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四百二十六章 丘子言的歉意

第四百二十六章 丘子言的歉意

  丘子言知道刘君怀不会直接对他有什么看法,但是这间隙一旦产生就要及时的修复过来,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不查失去刘君怀这位有着广阔前途的天才少年。

  一路之上昆吾掸的面皮始终紧绷着,他倒不是担忧刘君怀的安全问题,终归他的实力还是很令人放心的。

  只是自己手下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状况,令他的心中对刘君怀有了愧疚之感,虽然这一次的郭士冲没有与他有直接联系,不过他相信这消息传到汉疆,会有不少人对他有意见。

  更为令他感到难堪的是长久下去,星天议会包括他本人的威信会越来越低,会对自己的领导能力有影响的。

  不过从这次事件上来看,刘君怀这小子显然成熟了不少,他并没有像上次那般的大开杀戒,能够放过益家的几人,就说明了他不是一个一味屠戮之人,虽然还是废掉了那几人的修为,但是有了珍贵丹药的辅助,还是有修复回来的可能。

  他相信此事放在自己身上也就如此解决了,终归自身安全无缘无故的受到威胁,任是谁人也不会心情淡然的。

  此时玉计茶楼那厢有人已经把满堂红送来了,刘君怀这一日的郁闷才少有缓解,烈焰酒的价值要高于多数丹药,有足够的材料,他自然心情会好上许多。

  而且烈焰酒对于他的交际往来可是有巨大作用,他与星天议会一众人等的密切,与之有很大的关系。

  “刘宗主,暂时就只有这许多了,以后有了满堂红我就送到练家,您有时间就过来取走就是了!”

  刘君怀今日的行为可是再次引起轰动,域主怎么样?说杀就杀了,而且还一点事情都没有,这位叫做曹天佑的化神期修士可是对他尊敬的很,不是每一个人与这等大人物都能够讲上话的,他甚至想若是跟在刘君怀的身后在坊市走上一圈,估计今后就不会轻易有人招惹他了。

  刘君怀笑道:“那可就多谢你了!我还真的需要长期收集满堂红,这样吧!我在应该付给你的丹药基础上,再多给你两枚六级的破障丹,它需要你进阶之时服用,以后再有满堂红我另有赏赐!”

  曹天佑激动地两手接过,这种只有拍卖会上才能见到的丹药,虽不说多么难得,总是需要大量的灵石才能换取回来,有了它的帮助,自己的进阶希望就很大了。

  与其同来的亲戚一脸艳慕的望着他,刘君怀看在眼里笑道:“也给你一枚破障丹,记得帮我多收集一些,也亏待不了你!”

  刘君怀的善意很令二层之人惊讶,没想到如此凶悍之人竟还有这么人性的一面。

  那二人发自内心的感激自不必讲,直到又有数人走上前来,两人这才告辞而去。

  前来之人便是那飞花旗的掌门茅建中,他一脸笑意的向着刘君怀拱手道:“刘宗主这次可是在千羽城又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啊!看来弑血盟的余孽还

  (本章未完,请翻页)是没有清除干净!”

  听到茅建中话里的善意,刘君怀自是不会有丝毫拿捏,连忙站起身来回礼:“惊扰前辈的清修了,晚辈也没想到那郭士冲是这等样人,早前还与他见过一面!不知前辈是?”

  身侧的一名大乘中期修士说道:“这位是飞花旗的掌门茅建中茅掌门!”

  刘君怀再次拱手:“原来是茅掌门茅前辈,不知前辈近日来有何事?前来千羽城,还未向前辈请安,还请见谅!”

  茅建中摆手道:“一回生,两回熟!等下次刘宗主再来千羽城,一定到府中坐坐,我可是听说你手里有好酒啊!”

  说着,转头望了玉泾川一眼,向刘君怀说道:“这里的老板是我的一门远亲,今日里他可是很令人失望,以后他的事我再也不管了,如此的小人行径我可高攀不起!”

  刘君怀顿时明白了茅建中的言外之意,心下很是敬佩他的果断决绝,实际上茅建中一点也没有讲错,像玉泾川这种势利小人,又是明显挂着他茅建中的招牌出来混市面,很容易为茅建中招惹是非。

  玉泾川的这种身份还比不上真正的豪门纨绔,至少纨绔在外惹了事情,那些强大势力多少会念及豪门的一丝情面,像玉泾川这类人招惹到强者,根本不会有人会忍耐下去,至少心中的仇恨是种下来,那茅建中还不知道自己这种远方亲戚给他带来的影响,招惹到之人也不会因为这种身份之人直接与茅建中沟通。

  所以,他茅建中一遇到此类情形立即就抛弃了玉泾川,这才是一个聪明人的果断之处。

  玉泾川闻听此言却是大感惶恐,按说他一名大乘初期修士也算的是一方势力了,怎奈身体有伤,且所经营的又是茶楼、酒肆这般开放性营生,没有了强大势力的支持,自不会再有良好的发展空间。

  此时的玉泾川几乎要瘫作一团,茅建中与他断绝往来的直接后果便是自己在千羽城的无法立足。

  平日里他得罪的人可是很多,况且这里又是各等凶悍修士的汇集之处,没有了飞花旗这个金字招牌,他一位有伤在身的大乘初期修士,根本无力支撑下去,他一家老小十几口人的生活就成为了难题。

  更重要的是没有人会冒着得罪飞花旗的危险来玉计茶楼,毕竟他是被扫地出门,即使仇家不找他,这里的生意已经无法进行下去了。

  茅建中眼神示意手下人,便有人上前把玉泾川提了出去。

  刘君怀笑道:“说到好酒我身上就带着几瓶,茅掌门尝尝是否合您的口味?”

  说罢,几瓶烈焰酒取了出来,打开了其中的一瓶,简单说了其中的注意事项,茅建中满眼疑惑的饮入口中。

  结果自然不用细细表述,刘君怀的形象立时在茅建中的的几位手下眼中高大起来。

  见面之初,他们见到刘君怀如此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年少,想当然的就认为刘君怀所以长得就是手中的几具傀儡,其自身实力并不怎么样,即使是合体后期实力。

  但是了解了烈焰酒,他们就知道刘君怀还有炼制丹药的能力,并且如此具有淬炼性质的仙酒,可不是简单人物所能够持有的,在于传说中刘君怀的身后支持势力,所有品尝过烈焰酒之人,顿时对刘君怀的看法有了巨大改变。

  只是他们的震撼才刚刚开始,随着星天议会一众人等的到来,他们才知道自己的见识是如何的低下。

  昆吾掸一行人的到来,早在刚刚驾临千羽城上空就被在座之人察觉了,如此庞大的大乘后期修士的集体出行,除了星天议会,哪里还有别的势力有这番的规模。

  刘君怀长身而起,笑望着茅建中说道:“走吧,大人物来了,怎么也要迎接一下!”

  众人当然知道这些位大人物到来是为刘君怀撑腰的,能够与刘君怀在一起的荣幸,这一刻忽然涌向了每一个人的心头。

  等见到刘君怀与昆吾掸等人的亲密无间,就是大乘后期的茅建中,也立时成为了路人甲般的存在了。

  当然昆吾掸还是很明白刘君怀与茅建中交往的实际想法,也是招手引让过来,与众人一同上了第二层,飞花旗剩余的大乘中后期则沦为了一层的守护人员。

  丘子言首先向着刘君怀说道:“那郭士冲还是我提议上位的,夫人家的关系当时也不好推却,却不想他是这般阴险之人,好在君怀你没有出什么事情!”

  刘君怀笑道:“丘长老千万别有如此想法!一只手掌的指尖还不一样齐,更何况不熟识之人!况且那郭士冲也不是本意,也是由于他的亲生女儿被人利用,只是我很好奇这些人的内心是怎么想的,一百多个门派都不能将我万象宗怎么样,他们何来的这种大无畏的精神?那弑血盟正嚣张之时这些人不出面加以阻止,为何如此喜欢窝里斗?”

  石作青城叹道:“财帛动人心啊!一旦有了利益的存在,只要这利益的大小与付出有得其所,便会有人被冲昏了头脑!看来我们今后的用人上也要从多方面来考虑!”

  昆吾掸转头望向了刘君怀,“话说前后已经有数位域主给你制造威胁了,为了对你有所补偿,星天议会可以应允些力所能及之事,以寻求你能够谅解!但是你也别狮子大开口呦!”

  刘君怀笑道:“这东域还有许多郭士冲的嫡系存在,他们没有冒犯与我,自然不能将人家怎么样!只是我可不想每次来到千羽城都提心吊胆的,汉疆的练盟主既然安排我多多帮助些练家,我来往的次数也不会少了,所以我建议练家一名大乘后期前辈暂时担当一下东域域主,诸位前辈以后有了合适的人选再换过来也不迟,不知诸位前辈可否考虑一下?”

  众人心中均想,这还有不同意的,那可是练呈觉的家人,除非自己不打算进阶渡劫期,否则谁敢提出不同意见?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