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彻骨极寒

第三百八十三章 彻骨极寒

  飞升仙界,本身就是一种突破,一种挣脱凡世规律约束的逆天行为,但凡升仙,需要的都是对天道的感悟,和对自然规律的一种大彻大悟,并由此形成对自然规律的强大利用能力。

  拥有这种能力的人,可以飞天遁地、移山填海,拥有惊天的本事,所以说升仙其实就是一种更高层次的意境突破。

  修炼中突破层次,算是一种摆脱规律约束,不过这种摆脱,其实只是很浅层次上的,而刘君怀自己就显得犹为特别,因为他所突破的约束,已经接近于一种极限。

  针对于汉疆大部分的渡劫期来讲,刘君怀深深相信,他所要面对的会是九九天劫,这不仅因为自己有一部分大功德在身,还有命理中的劫难一说。

  自己虽不是大奸大恶之人,但命中注定的命运多舛,是无可避免的劫数,同样也是某些机遇的降临。

  他几次小境界的提升便感受到天道对他的额外关注,所带来的好处便是自己的实际实力要远高于同阶者,也许这就是意外所得吧,有付出总会有回报,天道轮回,疏而不漏,那是不可违背的。

  万象楼里,刘君怀已然待得十几个时辰,千机谷还有大事要办,自己远来是客,怎么也要罗露一面的。

  闪身回到客房,禁止外已有昆吾掸在不停地来回踱步,显是等候已久。

  刘君怀揭去禁制,向昆吾掸抱拳致歉,昆吾掸笑道,“好家伙,你这一闭关就是一日过去了,老祖可是数番派人前来邀请,你倒是沉得住气!”

  “那一枚本源水灵珠可是不好炼化,是耽搁的久了些,还请昆吾会长恕罪!”

  这一次与昆吾掸同行,彼此间又密切了不少,刘君怀也不怕他的恼怒。

  昆吾掸自然不会真的不耐烦,之所以在这里溜达,也是只有他二人来自修真界,外面入眼皆是渡劫期,总是有些不适应的。

  “今日就要开启禁地,千机谷已经忙作了一团,老祖的弟子们都被当做了苦力,他们的急切心情可见一斑!只是你我二人这修为着实太过低下,在外面晃荡,这心里老感觉古怪。”

  “也是,堂堂星天议会会长来做些端茶倒水之事的确是有**份了,记得再遇如此情形可记得闭关修炼!”

  刘君怀一脸的诡异微笑,气得昆吾掸白眼频频翻动,却哪还有一丝的掌权者的风范。

  “就你小子聪慧,早想到了如此的招数躲避过去。亏得我还想着给老祖争一回脸面,跟在后面忙前跑后,怎奈的总有人指使些跑腿的活计,这不被老祖打发到这里来了,他是怕我放不下这份脸面!”

  刘君怀几欲张口大笑,望见昆吾掸那满面灰黑之色,只得把笑意强忍了下去。

  却不曾想到自己面目表情的变幻,愈加令昆吾掸感觉到愤恨,赶忙出言劝解道:“小子有个办法当可免去些许尴尬,我二人可是他千机谷的大功臣,既然谷中弟子不清楚内中详情,不妨我们就直截了当的提出来要求!”

  (本章未完,请翻页)昆吾掸颇有感兴趣的问道,“什么要求?不会是久仰贵派收藏丰厚,可否允许我等进入藏宝库一观之类的?那禁地开启可就要到了,我们现在离开不会失礼吗?”

  刘君怀颇为无奈的道,“会长还真的打算参加禁地开启仪式?那可是人家的门派隐秘,巴不得我们不出现呢!而且这禁地几千年未开启过了,单是那繁琐的祭祖祷文就应该诵念许久,还有那各式参拜,几百名弟子围着那巨大祭台走上一圈,就要好久了,您不觉得烦啊!”

  昆吾掸深以为然,别人参加那是心潮澎湃,自己二人就是陪着千机谷门人苦站在冰天雪地好久,说不得要耗费几个时辰。

  “那也总要有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才好!”

  “会长,这千机谷深处一断崖之下,有一眼冰泉,那泉水可是淬体的好去处!与其在这里不尴不尬的陪绑,还不如去那里寻些机缘。那里也是一处禁地,好像四处的禁制密集的样子,以我二人立下如此滔天功绩,千机谷断断没有拒绝的道理!”

  昆吾掸噗嗤一声乐了出来,“还滔天功绩?你小子的面皮真是厚得可以了!不过这也不失为好的建议,我看还是由你来提出效果更好!”

  刘君怀撇了撇嘴,不满的嘟囔着,“一般情况下,师爷只是负责谋划,哪有师爷出头露面的?”

  昆吾掸敲了敲刘君怀的脑壳,“总不能让我这县太爷出面吧?这里就咱两人,不是你去难道我去啊?”

  刘君怀笑道,“得,还是我去吧!”

  找到了阗殛老祖,把事情一讲,老人家便明白了他的意思,虽然那处冰泉被千机谷看护的挺紧,但与禁地比起来就没有什么可比性了,之多那里也就是泉水特别一点。

  而且昆吾掸之前的尴尬他也望在了眼里,能够找个借口避开,也是理所应当之事了。

  阗殛老祖带着刘君怀找到了萧月生,萧月生二话没说,取出了两枚玉牌交给刘君怀:“小兄弟,门派就要开启禁地,正是忙碌的时候,可是怠慢二位了,等事情一过,老朽亲自倒酒赔罪!”

  两人客套了一番,回到了客房,拉起了昆吾掸就走,经过祭典的广场时,四周已经是人头攒动,巨大的祭坛旁,十几个千机谷弟子在旁边杀猪宰羊,准备祭祀祖先。

  再过去就是几十名着装齐整普通凡人垂手而立,地面上摆放着吹拉弹唱的各式乐器。

  祭坛前几百个蒲团整齐地排列着,如此大规模的场面,令昆吾掸心中暗自庆幸,也多亏了刘君怀想出了这一招,但是那几百个蒲团,便知道这场祭祖大会会进行许久的,还是刘君怀明智,这才逃过了一劫。

  二人很快的就来到了千机谷深处断崖下,这是一片很特殊的小峡谷,白色的雾气缭绕,周围的景象都被掩盖一空。

  能见度很低,十丈之外尽是模糊的一片,肉眼根本看不真切。

  空气中的寒气袭来,仿佛极北之地的风雪,冷到令人灵魂发颤。

  这个风

  (本章未完,请翻页)雪铺地的世界,地面是光华如玉的冰面,两旁是刺状冰丛簇拥着,道道巨大冰凌倒悬在一切可倒悬的地方。

  那一眼冰泉就在这片纯白的世界里,一口直径超过数十丈的巨大泉池清澈见底,散发着无边的寒气,两旁的冰棱在寒气的笼罩下,显得冰冷诡秘。

  微弱的光线从空中投下,在冰亮地面的反射下,将这个泉池周围映得晶莹剔透。

  刘君怀二人压抑住心中的喜悦,身形施施然走到了泉池处,伸手探入了冰泉之中。

  浸骨的寒意令两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口中不禁惊呼一声,眼神里皆是露出一丝意外的神色,微微皱起的眉头显然在忍受着冰寒刺骨的冷意。

  短暂的试探之后,两人互望一眼,还是抬腿迈入了泉池之中。

  冰寒刺骨的泉水在瞬间便浸透了刘君怀附着在肉身表面的真元,寒气直浸皮肉,透入骨髓当中,几乎要将整个人都冻成冰雕一般。

  这个时候昆吾掸的脸色早已经被冻得发白,可他的脸上却浮现出了一丝笑意,因为此时他已经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体内真元受到冰泉水的刺激,正在加快运转的速度,真元在不断的抵御着冰寒之意的入侵,却又将冰寒之气中蕴藏的灵气带走,而后体内真元便以往常十倍的速度开始运转起来。

  这冰寒之气中有一种奇特的能量直冲骨骼缝隙,他的躯体像是被千百根尖针戳中一样,每一寸都在颤抖,却明显感受到那股能量丝丝侵入骨髓,逼出了其中的杂质,不断地锤炼着,凝实着。

  一会儿的功夫,两人身上便泛起一层层冰渣,自脚底开始,几十息的时间便蔓延到了颌下。

  吸气的时候,冰冷的寒气好似能将他们的身体冻裂;呼气的时候,又好似缺氧一般,随时都会窒息死亡。

  在无尽的极寒冰冷里,呼吸对他们来讲都像是一种痛苦的磨难,强劲至极的寒气,几乎将二人的真元都要冰冻起来。

  如此痛苦却是不能动用任何的护体防身,不然进入此地的意义就不存在了。

  据方才阗殛老祖讲解,泉池之水叫做冰泉玉水,乃聚天地灵气而生,灵气精华所在,是精气液体化的表现,普通人喝了一滴延年益寿,百病不侵,修炼者躯体淬炼的极佳之地。

  刘君怀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肉身在抵御如冰寒之气的冻结之后,便开始被这一股冰寒元气源源不断的锤炼着肉身,他原本已经打熬的极为强横的肉身在此以极快的速度增强着。

  这里冰冷环境已经极其恐怖,而作为这一切的源头,那个冰泉里的温度可想而知有多么可怕。

  虽然一旁的昆吾掸绵长的呼吸声,在这安静的世界里听得格外清楚,但随着呼吸声渐趋沉重而变得紊乱。

  而且冰寒之气中的能量开始淬炼血肉,就像是被一把把的冰刀划伤一般,被撕裂之后,在一点点的长到一起。就这样,一次次的割裂,一次次的聚拢,这种疼痛当真是彻骨非常。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