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四百二十五章 谋划域主之位

第四百二十五章 谋划域主之位

  “没有!只是我与人约定好了要收购满堂红,你也知道这东西不太好收集,那人应该还有货源!而且那玉计茶楼也要给他一个教训,能够引得他身后之人出现自是最好,把这千羽城有能力威胁到练家的人打怕了,禀书兄才可以放心的跟着我走!况且,练盟主与我有恩,练家之事就是我刘君怀之事,我可不想因为自己而连累到自家人!”

  练超胜与练禀书对视一眼,练超胜哈哈大笑道:“这你就放心吧,我们练家也并不是如表面上这点实力,我想即使千羽城所有势力联合起来,练家也不会害怕的!”

  刘君怀心中暗笑,早知你们这些老牌势力不会像外表这般普通,不用些手段,还真不能知道你们深厚的力量所在。

  脸上却是一片惊讶地说道:“是吗?那就好,我真是担心会因我而为练家招惹到潜在的仇家!”

  二人自不知刘君怀心底里的那一份龌龊,还在为他的这一重情义的举动而欣慰。

  刘君怀探识练家的底细却是有他的目的,他问道:“本来这些我不该打听,但是练盟主与我有大恩,禀书兄又要离开千羽城,那东域域主空出来了,不知道练家可有合适的人选?”

  练超胜悚然惊醒,他听到些关于刘君怀与星天议会之间的传闻,内里却并不了解多少,见刘君怀能够提出这样的问题,肯定他有影响星天议会的把握,心下也不免暗惊。

  “君怀,这里没外人,你就给伯父透个底,是不是练家人可以进入东域域府?”

  刘君怀笑着对练超胜说道:“我几次三番的被星天议会下属的三个域主追杀,他们总要给个说法,东域域府那郭士冲根深蒂固,我再来千羽城,若有人有安排出这一出我可是受不了!”

  练超胜心中立时了然了刘君怀在星天议会的影响力,他喜道:“不瞒君怀你这个自家人,我练家在千羽城还有两位大乘后期长辈坐镇,一位是我的三爷爷,另一位是我父亲的亲弟弟我的亲二叔,我想二叔可以出面了,练家在东域也沉寂的太久了!”

  “那就好,我们能够在域府内安置自己人,练家在千羽城的地位就不可动摇了!您先与前辈打个招呼,我想星天议会之人也要到了,到时候咱尽量把这事定下来!”刘君怀取出了传讯玉符,昆吾掸那里还是要打个招呼,那边若是有了安排,还是不好处理的。

  “我要去玉计茶楼一趟,这次练家先不要出面,这样有什么事情我可以放开手脚,对千羽城的势力也能有个了解!”

  听了刘君怀的话,练家人心下暗自咋舌,很是为那位玉泾川担忧,那练羽尘却是一脸的失落,现在她可是刘君怀的头号崇拜者,不能跟随在身边,小姑娘可是郁闷得很。

  刘君怀笑道:“羽尘,趁这段时间把那阴阳丹炼化了,你本身就是修炼天才了,塑造出后天道体对你可是极为重要!”

  练羽尘眼珠一转,说道:“那我炼化了这枚阴阳丹,是不是修炼体质要高于哥哥了?”

  刘君怀笑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那是当然了,禀书兄十六岁进阶到金丹期了吗?你本就是火、金双灵根,有了后天道体的协助,你日后的修炼速度可再次提升!”

  “那就好”,练羽尘嬉笑道,“我去万象宗是不是要比哥哥的发展前途更大一些?我也要加入万象宗!”

  刘君怀一怔,瞬息也就明白了她的真正用意,神色不免有些尴尬,一旁的练超胜说道,“你们都走了,那我老了谁来伺候我!”

  练羽尘呵呵笑了起来,“父亲大人还有至少几百年的活头,说不定飞升仙界就能够有上万年的寿命了,您还要我和哥哥在家等你这许久啊!”

  “万年寿命,那我与龟有一拼了!”练超胜呵呵乐着,恋爱的搂过女儿,“你自己想要去哪里去问你母亲,她若是同意了,我没有意见!”

  练羽尘瞥了刘君怀一眼,蹦蹦跳跳的跑向了母亲的房间。

  练超胜摇摇头,“女儿大了,留不住了!唉!”

  刘君怀连忙扯开话题,道:“那我就先去玉计茶楼?二爷爷那里您提前打个招呼,听听他老人家的意见!”

  ......

  再次回到了万福山坊市,元神之力感知到玉计茶楼内的景象,刘君怀嘴角撇出一抹冷笑。

  他最是反感为了利益不讲情面之人,虽然那玉泾川这般做法也是出自人之常情。

  但是若是那玉泾川身后没有高于益家的势力存在也就算了,但是他明明有能力阻止事情的发生,却因为利益而无视与练家的交情,这种人就是为人品质的问题。

  此时的玉计茶楼就有许多陌生人的存在,看那玉泾川的殷勤模样,想来便是那千羽城的最大门派飞花旗之人了。

  刘君怀此次前来的目的除了那满堂红的收集,便是要敲打一下那玉泾川,若是此人不知好歹,他不介意给出一个教训,毕竟练家还在千羽城,刘君怀对练羽尘还是十分喜爱的,背后有人闹出点威胁来,他可是不太放心。

  人还未到茶楼,那茶楼里的众人已经探知到他的到来,何况坊市本来刚刚有些恢复的人流,看到了刘君怀的到来,一霎间安静了许多,这种异状自然瞒不过茶楼里的那些大乘期修士。

  刘君怀元神之力探到那位与他交易满堂红的修士,径直走过去询问,本有些惊怕的修士看到刘君怀那温和的笑容,也渐渐松缓了下来。

  那满堂红还真让他联系到了几家货源,虽然每家都不是很多,凑到一起也有几百株了,只是发生了如此重大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单生意已经失去了,却是没想到刘君怀还能够记得此事。

  商议好还是在玉计茶楼交易,刘君怀便由着他去组织货源,一个人不急不缓的上到玉计茶楼的二层。

  那位玉泾川早在二层的楼梯口处等待着,他心里还是没有一丝察觉到刘君怀对于他的不满,在他看来自己的行为最是恰当不过了,好好的生意不做,人情又能够换得多少灵石。

  (本章未完,请翻页)而他的恭谨也只是恐惧刘君怀的实力而已,方才之事虽然对茶楼的生意有了些影响,但是这份损失还是不能向刘君怀追讨的。

  刘君怀本就对他有看法,见到他等候在楼梯处也没有一丝表情的找一处位置坐下,招手叫过来伙计要了些酒菜。

  这时候的玉泾川才反应过来,刘君怀那种态度显然对自己有了不满,虽然心下有些不忿,但生意人的本质令他还是一脸笑容的前去招呼。

  刘君怀依旧冷着脸说道:“我在这里有些交易,你自去忙吧,可不敢耽搁了你的生意!”

  另一隔间的飞花旗之人看出了名堂,传音给玉泾川,问询缘由,玉泾川没有丝毫隐瞒的说了,他眼中的不屑令那几位飞花旗之人十分的愤怒。

  他们没想到这玉泾川如此世故之人竟做出这般事情来,修真界虽然说是弱肉强食的强者世界,但是修炼者又有哪个不是热血中人,练家与他的交情虽然没有多么深厚,适当的帮助一下也是应当,却不想这位玉泾川直接就想着把双方感到外面自行解决。

  刘君怀这段时间可是火爆到了极点,他的对敌手段可以讲在汉疆之外,已经没有对手了。

  这般强大的人物他们飞花旗都要想尽办法与之建立起联系,所以才到这玉计茶楼等待机会。

  不曾想这位掌门的亲戚竟然先一步的得罪了人家,而且还是一种很令人不齿的卑下行为。

  气愤之余,那几人顾不及呵斥玉泾川,火速联系掌门,这事情也只能掌门亲自出马了,若是令刘君怀连带着对飞花旗也记恨在心,那可就相当于为自己树立了一个大敌!

  况且刘君怀与星天议会的密切关系是众所周知之事,只要刘君怀在那边稍稍透露一下心中的不满,对飞花旗日后的发展可是极为不利。

  且不说这些人心中的那份焦虑,此时的星天议会却是在得知了千羽城之事后,火速前往东域,那昆吾掸赫然就在飞艇之上。

  域主企图谋害刘君怀,这事的严重程度已经不低于弑血盟之前的暗杀行为了,就像刘君怀所讲的那样,星天议会麾下的域府,连这次已经有三位域主参与其中,而且皆是负面的参与,只是昆吾掸自己就感觉到对刘君怀的极大愧意了。

  而别人更注重刘君怀所展现出来的强悍战斗力,他已经不是大乘期所能够与之相抗衡的势力存在,真把刘君怀惹恼了,修真界还真的会出大乱子。

  况且刘君怀一向与星天议会关系密切,从他那里所有人都得到过他的好处,于公于私这些人也把刘君怀当做了自己人。

  所以昆吾掸一声令下,几乎所有的星天议会高层皆是主动地赶来,其中最为急切的便是那位大长老丘子言了。

  因为那郭士冲正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在东域域主赵仕闵俯首之后,与夫人家有关系的郭士冲便找上门来,才有了后面的利益分配中为他争取到东域域主这个位子,只是不曾想这位郭士冲竟然做出如此事情来。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