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四百三十章 探讨

第四百三十章 探讨

  刘君怀撇了撇嘴,“智慧塔只是传说罢了,即使它是真实存在的,那文殊菩萨也不会关注到我这么一位小小的修真者!”

  昆吾掸笑道:“我怎么听你的语气很是委屈?是不是眼红智慧塔的被召唤者了?”

  “嫉妒是有点,但是对于这种虚无飘渺的事情,我一概报以平常之心,期待自然是有的,它不出现我也不会有失落感!”刘君怀笑道。

  凌墨竖起大指赞道,“这才是修道之心!大道无所不包一切之可见,无所不含一切之不可见,意识越宽广者,离道越近,越狭隘者,离道越远。修道的过程就是一个去除心障的过程,修道的结果就是去除了障碍,才能到达本源。消除回家路上的障碍,才能到家。”

  刘君怀大赞,“凌前辈果然是高人,这去除心障之说是我听到的最契合的一种认知!”

  昆吾掸说道,“你以为呢!凌前辈在这里看护藏宝库几十年,既然修炼上不能随心所欲,他的时间都放在了感悟上。现在老人家的心境已经远远超过了渡劫期!”

  刘君怀点头,“道心,就是修道之心,它会给你修道动力,就像人要有梦想,要有追求,有向道之心才能去追求,凌前辈,你修道是为什么?”

  凌墨想了想道:“不管因为什么修道,有什么目的,但即然踏上路了,就要抱有一颗坚定之心!道心不坚者,哪怕是修了很多年,在一次考验中没有通过,都有可能前功尽弃,失去修道的机缘。福生无量天尊,心为根本。要想精进修行,管好自己的心最为重要。很多人修行失败,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如果心猿意马,那么就会越走越偏。”

  昆吾掸深以为是,“事来则应,事去则忘,静心应之,当做一事情,要全心身投入,不可生它念。情绪不可起伏太大,如果杂念实在太多,则可用前四法灵活运用于中,事情过去后能忘则忘,不可挂在心头,尤其是不好的坏事更应忘掉。”

  讨论了良久,刘君怀干脆请凌墨去往了万象宗,今日晚间主殿堂有一场授道会,既然几人的谈兴大起,有更多人的加入受益更会良多。

  回到万象宗,主殿堂的授道会将要开始,一路走过,在主殿堂等候的万象宗弟子纷纷停止了一切行动,用最崇拜与热情的目光,注视着刘君怀,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满是狂热,眼中都是激动与兴奋的光芒,只因为眼前这个看上去成熟稳重、威势萦绕的少年是他们的精神领袖,是万象宗存在的精髓,是所有万象宗弟子心目中的信仰。

  不知哪一名弟子高声喊叫道:“宗主威武!”

  一瞬间,一声声恭敬的喊声渐渐响起,逐渐形成了整齐划一的口号般地呐喊。

  这声音整齐,洪亮,听得人热血沸腾,刘君怀意外之余内心也很是满意,这些现在都是正在成长中的树苗,给他们三年时间,一定会成长为参天大树。

  这是一股极为强大的潜在力量,一旦成熟,肯定会让所有人颤抖,刘君怀很是欣慰弟子们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这激奋与团结,他期待看到他们壮大起来的一天。

  今晚的授道者为丘子言与吕家兄弟,还有一名前来应征的大乘中期修士,几人入得主殿堂,与昆吾掸简单交流后,有丘子言首先主讲。

  “今日我们就来谈一谈天下之势!天下之势,三百年一巨变,六百年必巨变。巨变生乱世,乱世出枭雄。但是,这世界上真正不忘初衷,践行大义的枭雄又有几个?”丘子言一开口,现场一片寂静,这天下之势的命题,显然与现今的形式紧密结合起来,看来这授道的讲师也是针对每次的命题有过深入探讨。

  “那些以救世主自居的历史狂人,往往都是为拯救苍生而起,却每每以剥削奴役百姓为终。这其中的原因,都是因为一己之私,不顾庶民生死,独裁、强权之下无所不用其极。

  “普天之下的事情,都要遵循其自然变化的趋势,遵循了之后就会达到它的极致,而极致过后就会慢慢的呈现衰减之势,这便是泰极而否了。自古天下离合之势常系民心,而要得到人心,使人心信服,进而得到人民的拥戴,就必须将一己之私转换为一心为公,这才是为政之道,以顺民心为本。

  “天下情形的走势,都是逐渐形成的,因日积月累而稳定,一个真正的修炼者,首先是一个有血性有正义感的人。强权无永恒,贪欲是修道的终结,一个真正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要为庶民出头,为一个契合天道的修炼环境生死不避!这是一个真正的寻道者应有的志向和追求!”

  丘子言的开场白还是很鼓舞人心的,天行有常,弱者有弱者的位置,强者有强者的责任,每一个修炼者把定自己的定位,将自己的修炼与大势相结合才是正道,一味的埋头苦修,心境得不到提升,就有了行百里路者半九十的牵绊感。

  刘君怀已经十分地理解眼前的这些新进的弟子的迫切心情,看到自己的修为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一定是在修炼上有着独到的见解,这段时间的听受,令他们的眼界与修炼态度受益匪浅,更多的人逐渐意识到了埋头苦修的狭义与模糊。

  所以,每位弟子的注意力都很集中,几乎把每一处的不理解之处都强记下来,接下来的公众探讨才是所获最多之时。

  几人轮番讲述之后,便有弟子站起向丘子言问道:“前辈,最近发现晚辈已经到了突破金丹后期的关口,而且我觉得自己体内的真元力也积累的够了,甚至随时可以进入那种关口处,可是我每次冲击壁障的时候,却都是无功而返,请前辈给与教导。”

  丘子言向他招招手:“你现在就进入那种状态!”

  那名弟子依言盘膝调息,很快的进入了关口冲击状态,丘子言伸手在他肩头轻轻一拍,他顿时就感到一股磅礴的精纯真元灌注在他的体内,几乎是在瞬间就将他的丹田和经脉全都充满,进阶瓶颈立时被这股精纯真元的冲击之下渐渐松缓。

  那名弟子顾不得兴奋,集中精力,运转自身的真元力紧随着那一股冲击力量不断地撞击着进阶瓶颈,他知道这样下

  (本章未完,请翻页)去,自己的修为必然会得到突破,这对于一个就困在一个阶位的修道者来说,绝对是一件天大的机遇。

  他的这个举动自然立刻被其他人发现了,只是人们都清楚他这到底是怎么了,也没有人敢于惊动他,就只有用一种期待的眼光不断的扫视他,心底里都为他捏了一把汗。

  足足半柱香之后,那名弟子的五官扭曲,瓶颈破碎时的剧痛传来,随着体内“啵”的一声瓶颈完全破裂,随着壁障开裂逐渐增大,天地之间的灵气更加疯狂地向着丹田之内涌入。

  丹田忽然得到如此庞大的能量,一股强大的灵气波动,自他体内透发而出,那人成功的进阶金丹后期。

  周边所有的弟子都望向了丘子言,等待着他的进一步讲解那名弟子就不能进阶的原因。

  丘子言笑道:“我拍的那一掌注入了一缕真元能量,但这股真元之力呈尖锐状态,对瓶颈的冲击是以点为冲击界面,这位小友的体内真元力积累的足够浓郁,只是冲击瓶颈时的发力状态不正确,只要这一个点有所突破,以点带面就容易了许多,不在坚固的瓶颈上撕开一道缝隙,即使你再深厚的能量储存也不易达到效果,这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小技巧,以后你们也许用得到!”

  围观众人一阵喧哗,他们大多数人的意识里,始终认为浑厚的真元力才是排山倒海般冲击平静的唯一办法,没想到只是一个小小的冲击方式的改变,便令这位同门成功进阶,他们听的是心悦诚服。

  “怎么样?这探讨之下的意义很大吧!别看这一个小小的技巧,就可能是阻挡你几个月甚至几年的关口!修炼就是这样,单凭苦修付出不是已经足够了,但是因为一个细微的变通,便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明白之后便是极其粗浅的道理,未明白之前也许会是一座高山!这就是心得交换的益处所在!”

  刘君怀微笑的说着,他的眼睛望向了依旧盘膝稳固境界的那个弟子,“他此类的情形,再没有及时的突破,就会产生一种急躁情绪,也就是心境遇到了问题。修道不同于练武,修道可不仅只是修炼筋骨元神,修得更是心,心境不到,虽是一线之隔,也休想突破!

  “有我在,你们在修炼的资源方面不必担心,金丹期之前对于心境的要求并不很高,所以你们并没有遇到过什么太难的瓶颈。可当你们想要进入金丹期的话,就不只是外物所能够帮助的了,这个时候就需要你们各个方面都要达到一定的境界,才能够跨越这道壁障。

  “遇到修炼问题很正常,在我看来,你们目前所最为缺少的,是有关修炼方面的知识,这不只是看几本典籍就能够弥补得了的,还需要与同道沟通,互通有无才能够得到,甚至是斗法,在逆境生死之中明悟天道。

  “所以,有类似情形就及时从修炼状态走出来,与人交流,与自然对话,才是修炼的正途!”

  刘君怀的一番话掷地有声且言简意骇,很容易就能够吸收,瞬时就能体会与消化,短暂的沉静之后,一时间,掌声四起!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