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四百一十九章 练羽尘

第四百一十九章 练羽尘

  解决了刘君怀最担忧的大宝小宝的教导问题,他在万象山的收获也是不小,两日的时间里,他斩杀了超过了三百只妖兽,但是高阶妖丹就收获了两百多枚。

  这一次倒是没有额外的发现天材地宝的踪影,主要是事关松印秘境的历练即将开始,东域之行还没有成行,他的心思没有放在这里。

  好在万象山的天然阵法他已经融会贯通,想要进来是轻而易举之事,等下一次的到来在探寻一番就是了。

  安排好混沌空间里的一切,给敖五留下了足够的烈焰酒,空间里还有刚刚成亲的沈一桓,现在的沈一桓也渐渐动起了修炼的念头,搁不住沈多多姐妹一直在耳边鼓噪,在服用土灵丹修复了灵根之后,沈一桓老两口也开始了修炼生涯。

  再次踏上飞艇,已经距离离开万象宗四日了,东域之行已经迫在眉睫,只是三个多时辰,刘君怀就来到了东域的千羽城,也是东域域府所在地,那原先的东域域主赵仕闵早已俯首,现在的东域是名叫郭士冲,原来的东域副域主,与刘君怀倒也有一面之缘,只是没有交谈过而已。

  练禀书居住在千羽城东处的练家,这练家亦为东域的名门望族,族中更是有多人飞升仙界,只是年代已经很久远了,直到二百年前练呈觉进阶渡劫期,练家才重新在东域声名渐渐恢复。

  这千羽城虽不似汉郾城那般浩大繁华,但元婴期与化神期也是不时可以见到,灵气的浓郁度比之西域要强出好多,愿意留在此处修炼的高阶修士自然不会少了。

  以目前刘君怀合体后期的境界,也算得本地的顶尖人物了,一路行来,过往修士也是礼遇有加,唯唯诺诺者有之,更多的是远远避将开来,让刘君怀多少有些不适应。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的凶名几日的时间,早已传遍了整个修真界,若是有人知道他的到来,估计早就有人前来拜访了。

  来到了练家大院之外,看护院门的是两位元婴初期修士,见到有高人来访,入内禀报的速度那是相当的迅捷,只十几息时间,那位练禀书便来到了。

  练禀书年逾四十,却生得一副书生般地白净儒雅,修长的身材再配上手中的折扇,却是很好的把那一丝合体后期的威势巧妙掩饰起来。

  几十步之外他的欣喜话语已经传了过来:“早知君怀兄弟要来,愚兄已是等待数日了,今日一早树梢喜鹊登枝,果见兄弟的大驾光临!”

  刘君怀不禁呵呵笑道:“看来兄弟我身上也有一丝贵气逼人,竟然给练家带来了喜事,你我二人都不是俗人啊!”

  两人相视而笑,练禀书说道:“咱二人也不必有这许多客套了,君怀兄弟一定好奇我是怎么知晓你的到来之事,祖父在星天议会还有几位昔日的好友,你要来的讯息我可是几日前就有听闻了!”

  刘君怀自不会认为身为汉疆巅峰的练呈觉,在修真界没有自己的交际网络,练禀书的提早知情也没

  (本章未完,请翻页)什么奇怪的。

  “禀书兄,前段时间去往了汉疆几日,承蒙练盟主厚待,临行前练盟主有玉简需传,便交代给了小子,也顺便前来认识一下门径,好方便以后的走动啊!”

  练禀书接过了玉简,也不着急探识,礼行有加的将刘君怀让到客厅就坐,待茶水奉上之后,这才将元神之力探入玉简。

  练呈觉自是详细讲述了刘君怀的可交之处,玉简里更是反复叮嘱练禀书考虑加入万象宗,令其越看越是惊异不已,心中对刘君怀的看重已经升级到了他祖父这一层面。

  这练禀书虽自出生之日起,并没有见到祖父几次,在心底里却是一直把练呈觉当做奋斗目标看待,每一次练呈觉回到练家,对这位孙辈也是喜爱非常,各种修炼资源对于他也从未吝啬过,所以练呈觉的交代他自是相当的看重。

  而且既然祖父如此的看重这位刘君怀自有他的道理,况且这几日里整个千羽城都在相传刘君怀在万象宗所做之事,一场战斗,将近七千名修士,仅生存下来不到五百人,其中更有一千三百多名大乘期,这一战直接领参与其中的有七十六个门派名存实亡,汉郾城的三个超级门派因为首恶的原因几乎全军覆没,这种能力也只有汉疆得出渡劫期们才可以做到吧!

  据传那一日刘君怀的境界才是刚刚进阶的合体中期,只是今日见到他,俨然同自己一样的合体后期,看来传闻也有不实之处。

  他却没有想到仅仅几日的时间,刘君怀便从合体中期晋升到了后期,若是明白了此中的寓意,想来这位练禀书一定会惊落一地眼球。

  看他的脸色已经是明晓了玉简中的传讯,刘君怀这才取出了十几瓶烈焰酒摆放在桌面上,“禀书兄,这就是练盟主嘱咐我带来的烈焰酒,一次只能服用半两,连续不得超过二两,禀书兄要不要现在试用一下,会给你到来极大的惊喜!”

  练禀书好奇心大起,“愚兄还真的有些迫不及待了,前有祖父一力推荐,后有兄弟的诚意相劝,我这就饮用它!”

  牢记着刘君怀的解说,他小心翼翼的抿入了一小口,整个身心立时就陷入了玄妙状态。

  知道他还有一段时间的炼化,刘君怀起身来到了院落里散步,不多时就有一位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

  那女孩有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对着自己兴奋的一笑,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你是不是今日早上家里来的客人?怎么没人招待你?我哥哥不在吗?”

  张口就是一连串的疑问,虽然语速快疾,但是一颦一笑之间,那发自骨子里高贵神色自然流露,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

  刘君怀暗自赞叹小姑娘的灵动气质,同样是美女,这个女孩给人最深刻的印象是她眉宇之间有种超越了她年龄的惊人的美丽,淡淡的柳眉分明仔细的修饰过,长长的睫毛忽闪

  (本章未完,请翻页)忽闪的象两把小刷子,亮得让人觉得刺目的一双漂亮到心悸的大眼睛,异常的晶亮有神。

  “你是说禀书兄?他刚刚服用了烈焰酒,现在正炼化着,闲来无事,在这里随便走一走!”

  小姑娘微微侧头,一双忽闪着的大眼睛露出了一丝惊疑:“一大早的饮酒?哼!看我不去父亲那里告他!”

  也不再去理会刘君怀,径直跑入了客厅之内,旋即一阵尖锐的惊叫声响起,随之而来的便是她那惊恐异常的喊叫:“冒火了!哥哥,你的嘴里冒火了!”

  刘君怀轻声一笑,返身回到了客厅,小姑娘见到了刘君怀的到来,立即上前抓住了他的一只胳膊:“快看看我哥哥出了什么状况,嘴里、鼻子里都冒着火焰!”

  刘君怀笑道:“小妹妹,没事的,饮用了烈焰酒都会出现这种情况!禀书兄,感觉如何?”

  练禀书这才回缓过来,一只手掌拍打着胸口,惊声叫道:“好酒!真是好酒啊!君怀兄弟,这烈焰酒果然凶悍,而且我的火灵根只是这一小口,便有了明显的淬炼效果!君怀,这烈焰酒真的是你自己酿制的?”

  刘君怀点点头,笑道:“不过不是酿制,这种深入骨髓淬炼效果的烈性酒,是炼制出来的!”

  小姑娘惊奇的走向几案,抓起了酒瓶凑到鼻尖细嗅,眉头紧皱道:“什么破酒?一点酒香气都没有!”

  练禀书尴尬的向刘君怀介绍道:“这是我的小妹练羽尘,今年才十六岁,家里宠溺惯了,不太会讲话!”

  练羽尘立时就不满了,“练禀书,妹妹就妹妹,为什么总要加上个小字?谁被宠溺惯了不会讲话,你今日给我说清楚,不然有你好看!”说罢,两手叉腰,粉红的双腮微鼓着,那一副强装出来的强悍模样令人怜爱。

  “好了好了小妹,算为兄不对好了!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汉郾城过来的万象宗宗主刘君怀刘老弟,他前段时间去了汉疆,爷爷让他带来些东西!”

  练羽尘也立时收起那一份恼怒,柔柔欠身施礼:“君怀哥哥好!咦,不对!”仿佛想到了什么,她的声音猛然间提升了许多,“汉郾城?万象宗?刘君怀?君怀哥哥,你是万象宗的宗主?前几日你是不是杀了许多的弑血盟坏人?”

  刘君怀暗笑,这昆吾掸的对外宣传硬是要得,明明是一场屠杀,就因为十几名弑血盟的残余,这场战斗的性质一下就被颠覆了。

  “是啊,羽尘妹妹!我在万象宗山门外的确杀了几个人!”

  “哪里是几个人?我可是听说你杀了六千多人!这是不是真的啊?是不是传言有些夸张了?”

  “差不多吧!都是些该杀之人,他们威胁到了万象宗的安全!”

  “啊?”练羽尘发出一声惊叫,眼睛里却是冒出了无数小星星,看向刘君怀的眼神里竟有了一丝的羞涩。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