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四百六十九章 好谋善断

第四百六十九章 好谋善断

  相还书闻听也走了过来,“当时的梁丘庹楚自身实力还在我之上,他可是老牌的大乘后期!只是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是何人给他下了蛊,也许这件事要到汉疆才能得到答案了!”

  看到了这几人的围在刘君怀的身边,练禀书心下暗自揣摩,这君怀兄弟还真的犹如身居魔力一般,走到了哪里都会成为交谈的中心。

  刘君怀没有再插话,听着这些与自己密切相关又毫不知情的隐秘事,他才知道每一件事情的发生,其中的百转千回都是事出有因的,若是把某一件事掰开了讲,参与其中的每一人都是主角,只是各自出现的角度与时间的差异罢了。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与众人拾柴火焰高是紧密连接的,站在正义、仁义方面,会得到多数人的支持帮助,反之违背道义、仁义,必陷于孤立。

  修真界把道理解为正义,合乎道的行为就能得到多方面的支持与帮助,违背道的行为就会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这在弑血盟一事上就已经有了充分的诠释,只是刘君怀此刻更明白了无数人在背后所付出的艰辛,与邪۰恶势力战斗任重而道远,只有团结更多的力量才是取得胜利的基础。

  但人都是有劣根性的,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每个人都会迷失,迷失的程度与何时能够醒来是相辅相成的,水至清则无鱼是最现实的解决办法,利益均沾的基础上,才会得到更多人的拥护。

  他开办授道大会的次要目的就是在这里,能够吸引更多的修士前来授受,令其在这里得到好处,才是所欲与之聚之,所恶勿施的最佳效果。

  此时的相还书接着道:“话说那位梁丘庹楚也是悲剧的很,不论他的被蛊虫所制约是在何种修为之时,能够修炼到大乘后期之人,修炼体质无疑皆是上上佳,只是思想被禁锢,着实令人感叹唏嘘!”

  木方和点点头,“梁丘庹楚的实力深不可测,进阶渡劫期之时时间问题,可惜了他那一副优秀的修炼骨架,所以讲弑血盟之类的修真界异类就是修真秩序的祸根,保持一颗道义、仁义之心,不是讲要你像圣人般的活着,至少远离那些邪辟罪恶,对本身的修身养性总有些好处的!”

  “说得好!”昆吾掸这时候走了过来,他拍了拍木方和的肩头,“凡立王者,将以诛邪۰恶而养正善!杀戮都有正善之分,又何况我等凡夫俗子。尽量的压制邪۰恶之心,多做些符合道义之事,这个养字才是关键!

  “但是如我等这般修为者,那诛字又比养字多出了一份责任!责任是一种职责和任务,身处修真界的每一员必须遵守的规则,是带有强制性,而这种强制性的定制者就是天道,每一个逃避责任者皆会受到天道的惩罚!”

  此时众人身边已经有外来参加授道大会之人来到了,这么多的星天议会的强者在这里,自然会令他们前来致礼。

  到得跟前却听到昆吾掸的这番话语,静静听进去当然会有所理解,不是每一名修士都可以听到昆吾掸的这般语重心长,身为星天议会的执掌者,他对于道的理解会有更深远的寓意。

  昆吾掸接着讲道:“巨变生乱世,乱世出枭雄。但是这世界上真正不忘初衷,践行大义的枭雄又有几个?那些以救世主自居的历史狂人,往往都是为拯救苍生而起,却每每以剥削奴役百姓为终。这其中的原因,都是因为贪欲。

  “那些只顾一己之私,而不顾庶民生死的,或王或寇,只要存在邪۰恶阴谋,不管他的口号多么响亮,外表多么冠冕堂皇,我们修炼者,都有最正当的理由,采取一切手段,将这种罪恶一一诛之。”

  现场响起了一片轰然掌声,虽然谄词令色者众,但是单纯从话意上理解的也有不少,昆吾掸自然清楚得很,只是他这一番言语,只要有寥寥数人能够听到心里去,就达到他的目的了。

  有时候讲道就是一种说教,只是多数人只对于修炼的相关感兴趣而已,却不知心境才是修炼者的根本,修在悟前,非真修也,讲的就是如此!

  何修士都免不了有此一段盲修瞎炼的过程,待打开桶底明识本来后,就路还家,随缘了习,任运双修定慧,天真无作,动静常禅,方才是修炼的本质所在。

  只是修心非日久功深不可得,日积月累才能略有所得,也只有真正的道心欲望才会意识到其中的道理,昆吾掸并不想针对于此多讲,这种虚室生白般纯粹意境类的感悟,可不是人人能够体悟到的,讲的多了只会令人心生嫌隙!

  昆吾掸向众人拱拱手,拉着刘君怀出得了门来,笑道:“我看你听得倒是不发一语,想来还能听进去一二?”

  刘君怀回道:“那是自然!并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听到您的授道!这是这般近乎于说教之类的言辞,不一定会在授道大会上起到太大的作用,也只有用心者才能悟到些什么!大多数人却不知晓,其实这些才是达到的至理,虽然每一步功法的开篇便讲到了这些,但又有几人能够真正记在心里?”

  面色一整,昆吾掸瞬间收起了笑容:“是啊!道途多艰,但只要根基牢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并不是难事,只是大多数人把修身养性本末倒置了!虽然其实不会对修炼有明显的影响,但修为越高,道心的影响力越巨,却是不能够令修为达不到者理解!”

  刘君怀笑道,“您言已至此,本心无愧便是了,寻道本就不是别人的指引便能够达到的,自己的道才会是正道!”

  昆吾掸倒是听进去了刘君怀的简单劝解,他笑着说道:“好了,咱们不去为他人担忧了!君怀,你既然已经进阶到了大乘后期,我们一些老家伙的进阶渡劫期也要提早加速了,说说你的看法!”

  刘君怀说道:“其实方才相会长和木域主的话是我一直在考虑的问题。我们必须要尽早组建自己的势力联盟,这种效果在汉疆不会有明显的体现,只是进入仙界后它的必要性就很关键了。在那里我们同属于弱势群体,没有充分的信任与团结,仙界有没有身后的根基,很快就会被人吞噬的渣滓都不会剩下!

  “而且弑血盟背后的仙人们,很可能不希望我们星天大陆之人的飞升,虽然其中原因有待考究,但是星天大陆肯定会有影响到他们的事物存在!所以,消灭了弑血盟之后,我们的联盟雏形会形成,而且在汉疆我有了部分人选,现在的首要目的是保证我们的人能够及时跟上进入仙界的步伐,尽可能多的扩大队伍,才是在仙界生存的保障!”

  昆吾掸颌首道:“你的目的很明确,也很长远!有了阗殛老祖的坐镇,再有多位老牌的修士加盟,至少我们将将踏入仙界,有了生存的实力!即使提早飞升的星天大陆前辈们会支持我们,这期间也有一个寻找的过程!”

  刘君怀道:“有了阗殛老祖还远远不够!我的目标还有两位重要人物,首当其冲的便是练呈觉练盟主!通过我的观察,练盟主与我们为同一类人,而且他的手中还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只要有了他的加入,我们的实力会成倍的增加。

  “在一位可能您也想到了!他就是练盟主的亲二弟练呈如,对于这人前辈还有何了解?只是您对我讲的那些吗?”

  昆吾掸点点头,“他的智慧深不可测,而且驾驭能力超群,审时度势与触类旁通的能力更是了得!我们的确需要他这样的谋划者,更重要的是此人是可以信赖之人!”

  刘君怀一脸的凝重,“前辈有没有注意到他那日的交谈状态?他明显将自身的优势刻意的显现,言谈中不失谦逊又锋芒隐现,而且言语中他对权势的欲望远没有人后的运筹帷幄感兴趣,他向我们表达的是一种善意与结交之意。

  “而且我在闭关之时,他派人来找过我,很显然会有要事相商,我想与他再次见面之时,也是他的真实身份的表露之时!这一次我进入汉疆,本想着向练盟主探听些他的内情,只是由于突发事件,没有来得及详谈!”

  昆吾掸惊奇地问道:“哦?什么紧急事件?”

  “这件事非同小可,今日在星天议会我没有找到机会与您详谈!”说着,把遇到了沈炳文只是讲述了一遍,“沈炳文的出现,令弑血盟在汉疆的隐蔽势力的探寻出现了重大转机,练盟主生怕我的身影会令沈炳文有所察觉,就把我赶了回来!”

  昆吾掸重重的握紧了拳头,“好事情!没想到竟然会被你发现了她,果然是个紧急事件,弑血盟万万想不到,他们视为蝼蚁的存在,会给自己的暴露带来这么潜在的巨大危机!好小子,没想到你每一次进入汉疆,都会有所贡献!”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