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四百四十四章 难得的机遇

第四百四十四章 难得的机遇

  刘君怀的脸上泛起冰寒冷意,不知悔改的沈炳文,令他的杀意渐起,这位屡次想着将自己击杀的堂兄,已经使得刘君怀心中一片狠厉。

  远处的午风正要去院外迎接师兄们的到来,刘君怀将他招呼过来,拉扯出镜像,指出了沈炳文的所在位置。

  听完刘君怀的详尽讲述,午风的脸色大变,这位沈炳文的出现意义重大,在其身上能够有所突破,弑血盟就有了线索可循。

  这可是一个惊人的发现,无论成功与否,弑血盟的无处不在,只会令修士联盟心生警惕之心,对于这个邪۰恶组织的侦查又有了新的思路。

  此事可是怠慢不得,简单地与迎面走来的几位师兄交代几句,午风跃向了半空,疾驶而去。

  刘君怀迎向了引首的万逍驹,热烈相拥之后,便是杜平、黄伤等人上前开口讨要烈焰酒,万逍驹笑骂道:“都这般急躁作甚?君怀还能亏待了我们!”

  一群人进入了厅堂,阗殛老祖也是恢复了常态,露出了一副兴奋摸样。

  “午风哪里去了?”阗殛老祖问道。

  刘君怀把大概情形一讲,老人的面色凝重了下来,“哦?这倒是个新情况!一会儿年盟主与敏长老都要过来,这事还真要仔细地计划一番,说不定弑血盟这张大网就此能够打开一道缺口!”

  “把沈炳文引领入汉疆之人能否查出来?”刘君怀问道。

  阗殛老祖说道:“这没有问题!渡劫期修士的进入都很严格了,凡人的进入更是要全方位的查询,包括他的体质与修真界身世过往!看来修士联盟的刑堂内也有他们的人,不然修炼体质这一关,不会检查不出来!一点点查下去就很有意思了,只是此事的保密级别会很高。”

  没多久,年唯与敏传祺果然联袂而来,见到刘君怀自然是一番客情,刘君怀对二人的印象不错,也乐得与他们详谈。

  二人听到阗殛老祖的讲解,均是眼中闪亮,这个线索可是太宝贵了,若不是听到午风已经前去修士联盟,他们也要起身返回了。

  刘君怀对沈炳文那一日的凭空消失很是惦记,事后也全面的搜索过,当时他猜测开战伊始沈炳文就已经潜逃了。

  接下来的几年里,刘君怀也没有发现他的踪迹,本要忘记了,却没想到沈炳文会在汉疆意外的出现了。

  燕浮宫当时派遣了几十名修士参与到对刘君怀的阻杀,直至被灭派,与云罗山脉相毗邻的缥缈峰全部落在刘君怀的手中,都没有找到沈炳文的一丝蛛丝马迹。

  由于程恪耒的贪图沈家财物,令沈炳文生出了反叛之心,这也是刘君怀亲耳偷听到的,他的不知所踪也在意料之中。

  只是刘君怀没想到沈炳文依旧与弑血盟有联系,却是令他猛吃一惊。

  本来就已经黯淡下来的杀心再起,沈炳文当年的种种作为也渐渐回忆了起来。

  “君怀,练盟主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虽然那沈炳文与你有旧恨,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插手此事,联盟应该会利用他做些动作!”

  听到了年唯的话,刘君怀这才收拾起心情:“这些晚辈都理会得!与他之间的仇恨也很遥远了,而且他还算是我的堂兄,我当然不会参与其中!”

  敏传祺笑道:“每一次你的到来,都会有意外生出,听说在修真界也是如此情况,我很是惊奇你身上的凝聚力由来!虽然这种凝聚力有时候是负面的。”

  刘君怀苦笑道:“敏长老的言外之意,我刘君怀就是个丧门星喽!不过事情也是如此,而且负面的占了多数,我自己都怀疑前生是否是罪业过多!”

  阗殛老祖说道:“这里没有外人,我也不放明说!君怀,你的这种命理是注定了的,你的一生命运多舛,一切遭遇都是命运预先决定的,人力无法避免,只能依靠你自己来挽回!这样也好,顺应天命而降世之人,就应该有这一份坚韧与不屈不挠!这种有预定、有轨迹的成长路线是一种磨练,也是时间与空间之间的另类规则所在,命运的本质就是人间无数巧合与巧合的结合,是生命的经历,是经验历程的积累!”

  年唯颌首说道:“命运像一条不断延伸的线,起点是注定要走的一条线,这条线连接着无数条分支线,当你以某种态度选择了其中一条线时,这段命运是注定的,当你再次面对好几条线时,命运随之改变,这即是所谓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缘由。

  “你的命运早由天注定,意图用天象、占卜等方式来改变命运是一种弱者行为,与你的命理缘由并不相符。所以,你自己才是命运的主宰,不过前提是你要完成自身的使命!”

  阗殛老祖接着道:“你的命理是因,你自身是果,因已确定,而相应的果自然就限定了。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即使是我的卦象推演,也算不出你的未来,你的因果缘由只有上天知晓,顺天道而行才是正理,不必在意你所遭遇的,按你的本心走下去就是了!”

  敏传祺的话倒是没有一丝的说教意味,“君怀,不管怎样,穷凶极恶之徒与处心积虑之人没有实质区别,杀人者不见得是前者,后者中也不乏脑筋的一时间短缺,善恶也只在一念间,只要你的大方向正确了,想做就做,做了也不要后悔!”

  刘君怀笑道:“三位前辈的话,君怀都记下了!只是小子我这惹祸的本事还真的不小,以后如有需要前辈们相助的,可要伸一把手啊!”

  这时候万逍驹走了过来,笑道:“君怀,你有了麻烦,有我们这些当哥哥的冲锋陷阵,解决不了的才要动用这些前辈们!”

  年唯乐了出来,“是,只是你这十三位哥哥,就能够处理你所有麻烦了!”

  阗殛老祖笑道:“那可不一样,修士联盟才是修士们的家,他们参与了,不成了私斗?”

  汉疆有这么一条限令,不允许修士之间的私斗,个人恩怨也要报请修士联盟的批准。

  只是这条限令与摆设也差不多,只要没有事后的上门索诉,联盟也不会理会这类小范围的打杀。

  刘君怀有九龙令牌在手,进入了汉疆却不受任何形式的限制,只要没有做出弑血盟这样蓄意侵犯修士联盟的切身利益,自然有一切的特权。

  他的这种特权,实际上很容易令人产生嫉恨心理,一开始虚荣性质的兴奋之后,刘君怀也隐隐感觉出此种特权的不当之处,却是阗殛老祖道出了练呈觉真实的目的。

  他就是在培养刘君怀有九龙令牌在手的那种舍我其谁的霸气,与敢于担当的决不退让!

  很多时候,刘君怀都为自己这种超乎了实际年龄的成熟而骄傲,他的一些思维敏锐转换,也常有出人意料的效果,但是与众多老家伙们的老谋深算相比,还是差了很多。

  他们的驭人之术与眼光之长远,才是刘君怀真正需要学到的。

  外面的夜色渐渐降临,就在酒菜刚刚摆放上来之时,练呈觉、屈卿在午风的引领下来到了。

  刘君怀心下暗暗咋舌,看来那沈炳文的存在意义还真是巨大,两位正副盟主的到来,就表明了修士联盟的重视程度。

  练呈觉一进门就望向了刘君怀,“你小子,不来则已!只有有你的出现,就会有大惊喜的到来!”

  刘君怀也没想着自己无意识的发现,竟会有如此大的戏剧性,随着两人的到来,阗殛老祖为刘君怀摆的欢迎宴会,就成为了修士联盟的秘密会议场所,就是阗殛老祖也有种哭笑不得的无奈与莫名的兴奋。

  屈卿的虚与客套也是随口即来:“君怀,很抱歉打搅了你们的酒宴!皆因此事的非同小可,事后修士联盟会给你补上这场酒宴。”

  练呈觉望向了刘君怀,刘君怀会议的把他与沈炳文之间的前因后果,再一次的细细讲来,一向喜笑不形于色的练呈觉,嘴角泛起一抹笑意,看向了年唯。

  年唯说道:“这个沈炳文的出现是个绝佳的机会,由他身上我们可以追查出很多内容,包括隐藏在我们修士联盟内的弑血盟成员!负责针对外来凡人的逐一排查的就是凌墨的刑堂,即使沈炳文的遮掩本身气息的功法或法宝再高级,也逃不过渡劫期修士的刻意探识。

  “再就是沈炳文的引入者,他与曦和苑酒楼的引介者,与之秘密联系的接头人,他再次出现的目的,都可以在不惊动弑血盟的情况下一一探明,没想到君怀的无心之举,竟有如此多的线索,不能不说是它的幸运,也是汉疆的幸运!”

  他的话,显然十分在理,而且他分析的每一条线索都是清晰可见,每一人现场之人都很兴奋,弑血盟隐藏的如此隐蔽,终于有了揭开一角的机会。

  弑血盟像一块巨大的石山,久久压在修士联盟的身上,能够吐一口浊气出来,对他们是一种难得的放松。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