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四百二十九章 智慧塔的传说

第四百二十九章 智慧塔的传说

  readx;  二人的劝解令凌墨陷入了一种渐渐清晰地明悟当中。◇↓,

  真正止灭**后,生死束缚解开,随之而来的才是真正的平和心态。

  像自己这般一味的被仇恨所迷惑,试著放松身心,尝试不受不相干的事情烦扰,让它们随来随去,才是修炼的最佳状态,世间的许多事情都如此,当你刻意追求时,它就像一只蝴蝶一样振翅飞远;当你摒去表面的凡尘杂念,专心致于修养身心之时,那意外的收获才可能来问候你。

  “天道随心,一切顺其自然!”良久后,凌墨重重呼出一口浊气,望向刘君怀二人的目光清澈,一抹感激神情隐藏在无尽的笑意里。

  昆吾掸呵呵笑道:“凌前辈即将晋升至汉疆,霄川可是等候你许久了!好在这里的心事已了,您从今往后只要一心修炼就是了,这是好事情!”

  凌墨点点头,“我在修真界已经耽搁的太久了,若不是君怀的出现,不能讲郁郁寡欢,单是强行对修为的压制就令我身心狼狈不堪!君怀,谢谢你!”

  刘君怀惶恐道:“其实认识了您,收获最大的是我才对!那真品九劫天雷珠只是其一,结识了忠义、执著的凌家才是我最大的收益,这是修炼不来的心境提升!”

  凌墨很是感动有人能够看重凌家的作为,在情义渐渐缺失的修炼界,自己都感觉与周围环境的格格不入,但是凌家人始终心无旁骛的一如既往,的确算得是一种极端的另类了。

  昆吾掸笑着讲出了心中久久的疑问:“凌前辈,我心里始终有一处疑惑不敢问出口,凌家无数代人能够始终如一的默默坚持,你们心中的这一份执念依靠的是什么?修炼者的清苦就很是难熬了,再加上那看似虚无的承诺!”

  低头想了好一会儿,凌墨抬起头说道:“说句实话,这问题我还真是没有探寻过!我们凌家人没有你与君怀所说的那番伟大,自小受的教育便是坚守秘密,直到雷神传人出现的那一天,除此之外似乎真没有别的念头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令昆吾掸与刘君怀瞬间石化,他们没想到凌墨竟是如此回答,凌家人的意识里并没有过多的思来想去,只是家训如此,他们只需要遵从便是了。

  如此简朴的想法,坚持了近万年!

  没有郑重其事的宣誓与志盟,与灭门的仇恨相伴的,只是墨守成规式的默默守候!

  这一刻,刘君怀二人心如刀绞,又为了凌家人感到了无限的荣光!

  这才是修真界所欠缺的一种精神,这种精神你可以讲它是因循守旧或是故步自封,但正是此类守着老规矩不肯改变的执著,才最能代表那一种锲而不舍的持之以恒。

  此时的凌墨才渐渐放开了心情,与两人探讨起将要到来的进阶,他现在的体内有足够多的真元储存,解开自我封印,就会感受到一丝的瓶颈松动,进阶之时时间问题。

  望着昆吾掸那羡慕的眼神,凌墨笑道:“你不着急,等等君怀吧,这小子我一个多月没见到他,就提升了一个大境界,修炼到大乘期用不了多久!倒是这几日松印秘境那边布置了两个传送阵,是不是星天议会有什么举动?”

  昆吾掸把星天议会的决议讲述了一遍,凌墨沉吟一会儿说道,“连盛天老祖都不能炼化的小世界,你以为找到那位有缘人会如此简单?而且我看护这秘境几十年,里面也进去了十几次,盛天老祖打开的那个缺口也只能进入不到百丈的距离,其内的环境之复杂险恶,可不是一般的大乘后期能够应付的,这寻找有缘人竟然会对元婴期修士也开放,简直是胡闹!”

  昆吾掸与刘君怀对视一眼,皆是苦笑,这老人家讲起话来还真的是口无遮拦,昆吾掸作为会长,这开启之事也是他一力促成的,凌墨却是丝毫不给面子。

  只有他二人知晓其中的缘由,却不能给凌墨讲出来,那里面望着刘君怀忽然道:“昆吾会长,不如我们现在要君怀试一试,他这种天命之格,说不定会感应到什么!虽然我们都不知道这松印秘境的真正秘密,但是盛天老祖离开是所讲的话,我还是记得清清楚楚:三千年后星天议会会有一场祸福相伴的劫数降临,待得此劫数安全度过之后,便是那松印秘境开启之时。

  “这祸福相伴的劫数除了弑血盟之事别无相符,我们都清楚,这劫数的安全度过,君怀在其中起到了何种作用!若是他都不能算得那位有缘人,还有谁担当得起?”

  昆吾掸笑道:“凌前辈,这一次的历练君怀也参加!即使他的确是那位有缘者,此消息也不能轻易泄露出去啊!所以这正常的程序一定要走完,能不能令这松印秘境认同,那就是他自己的造化了。”

  凌墨点头道:“还真是这样,若是君怀能够成功,这就是一大隐秘了,不然他可是真正的众矢之的了,即使仙王、仙帝的也保不了他!昆吾会长,这事你做得很对,是老朽糊涂了!不然就不要君怀参加这历练了,也好早早的撇开嫌疑!”

  “他还真得参加,若是放着这偌大的机会他不参与,反倒有些欲盖弥彰了!索性大大方方的参与进来,这样既合常理,也不会额外引人注目,而且那令牌的争夺他也要露面!”昆吾掸凝重的道。

  刘君怀这时候想起来练呈如之事,看着凌墨问道:“凌前辈,星天议会隐藏在暗处的两位副会长,我已经知道一位了,另一位据说智慧超人的副会长,您老可是有所知晓?”

  凌墨说道:“我只是见到过一次他的背影,话说那位可是真正的神秘人物,那一次还是六七十年前。据说此人善谋大计,不为假象所迷,仅化神期修为之时,他是一位大家族的谋士,因另一家族设圈套令他所在家族家主,陷身一被精心设计的鸿门宴,他收到消息后只身前往。

  “鸿门宴上这人巧妙策划,进退有据,让敌人在众多宾客面前无可奈何,那位家主才能全身而退。此间,他还略施反间小计,便令参与鸿门宴的几个家族相互生疑,阵脚自乱。安全脱身后,与埋伏在城外的修士汇合,以奇兵突袭,一下就全歼了那几个家族。

  “他对局势的锐敏观察和果敢应变,颇有些论帝王之秘策,揽倚伏之要最的本事,只是进阶大乘后期之后便不知所踪,我之所以知晓这些,也是从我那儿子与人的对话中听到的!”

  昆吾掸与刘君怀互望一眼,心中大体已经有了结论,只是两人都没有表现出来。

  凌墨接着说道:“说到此人我倒是想起一事,你们可曾听说过智慧塔?”

  见二人摇头,凌墨笑道:“这智慧塔也许只是一个传说,相传智慧塔共有九层,每一层都有数关,它是特别针对精神之力与灵魂之力的凝炼所出现的一种历练空间。

  “至于它的来历,却无从得知,可能从上古时期就已经存在了,据说智慧塔内里设置极其玄妙,想要到达顶层彻底参透,几乎不可能。更为玄妙的是它是一个意识体宝物,虚无缥缈,几乎所有的界面都有它的传说。

  “它的每一次出现都会引起天地异象,只要能够探识到它的存在者,才具有资格获得智慧塔认可,一旦你具备了闯塔的资格,塔灵便会将你招入塔中,进行闯关。”

  刘君怀大奇,如此玄妙的事情他还真没听说过,也不知老管家对此有无了解,奇怪的是万象奇志录上他也没见到过记载。

  “意识体宝物?既然有塔灵,那智慧塔应该是一种超越了道器的存在了!”刘君怀嘴里嘟噜着。

  凌墨说道:“是有这种说法!它的每一次出现,好像普度众生般地广施法力,能够进入其内者没有具体的境界区分,但还没有凡人可以进入其中的传说。更多的人相信这智慧塔是文殊菩萨所炼制的一件宝器,是过去世无量诸佛的老师,曾经引导无数的修行者证得佛果,智慧塔就是他随机说法,普度众生的一种手段!”

  刘君怀两人惊叫出声,这个传说就令人震撼了,那文殊菩萨可是佛教四大菩萨之一,亦有说文殊菩萨为诸佛菩萨之父母,是除观世音菩萨外最受尊崇的大菩萨,就好像世间的小孩有父母一样,文殊菩萨是一切众生在佛道中的父母。

  文殊菩萨能说诸佛功德,策进行者,能权巧方便,现身说法,全凭久已证得无上智慧,世间存留无数关于文殊菩萨的伟大圣迹,及其功德的不可思议!

  待刘君怀将这一传闻消化了,这才问道:“凌前辈猛然间说起智慧塔,是不是意有所指?”

  凌墨笑道,“我哪里有别的用意,只是说起了智慧二字,令我联想到了智慧塔而已!不过凭你的广大机缘,能够得到智慧塔的召唤也说不定!”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