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四百二十七章 猜测

第四百二十七章 猜测

  readx;  相还书呵呵笑道:“君怀,不知这练家的何人能够担当此任?”

  “是练呈觉练盟主的亲弟弟,在大乘后期已经很久了!”

  “既然是练盟主的弟弟,自然就没有任何问题了,他们练家可是出了几位星天议会的老前辈了,这份为公之心无可怀疑,境界上也符合要求,我个人意见是通过!”

  石作青城接着相还书的话语说道:“我没意见,而且我会滞留在千羽城月余,等域府一切按部就班之后再回去!”

  其余十几人均是纷纷表示了支持,昆吾掸说道:“那就这样,一会儿我们同去练家讨一杯酒水喝喝!君怀,那桑甘果酿还有没有?要那种不兑水的!”

  刘君怀哈哈大笑起来,“昆吾会长,这是您也清楚?既然诸位亲自前来,我哪里敢取出兑水的仙酒来!”

  丘子言低声把刘君怀给桑甘果酿兑水一事讲给了几位不知情者,众人一阵哄堂大笑。

  那茅建中越听越是心惊,这刘君怀他已经高看了,与星天议会的昆吾掸之间的关系也听说过,却没想到他在星天议会的影响力如此的巨大,居然还能够直接给东域域府安排人手。

  安排了,没有人提出异议不说,堂堂的老牌副会长石作青城竟然能够<>

  他深深为自己的主动前来示好感到兴奋,这位年轻人的能力绝不是那般简单,没听说吗,他竟与汉疆的练呈觉盟主有直接联系,这且不讲,他汉疆是这么随便进出的么?

  “我的老天!”他越想越是感到了刘君怀的不可思议,他到底是什么人?有如此巨大的能量?

  抛开茅建中内心里的那一份纠结暂且不讲,额尔达力问到了刘君怀来此的目的,刘君怀取出了那满堂红,众人才却是惊喜不已,这许多的炼酒材料就表明了更多的烈焰酒的出现,望着刘君怀的各道目光皆是火热。

  烈焰酒可是不同于阴阳丹,与刘君怀的交情到了,自然会有更多的烈焰酒进入自己的手中。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们汉郾城的高阶修士之间的交往,有没有烈焰酒已经悄然成为了一种身份的象征,他们星天议会之人都有各自的交往路径,索要烈焰酒也成为了自己最为头疼之事。

  刘君怀为了这烈焰酒的炼制,来到了这里却受到暗杀,于情于理多少与在座的诸位都有些关系,于是昆吾掸即使察觉到了此时气氛中的演变,他开口说道:“不管君怀炼制的烈焰酒产量多少,我敢说,我们在座的诸位索要的烈焰酒绝对是君怀储存量的大部分,我提议咱们也不能只靠君怀一个人到处寻求满堂红,在座的都要出一把力,这样她才能炼制出更多的烈焰酒!

  “好在这满堂红虽然不常见得,但是用处也是极少,只要拥有满堂红之人,手中多少都会有存货,既然练盟主都可以为了烈焰酒给君怀搞来了满堂红,我们也要尽些力才好!说实话,我们这将近二十人才是烈焰酒的最大受益者,既然君怀叫我们前辈,那么他就辛苦一点,我们也要适当的给他减一些材料的压力!”

  “好!就这样办!也省得君怀在寻找满堂红的过程中,更多的人再盯上他!”说这话的是石作青城,他更隐晦的含义便是要刘君怀少招惹一些麻烦了。

  虽然有玩笑的意思,但是刘君怀这惹祸的能力也是巨大,他们可是听说了,刚到汉疆的第一天就遭到了袭击,后面更有十几名渡劫期对他的围堵。

  最近两年里,修真界所发生的大事,基本上也都与他有关联,这样一算,想到之人均是心头一阵暗惊,看来刘君怀命格里面的命运多舛还真是推演的正确之极,虽说这种命格之人的出现,所伴着而来的必有劫难降临,只是这劫难的出现频率也太频繁了!

  与石作青城同时想到此处的有好几人,他们的眼神望着刘君怀之时皆是怪异的很,令刘君怀有些摸不着头脑。

  最终还是相还书忍不住说了出来,结果此事立时就现场展开了大讨论,刘君怀听着听着自己都笑了起来。

  这些都是实情,听着昆吾掸一项一项的给剥离开分析,果然几乎大事都与刘君怀有关系。

  那茅建中却是在一旁听傻了眼,其中的大部分他有些耳闻,但是具体到某个人身上还是首次,而且在汉疆为了这位刘君怀,修士联盟出动了几百名的渡劫期配合他的行动,这大大刺激了茅建中的无限想象力!

  看着天色渐渐入黑,与茅建中告辞,刘君怀引领着众人,浩浩荡荡去往了练家府邸。

  很是惊异的夫妇二人急忙张灯结彩,那练禀书早去往隐秘之处邀请练家的两位大乘后期长辈,时间不长,那练家的七大姑八大姨也尽皆赶到,也不知道消息如何传出的这般迅疾。

  待得两位练家长辈前来,见到如此众多的星天大陆巅峰强者,自是一番惊异,好在有练家练呈觉的存在,彼此交谈倒是顺畅。

  刘君怀特意观察了那位练超胜的二叔练呈如,与昆吾掸众人有说有笑,兴致颇高,一种隐隐的儒雅气势中,那不卑不亢、有礼有节的见缝插针,令刘君怀一时间吃惊不已。

  身边的练羽尘捂着嘴乐道:“君怀哥哥,吃惊了吧!我二爷爷可是常年在外闯荡,近二十年才回来,身份很神秘的,也许只有爷爷才知道其中的隐秘!有时候爷爷自汉疆回来,许多事情也需要征求他的意见。”

  刘君怀心下暗惊,他没想到练家还有如此的优秀之人,看那应付自如的张弛有度,眉眼间的敏锐与仰不愧天的气质,即使在练呈觉身上也不明显。

  而且他对交谈间的话题掌控能力最令刘君怀吃惊,恍如他面前众人犹如几十年的老友般地熟知,潜移默化中把众人的情绪调整的恰如其分,思维缜密又不失豪爽大气,让刘君怀对此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几十坛桑甘果酿下去,众人的性质却丝毫未减,昆吾掸抽时间把刘君怀拉到了一旁,低声道:“君怀,这位练呈如不一般啊!他的智慧深不可测,而且驾驭能力不是普通的强,若不是他身上隐隐的正气凛然,我甚至怀疑他是某一隐藏势力的掌权者。

  “只是他的这种超然智慧,令我想起了一人!还记得星天议会有着两位隐秘身份的副会长吗?一位便是我们的阗殛老祖,另一位据说乃擅长谋略之人,但已近百年避世不出,我很是怀疑便是此人!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是这位练呈如的审时度势、心领神会与触类旁通的能力,与我心目中的那位潜在人物实在是太贴切了!”

  刘君怀郑重的点点头,“我也没想到练家还有如此人物!我仔细观察他许久了,他带给我一策而转危局,一语而退万军的安稳感觉!看他的谈吐与周旋,既不喧宾夺主又能始终把握节奏,令谈话的气氛总是处在通畅之中,我听了心里很有踏实感。”

  昆吾掸点点头,手捻胡须沉思着。

  刘君怀忍不住打断道:“会长没必要这般纠结,即使他的身份是真实存在的,既然能够统一接任东域域主,也说明了他重新出山的信心。该我们知道的,他早晚会告知,况且阗殛老祖肯定有些了解,等我去了汉疆问一下不就是了。

  “他的出现有练盟主存在,只会对修真界有益处,而且在他的身上我没有预感到一丝的危险,我的天眼通只要能有所预知,还从来没有出现过错误!”

  刘君怀的话,显然令昆吾掸心境平稳了许多,“也是哈!既然对修真界没有威胁,我们纠结于他的隐秘身份有何意义?当初前辈们设计星天议会的两名隐秘副会长,就有他们存在的道理,如此轻易地被人猜测出来,还有和隐秘之说!”

  刘君怀也是呵呵笑道:“是啊,我们这般的杞人之忧原本就没有意义,如何保持修真界秩序才是星天议会的行事宗旨,没有任何危机前提下的胡乱猜忌既无益亦无利,那就不去管它了!”

  昆吾掸放下了心情,自然就想到了此行的目的:“君怀,对于这次在千羽城的遭遇还有何打算?星天议会的处理意见还有何不同建议?说实话,星天议会之下的域府接二连三的出现状况,而且都与你有关,我心理压力很大!你也帮我想一想,我还有没有未想到之处!”

  刘君怀眼前一亮,侧头望了望那边交谈正欢的众人,“会长,你没有觉得练呈如的出现是个机遇吗?如此富有智慧之人的相助,才是您目前正需要的,我想您与他的交往不妨密切一些,进一步的接触当中再谋求合作的可能性!”

  修真界现在正处于暂时的平稳阶段,刘君怀的建议令昆吾掸心动不已,有一位智者相助自然是件大好事,他也知道这事急不得,只是他的想法与刘君怀截然不同,他知道随着刘君怀的自身境界的逐步提升,围绕着刘君怀而形成的一个势力范围正悄悄向着汉疆逼近。

  练呈如的出现,昆吾掸考虑的是将其拉入这个新兴势力当中,他心中的计划,正有条不紊的随着阗殛老祖的具体策划,而稳步前进着!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