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四百九十六章 练乐人的恩若再生

第四百九十六章 练乐人的恩若再生

  回到了练家大院,刘君怀引领着木方和来到了后院,他特意的探识了一番,却没有发现一丝元阳神树的痕迹。【,

  木方和的到来,真实目的自然不能令练家人有所察觉,毕竟暗中推算命理,没有主人的同意,终归是种很失礼之为。

  嘱咐木方和与练乐人交谈着,刘君怀示意练呈如走到了一旁,练呈如低声说道:“我师叔不反对有更好的环境提供给古树,只是移栽的过程他很是担心,即使蹭掉一点枝杈,他都舍不得!”

  刘君怀面色凝重的道:“这株古树不止是练家人的宝贝,也是整个星天大陆的至宝,我相信不会有损伤!我一会儿要与木域主去做些事情,回来后带您与老人家去那一处看看,这事情还要有他的同意才可以!”

  松印小世界里的环境,比之混沌空间的青云湖畔都有得一比,灵气的浓郁程度要比这里好过十几倍,他可不行练乐人会看不上那里。

  而且练乐人还有着进阶的可能,无形当中寿命就会有大幅度的提升,刘君怀对他可以算是有再造之恩了。

  “二爷爷,我在外面用元神之力探识过,为何感知不到古树的一丝气息?”

  “呵呵,这株古树的生命力很是奇怪,经由它所呼出来的气息,是吸入气息的凝练,除了呼出气息灵气比率提升之外,与外面的气息几乎没有差别。而且,它本身的气息与周身各处的气息完全融合,犹如一体般的气息同化,没有丝毫本身气息,所以你感知不到它的存在!”

  “但是它的高度已经远远超出了练家大院的最高处,一样看不到它的存在!”

  “古树本身所具有的灵智,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正常认知范围!只有你被它认可,或是被它身边的人认可,才能感知到它的存在,这个范围也仅仅被限制在十丈以内。现在的古树只有我师叔可以任意的感知到它,无论嗅觉,触觉与视觉,都被周围的气息给同化了!”

  刘君怀不禁咋舌道,“好家伙,古树的灵智真的很高!这种屏蔽手段我是闻所未闻,也许能等同于神兽的天赋神通,应该是它独有的技能了!”

  练呈如笑道,“你看我讲的这般简单,而且三两句就解释清楚了,但是这些细微的差别,可是练家几代人三百多年里,才慢慢总结出来的,不然即使你想破了脑袋,也理解不了具体缘由。”

  没过得多久,木方和就走了过来,刘君怀与练呈如暂时告辞,二人消失在他的视线当中,他们却没看到练呈如嘴角泛起的一抹笑意。

  半个时辰之后,刘君怀两人转回来,脸上挂满了轻快,来到了古树的所在院落,练乐人正一脸期盼的神色望着他们。

  虽说老而不死为贼,小而得道成精有些贬义的成分在其中,一旦涉及到自己生死存亡的大事件,即使阅历再深厚,渴望再生的期待一样彻里至外的表露无遗这与年龄的大小无关。

  刘君怀凝重的说道:“老人家,我有一方小世界,可令您修炼至仙人也不会被仙界所召唤,这样您就可以始终看护着古树了!而且那里的灵气也比这里要浓郁得多,您老人家不妨先去探寻一番,心中也好有个尺度!”

  练乐人的表情虽没有特别的变化,但颧骨上方眼袋处的一丝肌肉蠕动,却是揭出了他内心里那极度的激荡。

  随即他两眼大放光芒,竟然朝着刘君怀深深行了大礼,他态度很是虔诚,以他大乘后期的修为,这一番大礼走下来,额头上居然是出了一层细碎的小汗珠,可见他心下的激动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

  刘君怀也没有可以的去阻止,老人家的决绝也是显而易见的,况且这种如同再造的恩情引来的激奋,也的确需要练乐人发泄出一些。

  练呈如默默地站在练乐人的身旁,心中的激动一样不可抑制,他很是期待将要进入之地,能给他带来多么大的震撼。

  刘君怀意念转动,元神之力包裹着练呈如三人,转瞬间便进入了松印小世界,正是他与莫思彤开辟出来的巨大瀑布群旁的院落外。在睁开眼睛的一霎那,练呈如便高声叫道:“松印秘境!君怀,你竟然炼化了松印秘境!”

  木方和虽然没有进入过以前的松印秘境,但是它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听到了练呈如的喊叫声,立时变为了一副痴呆模样。

  那练乐人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的眼神呆滞,眼前展现的景象已经令他震骇失色,他感到血液在太阳穴里疯狂的涌动,狂喜之意像潮水一样漫了上来!

  忽然,老人家撒腿在山谷旷野里奔跑起来,他的心在极度激动着,他的痛快已经不能用语言来表述,似乎他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有跳动的欢畅!

  兴奋和激动如同决了堤的洪水,浩浩荡荡从他的心里倾泻而出,再也无法隐藏他的那份再生的渴望。

  木方和二人却是依旧呆呆的望着刘君怀,练呈如开口的瞬间,语音竟带出一丝颤动:“机缘者,君怀,你竟然就是那位重大机缘者?”

  当年的盛天老祖并不是位阴阳术士,他那句“三千年后星天议会会有一场祸福相伴的劫数降临,待得此劫数安全度过之后,便是那松印秘境开启之时”内蕴无限机锋,没有人知道不擅长推演的盛天老祖此话的具体出处,三千年来,也多被当做一种犹如神话般的玄奥传说而已。

  直到盛天老祖当年口中的重大机缘者真的出现了,练呈如二人再将这处松印秘境与盛天老祖的那段话一对应,便发现了两者的完整契合,这才是他们满眼惊惧之色的真实由来。

  他们却是不知道,阗殛老祖早就针对刘君怀与松印秘境演算了一番,推演出了大吉卦象。

  弑血盟在修真界的势力就是劫数,而且时间正好就是三千年,此劫数安全度过,那松印秘境的开启也在刘君怀这里得到了验证,那么天道和人事的变化与感应,全在刘君怀一人身上显现出来。

  那么天象的变化是由人的善恶引起的,也是人间祸福的预兆,而刘君怀就是这预兆的发现者,以后也将是它的掌控者,这已经是不容置疑之事。

  再与阗殛老祖演算出来的天命之格两相结合,练呈如二人的心情怎么能够平定下来?

  尤其是同样演算出天命之格的木方和,心中的澎湃已如巨浪翻滚,这真实验证之后的狂喜,如同涨满河槽的洪水,突然崩开了堤口,咆哮着,势不可挡地涌进了他的满脸笑意里。

  如果说数次听闻了刘君怀的天命命理,练呈如心中隐隐还有一缕疑虑的话,盛天老祖的一番寄寓深刻、无迹象可寻的言论被证实,刘君怀的身影在他的眼中瞬间高大起来,修炼者眼中曲折艰辛的未来也刹那间变的光明,又怎能不令练呈如激情荡漾?

  他知道之前刘君怀两人的借口离开,是在欲加证实练乐人与自己的忠实度,在见到了松印秘境的一霎那,他心中理解了刘君怀心中那一份慎重的原因,如此超越了天下间所有至宝的隐秘空间,是每一个人心中永远的梦想。

  两人心中的狂澜突起自不细表,再看已经渐如痴狂的练乐人,此刻却久久的屹立在巨大瀑布群前,陷入了深深的冥想。

  在痛苦的压抑修为之中猛然解脱出来,他那沉浸在体内浑厚至极的气息瞬间释放,一种对未来境界的感悟隐隐显现,久违了的身心舒爽使得老人一时间浸溺其中不想自拔。

  刘君怀三人此时围坐在一旁,听着刘君怀对于自己的一方世界的解读,练呈如二人满眼的羡慕之外,是无尽的意念遐想,如此的修炼环境,即使是仙界,也不过如此了吧,在这等优秀的环境里,他们深信自己的修为会有这突飞猛进般地提升。

  而且这里还有着超越了九阶散修的妖兽存在,他们知道,这里面的自然气息与规则,已经远远超越了汉疆,二人对于这个世界的进化,同刘君怀一样充满了期待。

  只要这个小世界一直存在着,他们的修为提升也会始终处在飞速的提升当中,这是两人在进入这里短短一个时辰里的共同认知。

  望着隆隆瀑布声响下屹然挺立的练乐人,练呈如有些动情的说道:“君怀,我师叔的大限已经没有多少年,近四百年来他始终把古树当做一生的守护,为了这份执念,也为了后辈的解脱,他付出了太多,这也是我兄长不肯常常归来的心中之痛!

  “只是由于你的出现,先是禀书兄妹的跟从,再有老朽奉命的辅佐,然后是对于师叔的恩若再生,练家人已经与你有着永远也解不开的情分!客套话我也就不讲了,练家由上至下,没有一人会背负你的恩德!”

  刘君怀赶忙笑道:“我与练家本就为一家人,而且练盟主对我有恩在前,若是论恩情的话,就愈加纠结不清楚了!所以,二爷爷您千万不要早有这些话语,会令君怀很难堪的!”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