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幕后之人

第四百二十三章 幕后之人

  “啊!”听到刘君怀的话之后,郭芷卉脸色顿时一片惨白,显然自家的计划已经败露了,在她的眼中,正急速赶来的父亲是在送死,方才的那一具骷髅傀儡带给她们的威压实在太巨大了,令人生不出一丝的抵抗之意。

  而且这种实力的骷髅,刘君怀手中不止一具,本来的计划是在刘君怀没有防备之下突兀出手控制住他,很可惜人家的防范意识很是谨慎,只是挥手之间,形式立即反转,估计自己的父亲也难逃一劫了。

  想到此处,郭芷卉的眼中泪水哗哗直落,她的心中很是懊悔,自己的贪婪竟然累及到了整个郭家,东域域府又怎样,能够与渡劫期的傀儡相斗吗?

  这一次也正是她的极力保证,能够偷袭成功的前提之下,郭士冲才咬牙应允了女儿的请求,这郭芷卉也不是简单人物,不到六十岁的年纪,便修炼到大乘初期,而且在她的精心打造下,万丈舫放弃了多位大乘初中期的前辈,选择由她掌持门派,除了郭士冲的部分原因,郭芷卉的营谋之略最为令人赏识,没想到今日一生胸有城府的女儿毁在了贪婪二字上。

  眼望得女儿的身体在玉计茶楼的窗外隐隐可见,郭士冲心如刀绞,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戾气,长袖中的双手紧握至痉挛,指甲已经深深嵌入掌心,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

  但是他的脸上没有显露出一丝狠厉,刘君怀在渺氲湖畔的一场屠杀,他身后的底牌之雄厚,即使在汉疆也有一席之地了,又何况小小的修真界。

  只是他身旁的随从们却是毫不知情,在惊见域主女儿的高空悬挂之后,无数人心中那浓浓的恐惧之色渐盛,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涌上了心头,飞行的速度瞬时缓下来,与郭士冲的速度渐渐拉远。

  在坊市之外十里处的待命,他们心知域主会有所行动,显然是事先筹划后的伺机而动,只是在见到那窗下并排悬挂的四名大乘期修士之后,他们知道域主的行动失败了。

  若是明知道郭芷卉身后势力还如此敢为,唯一的解释就是这郭家踢到了铁板上,那茶楼里有远高于域主的势力存在。

  这时候还跟随在域主之后,已经是极不明智之举了,所以,此时除了郭士冲的十几名死忠之人,稍有些头脑的眼睛在考虑如何退出了。

  前几日的汉郾城一千多名大乘期修士的陨落,像一把尖锐剑气,穿透了所有人的认知,平日里这些高高在上的合体期、大乘期的优越感一扫而空,外界的残酷令不少人胆战心惊。

  此时的郭士冲已经来到了玉计茶楼之外,望着窗口处的刘君怀,强忍住胸中暴虐戾气,高声道:“不知小女哪里得罪了阁下,竟然下得如此狠手?想来你是来自汉郾城的刘君怀刘宗主了!”

  郭士冲的问话清晰地传入身后的众人耳里,刘君怀三个字令他们齐齐打了一个寒战,这才明白了郭士冲策划目标是这位煞星,经过短暂停滞,已经开始有人转身离去,即使郭士冲的十几名死忠也是感到后脊一阵发寒,两

  (本章未完,请翻页)腿不由自主的发出了阵阵抖动。

  刘君怀呵呵笑道:“郭域主端得是好脸皮,坊市之外等候的时间许久了吧?应该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我想若不是这窗下示众的有你女儿,你应该已经撤出了,是不是?”

  郭士冲心中一片冰冷,他却是没有想到自己一行早落在刘君怀的眼里,看来今日之事已经无法善了了:“刘宗主,得饶人处且饶人,小女已经付出了代价,你也没有丝毫的损伤,我想此事就到此为止吧,郭某日后定当登门谢罪如何?”

  刘君怀没有理会郭士冲,而是把眼神望向了其余众人,“我想诸位并不知晓郭域主所为之事的内里,不知者不怪,有愿意离开着现在可以走了,日后我不会追究,愿意留下者我也没有意见,只是付出的代价会很凄惨!好了,我只给你们十息时间,留下者,与窗下几人作伴吧!”

  与郭士冲远隔几十丈的众人没有丝毫犹豫,纷纷回转过身疾驶而去。

  那十几名死忠之人眼望着郭士冲脸上一直红到发根的赤潮,鼻翼由于内心激动张得大大的,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的郭域主已然渐渐失控,诡异寂静之下,可以清晰地听得出他紧咬牙关时的“咯吱”声。

  有了一人的带头离开,余下之人微微向着郭士冲拱一拱手,随即十几人便转瞬消失不见。

  刘君怀的声音又不急不缓的响起来:“没想到一枚小小的阴阳丹竟惹起了这许多祸事,不过这也将修真界隐藏的邪恶都勾引了出来!昆吾会长本来已经准备了些许阴阳丹,要犒劳一下久在各域的执掌着,你为什么如此没有耐心?

  “我知道你这老东西心中所想!还没明白我不杀你女儿的原因吗?就是要把她身后的人引出来,你以为她身后的万丈舫会毫不知情吗?在你距离坊市十里之外隐藏之时,她们的人马也在暗中潜伏着,就等着你这头蠢驴出头!

  “自废修为,我允许你带着女儿安全离开,那万丈舫我不会留手,日后自不会有人找你们父女的麻烦!你看如何?”

  半空中悬挂的郭芷卉,本已几欲昏迷,见到父亲的到来才挣扎着醒来,听到刘君怀的如此安排,不由得嘶声吼叫道:“父亲,不要听信此僚的教唆,您快快逃离吧,日后千万不要给女儿报仇,这人太可怕了!”

  她狠咬舌根,却不料一缕指风袭来,瞬息头颈动弹不得。

  那郭士冲瞳仁可怕地抽搐着,一股压不住的怒火冲了上来,一拱拱地顶上脑门子:“黄口小儿,仅凭你几句话就可以威慑到老夫,今日我就与你同归于尽!”

  说罢,疯狂暴虐的气息瞬息溢满全身,一种冰冷的凌厉威压冲天而起,似狂风掠过,身形已迅疾掠向半空。

  刘君怀见状冷哼一声,意念转动,一道黑影身形一晃,在郭士冲身形还没有完全在空中展开,瞬间来到对方的面前,直接一掌印到了他的丹田之上。

  “砰!”

  只听一声沉闷的声音传来,随后只见郭士

  (本章未完,请翻页)冲的身体瞬间倒飞了出去,一口逆血瞬间喷涌而出。

  刘君怀的身体突兀在窗前消失,瞬间已经站立在郭士冲的身前,“给你机会了,你不懂得珍惜,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指尖一缕罡风倏然而至,“噗”的一声,直至穿透郭士冲的心脏,龙气扑向他百汇冲出的元神,一口吞噬了下去。

  刘君怀眼中寒芒闪过,龙气掉转过头来,径直扑向郭芷卉,一声惨叫之后,逃逸的元神同样被捕捉。

  他的目光随后望向了那悬挂着的益承运,说道:“说罢,我与你有何恩怨?”

  益承运惶恐不安地看着刘君怀,嘴里就像含了一串冰糖葫芦,呜呜啦啦半天没说出什么来。

  倒是他身边的一位大乘初期修士颤声说道:“我们与前辈并无丝毫恩怨,都是这益承运,妄自猜测您手中有高阶丹药,便想着强行抢夺,与我们可是无关,我们只是随从而已!”

  刘君怀的指风再起,那人的额头已然出现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你这种背信小人最是可恨,更应该死!”

  益承运的眼神中竟显露出一丝快意,面如土灰的惶恐中有了一丝的血色:“刘宗主,若是怪也只能怪我自己听信了谗言,一时的鬼迷心窍才惹上了您这位大神!唉,传出您手中有高价丹药的就是那万丈舫中人,呶,就只是这几位的同门!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一切都是万丈舫在背后捣鬼,既然您就是那位刘宗主,想来她们也是奔着您的阴阳丹去的。刘宗主,我的大错已无可挽回,但请放过益家,他们可是对此事一无所知!”

  刘君怀面无表情的问道,“似乎你们益家与那练家有何间隙,这又是为何?”

  益承运说道:“益家也有老祖进阶渡劫期,之前在星天议会就与那练呈觉时有冲突,只是派系间的竞争而已,这种情形在千羽城已经存在了几千年。”

  他的话倒是实情,地方间的势力冲突最是正常不过,尤其是后辈间的赤膊相向更是令这种冲突愈演愈烈,不过这类事情反而是当权者乐意看到的,所以刘君怀也不好再讲些什么。

  他不再理会益承运,抬眼望向了那剩余的两名万丈舫女弟子,“你们知道些什么?可以讲讲吗?”

  没想到这两名女子倒是刚烈的很,一口浓痰吐向了刘君怀,“就是我万丈舫要杀你,怎么样?你这般穷凶极恶之徒,搅得修真界天翻地覆,理当被所有正义之师诛之!”

  “噗噗”两声闷响,刘君怀的手掌拍出,那二人便心脉俱断,气息全无。

  指风扫过,益承运几人纷纷跌落在地,“你们几位好自为之,认真修炼,还有修为修复的那一天!你们的为人虽然可恶,但也比这种被洗脑之人多些人气,罪不该死!”

  说罢,他的眼神望向了万福山入口处的一片密林,嘴角泛起一道狠厉,浑身上下散出一股滚滚的杀戮气息,周围的空气在这一刻仿佛霎时冰冷起来。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