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四百二十一章 万福山坊市

第四百二十一章 万福山坊市

  果然在刘君怀取出了阴阳丹之后,练超胜二人的表情生动起来,能够令一百多个门派,七千多人联合起来愈加抢夺的丹药,没有人会不重视。

  只是练家人家教甚严,不食磋来之食之念根深蒂固,虽然看到阴阳丹后眼睛里都冒着火,但如此珍贵之物还是令他们心中忐忑不安。

  刘君怀笑道:“练家主不必纠结,这阴阳丹你们是应得的!没有练盟主的九龙令牌,那炼制烈焰酒的满堂红与炼制阴阳丹的阴阳鱼目果我可是得不到!练盟主自是晓得内中情由,才令我前来练家一行,而且禀书兄日后也是我万象宗之人了,我与练家可算是一家人了!”

  看到练超胜那望过来的探寻目光,练禀书取出了练呈觉的玉简递了过去。

  果然在探识了玉简内容之后,练超胜这才笑了起来:“既然家父如此看重君怀,我想其中必有道理!过几日禀书就跟随君怀前往万象宗就是了!”

  练禀书将刘君怀的打算讲出来,练超胜猛然摇头,“这阴阳丹可不能如此的送出,它的价值先不讲,如此轻易地服用了阴阳丹,对练家人不是好事,至少那修炼就会懈怠了许多!

  “而且练家之人可是不少,品性与操行也各有不同,万一泄露出去,立时会使练家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君怀只要给我再留下两枚阴阳丹即可,日后再有需要,有禀书在万象宗,还愁没有阴阳丹使用?”

  刘君怀想想也是,尤其是这种家族性质的大型势力,各系之间的明争暗斗更甚于门派,这阴阳丹效果太过逆天,一旦落入心态不良者手中,那就是一颗可随时引爆的火药桶,反而对练家的危害极大。

  练超胜夫妇二人接过了阴阳丹自去找地方炼化,那练羽尘却是换了一身衣服进来,那身段起伏有致,玲珑娇小,当是个美人胚子无疑。

  练禀书笑道,“小妹,你引着君怀兄弟在千羽城逛一逛,我也要把丹药炼化了,记得日落之前回来,这接风酒还是要有的!”

  刘君怀本不想招惹这位小姑娘,只是见她眼神里的那一份期待之意,也就应允了下来。

  千羽城虽算不得巨大,但因东域的域府所在地,灵气也是浓郁,走在街上来往人流密密织织,倒也是一片繁华景象。

  刘君怀也没有刻意隐藏自身的境界,有一位这么精致可爱的小美女在身侧,总会有些麻烦事找上门来,合体后期的威势,可以免去不少烦恼。

  练羽尘引领着刘君怀去往的第一个去处便是那玉计茶楼,茶楼开在千羽城著名的万福山的山脉内部,两面高高耸立的悬崖峭壁,是进入万福山的必经之路,伴随着无数猎杀团队猎取妖丹的出来进往,如同边荒小镇一般,这里人自觉的建立起了一个小小的坊市!

  这玉计茶楼的老板玉泾川就是一位大乘初期修士,因万福山深处皆是些六阶以上的高阶妖兽,常年与妖兽战斗让的身体受到严重的伤害,几次死里逃生!感觉无力猎杀妖兽的玉泾川凭借着常年的经验,在这里开了个茶楼,帮猎杀团队鉴定一下妖兽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价值,收取一定的鉴定费!

  久而久之,这里便形成了一个特殊的交易坊市,许多万福山里的灵草与妖丹便由猎杀者带到此处就地交易,好尽快休整后再次进入万福山。

  那玉计茶楼俨然是此地最大的交易场所,大宗的交易都会在此间进行,而且他们茶楼的酒菜也是一绝,虽然新建起的客栈、酒楼、交易会场越来越多,但此处的客流量却一直居高不下,许多珍贵之物在这里交易,才是最重要的原因。

  既然是猎杀者的聚集之处,自然是龙蛇混杂,能人异士数不胜数,过往修士浑身满溢着由于杀戮过多的凶悍之气。

  只是如此草莽修士众多的万福山坊市,在炎热的天气之下,却少有袒胸露怀者,令刘君怀感到了一丝不解。

  见刘君怀问起,练羽尘笑道:“这里虽然是因为玉泾川而发展起来,但是它的真正管理者是整个东域都赫赫有名的大门派万丈舫,这个门派的舫主是一位女人,门下也多是些美貌女子,对衣冠不整者甚是在意,出了几次重手之后便有了现在的局面!”

  刘君怀惊讶地说道:“女修士居多?看来这万丈舫不简单啊!尤其是那位舫主,心计与境界都不能小看!”

  练羽尘点点头,“坊间传说很多,即使我这般不怎么出外露面的女子都知道她。她叫做郭芷卉,大乘初期修为,更重要的是她是现任东域域主郭士冲的女儿!”

  刘君怀这才恍然,有域府域主在身后支撑,偌大的千羽城还真可以横行了。

  当二人步入了万福山最大茶楼之时,刘君怀立即感受到了,至少有十多双眼睛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当然这些人的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在练羽尘身上,只是刘君怀那合体后期气息令这些人心中骇然,立时收回了眼神。

  能够来到此地的,大多是想进入万福山猎杀妖兽的冒险者,他们都是真正的老江湖,年纪最轻的也有二十三四了。

  而且,在这些人的脸上,都能看到一丝饱经风霜的沧桑皱纹,明显都是阅历丰富之辈。至于像他这样年龄的少年来到此处,身边还带着一位美貌的小姑娘,在这猎杀者云集之处虽不能说独一无二,但也是凤毛麟角了。

  一个小二满脸微笑的迎了上来,练羽尘向他要了一间干净的隔间,两人坐定后,刘君怀问道:“羽尘,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练羽尘笑道,“我听你讲起那烈焰酒的配料是满堂红,这里就可以交易到,我上次与父亲来时见到过。看到那黑色木板吗?把你的所需写在上面,今日如有满堂红,就会有人前来交易的!”

  刘君怀是一个聪明之人,顿时明白了其中缘故。

  还别说,这种交易方式简单明了,又具有一定的隐蔽性,只是交易的物品他还是有些不明白。

  经过了练羽尘的解释,才知道这里大多需要的是各类丹药,毕竟进入深山与妖兽厮斗,丹药更实用一些,尤其是那一类疗伤、恢复、解毒丹药,更是猎杀者的必需品。

  (本章未完,请翻页)片刻之后,那名小二就端着些着本地特色酒食上来了,端端正正放在了桌中,正当他想要退出之时,刘君怀叫住了他,告知了所需之物,取出几块下品灵石塞到小二手里,小二高兴而去。

  不多久便有一名化神中期的修士前来,手中拿着一株满堂红。

  刘君怀大喜,问道:“这位道友打算怎么交易?”

  那人道:“前辈也知道此种满堂红皆是生长在滚烫的岩浆池子的最底处,取出来也是不易,亏得晚辈有种防御高温的秘法才可潜入。这满堂红所用范围极小,价位可不低,若是前辈需要,只要一枚四级回元丹或是雪魄丸,就可换得十株,前辈需要多少?”

  这价位说起来很高了,一枚四级丹药价值要有几百下品灵石,而这满堂红在汉疆的价位一株也就十几块下品灵石而已。

  好在刘君怀身上的丹药无数,满堂红却是不可多见之物,他可是知道此物的生长环境,取出来也着实不易。

  “你有多少株满堂红?皆是如此品相吗?”

  “大概有同样的满堂红三百多株,而且过得几日还会有一些!”

  刘君怀沉吟了片刻,道:“你看这样如何?三百多株我都要了,我给你三十枚四级回元丹!也许过几日我就要离开了,你帮我去找些过来,还是同样的交易条件,但是每领来一位交易者,交易量不低于三百株,我单独给你一枚五级的雪魄丸,你看如何?”

  那人哪里有不同意之理,五级雪魄丸的价值就抵得上几十枚四级回元丹,这可是一笔无本的买卖,虽然满堂红有些冷门,但是总有修士采摘得到,他身边之人手中便有一些。

  完成这一次的交易,那人忙不迭地前去组织货源,刘君怀与他商议好了在此等候六个时辰。

  练羽尘惊讶的说道:“君怀哥哥,这可是蚀本的买卖!满堂红可没有如此高的价值!”

  刘君怀笑道:“在我眼里,满堂红要比一些低阶丹药珍贵得多!况且我别的东西不多,丹药有的是,即使八级、九级的也有一堆,而且我的大夫人可是一名七级炼丹师!”

  练羽尘眼中闪过一丝黯淡,虽然听说过他的四位夫人,在星天大陆一夫多妻也是最平常不过,只是听到了耳中,心底里还是有些异样。

  而刘君怀是特意提到自己的情况,这位小姑娘对自己的一番心意他体会得到,说出这些也是想令她知难而退而已。

  练羽尘也不愧于大家族之人,良好的教育令她很轻松地就掩去了心中的一缕不安,很快就谈笑风生了起来。

  二人不知道的事,坊市之间关于他们交易满堂红之事迅速传开了,甚至那位化神中期修士的报酬一事也传将出来,刘君怀这种败家子似得交易方式瞬时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刘君怀的元神之力感觉到坊市间的这一种异动,稍一探识,便知晓了其中的蹊跷,嘴角泛起了一抹冷笑,心中冷意忽起,几名大乘初中期修士进入了他的视线。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