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四百九十四章 神树传说

第四百九十四章 神树传说

  看了一眼正处在惊诧中的练呈如,刘君怀笑道:“天道无常,惟德是辅,在我看来只是教人行善的教条而已。∮,保持本心,我以为才是对天道最大的推崇,失其本心才是极大的不敬之举!

  “我之所为,无外乎一种生存下去的手段,与欺瞒天意又有何相干?冥冥中自有天意,谁能上应天心,下体民意?蒙蔽天机只是一种手段,这需要对天道和天机有更为深层的认识,却不敢随意操控,只能靠着气运来笼罩,这般的瞒天过海,只是更多的获得一些时间来强横自身,这样才有对付邪恶势力的资本。

  “我的天命之格,必须要混淆我个人的天机,不能被其他人推算,这种命格充满着无限的未来和可能。诸天万界的修士,每一位修炼者的过往都是有迹可循的,只要肯花费代价进行推算,总会获得一些想要的信息,我不相信可以大摇大摆的飞升仙界而无人知晓,那些已被贪欲蒙蔽之人,手段与心智极高,我这种所谓的天命之格,也早在他们的视线之中,说不得我在仙界现身之日,便是我的丧命之时,这一点我从未怀疑!”

  练呈如显然被刘君怀的这一番话所震撼,天命之格,乃命世之主,是天机气运的大势所趋,是不可预知且时刻存在变数的天道考验之人。

  天地间自然变化、社会运行和人的命运被天道这超自然的力量所主宰,是屈服和顺从,还是分裂与对抗,就是这变数的存在形式。

  刘君怀这种受命于天的寓命之人,有临危受命之责,亦有天理昭彰的担当,不论天道的本意何为,它对于诸天万界秩序的不满之意昭然若揭,那些造成现有秩序混乱者,必是在严重关注此类之人的影踪。

  无人可以轻视这般无可遁形的生存状态,可想而知刘君怀身上的压力有多么的沉重。

  他的这种飞升方式只能说是一种天机推演的变化,方才练呈如所讲的忤逆行为,违抗天威之言的确有些言过其辞,只是他知道刘君怀这番举动之下的极大危。

  他的这种思维方式与阗殛老祖又有很大不同,因为阗殛老祖阴阳术数的了解颇深,以阴阳五行的生克制化来推测自然、社会、人事的吉凶,就是对于气数命运的推演衍化,所以刘君怀所要采用的方式他更通彻些。

  “君怀,方才使我有些口不择言!虽然你的这种想法有实现的可能,但是成功的几率可是微乎及微,一旦引起天劫的愤怒,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二爷爷,这些我都理会得!我的天劫必是九九大劫,这可是天道的最高惩罚,我从不会心存幻想,同样也不会有任何的疏忽大意!即使我不施行这些小手段,命理的存在,就是天道考验的开始,这是逃脱不了的现实!”

  练呈如思考了好一会儿,说道:“有一种星蕴九劫阵,就是依靠雾灵韫电石这一类的雷电之力能量石,由它来做启动源,阵内能量会化作漫天星辰,每一颗星辰里都蕴含有一缕雷电之力,这九劫阵由九个阵法组合而成,是随着时间的变化,不断的变幻阵眼,阵法威势也在不断的变化和交替当中。

  “星蕴九劫阵是一个劫杀阵,每一劫威力叠加,乃是修真界九阶大阵,也只有九级阵法大师才能布置出来。但内中的巧妙之处在于,每一劫可以单独存在,对于你所讲的那种对天劫的催动应该会有用处。”

  刘君怀颌首称谢,“具体的还要真正的阵法师来作出判断!阗殛老祖那里会有适合的人选,好在此事并不着急,至少要将弑血盟之事完全的解决,才会开启准备工作。不如这几日我们去往汉疆一行,练盟主那里你也要见他一面吧?”

  练呈如摇摇头,“汉疆我会去的,只是在这之前我还有别的事情!到时候我会通知你,你的首要任务只是为迎接进阶渡劫期做准备,也许某一日我会提前进阶去汉疆等你!”

  就在此时,练乐人的声音忽然在远处传来:“呈如,你带小家伙进来吧!”

  一抹神秘的笑意挂在练呈如的嘴角,刘君怀心中满是期盼,他预感到一种谜底即将揭开时的兴奋。

  二人步入练家后院的角落处的小院落,穿过茂密如织的葡萄架,练乐人那竹清松瘦的身影在一荫古树下显现,那株枝干虬曲苍劲的古树长着十几枚葫芦状一样的果实,散发着柔和的紫色光芒,一阵阵异香隐隐传来。

  练乐人的语速缓慢而绵长:“小家伙,知道这是一株什么树吗?”

  刘君怀迷惑的抬头仰望着,搜肠刮肚一番,也未找到记忆中与之类似之物,向着老人微微摇了摇头。

  练乐人笑着说道:“关于这一株古树,有一个古老的传说,而我,就是守护这株古树之人!”

  说罢,他深情的仰望着参天古树,缓慢的讲述着这一段古老的传说。

  话说神界的昊天是盘古心脏所化,具备了盘古的强大的力量。在后来的古神大战中,占据了明显的优势,故而,一人独占了灵气最为浓郁的天界,称为天庭之主,自封为“玉皇大帝”。

  而大地却属于女娲和伏羲,他们三人定下契约,不得互相侵犯。犼智力比较低,取了神秘大树的一根粗大的树枝后便独自离开。

  昊天无疑是这场战争的最大的收获者,他在天界看这巨树,不由得心神一动,册封此树为天界神树。

  昊天居于生机勃勃的天界,颇为满意。这天界无论是仙气、生机还是环境,不知道比下面的荒芜大地好上多少倍,但他却没有料想到的天界异变正在发生。

  在占领神界没多久,神树叶子泛黄逐渐的凋零,数万葫芦状的果实竟然掉落了近半,并且掉落的果实生机慢慢消散,最终化成飞灰融入地面。

  看到此景,昊天颇为心痛,他能够想象得到,这天界是由于这棵神树而形成的,倘若神树死亡,这天界自然会崩溃。

  于是,昊天运起自己的仙力灌输进神树里面,这样却也只能延缓了神树的衰亡,并不能让神树再次充满生机,看到神树上的那些充满生机的果实,赫然发现,是这些果实在贪婪的吮吸着神树的生机。

  这时候,他忽然回想起数月前的大战,霎时间豁然开朗:天界神树在古神大战中受到了极大的波及,特别是其根部。神树根部受损,吸收的仙气和养分缩减,无法供给树上的果实,从而造成了整棵大树的萎靡。

  如果把这些果实毁灭掉,这神树应该还有存活的几率。但是,这些具有浓厚生机的果实就这样被损坏掉落,昊天觉得有些可惜。经过数天的琢磨,少昊终于想出了一个疯狂的想法,正因为这个想法,让神仙出现在了天庭之上!

  于是,由于众多神仙在天界的出现,给天界带来了源源不断地生机仙气与生机,那些葫芦状的果实也不再吸收神树的仙气和养分,天界才重新恢复往日的生机勃勃。

  讲述到这里,练乐人有些意味深长的望着刘君怀,笑道:“小家伙,听到此处有何疑问?”

  刘君怀说道,“那犼后来去往里那里?它取走的那一根粗大的树枝是不是就是此株古树?”

  练乐人摇头说道:“犼是盘古额前骨头所化,拥有堪称无敌的身躯,它不仅身体强悍,而且以龙为食!黄帝大战蚩尤的时候,犼趁此时祸乱人间,伏羲女娲一同出手将犼封印。女娲怕犼破开封印后,报复人间,便与伏羲一同将犼的灵魂抽出分裂为三分。分裂后的灵魂迅速逃离,让女娲和伏羲都束手无策。

  “那一枝神树树枝接触到犼的血液后,居然慢慢的钻入犼的体内,成为新的灵魂,占据犼的身体,这就是僵尸王将臣!犼的其他三份灵魂分别占据了三个人的躯体,成为了三个仅次于将臣的僵尸王,其中一竟是黄帝的女儿旱魃。

  “这也算是犼对女娲的报复吧,犼化成的四大僵尸王像是被诅咒一般,只能以人类的精血为食。并且这些僵尸王强悍无比,为祸人间多年。

  “此株古树据说是那粗大的树枝一截枝叶所化,乃犼被封印之前挥舞树枝抵御之时的散落。而老朽乃是拾捡到散落枝叶的先人后裔,这株古树为何栽种在先人未作交代,因为生长环境的变异,此古树已远非彼神树,好在这果实却依然秉承了神树果实的吞噬能力。

  “先祖曾有遗训,待他日有能力抵达天界者,可带走一段枝叶,令其重新汲取仙气与生机,以得再次的繁衍!”

  刘君怀听后却是愈加的迷惑,“修真界飞升天界之人可是不少,为何久久未能达成此事?”

  “飞升天界?哪里有那么容易?你所讲的是飞升仙界而已,这里所讲的天阶就是神界,与仙界可是有着天壤之别!”练乐人一脸的郁闷。

  刘君怀这才恍然,他一直将天界与仙界等同,没想到之间会有这么巨大的差异。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