阶速度实在是太可怕了,那些修真界所谓的少年天才在他的面前简直跟三岁的小孩子一般。”阗殛老祖这样介shào刘君怀。

  “哦?没想到你对他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渊释天听了他的话之后,脸上的好奇的表情也更盛,要知道阗殛老祖可是八阶散修的存在,在汉疆也是顶级的存在了,眼力自然是非同一般,能够被他如此称道的,显然绝对非同一般。

  阗殛老祖摇了摇头,把他对刘君怀推演的卦象讲述了一遍,听到阗殛老祖的话之后,渊释天也直接愣住了,稍后他的眼睛猛地一亮,激动的站起身来。

  “看来这小子的确值得我们全力支持,况且他为我们千机谷有如此大的帮助!咱们想去把禁地开启之事安排妥当,一旦石髓血精炼化完毕,开启仪式立即进行,等一切尘埃落定,再针对他商议下一步的具体安排!”

  阗殛老祖点点头,老人的话中的含义他明白得很,刘君怀的命理乾坤不止对自己有巨大的机遇,对千机谷来讲也是一个万年不遇的夤缘攀附机缘,这并不是趋炎附势的仗势,而是一种天机气运,大势所趋的借势!

  只是千机谷对于刘君怀的全力协助,只能处在暗处,因为一旦令刘君怀有所依仗了,对于他今后的成长可是没有好处。

  只要这一次的禁地开启顺利,有了那部功法的天机屏蔽,很短的时间内千机谷就会有两到三人的成功飞升。

  由着他们在仙界的先行布局,对于自己这一批人进入仙界尽快的立足很有帮助。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阅!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