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四百二十章 一抹娇羞

第四百二十章 一抹娇羞

  readx;  这一切练禀书都看在了眼里,他祖父的玉简里也提到了自己的妹妹,自己若是能够加入到万象宗,最好也把练羽尘一起带去,显然自己的祖父对于刘君怀与妹妹之间有着某种期盼。

  “妹妹,去禀告一下父亲,说明君怀兄弟的到来之事!”

  听到了练禀书的嘱咐,练羽尘轻快地答应一声,返身即走,眼神却是在那一转身间瞥向了刘君怀,眼中的光亮一闪而过。

  刘君怀笑道:“是要禀报一下长辈!禀书兄,兄弟可是想着把你拉拢到万象宗,好补充一下宗内的实力!不知禀书兄可有此念想?”

  练禀书呵呵笑道,“能够加入万象宗,是我爷爷的愿望,也是我自己的心中所想,能够跟随在兄弟你的身后,应该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

  “那就好!感谢禀书兄对兄弟的信任,这是一枚阴阳丹,就算是万象宗对禀书兄的见面礼吧!”

  随着阴阳丹的出现,练禀书的脸色也瞬间变得震撼起来。

  有了练呈觉在星天议会留下来的关系,他自然知道一百多个门派夜袭万象宗的真正原因,这阴阳丹就是令六千多名高阶修士丧命的神奇丹药了,他可是清楚的知道阴阳丹的珍贵之处。

  “君怀兄弟,客气的↘,话我也不讲了,反正我马上也是万象宗的一员了!只是这阴阳丹珍贵至极,我对于万象宗还没有一点贡献,总有些过意不去!”

  “这是你应得的!若是没有练盟主的九龙令牌,我也不会进入到药王山!也不会有炼制阴阳丹的主要配药了!不仅你有阴阳丹的使用,练家所有直系,都会有此丹的使用权利!只是阴阳丹的有关信息还需要禀书兄明确嘱咐,一旦消息走露出去,我倒是没有什么,你们练家可会有些屑小之人惦记上,那样我就有愧了!”

  练禀书面色凝重的道:“放心吧,即使有我爷爷的名望支撑着,我也深信会有人觊觎阴阳丹的存在!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我还是明白的。就是爷爷能把九龙令牌给你使用,却是真的令我吃惊不小,那令牌应该是现在的汉疆唯一的一块了吧?”

  刘君怀笑道,“他老人家的身份实际上也使用不到了,为何暂时借给我使用,我也是奇怪着呢!只要练家有需要,我立时会取出来!”

  练禀书笑着摇头:“那不会!爷爷交由你使用自有他的道理!况且这九龙令牌又不是我爷爷的私人物品,是因为修士联盟的缘故才会到了他的手中,练家总么样也不会误了爷爷的安排!”

  刘君怀暗暗点头,这练家人明显有着达人知命的良好家教,这一份豁达可是发自骨子里的东西,练禀书眼神里的淡定,没有深厚的家学渊源是体现不出来的。

  一时间,刘君怀心里的好感顿生,这练禀书在他眼里更是顺眼了许多。

  二人正自交谈间,练羽尘便引领着一双中年男女进入了客厅。

  刘君怀连忙跟随者练禀书站起身,练禀书指着那位大乘中期的中年男子说道:“君怀,这位就是家父练超胜,也是现任的练家家主,这位是我母亲毛修竹!父亲,他名为刘君怀,现为汉郾城万象宗宗主,爷爷要他过来的!”

  刘君怀赶忙上前施礼:“练家主好!伯母好!”

  练超胜笑道:“刘宗主这段时日可是家喻户晓了!前几日听到此事,就暗叹刘宗主实乃人中龙凤,没想到今日就在家中见到了!”

  那位毛修竹望向刘君怀,眼中也是充溢着敬佩。

  刘君怀笑道:“传言总有些以讹传讹之处,没有那些人的灭门相挟,也不会闹出如此大的声势,还令前辈见笑了!”

  练超胜微笑不语,那毛修竹却是一副巾帼气势的高声道:“修真界本就是强者唯上,意图不轨招来如此报应那怨不得别人,只怪掌权者没有眼力而已!君怀,对待这一类阴险奸妄之徒,就应该强势到底!伯母我支持你!”

  本来刘君怀就惊异毛修竹那合体后期的境界修为,再见识到她的强悍威势就有些明白她如此高修为的原因了。

  一旁练羽尘呵呵笑道:“母亲就不知收敛一下这种凶悍作风?人家刘宗主可是首次来我练家,别把人吓跑了!”

  众人一阵大笑,毛修竹指端轻抵练羽尘额头:“哪有这么讲自己母亲的?我这叫凶悍?应该叫犹如绝壁上的蔷薇!”

  “噗嗤”一声,刘君怀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位毛修竹着实有个性的紧,那言语中的幽默更令人拍手称绝。

  练超胜笑着说道,“刘宗主不必介意,内人一贯嚣张,这还是因为你的首次到来有所收敛了!”

  刘君怀强忍住浓郁笑意,躬身说道:“练家主不必如此称呼,都是自家人,您称呼小子名字就是了!”

  毛修竹却是一副惊异模样的望着刘君怀:“行啊,君怀!坊间传言你可是凶狠嚣戾异常,这一番的知书达理,与传言的出入可是巨大!”

  练羽尘娇嗔道:“那里有凶狠嚣戾一说!母亲你就会夸大其词!”

  “呦呵!小丫头竟然编排起母亲来了?”毛修竹一脸的惊奇,虽然自己这女儿平日里对自己也没有太多的恭顺之言,但是守着外人面却一向不假言辞的,怎地今日会如此多言。

  想到这里,见小丫头的眼角不时地瞥向刘君怀,毛修竹的嘴角便泛起了一抹微笑,“小丫头片子,是不是说你的君怀哥哥不高兴了?唉,真实女生外向啊!超胜哥,你说我讲的对不?”

  练羽尘顿时满脸的通红,“哎呀,母亲!您这都是讲些什么!”说罢,满颜娇羞的转身奔出客厅。

  “哈哈哈!”

  众人齐声笑了起来,刘君怀却是一脸的尴尬神色。

  练禀书收起了笑容,拿过来一瓶递与母亲,“这是君怀兄弟自己炼制的!母亲,你也是火灵根体质,快些饮入一些,不能超过半两!”

  毛修竹一脸的惊异,他可是了解自己的儿子,一向稳重的很,今日的一副迫切摸样,可是平日里少见的很。

  低头嗅了嗅瓶口,她抬起头望了望练禀书,仰头饮入了一小口,脸上随着一股炙热刚烈顺口而下,表情不住的变幻着,那练超胜强忍笑意向练禀书低声道:“你看你母亲的表情,这一会儿功夫不少于十种变化了!”

  “那有什么!一会她的变化您会更吃惊!”不知何时,练羽尘又自客厅出现了,她在练超胜的背后轻声嘟囔着。

  “哦?你母亲等一会儿还会”练超胜的话只说到半截,却惊见自己夫人那口鼻中的火焰喷射,不禁惊得目瞪口呆。

  少顷,毛修竹大声喊叫着:“爽!真是太爽了!君怀,这烈焰酒还是酒吗?它简直就是天材地宝了!”

  说话间,一股醇厚的香味在客厅里弥漫开来,那香醇的口感还久久留在毛修竹的舌面之上,她的眼神里再看向酒瓶之时,里面的那一抹贪婪之色显露无疑。

  练超胜脸上的惊异未失,刘君怀说道:“此酒名为烈焰酒,每一次的饮入,不能超过半两,它的劲道还是很大的,酒香已经被炼化到酒液之中了,只有在体内溶解后才可以发挥出来,而且这种香气可以沁入骨髓,对身体有极大好处的!”

  练禀书补充道:“而且在血脉之力贯穿脊梁骨的瞬间,周身骨骼会产生一种吞噬力,将血脉中散发出的血脉之力源源不断的汲取进去,对骨骼的淬炼效果很明显!”

  刘君怀道:“这就是血气运转到极致的表现了,烈焰酒对于气血的锤炼作用明显,而且全身骨骼也会吸收到血脉之力,对骨骼的锻造也有好处,条条经脉也强化许多,不过它对火属性的作用会更明显些!”

  两人的讲解令练超胜愈加惊奇,禁不住也抓过了一瓶,小心的倒入口中。

  练羽尘脸上的羞涩未退,却也靠近了刘君怀,轻声问道:“君怀哥哥,我也可以喝一点吗?”

  她小小的年纪,修为已经达到了金丹初期,饮用少许倒是无妨,刘君怀笑道:“你只能饮入一丁点,半两的两有些多了!”

  练羽尘信息的取过一只酒杯,刘君怀给酒杯滴入了几滴烈焰酒,看着她服用了下去。

  饮后效果自然是引起了二人的惊叫声一片,那练羽尘更是身体之上隐隐有杂质溢出,一脸通红的跑出去清洗了。

  毛修竹叹道:“君怀,你可是给练家带来了好东西,这烈焰酒在某种程度上讲,已经超出了丹药的范畴!长期饮用,对体质的改造可是极有好处的!君怀,谢谢你!”

  练禀书撇嘴道,“这烈焰酒好是好,若是论起对体制的改造,君怀可是还有更好的东西可以彻底改造修炼体质!”

  练超胜眼中光芒闪起,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那毛修竹显然对刘君怀之事也是熟知得很,所以她的表情里也是充满了期待。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