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四百九十三章 外放化形

第四百九十三章 外放化形

  第三日,众人开始返回,陡峭的“杀人坡”的溜滑冰面,在阳光下闪烁出一道道刺眼的亮芒,寒冷至极的气息从四面八方的虚空之中汹涌而来。

  下行比上行要艰难了数倍,五人小心翼翼的寸寸挪动,未到“杀人坡”的一半距离,刘君怀、练禀书之外的三人体力已经达到了极限,整个身子就忍不住猛的一抖,很显然被极寒寒气侵入了体内。

  他们的火焰护体消耗极大,三人的灵气储存还不足以令护体完整生成,刘君怀只得寻得一处略微平坦之地,施出空间牢笼尽快的恢复体力。

  就这样走走停停一日,待得翌日的清晨,终于走出了那陡峭的“杀人坡”,来带了厚雪及膝的山脊之上。

  山脊虽然依旧狭窄,雪层下面也是沟壑纵横,好在总是能够迈开了大步行走,有了刘君怀的元神之力探识,速度总算是加快了许多。

  这里的景色万古不变,天地间一片洁白,很少能看得见其他的色泽,为了防止雪盲症的生成,几人还要不停的运转灵气滋养双眼。

  眼睛一直是人体之中最脆弱的部位之一,因此功聚双眼对于修士的灵气掌控力度要求特别精细才是可以,否则一个不小心,灵气冲击之下就会对眼球造成难以愈合的创伤。

  这样一来众人灵气消耗的速度,反而比“杀人坡”之上还略有增加,也只有刘君怀一直都是一副不急不缓的样子,即使是练禀书都感到了体内灵气的迅疾损耗。

  直到终于可以透过朦朦白雾,望见远处的一抹绿色,刘君怀才把混沌空间里的众人引领出来。

  难得的历练环境,对于每一个人都是一种阅历和实力提升的可能。

  走走停停,又是一日过去,终于踏上了坚实的土地,回头遥望那直插云宵的一抹纯白雪色,雪白色的天地之中,“杀人坡”那一抹油亮的七彩光滑冰面显得特别的突兀,虽然人与山之间相隔着层层的白雾,那“杀人坡”的景象多产生于深刻的记忆。

  莫思彤笑道,“君怀,此时又感受到了那种雪色晶莹闪烁之美么?也只有历经艰险后的感触才更加深刻,我想当时在杀人坡之上,你连杀人的心都有了吧?”

  边际中在一旁插嘴道:“可不是怎地!那种自骨髓里生出的至寒,我这辈子再也不想尝试了,太痛苦了!”

  练禀书笑道:“等你真有机会再次回到这里,就可以有火焰护体了,哪里还有这般的痛苦!君怀是为了陪着我们,才没有使用护体,虽然那样会更消耗真元。”

  刘君怀说道:“虽然痛楚非常,可是收获也是巨大,这样的历练效果才更有意义!我还想着等多多她们的修为提升至大乘期,要她们再次回来历练一番!”

  莫思彤点点头,“我进入汉疆之前,争取带她们再来一次,话说那火灵果真的如此有效?我还想着炼制一些火灵丹,看来火灵果还要留上几枚!”

  刘君怀说道:“火灵丹就不必炼制了,你们几位女孩子有了凤凰精血的加持,再有火灵果的强力催化,说不定体内会有凤凰之火生成的可能性,这么好的际遇还是不要有一丝的浪费才好!”

  “君怀,我想你今后的每一次出外历练都可以跟在身后,你的气运果然如传说中那般的逆天!这一次我们的收获可是巨大,随便一种获得传将出去,都会引起修真界轰动吧?”练禀书笑道。

  “这也不尽然!每一次的气运背后都有无数的巧合与契机,就像这一次,没有阎宏峻与咎兴学他们的生事,哪里会有杀人坡之行的半点讯息?而他们的生事又是因为二爷爷的存在,所以每一件事情的背后是无数种情形的交织,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因果由来吧!”

  练禀书听了刘君怀的解释,不以为然的笑道,“没有你之前遇到的巫马家族相关琐碎,自然不会有你对于阎宏峻那剑法气息的怀疑,这样联系起来就没完没了了!实际上万事的根源在一个缘字,缘为命运纠缠的丝线,它是一种事物之间无形的承上启下,它是某种必然存在相遇的机会和可能,就是由很多巧合、阴差阳错、突然、偶然以及必然组成的。”

  莫思彤说道:“禀书大哥讲的没错!缘在天定,份靠人为,先有缘才有份,天缘是无需刻意安排,不管你有意或无意选择哪个场合,缘就会让不约而同的人或物邂逅相逢、相识。份则是一种天缘的维系延续,打破陌生隔核,彼此牵系的一种努力的方向。”

  刘君怀笑道:“是不是就像我们两人?”

  “哪里只有我们两人?”莫思彤白了刘君怀一眼,“像多多她们,像禀书大哥,昆吾会长,以及所有你身边的人!”

  说笑着,众人已经回到了万福山山脉的入口处,经过了七日的历练,所有人都感到了满足,那沈多多更是不由自主的回头张望着越来越远的莽莽群山,她与吴碧妮的首次历练,才真的收获巨大,这才是刘君怀心底里最在乎的事。

  回到了练家大院,沈一桓夫妇正与毛修竹在花圃里修剪着什么,见到众人的归来,毛修竹喜笑眼开的走过来,任凭练羽尘挽着她的胳膊,说道:“君怀,你二爷爷可是忙了几日,你却是几日都没见到人影!”

  刘君怀早探得,练呈如正自仰躺在后院院子里的藤椅上,一副悠然自得的清闲状。

  “伯母,我们去爬了一趟杀人坡,千羽城是不是乱了几日?”

  “每一次的权势更迭,总有一番龙争虎斗,这一次你二爷爷算是彻底的空闲下来了,看来也要随你远走他乡了?”

  练羽尘“噗嗤”一声笑道,“母亲,二爷爷那是叫做远走他乡,君怀可是回自己的家!”

  “这丫头,一点不知道为自家人着想”,毛修竹拍打了下练羽尘,“你是不是也打算将汉郾城当做自己的家?”

  练羽尘吐了吐舌头,“我现在可是万象宗的内门弟子,宗主的核心成员,自然要一心投入的!”

  “投你个鬼,把自己都投进去了!”毛修竹笑骂着,转头向着刘君怀道,“去后院吧,你二爷爷在等着你!”

  刘君怀笑着告辞而去,径直来到后院,练呈如也没有起身,指着另一张示意他坐下。

  “这次的万福山之行结果如何?”

  刘君怀取出了一块雾灵韫电石递了过去,练呈如的眼中精光闪动,一下坐了起来:“好家伙,这一趟又是收获巨大!数量有多少?”

  “我们运气不错,找到了一个脉矿!”

  练呈如定定的望着刘君怀半晌,说道,“你可知道此物的真正价值?”

  见刘君怀微微摇头,练呈如语气明显的高昂起来,“这叫做雾灵韫电石,内中的巨大能量就不用讲了,这里面的雷电之力极多,可以通过内气的催发令雷电之力瞬间激活,同时利用能量外放化形引雷和控雷来制造强有力的单点攻击,虽然过程实在是麻烦了一些,但是威力还是可观的!

  “你满身气息有雷电气息,想来已经掌控了御雷之法,只需要手握雾灵韫电石,雷电之力便可以源源不断外放化形,却是省却了引雷和控雷两个步骤。这种能量石若是单纯地吸收能量可是种极大的浪费!”

  这些效果刘君怀早有预料,对练呈如的话自是没有一点疑问,“它是不是可以布置入阵法当中?用它来引动天劫会不会有效果?”

  “哦?”练呈如抬头深深地望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的说道,“说说你的目的!用它布阵的方式很多,这需要依靠阵法师的级别来确定微利的强弱!”

  刘君怀组织了一下思路,“我的本意是利用某一种阵法来控制飞升天劫,与阗殛老祖商议的是多人的共同飞升,但是每人迎来的天劫强弱不同,渡劫的方式也有极大区别,这就需要有序的组织与排序,根据各人的具体情况分为几组。

  “只是这样一来,雷劫的久凝不至就成为了极大问题,若是有办法能够控制雷劫的降临频率,二十四时辰的飞升延滞期才能更好的利用起来,这才是共同飞升的最终目的!”

  练呈如身体猛然站立起来,由于激动,他的脸色变得潮红,额头竟有汗水微微渗出。

  “君怀,不能不说你的想法实在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在天威之下生出如此讨巧手段!你可知道激怒天威的后果如何?这种想法是一种严重的忤逆行为,冒犯、违抗天威可是万劫不复的愚蠢行为!

  “只是你的出发点并没有错误,也有可以操控的可行性,但一丝的不谨慎便是万念俱灰的永无轮回,触怒天威可是极度的大逆不道之举!”

  刘君怀微微笑道:“二爷爷,修炼本就是逆天行为,天道无端,惟数可以推其机,天道至妙,因数可以明其理。天道并不只是厚泽载物的德泽育人利物,它还是一种屏障,还是修炼者的梦魇!”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