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地下暗室

第四百八十七章 地下暗室

  阎宏峻的金色剑芒吞吐,霎那间迸射出无数金色细碎罡芒,在虚空里朵朵绽开,他的身形诡秘至极的空中转身,借着细碎罡芒与袭来碰撞爆发出来的冲击之力侧窜,身形疾如闪电。↖,

  他的诡异躲避身法着实了得,只几息时间变已在百丈开外。

  刘君怀当下再不迟疑,大声笑道:“老家伙的逃跑功法倒是实用得很,剑花挥舞的天花乱坠,却原来是打得这般心思!”

  话音未落,身形急遁的阎宏峻猛觉得眼前一道光影闪过,他的身形恍若跌入泥浆,一种举步维艰的羁绊之感,令他的诡异身法瞬间迟滞起来。

  却是那刘君怀的空间牢笼罩在了阎宏峻的身上,刘君怀整个身体从内而外散发着滔滔火光,一股股莫测的可怕威能萦绕在他身体周围。

  他淡淡的望着阎宏峻,眼神中显现出一抹戏谑之色,“这叫做空间牢笼”,刘君怀指指阎宏峻的周身四顾,“你的血遁之法在这里面没用的,自废修为,我给你生存的机会!”

  试了试身形的移动,阎宏峻无法置信的望着刘君怀,他甚至是从心中根本不想去相信眼前的这一切,那种无形的禁锢之力使得他真元运转艰难,莫名的压力压迫上来,令他的呼吸有了些喘急。

  “你使的什么妖法?竟然能够禁锢我的行动?”阎宏峻的声音几近崩溃。

  “噗嗤”一声,刘君怀乐了出来,“也不知道你的大乘后期是怎么修炼出来的!这叫做空间之力好不好?还妖法,活了这么大年岁,你的眼光端得是短浅得很,空间道纹都不知晓,嗑药提升上来的吧?”

  阎宏峻的心中激烈无比的惊骇震荡,五官扭曲着,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骇然:“你,你领悟了道纹?”

  他的心中在狂喊,妖孽!简直就是妖孽!

  刘君怀面无表情的望着他,“我领悟的道纹多了,空间,时间,杀戮,吞噬,你要见识哪一种?”

  “我不相信!你必须得死!”阎宏峻发狂的叫着,倍受打击之下立时陷入了疯狂,手中长剑抖动,似有灵性一般,紧随他的心意绽放而出,带起九朵金芒剑花,朝着刘君怀当头罩下,那风声剑啸,隐有开山裂地之威。

  这愤怒的挥手一剑,依旧有强大的劲势,让空间牢笼的空气变得如水波一般,似乎形成了一道道裂痕,网状剑芒的,漫天覆盖而来。

  一阵激奋的长鸣,刘君怀的眉心一只绚丽似锦的凤凰显现,周身气势突起,艳阳般火红的火焰溢满全身,眼神里隐隐透露出雍容华贵的无上尊严。

  转瞬化作一道闪电般迅疾的火线,向着阎宏峻的五朵金芒闪烁之处冲去。

  砰然巨响,火花四溅,绚丽火线丝毫没有停滞,挟带着金芒余辉这虚无的空间中,流光一般轻松无比的在阎宏峻丹田透体而出!

  阵阵剧痛传来,阎宏峻彻底的绝望了,一柄精巧的金色长剑无声坠地,腹中一片鲜血殷红,布满血丝的眸子里充满了恐惧不甘。

  指风点出,禁锢住阎宏峻,那一柄金剑令他的眼前一亮,他取出那一枚西域域府藏宝库所得的通体黝黑的玉质方牌,这柄金剑与玉质方牌之上的金色雌雄双剑极其的相似。

  玉质方牌是传说中仙界大家族巫马家族之物,金色雌雄双剑又是巫马族人手背上的独特家族标志,凤凰隅小世界里的上古遗迹中,那阴沉木棺椁里的巫马族人尸体上也有这图案的出现,隐隐中,刘君怀感觉到他好像在于巫马家族的秘密越来越近。

  取过来阎宏峻的储物戒,在里面一阵翻腾,果然有一个同样金色的交叉双剑图案玉简,随手破去禁制,简单炼化,却是一部叫做归一衍剑的剑术法决。

  灵魂之力探入阎宏峻的识海,拉扯住他的一缕意念力放入了镜像世界,很快刘君怀便接收到了阎宏峻的意念信息,关于剑术与金剑的具体来历也在其中。

  随手收起空间牢笼,刘君怀单手提着阎宏峻掠回到练呈如身旁。

  那千羽城城主台光济也被破去了修为,萎靡在一旁,勾锐藻那粗大的嗓门嗡嗡响起:“刘宗主的身法着实了得,难道是传说中的瞬移?”

  刘君怀心中暗道,练呈如能够选择勾锐藻做他的继任者,肯定有他的想法,只是这粗壮的性格实在是令人担心,其简单粗暴的攻击手段可是让刘君怀记忆深刻。

  “勾前辈见笑了,小子也是偶然间感悟到一丝瞬移奥义,实在是幸运之下的巧合而已!”

  戎乐山笑道:“哪里有这么多的巧合,刘宗主的大名我们都熟知得很,你的一番作为早传开了!”

  练呈如呵呵笑道:“好了,今夜接下来之事便是去千羽城城主府了,这里埋藏火药之人可是有不少其他门派中弟子,我们要去收一下帐了!”

  “二爷爷先等一下,这处庄园里的宝贝应该是被转移了,但是有一处位置却是深藏已久了,那两位前副域主竟毫无所知,我当真是奇怪的紧!”

  既然阎宏峻一干人等已经决定了将此出炸毁,藏宝库之类的储藏宝物之处自然已经迁移了位置,这处庄园已经没有探寻的意义了。

  听过了刘君怀的话,三人面色一喜,齐齐望向了他,刘君怀笑着指向一处:“那处厢房之下有一暗室,距离地面有上百丈,应该是这处庄园建造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只是暗室之外的禁制好生了得,原主人不下于九级的阵法师了!”

  练呈如惊奇的咦了一声,“是吗?这处庄园据我所知已经存在了千多年,暗室的存在至少近两千年了?锐藻,千羽城两千年左右有哪位高阶阵法师?”

  惊雷山庄在千羽城繁衍了几千年,勾锐藻便是勾家的传承之人,一直在千羽城生活了近两百年,这里早年间出现过何等人物,自然问到他是再合适不过了。

  现下九级的阵法师只有汉疆存在着几名,修真界的阵法师最为普遍的是六级七级,八级的都很少见,当年的一位九级阵法师自不会是默默无闻之辈。

  勾锐藻低头回忆了一会儿,猛然间一拍脑壳惊声道:“难道是他?”

  说罢,激奋的眼神望向了练呈如,“练域主,千羽城本身并没听说过九级阵法师的存在。不过传说盛天老祖在千羽城居住过一段时间,据此是应该有三千多年了,而且族中长辈讲过,盛天老祖的阵法技艺很是高绝,具体什么等级我便不知晓了!”

  刘君怀三人讶异之色甚浓,练呈如说道:“盛天老祖?倒是真有这种可能,盛天老祖乃近万年来,星天大陆有数的几位影响深远的大公大德之人,也是星天大陆最有希望在仙界有所成就的最大希望之一!

  “虽然不知道这距离地面上百丈的暗室有什么玄机,若真是盛天老祖所留,必是十分珍贵之物了!我心中很是期待啊。”

  刘君怀在一旁暗笑,那处暗室里的东西的确很宝贵,但也不外乎功技法之类的秘籍而已,法宝与兵器却是没有太过于高级之物,倒是丹药有不少,但与自己所获得的松印秘境相比,要渺小太多了。

  练呈如一个呼哨发出,庄园外面阴影处扑簌簌飞扑过来几十名的大乘期修士,虽然刘君怀早就感知到他们的存在,但是仅仅一个东域域府,就有着许多大乘期的修士,也的确令刘君怀暗自咋舌。

  练呈如手指着地上的两名俘虏,“抓紧审讯他们二人,一切与今晚之事相关者皆要禁锢!另抽调一部分人迅速控制飞花旗,留待审讯结果再进一步处理!”

  众人领命而去,四人便来到了那处厢房,几掌下去,厢房便被夷为平地,地面上已经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土坑。

  练呈如摆摆手说道,“君怀,你可曾有破解阵法的办法?九级的禁制,可不是那么容易强力破除的!”

  见刘君怀点头,众人的掌风才再次轰向地面,果然在百丈地底,一处古老斑驳的建筑出现在眼前。

  刘君怀取出阵法盘,启动芥子阵,四人紧随着进入其中。

  里面的设置于存放倒是与刘君怀的镜像世界相符,他与练呈如的眼神中皆有一抹失望神色,那勾锐藻与戎乐山却是欢喜不已。

  虽然暗室内的异常珍贵之物没有一件,但是里面的储备之物也抵得上一个普通门派的藏宝库了。

  这数量极多的藏品被练呈如分为了四份也是收获巨大,若是再将飞花旗与其他相关门派搜刮一遍,四人所获之物也是颇为可观的。

  有了第一份收获,显然勾锐藻与戎乐山和刘君怀的关系顿时亲近了许多,练呈如看出了刘君怀对待这些收获的淡然,便已猜测出他的手中之物必是丰富得很。

  刘君怀的具体情形,练呈如也是依靠口口相传,对于万象宗的了解都不是很详细,但是今晚刘君怀所展现的一系列手段,却是令他回味良久。

  这还是在刘君怀没有祭出传说中的那几具傀儡的前提下,练呈如深信刘君怀的底牌绝对不止这些。

  逐渐见识到刘君怀的实力,他的心中对未来的无尽曲折之路,更是充满了信心。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