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沈多多闯祸

第三百九十一章 沈多多闯祸

  文处一不禁咋舌,他对于炼制丹药也有一定的研究,虽然只是小小的三级炼丹师,但是对于炼制过程中的玄妙还是了解的,他当然明白掌控能力才是炼丹师级别高低的最大屏障。

  莫思彤惊喜的道:“有了它就没有问题了!那阴阳丹可是修真界绝无仅有的存在,它的实际意义研究超过了丹药的本身,称之为仙药也不为过的!只是这么多的弟子,需要的丹药量可是巨大,你的灵草数量有多少?”

  刘君怀说道:“阴阳鱼目果我可是有几千枚!这月珠芳华我手中虽然只有几株,但是一小片叶片就可以炼制几炉了,我想这些就足够了!”

  莫思彤不禁吐了吐舌头,好家伙,一次性就得到了几千枚,整个修真界也没有几枚出现过。

  那长青子的面孔变得通红,嘴唇也抖颤起来,好象在念叨着什么似的,双眸里的一团火热仿佛能够融化一切。

  “师傅,这下子好了!您如果能够炼制出八级丹药,对炼制上的感悟肯定会有提升,说不定炼制的数量上去了,您可以直接晋升八级炼丹师!”

  听到长青子那不加掩饰的高声叫嚷,现场众人一片哗然。

  八级炼丹师,那可是除汉疆以外最低级的级别了,莫思彤才有多大年纪?八级炼丹师!那可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了,其价值要抵得上一个门派了!

  即使刘君怀也吃惊不小,他没想到越级炼制丹药,还有这巨大的好处。

  感觉到刘君怀带有疑问的眼神,莫思彤苦笑,这长青子的确是说话不经大脑的人,自己才刚刚进阶七级炼丹师多久?哪里会有如此的晋升速度。

  “君怀,这种可能性不大,我刚刚进阶到七级,这一阶位上的感悟还没有彻底稳固下来,哪里会有提升的希望!”

  长青子急促的道,“怎么没有?这丹药的炼制就是一个熟练的过程与感悟的积累,我们不缺少高明的炼制手法,再加上上古炼丹术里的许多前辈心得提示,有着这么多的阴阳丹可以炼制,师傅你一定可以成功的!”

  对长青子不甚熟悉的文处一都看出来了,这位长青子感情就是一位丹药狂,在他的眼里任何事都没有炼制丹药与提升级别重要,以他一百多岁的年纪,竟然能够为了级别的提升,不惜俯身拜一位年方二十的女子为师,就可见他对丹药的那一份痴迷了。

  这种人很容易让人感到好感,因为他的单纯和锲而不舍,这在修真界可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了。

  与这种人交往简单至极,只需要将一些他感兴趣的话题,就能够很轻易的得到他的好感,但也仅限于好感而已,因为他对所谓的友情没有多少概念,也不清楚如何维持这种友谊,他的心思全部都放在了对于丹药的研究上了。

  不过沈多多这个小妮子却是对长青子颇有兴趣,每一次长青子对某一种丹药或是炼制手法痴迷到几天几夜之时,也只有沈多多能够把他从那一种状

  (本章未完,请翻页)态下拉出来。

  现在的长青子就处在纠结状态,若是莫思彤不能认同他的理论,他会想着法子令你相信莫思彤能够提升级别的可能性。

  “青子,别在这里纠缠不清,到时候一试便知了!”沈多多叫道。

  长青子正欲再次开口,只是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便回头望了沈多多一眼,撤步退到一边。

  刘君怀大感惊奇,心道多多这是使用了什么办法,竟令得脑子一根筋的长青子如此言听计从?事后还要向她请教一下,省得下次再赶上他这般执拗。

  莫思彤向着刘君怀说道:“只要月珠芳华足够使用就没有问题了,真不敢想象,整个万象宗弟子皆是后天道体会是什么情形,弘邺城是不是要疯狂起来?”

  文处一提议道,“这阴阳丹可不能一次性分发下去,最好通过某种奖励方式舒缓派发!不然弟子们不会意识到阴阳丹的珍贵性,而且也容易引起别派的集体觊觎!”

  刘君怀笑道,“文前辈放心,这八级丹药哪里是这般好炼制的?开始的试验阶段,一日里能够炼制出一炉就不错了,越是高阶丹药越要耗费巨量的精神力,精神力有损耗可是影响成丹率的!”

  文处一的提议当然很是有理,不然这八级的阴阳丹还不成了大白菜!通过某种奖励形式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这样更有利于万象宗弟子们的投入态度,同时也锻炼了他们。

  炼制出了的头几炉也留不下几枚,想要星天议会那些大乘中后期无偿前来授道,可是不现实的。

  这可以塑造后天道体的八级丹药对他们同样有效,它的诱惑力可是远远高过了烈焰酒,没有人会轻视体内凭空多出来的这种修炼体质。

  更为关键的是,这阴阳丹独此一家,这可是多少灵石也换不来的,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它的价值已经超过了天材地宝。

  至于刘君怀公开讲的那种授道,实际上只是一个名称罢了,整个修真界包括汉疆有几人感悟到了道纹?

  这只是一种公开的交流修炼心得的场合,与道并没有多少关联,只是名谓上好听而已,这也多少的满足了授课人的些许虚荣之心。

  即使这样,普通修士足以令自身的修炼得到巨大好处,刘君怀在千机谷可是亲身体验过,只是在场人的热烈程度就很轻易的激发起修炼热情,这可不是丹药与法宝可以刺激出来的。

  只要有了烈焰酒与阴阳丹,刘君怀有信心可以牵绊住许多大乘中后期修士的心甘情愿,况且这种热烈的气氛同样对他们也有好处,毕竟死气沉沉的闷头苦练,远不如这种开放式的相互比较更能激发激情。

  现在的边际中掌管着藏宝库,他最为关心的就是刘君怀这一次带回的兵器法宝,见丹药的事情告一段落,就旧事重提:“君怀,还有什么收获,就快些拿出来,我的藏宝库可是空着呢!”

  现场中人除开文处一,皆是与刘君怀关系密切

  (本章未完,请翻页)之人,他倒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在汉疆他可是搜刮了不少好东西,那些被汉疆的渡劫期淘汰了的武器,在修真界依然是抢手货,即使一些破损的武器都被刘君怀一股脑收了。

  万象楼有废旧法宝熔炼炉,刘君怀手里许多稀缺材料可都是从那里所得。

  见到边际中的急切模样,刘君怀翻手间,一大推武器便“哗啦啦”堆满了一地。

  这里面没有意见低于天阶下品的兵器,渡劫期使用过的,当然没有低级货。

  只是刘君怀的这随手一挥,却是令众人久久没有上前,没有人会想到他取出来的竟然会这么珍贵,好像上次在混沌空间的那一大堆,整体品质也没有这一次的高级。

  沈多多忍不住噗嗤一声乐了出来:“君怀哥哥,好歹你也拿个木箱装一下,这一大堆天阶兵器就如同破烂一般的堆放着,一点儿也不知道爱惜!”

  说罢,她便欢叫一声冲上前去,弯腰抽出了一柄天阶上品的碧绿蟒皮鞘短剑,拔将出来竟带有“咝咝”寒气的流动,周身几尺内的温度瞬时低了下来。

  “好浓的煞气!”一旁的骆花影惊声叫道,“多多可要小心,不然你再调换一柄,这类的凶器可不是你小孩子玩的!”

  沈多多嘴角一撇,眼角瞄上了梅秉义,“姐夫,这短剑送给你了!”未等话音落下来,短剑与蟒皮鞘一同飞向了梅秉义,骇得吴耀汉连忙挥出一道真元力气团,包裹着短剑,缓缓落在梅秉义的手中。

  “多多,不许瞎胡闹!这可是凶蛮利器,你这样对过去,让姐夫怎么接?”刘君怀有些温怒,语气相当的严厉。

  从未见过刘君怀对自己发脾气的沈多多心下一颤,嘴角撇动,几滴眼泪就流了出来。

  莫思彤连忙前去安抚,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刘君怀:“你就不能小声点,看把我们多多吓得!”

  刘君怀心里也是心痛,只是的脸上不能有丝毫的表现,方才沈多多的举动可是危险至极,单凭那“咝咝”寒气便可见短剑的犀利,梅秉义才金丹中期修为,又是这么短的距离,他根本反应不及。

  “多多,你觉得姐夫能接得下来吗?你想到过他万一接不下来所产生的后果吗?这么锋利的至凶之物,一只手掌也足以切下来了,你做事不经过大脑吗!”

  刘君怀的严厉口气,震骇得莫思彤都心颤不已,那沈多多更是一脸的惊吓模样,只凭眼泪呼呼的往下滑落,却不敢哭出声来。

  莫思彤附耳劝道:“多多,你方才的确是太鲁莽了,那样很危险的!万一把姐夫伤到了,你可是闯了大祸了!你君怀哥哥什么时候吼过你,也许这是他第一次对你发怒吧?可见你刚辞的动作有多么的危险。”

  刘君怀紧接着意识到,在这许多人面前呵斥沈多多有些不妥,便走上前去揽过沈多多的小身子,把她带到了外面,莫思彤急忙跟了上去。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