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万年前的影像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万年前的影像

  翌日,练家留下了石作青城,在千羽城监护练呈如入主东域域府,其余众人便返回了汉郾城。

  那练羽尘则是黏上了刘君怀,练家人也看出了小姑娘的情窦初开,窃笑之余,也对刘君怀满意之极,只是刘君怀心中却是有些不自然,毕竟家里还有几位准夫人,也不知道练羽尘晓得多少。

  众人走后不久,便有千羽城益家人与万丈舫众人陆续前来拜访,刘君怀倒是没有再添加脸色,有石作青城在一旁的观望,那些人给出了一定的赔偿后,也各自放心而去。

  练呈如倒是与刘君怀渐渐熟知了起来,从他的点滴琐碎信息里,刘君怀也逐渐有些了解了他的性格。

  两人很是谈得投机,刘君怀惊讶的发现,练呈如竟然也领悟了一缕空间道纹,只是还没有形成伪域的迹象,他对于刘君怀的伪域艳慕的不行,已经多次让刘君怀演练出来。

  大概从石作青城的嘴中听说了刘君怀的命理推衍,他始终对刘君怀尊重有加,对于练羽尘的心思更是举双手赞成。

  就这样清闲的在千羽城又待得了三日,练禀书已经把所有的事项安排妥当,刘君怀与他们兄妹两人才踏上了返程。

  半日后回到万象宗,将两人介绍与众人,刘君怀便独自去往了星天议会。

  昆吾掸见到了刘君怀,便把这一次的试炼情形详细的讲述出来:“试炼的地点已经确定为云罗山脉中、南、西三域连接处的金象山,参加的人员为各域六十岁以下元婴期以上各势力年轻修士。内容便是找寻百里范围内的墨玉令牌,令牌两万块,七日内取得令牌最多的前一百名名有不同的修炼资源奖励。

  “这两万块令牌里面有三十块蕴含一缕松印秘境气息,能够感受秘境气息之人会探识到其中的传送阵地图,寻找到传送阵经气息确认,即可被传送至松印秘境!

  “但是这些都与你无关,你的任务就是进入金象山后即打开我给你的令牌,寻找传送阵进入秘境。这次的历练对于你来讲只是一个障眼法,毕竟盛天老祖把松印秘境留给星天议会时曾经讲过,留待有缘人能够得到进入它的大机缘。

  “阗殛老祖已经推衍出你就是这个有缘人,但出于公平起见,前面的一系列遮掩还是有必要的,你尽量在最短的时间里进入秘境,但是如何得到它就是与机缘有关了,任何人也帮不上你,我所能做到的就是保证蕴含松印秘境气息的令牌延迟被发现。”

  刘君怀当然知道那三十块蕴含一缕松印秘境气息的令牌,实际上除了被传送到松印秘境没有任何用处,他的有缘者身份不能被公开,内情只有阗殛老祖与他二人知晓,甚至连那蕴含松印秘境气息的令牌都会有另外的说辞。

  昆吾掸之所以要他尽快的进入松印秘境并将之炼化,便是防止秘境一事的外泄。

  一旦刘君怀能够拥有了松印秘境,其造成的轰动效应不会低于刘君怀手中的混沌

  (本章未完,请翻页)空间被人获知,即使是仙界的大能者也不敢公开自己拥有小世界,这样的后果便是无穷无尽的被追杀,与自己相关之人的纷纷陨落。

  小世界的存在价值不可估量,最终松印秘境落入谁手会当做一个永久的秘密,即使星天议会的掌权者也无权获知。

  星天议会这一次的试炼实际上漏洞蛮大的,只要松印秘境一消失,嫌疑人自那三十名被传送者身上就可以追查得到。

  只是星天议会没有人会相信几次的历练就会有人得到秘境,他们的统一认知这种历练会长久地进行下去,十年,五十年,一百年,直到松印秘境真正消失的那一天。

  所以,虽然计划的设定上那三十名被传送者的身份处于保密状态,但谁都知道这种保密只是形式而已,没有什么禁得起追查的。

  只是由于没有人会认为能够有人可以炼化秘境,这样显而易见的漏洞也没有必要刻意疏堵,毕竟是首次举办如此性质的活动,这一次的历练更多的意义在于测试效果。

  昆吾掸也是利用了这种设计上的疏漏,给刘君怀一枚那三十块令牌之外的传送名额就是了,这样一来,万一可以炼化松印秘境,也有时间返回到历练人群之中而不被人发现。

  这一次的历练开启开始时间是七日后,早在几天前,各域的选拔已经开始了。

  与昆吾掸的谈话进行了足足两个时辰,二人便起身去往藏宝库,却是那外出已久的凌墨回来了,也许这是他进阶渡劫期之前的最后一次见面了。

  见到凌墨之时,老人的神情明显有些失落,见到刘君怀二人的关切眼神,凌墨说道:“这一次回到那处凌家的遗址,我发现凌家的祖坟皆被摧毁,那些袭击者竟然在祖坟的深处埋藏了禁制,一不小心就落入其中,直到一月后才得以脱困。

  “那些人算计到了极点,从坟地边缘的骨骸散落,至禁制所在坟墓的精心设计,一环套一环,又不露一丝人工痕迹,若不是因为禁制的年代久远,阵法符文已经有些松动,我大概就无法生还了!”

  刘君怀重重拍了一下桌面,“这些人太狠毒了,他们这样做就是为了斩草除根!冯不二,这个恶毒的混蛋!”

  凌墨摆手道,“他们的恶毒凌家人早有体会!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我们凌家之人谨慎到时至今日才回去探视。好在那一月里,我也不是毫无所获,那处禁制内遗留了一截指骨,那指骨里有一缕先祖所留下神识,本为追踪盗墓者的影像之用,却阴差阳错的影录下布置禁制之人的体貌特征!”

  昆吾掸动容道:“凌家先祖竟有如此秘法?可以看出万年前的凌家多么强大了!”

  凌墨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强大有何用处?与渡劫期相比还是犹有不如!那缕神识印记太过于微弱,我足足在体内蕴养了十几日才将它唤醒十几息的时间便即消散了!好在我用水晶球记录了下来,你们看!”

  (本章未完,请翻页)随着凌墨的手掌翻动,一枚水晶球里的模糊影像显现出来,一道人影由浅及深,这人身高约有七尺,鹤发童颜,看似是古稀之年,身上穿着一件大红色长袍,那深邃的眼神幽深,红润的脸颊上面无表情,那一丝隐含的淡然之意里,却有一抹狠厉神色。

  人影由深及浅的一瞬间,掐念手诀时的右手拇指与食指间的一颗蚕豆般大小的红色斑痕隐隐现出,随即影像重归模糊,直至消失不见。

  几人久久未语,良久后刘君怀开口道:“这处红色斑痕应该不会属于那位冯不二吧?”

  昆吾掸奇怪的问道:“为何有此一说?”

  刘君怀说道:“据凌家人的猜测,灭门之人为冯不二自汉疆所寻得的帮手,距离他前去汉疆没有几月时间。影像中人所掐念的手法明显超越了修真界的手印法决好多,这可不是几月时间便能够修习得出的!”

  凌墨不动声色的说道:“那又如何?冯不二肯定参与其中,因为那枚九劫天雷珠仅有几人知晓,除开他没有人可以联系到渡劫期的修士!”

  刘君怀笑道:“我不是讲这冯不二没有嫌疑,而是这人的出现,为以后的寻找仇人多了一个方向!而且你看他那久在上位者的气势,显然身份远远在那冯不二之上!凌前辈,这处禁制所在的坟墓所埋何人?”

  凌墨说道:“虽不是凌家最起始的强者,但也是凌家家史上最强大者!”

  “那不就更明白了!既然冯不二与凌向隅相交几十年,凌家的墓地他肯定是清楚的,能够在此处设置埋伏,当然一定是凌家坟地最显赫之处了!”

  凌墨点头称是,这一次亲眼见到凌家的陨落景象,他的心情始终不能回复,口中的语气也是低沉不已。

  长叹一声,他的目光移至远方,神情有些失落,凌家黄的变故虽然已经时隔近万年,可那一片几乎被覆为平地的先辈祖地,使得他心里很沉重。

  而且虽然仇人可以确定下来,只是这万年来那人已经发展到何种程度还是谜团,自己却是还停留在修真界,即使有几位老祖已然飞升仙界又如何?

  如此的如海深仇终不得报,怎能令凌墨不心生绝望之感?

  沉默了片刻,刘君怀回头看了看凌墨,淡然道:“凌前辈,天道轮回是众生轮回之道途,去来往复,周而复始才是正直福德的灵魂所居之境界,人若有正气,邪气不能生,人若有邪念,邪气乘隙而入,只有止恶积善才是契合天道的至理!如冯不二这般的邪气满身之辈,不会被真正的天道所容留,他们的境界也不可能超越天道而去,只要他们还存在在仙界,就必定没有多大的造化,我们又有何不能追赶上去?”

  昆吾掸接着道:“既然他们罪孽深重,自不能修得所成,我们这时候追赶不见得就遥不可及!并且化凡入世,天道的感悟真的很残酷,莫要踏入追求的执念中,顺其自然才是明选!”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