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四百八十章 谜底将要揭开

第四百八十章 谜底将要揭开

  更为重要的是,自己的火灵根体质,在仅仅饮用了两瓶烈焰酒,久久迟滞的修为就有了一丝提升迹象,气血的激活,令经脉又有了麻麻的扩充之意,他弃能轻易放过带来这一缕变化的烈焰酒。↖,

  只是他察觉出了刘君怀话语中的敷衍之意,也许是自己的表现太过急躁了,茅建中怀疑刘君怀有了狮子大张口之意。

  实际上他还真是误解了刘君怀,刘君怀自然对茅建中没有太好的印象,一年前的想要结交心意已经淡了,因为这段时间里他与练家的漠然态度。

  即使练家有练呈如在执掌东域域府,他茅建中能够依然不刻意与练家走动,本身就有一定原因在其中,虽然刘君怀还未来得及询问练超胜,两者兼得间隙肯定是存在的。

  在内情不明的情形之下,刘君怀自然不会对茅建中另眼相加,纵然茅建中有着浓烈的交往**。

  现场的气氛有些诡异,刘君怀的刻意闪避与茅建中的诚恳交结没有碰撞出一丝火花,令飞花旗几人感到了一丝冷意。

  轻咳一声,茅建中望着一丝不苟抿着茶水的刘君怀笑道:“君怀兄弟,实不相瞒,为兄乃是火属性灵根,自从饮用烈焰酒之后,体内的气血对此酒十分敏感,灵魂之力也几乎有了灵力。

  “这段时间我千方百计的搜集了几百株满堂红,相请兄弟能够给我炼制些仙酒。当然了,我只要其中的三成就可以了,毕竟这烈焰酒里面应该会有不少的珍贵添加物。”

  刘君怀轻叹一声说道:“茅掌门有所不知,我的烈焰酒之中需要添加一种名为极寒晶石的至寒之物,只是本来就所剩不多,这一次的进阶我已经吸收殆尽,本来答应给星天议会几位前辈的烈焰酒也因此耽搁了,这一次闭关结束,就是为了寻找极寒晶石,茅掌门若是能够提供此物,那几百株满堂红都给你炼制出来也是不妨!”

  “极寒晶石?”茅建中口中念动着,他心下已经明白,刘君怀这是明确地拒绝了,虽不知真相具体如何,但显然刘君怀对自己的态度与先前有了巨大变化。

  “好的,那就这样!我记下了君怀兄弟所需要的极寒晶石,回去后我就组织人马前去探寻消息。”

  茅建中倒是光棍,知道已经多说无益,也不再纠结此事,先脱离开这种尴尬的情形,再思索下一步的作为吧。

  刘君怀几人起身相送,那茅建中还是老着脸收起了刘君怀摆放在桌面上的几小瓶烈焰酒,他这种行为,使得他的手下人心下都暗自腹议不已,刘君怀也当做没看到,一副处之泰然的淡定模样。

  返回身来,练超胜似笑非笑的望着刘君怀,“怎么?对他不感兴趣?”

  刘君怀呵呵乐道,“是有那么一点!我只是奇怪在二爷爷入主东域域府之后,千羽城的势力会与练家交往频繁些,这位千羽城飞花旗欲与何为,还真是看不清楚!”

  身后的练禀书撇嘴道:“这有什么奇怪,他飞花旗一向与千羽城城主来往紧密,那城主府可是在这一年之前,一直对练家各种打压,只是我们俩家一直隐藏实力,老祖宗与二爷爷不屑理会而已!”

  刘君怀的眉头紧蹙,望向了练禀书,等着他的进一步解说。

  练禀书接着道,“东域域府有三位副域主,其中的两位与练家素有嫌隙,那千羽城城主与这两位可是通家之好,他飞花旗自然不会对练家有所亲近!”

  练超胜笑道,“这里面的恩怨纠葛已经几百年了,我父亲在修真界之时倒是可以压制他们,只是在他老人家进入汉疆十年后,这些人才渐渐嚣张起来,也不知凭仗着什么!”

  “呵呵,那二爷爷入主东域域府之后也不会清闲了,肯定会遭到那两位的暗中羁绊!”刘君怀面色有些不善。

  练超胜笑着摇了摇头,“恰好相反,我二叔去往域府的第一日,就令那两位浑身不自在,不到十日就与石作会长联手将二人的一干亲随都驱除一空,现在的东域域府反倒是二叔一方势力在主导!”

  刘君怀暗笑,那练呈如乃是何等人物,智慧深不可测,驾驭能力又是超乎寻常,收拾小小的两名副域主,应该不会很难。

  “谋士的算无遗策,又岂是寥寥草莽所能体悟的!我想这一年来,那两位副域主应该是不堪二爷爷的条理自然缜密,却职而去了吧!”

  与练禀书对视一眼,练超胜惊奇的说道:“咦,君怀,你是怎么判断出来的?虽然那二人没有完全的脱离域府,但也是久不露面了!”

  刘君怀笑呵呵的说道,“二爷爷的睿智,令昆吾会长都叹为观止,他对待事物应付自如的张弛有度,昆吾前辈可是给出了极高的评价,在域府混迹多年总不能扶正的二人,那智商也有待商榷,又怎会是二爷爷的对手!”

  练禀书不无嫉妒的撇嘴道:“老是夸赞二爷爷的智慧,君怀,我看你也是那种大诈似信之人!没想到从我们的几句话之中就能够判断出内中玄机,我还真有些小看了你!”

  刘君怀一副苦笑状,“我只是捡拾昆吾会长的牙慧而已,二爷爷的韬晦待时之意,可是星天议会私下里讨论多次的话题,我若有他老人家的那种深谋远猷之能,又怎会适时被人欺压上门!”

  他的话音未落,屏风后就传来阵阵娇笑声,毛修竹引领着一众女孩从外面走了进来。

  骆花影的娇笑依旧未停,“我们的刘大官人又在报怨屈了!被人欺压上门这话你也说得出口!”

  莫思彤笑道,“旁人深恐自己被人轻视了,你倒好,时不常的抱怨针对你的不公平待遇,也没见你受过屈辱!”

  她们身旁的练羽尘眼中闪过了一抹艳慕,刘君怀的真实秉性仅限于几个相当亲密之人了解,她们能够一语道破,说明与刘君怀久在一起的密切与非同一般的情深意切。

  刘君怀略有些窘迫的自嘲:“小丫头片子,哪里有你们讲话的份!”

  沈多多哈哈大笑起来,“君怀哥哥,花影姐和思彤姐好像都比你大呦!多多怎么觉得你话里有些狼狈不堪呢?”

  “你们这些小丫头,哪里有这么讲男人的?即使男人有时候喜欢虚伪一些,那也会是有原因的,当中戳破牛皮可是很令人下不来台的!”毛修竹一本正经的呵斥道。

  刘君怀一时大窘,这位未来岳母的刁蛮可是丝毫不让小姑娘,也不知道练羽尘的父亲这许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练禀书似乎早就习惯了母亲的这般善意的挑唆,那几位小姑娘听后却是一脸的惊异,随后便爆发出阵阵大笑,笑声会快便把边际中等人吸引了过来,边际中的脸上满是兴奋,“君怀,怎么了?有什么好笑的事情?”

  边际中这看似憨厚的问话,更令几位小姑娘狂笑起来,连带着一向稳重的练超胜也是强忍着笑意,颌下的半尺胡须抖动不已。

  刘君怀强瞪边际中一眼,“大哥,你没去练家的花园里看看,那里的海棠正一派春意盎然,花朵玲珑娇艳,再映上你这洁白皮肤,更显得油绿光洁!”

  “哈......”

  沈多多捂着肚子就蹲在了地上,小的眼泪都留了出来,边际中却是手掌摩挲着满脸**、黑乎乎的胡子碴低声道:“我的皮肤真的这么好吗?”

  毛修竹扑哧一声,喜逐颜开的啐道:“越讲越不像话了,都没个正经样子!”

  练羽尘岔气似得笑喘着,手指虚点着刘君怀,断断续续的说道,“母亲,好像是你撺弄着我们出来揭发的,说起来这种局面是你造成的!”

  毛修竹正欲开口反驳,却惊见练呈如迈步走了进来,忙一整脸色,恭顺的说道:“二叔您回来了!”

  刘君怀赶忙上前见礼,众人也收起笑意,退开了几步。

  练呈如向着众人点点头,笑道:“还是年轻好啊,正是青春焕发、朝气蓬勃之时,一里外就听得你们的笑声了!”

  练超胜说道:“君怀他们来了一会儿了,要不您与他去书房里谈?”

  练呈如望着刘君怀,嘴角泛起了一抹笑意,“走,咱们还真要去书房里面谈!”

  说罢,他望着边际中说道,“你就是际中吧,我把你二弟叫去商议些事情,你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不过,我还真没看出你的皮肤有多么好来!”

  房间里又是笑声一片,刘君怀强忍着笑意,紧跟着练呈如来到了书房。

  练呈如回身关上了房门,见着刘君怀笑道:“我没有估计错误的话,你一直在猜测我的具体身份吧?”

  刘君怀点点头,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整个星天议会高层都在猜测练呈如的神秘,他自然也不例外。

  此时的刘君怀心下渐渐有些紧张的感觉,因为接下来很有可能就是解开谜底的时候。

  望着练呈如那锐利的眼神,以及他身上隐隐流露出来的正气凛然威势,刘君怀却感觉到一种温暖宽厚,那嘴角溢出的一丝笑意,仿佛彰显着洞悉一切的透彻。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