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五百零五章 凤袂女

第五百零五章 凤袂女

  修炼环境对于门派来讲有多重要晏翰池清楚无比,胆敢窃取万象宗的灵气会有何后果,他一定也会考虑过,没有巨大的利益引诱,刘君怀可不相信身居高位的晏翰池,无缘无故甘冒巨大风险,来招惹万象宗。

  晏翰池也不过是将满腔的绝望化作了愤恨而已,他没有一点讲出内情的意思,也不会将刘君怀召唤过来。

  在刘君怀以晏家相挟之后,他再也没有了口中的强硬,“是凤仪宗上任宗主凤袖女的师弟霍丛焱找的我,那八级阵法师也是他派来的!他只要我将那个阵法维持运转一年,内中有何隐情就不知晓了。

  “那凤袖女与我的祖上有一段交情,当时霍丛焱找到我时取出了一件我祖上的信物,还许诺给我一件半仙器,以及两条中品灵脉。只是事先讲好,要三月后才能兑现,我本打算三月之后东西到手,便悄悄撤去阵法,却没想到只是运转了第六日,刘宗主就察觉了!”

  刘君怀望向了木方和,见其微微点头,他继续问道:“当日只有霍丛焱一人过来吗?”

  晏翰池回答,“七个人,三大门派的老祖都到了!而且他们许诺了一份藏宝图,只是这藏宝图被分解为三份,他们只是将其中的两份交给了我,第三份要等到一年之后才能拼接完整!”

  木方和示意边际中将两块兽皮地图与一块墨玉状的玉牌递过来,刘君怀看了两眼,递给了练呈如。

  接下来晏翰池也算是有问必答,却是与那七人没有太多关系了,那几十名修士欲要加入万象宗之事他也毫无所知,刘君怀的目的也达到了。

  最后却没想到这位晏翰池只求一死,以此来换取晏家的平安,他知道自己已经一无所有,但是那城主项乐吟就不会放过他。

  朝着边际中点了点头,接下来的一切自由边际中来处理,刘君怀则是与练呈如、木方和一同返回。

  在议事堂坐定,练呈如问道:“君怀,说说你的看法吧!”

  刘君怀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道:“此时大体也就如此了,那位霍丛焱的身后还有人,而且这人很有可能是位女人!”

  “哦?你怎会有如此想法?”练呈如的兴趣大起,直起身来一副附耳倾听状。

  刘君怀笑道,“那块玉牌信物是霍丛焱等人故意留给我的,里面有一种特殊的影像阵法,就像元神之力的探识一样,横扫这块玉牌周围的环境,然后所有的影像就在接受者那里一一回放。它类似于一个微型的传送阵,只是传送的是影像而已!

  “而布置阵法的手法上,有很浓郁的脂粉气,由此我断定这人就是霍丛焱的身后之人!”

  练呈如与木方和两人有些目瞪口呆,他们想到了其中必有蹊跷之处,却不曾意识到晏翰池的手中之物会内有玄机。

  木方和倒是知道刘君怀的镜像世界的存在,那练呈如却是对此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你是如何窥探到玉牌之内的情形?”

  刘君怀将镜像世界乃是天眼通的特有功效讲了出来,练呈如恍然道:“天眼通还真是奇妙得紧!这可是神级的作弊手段了!看来那人在玉牌之上布出的禁制并不高明,竟然阻隔不了天眼通的透视!”

  刘君怀笑道,“那外面的禁制的确不太高明,但是一旦破解了它,里面的阵法也就一同破坏了,那人可是晓得内中的秘密被我们发现,以此进行反制的话,主动权瞬时就易手了!”

  木方和乐道,“那又怎样?现在不是同样被我们察觉了!”

  刘君怀道,“这人的心机很深,设置的圈套一环套一环。我想她的最终目的是利用那两片地图,来吸引我前去某一处地方,然后便掉入他们的圈套了!”

  “的确如此!君怀,你是怎样意识到这里面有圈套的,我是讲在发现玉牌里的阵法以前!”练呈如笑着问道。

  刘君怀回答:“就在那人给晏翰池指定的一年的期限上!因为这期限的制定有些画蛇添足了,应该不是霍丛焱身后之人的本意,而是那人给霍丛焱所布置的期限,没想到霍丛焱原封讲给了晏翰池!

  “根据那部窃取两成灵气的阵法来看,只要几个月,万象宗就可以明显的感觉出灵气的流失,这一年的期限若不是那人的原意,便是霍丛焱不了解阵法的内中原理,多出来的几个月是他的擅自主张!”

  练呈如还是很佩服刘君怀的,小小年纪,但是在一个数字上就看出了这许多的问题,“也不尽然!也许这就是那人的聪睿之处,一年的期限就是她的陷阱所在,或者讲是整个事件的玄机!那人根本的目的就是希望我们在期限问题上纠结,这根本就是有意而为之!”

  “你是说那个女人故意用一年的期限来迷惑我们?”木方和讶异的道。

  “可以这么讲,只是这中间出了刘君怀仅仅几日就发现阵法的变化,这样一个巨大变故!她的真实目的很可能就在利用这个期限,将我们引入歧途。他们会想到我们能够猜测出有陷阱的存在,这个期限的限定,就是要我们误以为他们的陷阱还在布置当中。

  “他们在催促我们立即动手,而且陷阱就在凤仪宗之内,相必是个很险恶的计划,我们需要先行弄清楚这个陷阱的真面目,才可以进行反制!”练呈如分析道。

  刘君怀沉下心来思虑了好一会儿,“那就是讲他们的计划根本不惧星天议会的参与进来,说明了陷阱的布置很有可能是一个巨大的工程,所以陷阱的位置也只会是山谷、火药、塌陷等效果的集中之地,只是如此显而易见的能够猜测出来,那些人还如此的有恃无恐,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练呈如笑道,“很好,你能够联想到此处,不妨再做一下更为大胆的猜测!”

  刘君怀的眼神中显露出一抹迷惑,良久后他的双眸一阵闪亮,“您是怀疑这整件事情与弑血盟有关系?”

  练呈如点点头,“很有可能!在明知你手中有渡劫期实力的傀儡,而依旧进行如此繁杂、浩大的布置,只能说明他们有强大的底气,我想你在探明了详情后需要去汉疆一趟了,但行踪必须要隐秘,进出石界碑不能使用九龙令牌!”

  刘君怀的表情有一些激奋,“汉疆能不惊动那是最好,弑血盟在那里的隐藏势力很是诡秘,一旦我出入汉疆的消息走露,对整个汉疆针对弑血盟的计划都有影响!还是想办法先去凤仪宗探一下虚实!”

  练呈如站起身来来回走动着,“君怀,你对前去探听有无把握?那里很有可能会有渡劫期修士的存在,危险还是极大的!”

  刘君怀笑道,“我有镜像世界,不需要过于靠近!而且我掌握了一种隐身身法,还有瞬移傍身,危险是有一些,但是他们想要留下我也不容易!”

  木方和向练呈如点头,“君怀完全有自保的能力,呈如兄倒是可以放心!”

  “事不宜迟,我打算现在就动身,因为那块玉牌的原因,我们在审问室的一番举动,那些人肯定已经有了发现,这时候过去,很有可能可以见到更多的幕后之人!”

  练呈如停住了脚步,面色有些凝重,显然他的心里很是不踏实,“君怀,此时倒还真是个好时机,只是你千万要以大局为首要,即使有消灭他们的机会也不能动手,这一次的阴谋明显策划了好久,很有可能最后还要通过汉疆来解决!”

  木方和一直对于刘君怀的实力有着近乎盲目的信任,只是这一次的探识未知情形很多,而且对方的实力很可怕,他望向刘君怀之时的眼神中有了一丝担忧。

  看着刘君怀消失在黑夜里,木方和低声问道,“君怀今晚会有收获吗?我们的这一次决定是否有些操之过急?”

  练呈如面色深沉,“今晚的确是个绝佳机会!敌人的精心布置不可谓不周密,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君怀会在如此短暂的几日里就发现了阵法的存在,他的镜像世界可是立了大功!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那些人已是反应不过来,根本想不到君怀这个时间过去,这样一来他倒是很有可能会有重大发现!”

  木方和轻叹一声说道:“但愿吧,一直以来我对于君怀的能力从未失望过,这一次也一样!只是今次敌人可能会很强大,我只怕他遇到了可以一网打尽的时机忍不住动手!”

  练呈如忽然岔开了话题,他说道:“木兄给我讲讲君怀的瞬移!”

  木方和将刘君怀的瞬移讲述了一遍,练呈如的眼中精光急闪,他笑道:“这我就放心了!”

  他伸手拍了拍木方和的肩头,“之前我对于他的这个神通不很了解,现在我可是有信心的很,至少没有人能将他留下来!在汉疆有几位渡劫期的围追堵截下都可以自如进退,我们还有什么担心的!”

  听到这些他本已了解通彻的问题,木方和哑然失笑道:“也是,我是有些关心则乱了!要说这小子的心机可是令我佩服的很,他的心智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数次在行动中的随机应变,事后都被认为是唯一的解决途径,这些昆吾会长是最有发言权的!”

  练呈如兴致大起,给木方和递过了一杯酒,“那好,木兄,今晚你就好好给我讲讲他的事情!”

  此时此刻,刘君怀一个瞬移已经来到了明王山回凤谷,影化神通开启,整个身体立即像水波一般出现着波纹,虚虚实实如同幻象一般凭空消失,不知不觉间潜入了大殿主堂。

  全身影化还是很耗费真元,他有如此多的恢复手段,倒也不会在意这些,即使有镜像世界也在同时开启着。

  现在刘君怀的元神之力探识范围已经达到了近万里,这与瞬移的距离是等同的,若只是探识敌踪,根本不需要如此的接近。

  只是即使有镜像世界加持,太远距离的声音探识就有些力不从心了,为了保证监听效果,也只有尽量的靠近一些,才能令声音更加的清晰可辨。

  一楼大厅还是那个巨大舞台,刘君怀深处二楼天井,正好望向天井下的一楼舞台。

  此时的舞台中五人呈半圆围坐,令刘君怀大吃一惊的便是,那动手的两位竟然均是六阶的散修,其中唯一的女性正在开口说着:“事情的缘由便是如此了,那晏翰池没想到性格软弱得很,被那刘君怀几句话,就惊吓的全部招认,其后拿自己的生死换取了晏家人的平安!”

  中间位置的一位大乘后期苍发老者说道:“袂女,我们的计划已经很是周详,那小子能够这般快捷的识破阵法的存在,对计划可是影响巨大!可曾有补救措施?布置了整整一年,我心有不甘啊!”

  袂女?刘君怀心下念叨着,凤仪宗的上任宗主叫做凤袖女,这一位是不是叫做凤袂女?还美女,我呸!

  那个袂女果然道:“父亲,我凤家的凤仪宗可是被那个孽子摧残的一塌糊涂,袂女怎么可能就此放过他?好在我们之前的那个一年期限派上了用场,即使他提前识破阵法打乱了部署,也不过是提前了三个月而已,陷阱早已挖掘妥当,凭借昆吾掸的智慧,肯定会在近期前来,这样看来我们的计划并没有失败!”

  坐在凤袂女身旁的另一名六阶散修开口道:“凤老祖,袂女乃是我汉疆楚家的三大谋士之一,她的计谋能够将修士联盟都耍的团团转。这个计划即使某一环节出现意外,也不会影响最终效果,您老人家放心便是了!”

  凤老祖拱手道,“袂女有了楚家的帮助,老朽还是很感激的!自袖女飞升仙界,这三十年来楚家一直对待袂女一如既往,我想袖女知晓了也会很欣慰!”

  那名六阶散修拱手回礼,“没有您老人家讲得这般复杂,袖女是我们汉疆楚家的老相识,袂女又是身居楚家核心,很多时候我们楚家还要依仗着袂女。您老也知道她与那边的关系也很深,很多时候双方之间的嫌隙,皆是她在从中斟旋!”

  凤老祖望向了女儿,“还有这事?”

  凤袂女笑道,“修真界的楚家可是毁在刘君怀的手里,汉疆楚家极为震怒,几次的反击又连番的失败,汉疆的楚家某些人就有了全力一击的想法。但如此一来,与那边的计划就有了冲突,他们汉疆楚家处在明处,修士联盟始终在寻找楚家的漏洞,一旦他们生事,必定会引来修士联盟的全力打击。

  “所以,那一边对楚家的某些人就有了严重不满,我只是从中做了些劝解与修复,效果还不错!”

  一旁闻听的刘君怀心中波澜顿起,他没想到此行的收获这般巨大,如此隐秘之事就这样轻松从几人的嘴中探听到,即使陷阱之事不能解决,也不枉此行了。

  汉疆修士联盟千方百计的探寻之事,看来还要从楚家人身上找到突破口,那弑血盟的组织之严密,令刘君怀心生极大警惕。

  凤袂女口中谦虚得很,但语气中的倨傲却明显听得出来,凤老祖却是依旧一副理所当然姿态,刘君怀心下暗笑,果然是凤家的血脉遗传,老的小的一样的高傲自大。

  也许从凤家人此次的行动中,就能够令汉疆找到重大突破,刘君怀隐隐觉得,楚家人的被揭露,势必会是因为凤家人的这种高傲自大性格。

  在座的五人当中就有那位霍丛焱,这时候他开口道:“老祖,那刘君怀嚣张跋扈得很,根本无一丝贪贤敬老意识,且为人专横暴戾,眼中容不得些微不敬,今日晚间那晏家两处深宅宫府被其人夷为平地,除晏翰池外无一人生还,此子的暴虐狠毒可见一番。

  “所以,小的认为,即使那刘君怀已经意识到,针对他而编织出的一张巨网,以他的年少轻狂性格,断断不会因为潜在的危机而放弃反击。”

  凤袂女点头笑道,“丛焱师弟的确是有心了,将那刘君怀的品性了解得如此彻底!唯亭,你来说说看!”

  她手指的那位大乘初期修士,叫做楚唯亭,修真界楚家的残余,是凤袂女在修真界的一条眼线。

  楚唯亭起身微弓讲道:“小的自三年前一直在暗中关注着刘君怀,他的确如霍前辈所讲的那样嚣张暴戾,但此人的心智也是灵慧得很!他非常善于借势,但更擅长将自身的努力,总是能符合身后势力的利益,潜移默化中,他身边聚集了一大批修真界巅峰势力的相助!

  “而且,他会很巧妙的将这种优势放大至最大,却又不令人生厌,并且所获得利益会及时惠及到那些帮助他的人。我很怀疑他的实际身份,应该远远不是简单地万象宗宗主那样单纯,因为就像星天议会这般对他以及万象宗的密切程度,甚至摒除了他们之间的派系斗争!”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