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五百零四章 谁是谁的打手

第五百零四章 谁是谁的打手

  凄厉的惨叫突然传来,令晏翰池的身子猛地一颤,旋即依旧迅疾的狂奔,这时候他再不明白是刘君怀的报复,就枉为在城主府纵横了这许多年,此时的他心中升起了无尽的悔意。

  他很清楚晏家大院已经完了,一夜时间屠尽六千多名高阶修士的刘君怀,果然招惹不得,晏翰池口中狂骂着脑海中不断闪现的那位黑衣秃头老者,只是他却忘了是自己贪欲三大门派的传承,才走上的这条不归路。

  此时的战道武装犹如虎入羊群,所有的修士都不是它们的一合之敌。

  战车却被刘君怀召唤到了后殿,那埋头鼠窜的晏翰池自然逃不过他的探识,只是刘君怀还不想这么早的将之捉拿,来到这里斩草除根才是他的首要目的。

  过不了多久自己就要晋阶汉疆,唯有留给修真界一个深刻的记忆,才是最大限度保护万象宗的最直接手段。

  只是半柱香时间,后殿已经大部分化为了焦土,残肢断臂与焦臭随风飘荡。

  将将临及的晏翰池面若死灰,他的身体已然不受控制般地颤抖着,颓垣废址就是他此时此刻的心理,他的意志力已经崩溃,生死存亡于他霎那间变得无足轻重,眼望着悬浮在半空的刘君怀,晏翰池恨意滔天,战意沸腾。

  刘君怀嘴角微撇,两手不间断地打出无数繁杂手型,浩荡真元掌风骤起,半空中的一团能量球立即涨大千百倍,化为一只数丈长的遮天大手,横亘在狂暴的虚空里,一股无形的力量扩展开来,立即将周边虚空乱流瞬间撕碎。

  随着那只大手扬起,一团团玄青色的气劲极速旋转,数十丈的大磨盘形成,一时间,虚空里狂风四起,雷电交加,一缕空间道纹的添入,大手之上竟有了一种禁锢空间的奇特力量,五根粗若水桶般的手指由掌化拳,手指曲动间一股狂暴能量自拳风喷吐出来。

  犹如风车般大小的拳头硬生生向着晏翰池身后大殿砸去,凛冽罡风在虚空中划出一道流光,灼烧着虚空气流发出“刺啦啦”声响。

  “轰!”

  在遮天毁灭气息下,神秘的轨迹,精深的奥义,全部溶于那个巨大而漆黑的巨拳之上,拳风所到之处,高达几十丈的后殿主厅轰然倒塌。

  随一股浩荡威凛气息在烟尘滚滚中四下蔓延开来,遮天巨手从天而降的恐怖情形,令晏翰池心胆俱裂,那股遮天蔽日般倾覆之下的彻骨寒意,使得他战意瞬间溃散,那仿佛天地都被黑暗给笼罩的无尽黑暗,让他满身的气机瞬间被锁定,丝毫动弹不得。

  晏翰池惊恐到脑袋里亡魂皆冒后旋即一片空白,毁灭世界般的气势令他窒息感狂涌,如山的空间压迫之力,将他的体内气血倒涌,鲜血顺延着口鼻双耳缓缓溢出。

  在他将要昏厥的一刹那,识海里传来的讯息是,刘君怀的实力不仅仅是依靠手中的傀儡,他本人的真实修为就是几个自己也比不过的。

  几滴灵气液入口,刘君怀施出天莲心火,手中的拳势依旧挥出,拳风夹裹着无尽的炽热火雨,那火雨在空中迎风见长,不一会便变为绚丽的火焰海洋。

  那雷霆万钧的一拳之势,瞬息之间将凶戾的气息与火烫气浪席卷而过,漫天火雨中一股极端恐怖的波动散发出来,经过之处空间似乎都产生了褶皱。

  无尽火域夹裹着剧烈的焚毁一切的热浪,迅疾覆盖了整座后殿,随无数声火焰爆裂巨响,这一片已经是浓烟缭绕,化为了一片焦土。

  此范围内的一切活物均被爆裂的火焰能量焚化掉,炙热的高温令虚空里的煞气升腾,随风势蔓延,半座汉郾城都是笼罩在了一股股的惊天煞气之中。

  伸出手指连连点出,被禁锢后的晏翰池与战车一同收起收起,五具战道武装齐齐汇聚到刘君怀身旁,一声长啸,六道身影跃入空中,化作数道虚影,在汉郾城虚空一划而过,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方圆数里的硕大克衢府已经化为一片焦土,三座巨大宫殿与附属建筑被夷为平地,只留得浓厚云层下的大量烟尘遮蔽天日,零星火光山洞中,缕缕焦臭气息在汉郾城的角角落落飘荡。

  而所发生的一切只在短短的一炷香时间,随虚空里六道身影的消失,首先是十里外的城主府涌出大量的高阶修士,在他们围绕在废墟之旁唏嘘之时,整个汉郾城各方势力才纷纷赶将过来。

  只半个时辰之内,刘君怀的大名再次在城内唱响,杀神的称谓赫然传颂在大街小巷,那张略显青涩的脸庞一夜之间传出了很远很远,那张略显青涩的脸庞终于又创造出了一段传奇。

  短短时间将克衢府、晏家大院在汉郾城版图上抹去,近千名修士无一生还,那黑夜里悬浮在虚空里的几十丈高战斗堡垒,令闻着心惊胆战,犹如山峰般的威压浩瀚如海,满溢着诡异字符的金色光芒,似压地银山一般一泻千里,间伴着撕裂灵魂的长啸裂空划过,都被亲历者详细的刻画出来。

  相比于满城的风云涌动,回到了万象宗的刘君怀将晏翰池丢给边际中,边际中熟练地一掌拍去了他的修为,令一旁观看的文处一频频摇头不已。

  破碎丹田对于修炼这也说是最为残酷的惩罚,没有天材地宝与相应功法的修复,一生的苦修就付之东流。

  只是联想到此人对于万象宗的恶劣行径,文处一也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了。

  星天议会的众人在汉郾城内的巨大声响响起之时,便纷纷跃上了半空,待得克衢府的浓烟升腾之时,已经有一部分城南角的晏家庄。

  刘君怀的战斗结束了,便是星天议会清洗相关势力的开始,现在的星天议会似乎有了一丝刘君怀的私人打手的蕴意。

  曾经木方和借此与刘君怀开玩笑时,刘君怀呵呵一笑了之,他心底里最明白,星天议会恨不得自己生起这许多的事端,他们借此掺入自己的势力才是关键所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还不如说他刘君怀是星天议会的打手才更贴切些。

  只是本就为打算长久的滞留在修真界,只要双方都有利,他也不介意充当这种急先锋。

  木方和挟带着晏翰池去一旁审问,莫思彤一众女修士也纷纷前来探寻,在这之前他们可是不知道其中的隐秘,在刘君怀离开之后,随着那五名纤细的被捉拿,她们才知晓万象宗又被人给惦记了。

  听到刘君怀将汉郾城副城主的势力给灭杀了,练羽尘吐了吐舌头,那边的冲天火势万象宗这里也看得清楚,何况还有练禀书元神之力的探识,自己的男人有这么大的胆识,才是小姑娘之前崇拜他的主要原因,这一次刘君怀在自己身边又有如此的作为,使得此刻的练羽尘,望向刘君怀的两眼闪烁着火热的小星星。

  相对于她而言,其他的女孩眼中却是关怀之意更明显一些,尤其年龄最长的莫思彤,眼神里的那一份紧张后的欣喜显而易见,只是碍得殿堂里的众多修士,才没有上前倾诉。

  练呈如笑道,“君怀,今夜过后,就可知道你晚间的轰动效果了!只是这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那身后之人不暴露出来,始终还要有战斗!我想明后两日之内,那三大门派的七位老家伙又要出来露面了,这要看星天议会对待那几十名合体中后期修士的审讯结果!”

  刘君怀说道,“审讯时一定的,毕竟在万象宗暗中潜伏的就有他们的人!那五人的审问结果如何?”

  练呈如道,“那几人只是小喽啰而已,仅仅供述出了晏翰池与晏家的指使,对待他们还要施出重招!星天议会明日里会有搜魂术相帮,但我估计不会有太关键的供述。倒是那剩余的几十名合体中期修士很令人期待,这里面很有可能会有弑血盟的成员出现!”

  方克银一边接着道,“只要有一名与弑血盟有关联者出现,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去剿灭那三个门派!因为那位幕后之人,也只有那七名老家伙才知道他的底细!”

  这时候,边际中前来相告:“君怀,那位晏翰池醒转过来了,他点名要见你!”

  刘君怀、练呈如跟着边际中来到了审问之处,气氛凝重的审问室里只有晏翰池那粗重的喘息声,见到了刘君怀的到来,他的脸上显现出一抹惊惧,随即是一种绝望后的失落神色。

  “晏城主,自问我刘君怀从未有得罪过你之处,为何你对万象宗如此大的仇恨?”

  “我不知道你的仇恨一说从何而来,晏家只不过将你们万象宗的灵气聚集做了些改动而已?”

  “你确定只是改动?舌尖嘴利,还在狡辩,你以为我万象宗会查觉不出来?立即将你的身后之人交代清楚,我还可以从轻发落你们晏家,我可没有这许多的空闲听你废话。”刘君怀见晏翰池死不认帐模样,不禁有些火大。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