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四百八十六章 困兽犹斗

第四百八十六章 困兽犹斗

  看到这三人的出现,茅建中心中的一丝侥幸,已经化作了漫天的恐惧,而且练呈如气势之下,仿佛蕴含着种种可怕的凶厉手段,面对这种可怕的气势,他连抗衡的念头都生不起,只感觉到全身一片冰冷!

  练呈如的脸色变得愈加阴沉起来。(最快更新)他的身上升起了腾腾杀意,紧紧盯着茅建中说道:“阁下好大的胆子,连东域域主你也敢动起击杀之念!今日无论是有何手段,老夫都要将你擒拿后再行发落,识相的话,你就乖乖束手就擒!”

  随着话音噗落,一股可怕之极的气势,从他的身上发出来,像是一座大山般,重重地压到茅建中身上。

  凛然爆发的威势,令茅建中心胆皆裂,同样的大乘后期修为,自己的实力与之相比有着天壤之别,这练呈如竟然一直在隐藏实力。

  可笑己方众人一无所知,还要处心积虑的与之相斗,今日不用刘君怀出手,单是练呈如一人就可以将他四人拿下。

  茅建中脸色变得惨白,心里一阵哀嚎,他拼命的运转着功法,苦苦抵挡着练呈如的庞大气势。

  “乐山,速将此人拿下!”练呈如望着身旁的那名叫做戎乐山的黑衣老者。

  戎乐山脚面轻轻一踏,身形腾空而起,一抹璀璨的金色罡气自他的指尖离体而出,向着茅建中呼啸而去,破风之声,尖锐刺耳!

  茅建中骇极,这戎乐山本就是东域的副域主,修为本就在大乘后期沉浸已久,实力在他之上。

  此时的他依旧在练呈如威势的笼罩之下,身体虽可以勉强移动,体内的真元流转却做不出半点的反应,身体之中除了无比的刺痛之感外,仿佛这个血肉之身,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一样。

  眼望着金色罡气自他的丹田透体而过,随着体内“噗嗤”声音传出,身体不由自主的噤若寒蝉般颤抖起来,巨大的恐惧袭上心头,在无尽的浩荡悔意与绝望中一头裁倒在地,竟硬生生的吓晕了过去。()

  “噗!”

  戎乐山的喉结蠕动,一口浓痰吐在了茅建中的身上,“如此的胆量,还要学着别人萌生反意,我倒是高看你了!”

  练呈如身旁便是那另一位副域主勾锐藻了,他的眼神中冷芒突闪,瞳孔微缩,骤然低喝一声,身形徒然化作一道流光射向宫殿的一侧。

  半空中,手中一柄血色钢鞭突兀显现,掐诀念咒,双手一展,光芒闪起之时,犹如利刃般寒光森森的鞭尖光华绽放。

  漫天血色的鞭影犹如狂风暴雨一般,向着一处阴影劈头而去。

  阴影处一声怒喝响起,咎兴学的身影显现出来,手中悬举浑金大鼎,爆出滔天气势,迎向了血色钢鞭。

  “轰!”

  撞击之威暴涌,狂沙飞扬,雄浑气势凶猛的铺展开去,能量激荡掀起了滔天巨势。

  巨响暴起,劲风肆虐,威人的势气,如同涟漪般的滚滚荡漾。

  勾锐藻身形稍顿,手中血色钢鞭微微一抖,血芒爆射,鞭身更加煞气滚滚,瞬间涨粗

  (本章未完,请翻页)起来,犹如一根擎天巨棍,血光迸射间,呼啸着向着咎兴学迎头砸来!

  咎兴学瞪圆双眼,脸上骇然变色,暗生遁意的他早就战意骤减,望见了擎天巨棍的杀意浩荡,急切间浑金大鼎焕发出无比沉重的巨压与威力,蕴含万钧之力双手高擎。

  一道响亮的金铁交鸣之声,血色钢鞭沉沉的撞在浑金大鼎之上,续而爆发出强大的气浪,混乱的势风暴起风暴,狂沙激荡,地面上的黄沙冲现开一道流沙漩涡。

  咎兴学身子猛晃,气血翻腾,一口血卡在喉咙里差点就喷了出来,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满脸惊骇的盯着勾锐藻。(看小说去最快更新)

  这位勾锐藻是在练呈如上位之后召集进来,曾经的惊雷山庄庄主,他手中的血色钢鞭便是他赖已成名的血惊鞭,一套传承于仙界的雷轰七斩更是冠绝东域多年。

  只是他来到东域域府之时,自己与阎宏峻已经离开,但是勾锐藻的凶名却是在域府一番清剿中赫赫扬名,那种舍我其谁的迅猛刚烈般地鞭法,不见鲜血不收手。

  更为恐怖的是那鞭势挥展至极处,鞭身便会有滚滚煞气溢出,据传闻煞气所到之处,周围的空气猛然的变得凝重无比,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周围的空气在瞬间被抽干了一样!

  而丝丝的浓郁煞意从皮肤中钻了进来,而后直接的渗入到了骨子中,乃至灵魂的深处!

  勾锐藻的为人残暴的很,一向却很少在外出现,一年前被练呈如招入麾下,一直不知是何原因。

  只是在今晚咎兴学才刚刚意识到,勾锐藻的高调出山,就是为了他们而来,勾锐藻眼中那极度厌恶与痛恨神色,显然记恨自己已经好久。

  一时间,咎兴学的身上冷意狂起,脸上肌肉剧烈的抽搐着,他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种浓浓的后悔之意,自己似乎是做出了一件无法挽回的事情!

  那练呈如显然早已有了必杀之心,只是在耐心等待自己人的反意显现,他与阎宏峻联手暗中设置的重重羁绊之事,根本就早就激起了练呈如的滔天杀意。

  可笑自己等人还在煞费苦心的布置陷阱,却不知杀身之祸始终在张网以待,就等着几人的异动了。

  说话间,勾锐藻手持血惊鞭已经泰山压顶般呼啸而至,磅礴的威势卷起了一道道血芒,空气中生出一阵阵爆裂之响。

  如此硬碰硬的夯实锤砸,没有一丝的花哨,完全是力量上的死砸硬抗,大开大合式的横冲直撞,讲不得一点运气。

  “轰!”

  又起巨响,两股巨力相碰,浑金大鼎猛烈的晃动,咎兴学再度被轰退出去,嘴角边溢出血丝,险些倒了下去。

  “再接我一势!”勾锐藻冷哼了一声,双手抓持血惊鞭,自半空倾俯而下,再以雷霆一击,轰向咎兴学。

  血色罡风伴着极凶煞气的劲风狂袭而出,虚空中的气流激荡而变得混乱,狂风肆虐,森冷如炼狱般的煞气狂涌迸发。

  “砰砰砰”

  一阵急促而清脆的鞭击声犹如

  (本章未完,请翻页)鞭炮一般响起,在浑金大鼎被重力轰荡扬起的一瞬间,一股黑色煞气奔涌而出,竟犹如一条小溪般,源源不断,冲破浑金大鼎浑厚气芒,直接穿过咎兴学的身躯,同时一股浓烈的血腥污秽气息,瞬间弥漫而开。

  咎兴学眼眸立即变得血红,一股恐怖的杀气弥漫在体内,他身体顿时被无形的力量束缚了一般,动作变得极其迟缓。

  浓烈的血煞之气也顺着咎兴学的进入血肉经脉,血煞之气所过,体内一片狼藉。

  咎兴学艰难地吐出一口痛苦的低吼声,那种诡异的黑色煞气,无情的吞噬着他的体内机能,狂暴无比的能量风暴紧随而入,在体内徒然形成一圈可怕的波动涟漪席卷蔓延。

  短短十数息时间,咎兴学周身的能量光罩,由里至外轰爆开来,其衣袍与护甲爆裂成粉末,身体表面一道道血痕迅速的蔓延而开。

  眨眼间,咎兴学便是变成了一个血人,丝丝黑气自道道血痕中溢出,“砰”的一声,他的身体化为一蓬血肉,在虚空里迸散出无数血花。

  看到这一幕,刘君怀心中激烈无比的震荡起来,甚至是连脸上的表情都开始扭曲。

  那血惊鞭喷射出的黑色煞气虽然尚不如嗜血三星的杀戮气息,但咎兴学的死相也太惨烈了些,他死之前的痛苦要比嗜血三星的吞噬更加暴烈,更加的凶恶残酷。

  此时的宫殿之内,阎宏峻与台光济暗自目睹了一切,二人已经面若死灰,眼神像枯井般死寂,眉头紧蹙着,那清癯的脸痛苦地皱成一团。

  咎兴学的惨状令他们毛骨竦然,那台光济更是浑身颤栗,像筛糠一样哆嗦起来,张大的瞳孔中充满恐怖,由于恐怖他心中一股气血直冲到头上,脑袋嗡嗡地响起来。

  宫殿之外,练呈如背负着两手,沉声说道:“给你们十息的时间自废修为,可饶你们一死!十息一过,连带你们的势力会鸡犬不留!”

  低沉的声波在虚空里荡漾起无数道涟漪,震得屋顶都嗡嗡作响,令他们二人感觉到头皮阵阵发麻。

  阎宏峻的脸上肌肉剧烈的抽搐着,双拳捏得格格作响,随着钢牙紧咬,身上升起了腾腾杀意,蓬虬须发飘舞,隐有怒气升腾,双眸红色光芒跳跃,嘴角牵起一丝狞笑。

  “轰!”

  一道金色的剑芒在他的手掌突兀闪起,剑芒如彗星一般疾射而出。

  借着那金色剑芒,清晰的看到一道灰色的人影,如柳絮一般轻盈飘荡,身法诡异无比,带起片片灰色的虚影。

  那金色的剑芒每每从那虚影之中穿过,剑芒撕裂气流所产生的唰唰之声,就好像一种如实切割在身上所穿衣衫的错觉。

  “困兽之斗虽然可爆发出强大的潜力,但是面对上了我们,你是没有半点的机会!”

  练呈如微眯起双眼,他身侧的勾锐藻与戎乐山飞身上前,随着一道血色的光华绽放,恐怖无比的罡芒也在这一瞬间全部爆发,璀璨的金色罡气与滚滚煞气溢出的凛冽鞭风呼啸而去。

  (本章完)

  ...

  重磅推荐【我吃西红柿(番茄)新书】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