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四百五十一章 恩怨纠葛

第四百五十一章 恩怨纠葛

  天狼忽然说道,“不对!即使黑炎晶石的威力再大,那一股隐藏其中的神念攻击哪里来的?神念是金仙之后才会生成之物,当然不会是君怀释放出来的,

  难道是黑炎晶石里面的能量本身所具有的?”

  渊释天猛然摇头道:“不会,不会!为了了解黑炎晶石,我可是翻遍了古籍,从未见一丝一毫的神念攻击一说!”

  巨大轰鸣声自空中传来,随战车化为一道黑线没入刘君怀体内,一身白衣的刘君怀从空中缓缓飘落下来。¢£,

  “怎么?看几位前辈的神态,好像很惊异的样子,是不是我的战车很威武啊!”刘君怀的声音传来,气得三人咬牙切齿。

  王路山笑骂道:“威武个屁!没见我们三人都被你赶到这里来了?一点儿也不体谅老人家,你的良心哪里去了!”

  刘君怀笑道:“怎地如此大的火气?您老人家的巨匠之作这般完美,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渊释天佯怒道,“你小子少说些风凉话!我问你,那道神念攻击哪里来的?”

  “神念攻击?”刘君怀一头的雾水,“我哪里知道?我只是催发的阵法之力!”

  “果然如此!”王路山大声叫道,“我就说嘛,这神念攻击就是阵法里面所发出的!”

  渊释天伸手打了一下王路山的额头,“你哪里说过这话?马后炮,咦?不对,阵法里发出来的?天狼,你不知道自己所布置的具体是何种阵法吗?”

  天狼迷惑的想了一会儿,道:“没有啊,我只是布置了吸灵阵、防护阵与万织剑芒阵,对了,还有几种君怀交给我的微型仙阵,那几个仙阵也只起到防护

  作用啊!”

  “神念?与意念有何区别?”刘君怀望着渊释天问道。

  “意念是主体轻度入静后,原神能动的自律性调控自然积淀后的一股探识力。它舍弃了一切中间环节,具有极端穿透力,意到气到,以意领气讲的就是意

  念。而神念是比意念更高层次的深度入静后激活的原神功能,它可以在更高的水平上大大幅度改变精、气、神的结构,刹那间完成通灵。神念是气化功夫修到

  特定阶段的必然结果,标志着气机、气场与攻击力达到了极高的层面!”渊释天解释道。

  刘君怀似懂非懂的望向了天狼,说道:“天狼前辈,你还记得使用的是哪几种仙阵吗?”

  天狼取出了那一枚玉简,将里面的字符幻化在一副光幕之上,给刘君怀一一指出来。

  刘君怀一一端详后,笑着说道:“您所布置的这个坚冥魅波阵可不是防护阵法,它就是一种攻击性阵法,我只是没想到它的攻击方式是神念攻击,一直以

  为是一种灵魂之力的攻击方式!”

  天狼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阵法有了一个坚字,我还以为是防御的一种!也不对啊,既然它是神念攻击阵法,哪里来的神念呢?”

  渊释天气得大手拍出,被天狼矮身闪过,渊释天吼道:“既然是神念阵法,自然是阵法借助能量转化而来的神念了,虽然不是真正的神念,但是有神念的

  穿透之能,这些也需要一一解释啊!”

  刘君怀心下大笑,这天狼也是狡猾得很,他的阵法布置失误了,为提防渊释天的责怪,便问出了如此低下的问题,来转移渊释天的注意力。

  反而是自己还真的对修真界最基础的东西一知半解,重生到修真界,便稀里糊涂的加入了修炼者行列,根本没有学习的机会。

  天狼的这一打岔,果然引开了渊释天的注意力,他向着王路山问道:“这个战车形状的战斗堡垒就如此完成了吗,我怎么觉得少了些什么?”

  王路山笑道:“这才到了七成不足,内部的各种攻击手段还要君怀自己布置!譬如他的空间牢笼,就完全可以在里面单独的开辟出来。再找几种阵法布置

  出来,杀伤力也就足够了!而且君怀的傀儡也可以放置其中,利用八卦阵生出的万千幻像伺机偷袭,那效果更佳!”

  天狼说道,“战车外面的阵法被我误打误撞,加入了一个具有攻击力的仙阵,它的主动攻击就强大了许多,无形之中也提升了防御等级。君怀,你若是有

  别的手段,也可以添加进入,只是这样会令能量石的消耗增加,那黑炎晶石可是得之不易,没有储备的!”

  刘君怀无奈的道,“这的确是个问题,看来我的下一目标就是搜寻能量石了!不是讲这座堡垒也可以用风水大阵来源源不断提供能量吗?天狼前辈的吸灵

  阵已经达到九级阵法了吧?”

  天狼道,“吸灵阵再高级,它的制造能力也是有限的,维持战车的正常运转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全部的攻击与防御同时打开的话,就有些无力为继。”

  刘君怀再次祭出战车,四人钻进钻出的商议了一夜,有着刘君怀的烈焰酒,倒也不是特别枯燥。

  却说弘邺城内的曦和苑酒楼,化身为跑堂小厮的沈炳文正自二层与三层之间来回奔忙着,已近午夜时分,曦和苑酒楼却丝毫不见人气冷落,依然有络绎不

  绝的食客来来往往。

  自平都城潜逃出来,他不敢回燕浮宫,东躲西藏中,果不其然便传来燕浮宫被刘君怀所覆灭,之后更是占领了整个缥缈峰,建立了万象宗。

  沈炳文已经从内心深处生出了对刘君怀的深深恐惧,索性只身进入了云罗山脉,过了一段时间的避世苦修。

  利用了两年的时间,他的修为也进阶到了金丹中期,那刻骨的仇恨令其悄悄潜伏回到山外,在缥缈峰周边徘徊数日后,却惊闻刘君怀修为已至元婴后期。

  内心绝望之际,偶然遇到了燕浮宫旧日同门,便与弑血盟又有了接触。

  只是整个西域的弑血盟已经被连根拔起,仓皇中跟随者弑血盟余孽跑到了南域,在一家商会隐藏起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弑血盟的噩耗不间断地传来,大有大厦将倾之势。

  他身边的弑血盟修士早已人心涣散,随着南域域主陆笑霖一家三代的覆灭,他们这些弑血盟低级成员被统一引领到无尽海的一处海岛上。

  就在这处偏僻的孤岛上,沈炳文有幸结识了一同前来的一位合体期老者,拜入其门下度过了一段相对安稳的日子。

  可就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也成功的进阶到元婴后期。

  某一日的凌晨,连他在内的三十名年轻修士被集中带走,经过了三个月的培训,随数名渡劫期修士进入了汉疆。

  被安排在数个酒楼、商会学习之后,最终来到了弘邺城内的曦和苑酒楼。在呼来唤去的打骂中他咬牙坚持着,偶尔有醉酒食客的赏赐,竟令他在曦和苑酒

  楼上百丈的地下,意外的进阶到了化神期。

  本来已经心死的沈炳文,再次升起了强烈的生存**,对弑血盟所布置下来的任务更是尽心。

  在不间断得到弑血盟的褒奖中,沈炳文的修为再次突破至化神后期,本就修炼资质惊人的他,如此飞速的进阶,就被弑血盟看在了眼里,连续几日的考察

  之后,他已经被一名渡劫期修士收入了门下。

  听他的师父讲,自己若是进阶到合体期,就有机会重回修真界,心中惊喜之余,平日里的行动愈加谨慎了起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弑血盟的渡劫期比往日频繁了许多,楚家人的集聚也多了起来,刘君怀这个名字再次出现了。

  在最终得知已经化神后期的刘君怀来到了汉疆,而且被修士联盟所看重之时,沈炳文被惊骇的目瞪口呆。

  心惊之余,还未展开多方打听,围绕着刘君怀发生的一切便陆续传来,他更是不敢轻易的将他与刘君怀的关系说出去,楚筱筱的被羁押与马老三一家的灭

  亡,以及弑血盟杀手的失败,令沈炳文的恐惧之心再起。

  生怕被刘君怀认出,沈炳文更是抱病隐藏起来,酒楼的大堂他再也不敢出现了。

  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到,刘君怀的进阶比他还要快,修士联盟对他的全力支持,也使得沈炳文感到了绝望。

  而且大名鼎鼎的阗殛老祖似乎对他相当的看重,刘君怀在汉疆的日子里,他的身边始终有阗殛老祖的弟子陪伴在左右。

  好在不久之后,刘君怀就回到了修真界,他身上的庞大压力才渐渐消失。

  而且因为刘君怀这一次的到来,弑血盟成员之间的往来猛然间更加隐蔽了起来,弘邺城的楚家人更是消失的再也见不到了。

  像他这种伪装成为凡人的弑血盟成员,弘邺城出现的并不多,由于他的修为最高,沈炳文也隐隐有了一丝头领的迹象。

  每一日的消息汇总,便是由他来统一禀报上去,那修炼资源的配给也提升了一倍,虽然平日里他依旧要承受渡劫期食客的刁难与欺压,只是他终于看到了

  一丝离开的希望,日间受到的委屈也被他当做了一种磨练。

  沈炳文甚至有种强烈的预感,他们之间的纠葛还远远没有结束!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