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四百三十八章 星天议会的郁闷

第四百三十八章 星天议会的郁闷

  整个松印小世界里,各种能量与规则四处飘散。

  一眼望去,这是一个完整的世界,拥有各种规则,随着刘君怀尝试着意念操控,这个世界就会产生一股清晰地亲切感,令他心中大喜。

  在这里感悟一些规则,明显比外面要容易很多,至少他可以看得见规则的具体形态,那种看不到、摸不着的毫无头绪,在这里无可遁形,让刘君怀惊奇不已。

  此刻,整个世界到达了一个极限,不再扩张,再次变化就是刘君怀自身的世界之力的大幅度提升了。

  这里遍布五行之力,想要感悟出世界之力,就变得容易了许多。

  世界之力是一种更加高端的力量,也算是一种更高端的规则之力,它所对应的属性,就是自己的规则。

  只是刘君怀自身的五行之力提升为世界之力,还需要不间断的感悟,通常情况下,越是单一的规则,越是容易感悟到世界之力,越是容易突破。

  只可惜刘君怀的五灵根之体,五种元素的齐头并进才是提升的根本,成功感悟出世界之力的难度则会很大,虽然速度要慢上了无数倍,但是一旦体内的五行之力全部转换,其威力要比单一的规则强悍了无数倍。

  这个过程相对来说很是漫长,好在刘君怀现在有的是时间,何况他自身的五行之力很是罕有,五行相生的自然之力就简单了许多,有了这两种力量的提早生成,又有松印小世界的加持,世界之力的感悟只是时间而已。

  整个世界的秘密在他面前完全展开,就像看着答案答题一样,一切都变得容易起来,也更加容易理解。

  盘膝在虚空里,任身形随气流的涌动而四处飘逸,他的周身已被绿意浓浓的自然之力所萦绕,五行之力探出体外,与环绕在周围的各种规则尝试着沟通。

  现在的刘君怀已经完全和自然融合在一起了,要不是肉眼看到他悬在半空里,凭借元神之力的感应那是根本发现不到他的存在。因为,天地分阴阳,而他现在就是一个天然的阴阳,已经完全和天地融合到一起了。

  就这样无知无觉的沉浸在大自然当中,两日之后,虽没有一丝的感悟产生,他体内的五行之力与自然之力却是凝实了许多。

  “大自然真是美妙,要是没有仇恨,没有仇杀,带着心爱的人来这里生活,该有多么的幸福啊!”刘君怀感叹了一声,落回地面,眼睛望着那蔚蓝的天空。

  眼看三日的期限已到,他还要及时的回到历练的队伍中,这样松印秘境的消失一事还一时找不到他的身上。

  元神之力悄然探出,没有异常之后刘君怀这才闪身出来,一个瞬移之后便到了历练的那座山谷。

  现在的天然阵法对于他来讲已经是视若无物,影化神通开启,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出现在了阵法之内。

  半日之后的星天议会却已经轰乱为一团,昆吾掸有些气急败坏的吼道:“才刚刚第四日,那松印秘境已经消失不见,而通过那一处传送阵的也只有寥寥三人,而且这三人的丝毫没有涣散,这表明他们根本没能找寻到秘境的具体位置,可是那松印秘境却是无故消失了,谁能告诉我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那高声嘶吼下的凄厉眼神扫遍全场,心下却是一阵窃喜,没想到刘君怀还真的是那位有缘之人,这么短的时间就把秘境炼化了。

  还多亏了凌墨的及时传讯,将三日前松印秘境消失之事屏蔽了起来。

  虽然在他的计划里不包括凌墨这位知情者,只是计划不如变化,没有他的配合还真的不好遮掩过去。

  好在刘君怀已经回到了历练空间,相比他已经把身形显现在众人面前了。

  现场除了石作青城还留在千羽城,所有的高层都在,他们的面面相觑中,显露出一抹尴尬神色。

  对于此次历练布置的漫不经心与漏洞百出,之前除了昆吾掸没有人重视起来,而且时间也是紧迫,他们不相信大乘期之下还有修士能够真的把松印秘境收走。

  只是这历练之人只有三位探识出地图,并通过了传送阵,但是显然这三人连秘境的具体位置都找不到。

  那么这收取松印秘境之人很有可能是那参加历练的修士之外的人做到的,毕竟经历了近万年,牺牲了无数大乘期修士,那天然阵法才将将打开一处豁口,只要进入其中,就不会有人会悄无声息地穿越天然阵法。

  相还书说道:“松印秘境的消失的确很是蹊跷,这个时机是否与历练有直接的联系,这还真不好说,也许就是单纯的巧合而已。”

  吕风摇摇头,“不会是单纯的巧合!那松印秘境是小世界,如此珍贵之物,有人能够收取它一方面表明了他的有缘者身份,二是他深深知道收取后的极大危机的存在。这一位很有可能境界真的不太高,至少他认为自己在修真界不是处于绝对安全。”

  昆吾掸说道:“即使如此那又怎样?盛天老祖的话诸位也是清楚得很,这种福源广阔之人本可以成为星天议会可以依仗的对象,或是那松印秘境之内的隐秘可以与他共同分享一些,如此一来倒是独独成全了他人,更可笑的是我们星天议会既然对他一无所知,这消息传将出去还不让人笑坏了肚皮!”

  相还书说道:“这人的谨慎可以理解!只是他收取的时间为何如此蹊跷才是最重要的,也只有理清了这其中的关联,对那人的找寻才算是有了些眉目!”

  额尔达力点点头:“只要勾画出参与历练之人的重点关注人物,只要他们还在历练空间,那么这收取秘境之人就可以把此次的历练人员排除在外了。那人为何选择这个时机,就应该与松印秘境的周边环境有所关联了,他是不是利用了我们这一次布置传送阵的禁制?要知道,那地方就在藏宝库的后山处,平日里有数位大乘后期看护,也只是在历练的七日当中,那里才布下了与外界的结界!”

  “我把凌墨前辈也请来了”,昆吾掸望了望坐在一旁的凌墨,“由凌前辈把当时的情形与之前的环境也做一下分析!”

  凌墨清了清喉咙,说道:“我是今日午时时分发现的,诸位知道老朽看护了藏宝库七十多年,与那松印秘境也相处了这些年头,每一日都在它的周边修炼,秘境的气息甚至可以讲已经深入了我的骨髓,即使有结界的阻隔,我仍然可以感受到它的存在与否!

  “午时时分,我忽然感受不到那一缕熟悉的气息,前后不过十几息的时间,等我赶到结界旁认后就及时与星天议会联系了,我能够确定松印秘境的消失就在那一刻。

  “以老朽的猜测,这人很有可能早就感觉到自己对松印秘境的气息相通,或者是他早有收取秘境的方法,而且这人即使没有进入过松印秘境,也至少极其了解秘境的详情。他正是利用了那一处结界的存在,因为平日里有我等几人的存在,旁人根本不可能无声无息的接近它!”

  众人均是点头,凌墨的存在就好比家族里的避世老祖,他在星天议会已经有一百多年,进入现在的位置也有七十余年,他对星天议会的感情要比在座之人更是深厚。

  而且他的黑面公正众人皆知,不然也不会为上任会长所看重,但凡他讲的话人人皆是信服。

  只是众人不知这凌墨的确是讲的实情,只是把那松印秘境的消失时间做了改动而已。

  昆吾掸说道:“看来这人的确想要收服松印秘境许久了,但是这件事谈不上是坏事,毕竟盛天老祖口中的有缘人不会是为奸诈狡黠之人。他的收取方式我们也能理解,像松印秘境这般的存在,远远超过了神器、道级法宝的存在,换了我们在场的任何人,也不会愿意把他的所得公布于众,这与找死没有什么分别!

  “只是如此稀里糊涂的失去了松印秘境。我们的面子上总不会好看,我的建议还是要找寻一下这人的踪迹,我看就从参与历练的近万人身上查起,至于其他的事就先放到一边吧,争取历练结束之日,就是排除他们的嫌疑之日!”

  星天议会的一番混乱先不去讲,历练空间里的刘君怀,半日的时间里便搜集了近百块的令牌,虽然这历练修士也有相当一部分组成了各式的小团体,空间里面的劫杀事件还是很多的。

  所以刘君怀的乍一露面,便成为了各个临时势力争抢的目标,其中的女修士更为多一些。

  刘君怀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了,没有人会想到堂堂的一宗之主,会参与到年轻人的历练中来,看到平日里遥不可及的传说中人物,无数年轻女修士的眼中冒着火星,纷纷向着刘君怀聚拢过来。

  刘君怀的本意就是在大庭广众下露面,他自然不会拒绝修士们的试图接近,于是历练空间里,一种奇异的景象出现了,这些聚集在刘君怀身旁之人,没有多少人再对猎杀妖兽感兴趣,甚至令牌的发现也会第一时间送到刘君怀的面前。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