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三百八十七章 懵懂的萧月生

第三百八十七章 懵懂的萧月生

  “君怀呐,下一次可不许如此的冒失了,要知道你的身上承居着多少人的期望,每一微小的失误,说不得便会引来滔天大祸!修炼者的世界处处危机潜伏,千万不要辜负这许多人对你的牵挂!”

  刘君怀用力的点点头,见昆吾掸的目光集中在了那具鬼灵傀儡上,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述了一遍。

  那昆吾掸早惊得两眼放光,他没想到刘君怀手中的这具傀儡竟然拥有了渡劫期的实力,有了这一张王牌,他岂不是要在修真界横着走了!

  “君怀,这个就是你隐藏在暗中的底牌?你的身上到底还有多少底牌没有泄露出来?”昆吾掸满脸的嫉妒。

  刘君怀笑道,“我还有十具傀儡,现在王老前辈那里,他可是九级傀儡师,有了他的帮助,我的那些傀儡的实力也会提升上去!”

  昆吾掸大张着的嘴巴久久没有闭上,他始终认为自己已经低估了刘君怀,没想到还有这许多的秘密存在。

  虽然心中很不舒畅,但昆吾掸还是为刘君怀对他的信任感到高兴,这些可是极其隐秘的惊天宝物,每一件都会引起修真界无限觊觎的巨大诱惑。

  亲眼看到了方才昆吾掸奋不顾身的一幕,刘君怀已经完全把昆吾掸等同于自己的家人一般。

  “会长,那傀儡我可以送给您两具,也好用来防身之用,毕竟您所处位置也是处在风头浪尖!只是不知道王老前辈能把傀儡提升到哪一阶位!”

  昆吾掸也是有些心动,毕竟有傀儡隐藏在暗中,对于自己的帮助那是不言而喻的!

  只是他这一把年纪,无论修为与地位又是修真界高高在上的存在,他可是实在张不开口。

  好在刘君怀很理解他的此类心情,立即岔开了话题,“等王老前辈炼制过后再做决定吧!对了会长,冥界与地府可有了解?修真界可有存在?”

  昆吾掸组织了一下思路:“冥界自古以来,就是个非常重要的世界,秉承的是冥道,幽冥轮转,化恶煞为祥和,通俗一点讲,它就是一个让恶化善的地方,它是一个**的世界,它就是整个阴间的统称!

  “地府地府是掌管万物生灵生命的地方,凡天地万物,死后其灵魂都在被黑白二常拘到地府,其在阳间的一切善恶都要在此了结。

  “我们修真界隶属于大道,也是一个**的世界,与冥界不在同一个位面!大道之下便是天道,等同于冥界之下的地府。所以讲,修真界即使与汉疆也不同属于一个界面,但同在一个位面!”

  刘君怀问道,“那位面与位面是否可以互通?”

  昆吾掸笑道,“君怀,大多时候你的认知令人惊艳,但是有时候一些最基本的原理性常识你却是犯迷糊!在茫茫宇宙中,有无数位面,每个位面的时间规则都不一样,每个位面之下有无数界面,一个位面下所包含的无数界面的时间规则是一样的。

  “即使两个位面有空间裂纹存在,但是因为两个位面的时间不同,也许在这里去那边有五百年,但是等你回来之时也可能这里只是过去了五年!位面之外的情形没有人知道,也许证道者会

  (本章未完,请翻页)了解些,但只有你自己达到那种高度,才能给出一个答案!

  “就像凡人世界,也许他们会相信有修炼者的存在,但是仙人就只是传说中的传说中的神话故事了!”

  昆吾掸的最后一句话,刘君怀深以为是,因为他就来在那个凡人界面的地球,就像自己所在的东方,诸如昆仑、天山都有过修真者的传闻出现过,但是对于更高界面的仙界,地球只是有一些神话故事涉及到一些!

  以刘君怀现在身处的界面,他可是知道盘古、女蜗、应龙等等都是真实存在的,这在地球你若是这样讲,很有可能会被当做疯子关起来吧!

  其实刘君怀对那遥远的事物没有多大的兴趣,至少现在他感觉不到与自己有什么关联。

  他最感到不理解的是地府魂气与冥界魂气的由来,既然昆吾掸讲到了修真界甚至仙界都与冥界不属于一个位面,那么敖辄的这两种魂气从何而来?

  震惊之余,昆吾掸却是没有丝毫迟缓的解释道,“每一个位面都有自己独有的独特小世界。我们身处的世界,也要有魂魄应该去的地方,无数年下来,那几个极阴之地,便逐渐形成了类似于冥界与地府的一方小世界。

  “也许这类小世界与真正的冥界无可比拟,但是气息与性质还是相通的。就像星天大陆还存在着汉疆这种小界面,星天议会还有更为小的松印秘境,总之万有世界浩瀚无边,存在着无数界面,它的存在自由它的道理,天道为形而上的大能者,它监视和控制着万有世界的一切,存在就有价值!”

  其实昆吾掸也只是复述古书与前辈所讲,以修真界的修为去理解未知,可不仅强人所难那般简单,就像以一点修炼上的感悟,要他去理解法则的存在形式,就如同蚂蚁与大象的不可思议。

  说话间,一夜过去,酒醉的千机谷门人纷纷走出了房门,今日可是门派重生的第一日,自今日起千机谷会全面公开那部功法的全部修炼法决,而不是以往少数人的掌控。

  往后的千机谷不再有派系之争,所有修炼资源共享,根据自身所作贡献按劳分配,是王路山这百年来总结出来的一条重兴之路,摒弃以往的官本位,强化尊师重道,细化个人职责,由民主统一评判,大权高度集中的前提下,所有的分配奖罚公开透明。

  内讧的心有余悸,与飞升有望的光明前途,使得千机谷主殿里的公开授道大会里一片热情洋溢,会后的个人修炼体会的演讲,令刘君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这种半联欢性质的传道方式,自现场的热烈反应氛围中可见一斑,这也更坚定了他心目中万象宗所要发展的方向。

  不同于禁地开启前的处境尴尬,刘君怀与昆吾掸受到了所有人的尊敬,抛开二人对千机谷的贡献不讲,单是他们身旁的渊释天,王路山,阗殛老祖与萧月生,就表明了两人背后的势力支撑。

  而且那位修为最低的年轻人,没有丝毫身在汉疆至高人物身旁的畏缩感,谈笑风生之余,面向前辈的恭敬语气里充溢着自信与平静,这可是骨子里带出的镇静自若,挥洒自由。

  之前二人是真心不想参加,还是阗殛老祖传音

  (本章未完,请翻页)给他们,千机谷针对新生有一系列新举措,这对于万象宗的良好发展有帮助,二人这才过来旁听,刘君怀确实没想到王路山老人走到了他的前面。

  几月前刘君怀也有同样的思路,还未付诸实施,便看到了这种修炼方式的积极之处,他心里很是激动。

  更是乘机向昆吾掸提出了星天议会对于万象宗给予帮助,昆吾掸笑着说道,“这还用我来组织?单凭你的烈焰酒,就会有大批的大乘后期趋之若鹜,那可是大杀器啊!”

  一旁的渊释天听到烈焰酒一词很是敏感的望过来:“小子,昨晚那么小气,只给我老人家留下一瓶,害得我深怕一不小心把你放跑了,以后就没得喝了,今日才早早的过来!”

  花花轿子人抬人,更多时候别人的重视也是给自己脸面,刘君怀可是不会有恃功岸忽心态,老老实实地取出几坛烈焰酒给几人分了。

  倒是那阗殛老祖心疼的直嘬牙花子,气得王路山笑骂道,“哪有你这般的好弟子,君怀还知道孝敬长辈,我可是没见你回千机谷拿出什么好东西来!这倒也罢了,烈焰酒又没有让你贡献出来,你看你这一副呲牙咧嘴模样!”

  萧月生在一边看着却有些不以为然,一坛酒而已,至于这般的夸张表情?

  老奸巨猾的渊释天,立时捕捉住了萧月生眼神里霎那闪过的不屑,轻咳一声说道:“月生啊,师爷这段时间有些畏寒,君怀的烈焰酒热量十足,倒是对我有些帮助,我看你的那一坛就留给我吧,回头到我那里挑些材料就是了!”

  萧月生眼前一亮,老祖那里可是有他觊觎许久的凤阳石,这可是个好机会。

  于是他想都没想,提起烈焰酒就摆放在了渊释天的身前。

  渊释天丝毫不顾忌众人那诡异的目光,迅速收起了烈焰酒,还顺手拍了拍萧月生的肩头,“不错!作为现任千机谷谷主,你的这份尊老爱幼的品质还是值得褒奖的!”

  阗殛老祖怪异的望着萧月生,嘴角微微撇动,显是在强忍着笑意,那王路山则是在一旁唉声叹气的道:“小师叔,你这巧取豪夺的手法愈加的熟练了,好在我们也看到了月生天真烂漫的一面,看来残酷的修真生涯并没有泯失他这一份纯真,这天地间还有真爱的存在啊!”

  阗殛老祖却是再也忍不住了,哈哈放声大笑起来,引得万逍驹一干弟子纷纷上前探听虚实。

  听了昆吾掸的讲解,万逍驹等人望向萧月生的眼神充满了同情,在萧月生那懵懂的表情下,还是午风看不过去了,悄悄滴过来一瓶烈焰酒,“师叔,你且品一品这烈焰酒,味道很是特别!”

  萧月生把众人的表情都看在了眼里,也知道自己应该是做错了什么,见到递过来的玉瓶,伸手接过来抿了一口。

  随着他的面目表情的剧烈变幻,众人已经忘记了此时还身在授道现场,齐齐放声大小,并随萧月生一口火焰的喷出截然而止,静静地等待着萧月生的反应。

  只是片刻,萧月生那凄厉的惨叫声突兀传来,引得全场千机谷的众门人起立相望,却未曾发现那渊释天早已捂着嘴巴偷偷退出了会场。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