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五百零七章 楚家三大谋士

第五百零七章 楚家三大谋士

  无广告手机阅读网  “其他两个门派的六名老家伙,暂时不要去管他,一切等汉疆来人再做定夺!而且,既然凤仪宗还隐藏着一位老祖宗式的人物,其他两派不得也有类似的存在,我估计三个门派要统一进行攻击,这段时间正好派遣出人员调查!”练呈如道。

  昆吾掸抬手招过来一名星议会成员,低声嘱咐了几句,这才转头向刘君怀道:“那一位叫做楚唯亭之人我知道他,楚家被剿灭之时他失去了踪迹,那时候他只是一位合体中期修士,所以我也没有太过在意,没想到几年的功夫就进阶到了大乘初期!

  “这个人要好好利用他,他肯定知道楚家其他逃出之人的落脚之地。至于三大门派的那些位合体中后期修士,你打算怎么处理?”

  刘君怀笑道,“正如凤袂女所讲,万象宗正是缺人之时,有了这些位修士的加入,万象宗真的有可能在一夜之间成为大型门派!而且据我所知,这其中有许多当时并不同意他们掌门的行动,有木域主帮忙,我再把阗殛老祖请过来,由着二位前辈的把关,我想在其中挑选出三四十人,是没有问题的!”

  昆吾掸笑道,“我就知道你子舍不得这些高阶修士,早在几日前我就把他们的背景调查清楚了,可用之人应该比你预想的多一些。当然,这些还需要两位大师的推演,其中有几人还可以得到重用!”

  “不得不心啊!那位凤袂女就是一个人物,思维清晰,判断准确,我的命之格竟然差点被她所知,随人她那一边还不知道具体详情,但是已经隐隐猜测出我有某些不寻常之处!好在他的这般猜测还没有传到汉疆,星议会的那些位知道详情的前辈们要打个招呼了!”刘君怀一脸的庆幸之色。

  一向稳重的练呈如呼的站起身来,急声道:“那凤袂女果然不简单,竟然从些许的蛛丝马迹中有了这般猜测!昆吾会长,你还真的要特意嘱咐一番那些手下,此时可是非同可,不得不单单影响道汉疆,这消息传到仙界,我们定会为稳定住阵脚,就被仙人们覆灭了!”

  昆吾掸默默沉思了好一会儿,抬头道:“至少现在的星议会现有知情人完全可以信赖!我们不妨放出风去,可以的夸大君怀在汉疆的背景,在勾画出一个并不存在的师门,这种事君怀也曾经做过!”

  刘君怀嘿嘿笑着挠了挠头皮,练呈如惊奇的笑道:“哦?还有此事?”

  昆吾掸向着木方和呶了呶嘴,木方和一脸笑意的俯身向着练呈如讲述了早前的情形,刘君怀一旁不满意的道:“这有什么隐秘之处?我那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

  练呈如听明白了其中的隐情,呵呵乐道:“这也不失为一种自我保护的手段!看来那名楚唯亭真的不能动他了,留下他传播这类消息还是可以的!”

  这时候方克银与文处一走了进来,木方和笑道:“呈如兄,后面那位就是冒充刘君怀的师门之人了,他是思彤的外公!”

  几人早在昨晚已经见了面,只是忙碌间还没有经过仔细的了解,这时候就纷纷攀谈起来,到了刘君怀当初的一些波折,练呈如这才对他的家世有了些了解,再看向刘君怀之时,眼中的钦佩更是明显。

  言谈之中便转到了刘君怀昨夜里的那一部巨大战车,刘君怀得意的笑道:“具体的来处不能告诉你们,这可是我师门最极端的隐秘!”

  文处一乐道,“你这活学现用之能倒是娴熟得很,又有谁不知道,你是从千机谷带过来的!”

  刘君怀这一次是真的惊讶,战车来历可是没有向任何人讲起,这包括了昆吾掸在内。

  文处一笑了,“你太看我们星议会了,那千机谷的几位绝顶炼器师可皆是从修真界过去的,傀儡术也是后来去了汉疆之后才修习的,在这之前他们几人可是修真界宗师一般的存在,能够炼制出来这硕大的堡垒之人,也就只能是那几位了!”

  刘君怀这才恍然,丝毫不介意被文处一侧面的验证出来,进入了汉疆,他们早晚也会知晓。

  “不得不你手中的这些傀儡确实是威慑力惊人,早先星议会的某些人并不是很在意你,但是在你的傀儡显露出来,他们才知道之前的想法多么的可笑!所以,实力决定了一切,即使是盟友之间!”昆吾掸道。

  练呈如苦笑道:“不用旁人,我自己就是个例子,我本来也只是别人交代的前来与君怀交好,这其中也多是因为他的命格身份。却没想到,随着对他的接触越多,却猛然间发觉却是了解的越少,这几日的他令我越来越惊讶,现在我几乎可以断定,今后的日子要同他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了!”

  木方和佯作恼怒状,“看来我与老祖的演算之术还是没得到大家的认可啊!君怀的命格你们承认不承认也好,事实就摆在那里,不是随

  (本章未完,请翻页)便什么人就会有如此卦象的!万年才可能出现的一位,我与老祖还不紧紧抓在手里,那肯定就是老糊涂了!

  “可笑你们这些人,一直都在默默地观察当中,也只有昆吾会长眼界开阔一些。这阴阳术数存在了几万年,没有神奇之处,会有久远的传承吗?”

  练呈如正容道:“木老兄这话在理!包括我自己在内,对待这些隐晦难懂的虚妄之事,存生了一知半解的将信将疑,这一次可是深深体会到了阴阳术数中的奥妙无穷,这里面充满了智慧灵秀与教益无限,与宇宙一般的深邃辽远!”

  没有太长时间,那名被昆吾掸派出去的修士转回来,递给了他一方金属令牌。

  那令牌之上镶刻着一个名字,是刘君怀这一次进入君怀临时打造的,没有人能够保证弑血盟之人潜伏在何处,即使是在阗殛老祖管辖的修士联盟的刑堂,他们在看护着石界碑。

  只耗费了半柱香时间,几次瞬移后的巨大消耗,刘君怀便在距离石界碑几十里外恢复完毕,幻化了一下外貌,年龄也增长了不少,果然看不出他的本来面目,还是当初化名商直的凌墨交给他的转换术,刘君怀也是第一次使用,效果还是不错的。

  顺利的进入了汉疆,刘君怀便给阗殛老祖发出了传讯,赶路中便收到了老祖在弘邺城的玄祇山庄,几息之间,他的身形已经来到了玄祇山庄那巨大的院落里,阗殛老祖亲自迎将出来,望着刘君怀的目光显露着欣喜。

  比之阗殛老祖刚刚从松印世界出来之时,他身上的气机又浑厚许多,也许是阴阳术数的原因,那深邃双眸愈加的秘不可测。

  “君怀,你这副模样不知道的还真不易看出破绽!好了,长话短,你如此隐秘的前来,一定有有大事发生!”

  “老祖,这次你还真猜对了,大事,绝对的大事!”

  刘君怀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的讲出,阗殛老祖的面色越来越凝重,听到了凤袂女在回凤谷的布置,更是勃然大怒。

  他努力平息下来,思量的半晌,道:“我这就亲自去修士联盟练盟主那里,你在这里耐心等候,我要幺过了陪着你!”

  刘君怀也不推却,他还要多了解些调查弑血盟的进程,也不知道沈炳文还在不在弘邺城。

  想到这里,他的元神之力铺展开来,曦和苑酒楼的底层之处,果然见到了沈炳文的身影,镜像世界催动到极致,沈炳文的周身渐渐隐现出一层朦胧无形气罩,他身上的化神中期气息慢慢显现出来。

  刘君怀不禁点头自语:“如此的险恶环境,仅凭着晚间酒楼打烊后的修炼,这一年多的时间就进阶了一个境界,这沈炳文也算是奇才了!”

  这时候酒楼的掌柜模样的一位老者,在二层走下来,向着沈炳文呵斥着什么,沈炳文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身体微躬者,嘴中不间断地讲着,脸上挂着讨好般的恭维,刘君怀看到此处心中竟升起了一丝心酸。

  他与沈家之人并无多么深的记忆,亲情也只有在刘氏身上感受到一些,他此刻的心酸与沈家没有关系,而是为沈炳文这般的表现感到悲哀。

  化神中期的修为,放在西域就是顶尖的一部分势力了,却是在这渡劫期满地行走的汉疆,甘愿承受没有一丁点修为的酒楼掌柜训斥,还要做出一副卑躬屈膝状,沈炳文这种修真者也的确是修炼者的一种悲哀了。

  造成这种局面的除开弑血盟的处心积虑,与沈炳文的一意屈从干系巨大,作为一名修炼者,能够将自身做人的底线,压制的如此之低,这沈炳文也的确是个人物了,只是他这般心有猛虎的做派,在刘君怀的眼中却是卑微之极。

  修炼者寻到的目的就是为了长生,那种心神不羁的自由才是梦想境界,沈炳文这种修炼方式显然在追求卧薪尝胆后的勃发,其最终极的修炼结果,也只会成为一方枭雄而已,他的心境会永远的被禁锢在权势之中,再也不会有所开阔了。

  只是他听了在仙界,正是这一类人在大行其道,也是末法时代来临时最显著的特性,不加以控制,这一方世界真的会走向溃乱,重回虚无。

  刘君怀收回了元神之力,他的心神也瞬时清明,与其自顾自地独自感慨,还不如静下心来修炼,那些烦心事距离他太过遥远,替仙界、神界担忧,他与吃饱了撑得又有何区别。

  体内的真元刚刚运转一个循环,就听得午风在院落里大声地叫嚷,好在还没有直呼刘君怀的名谓。

  “我十三哥,我本身就是易容而来,你这般的大呼叫的,不怕外人得知啊!”刘君怀没好气的嘟噜着。

  午风笑道,“哪里会!我只是称呼兄弟而已!怎么样,君怀,这一次来风向不太对啊,我怎么见到师父一脸凝重的样子?”

  刘君怀简单

  (本章未完,请翻页)讲述了一些,那午风立时有大呼叫起来,“混账!还有如此的恶毒之人!这不是要毁了汉郾城么!”

  刘君怀笑道,“所以最毒妇人心,虽然有些偏颇,但是此事换作了一位男修士来主持,应该会有别的报复手段了吧?”

  话音一落,他猛然想到了什么,笑着望向午风:“十三哥,话就要飞升仙界了,我怎么从未见过你与女性打过交道?不要跟我你从未有过想法!”

  午风摇头道:“怎么,兄弟你什么时候改换了性格?想起了这般的阴柔话题?”

  “我只是好奇而已!让我猜猜,是不是老祖有令在先,飞升之前不许牵扯到这一方面?”

  “还真被你猜对了!我有幸投到师傅门下,老人家第一条师训就是不得在汉疆有情感纠葛,对于我们渡劫期修士来讲,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迎来劫,不能全身心投入至修炼当中,是很危险的。”

  “也是,在汉疆没有扎实基础一,体内的积攒足够了,劫也就降临下来,分心的确会有极大的危险!”

  “君怀,那你怎么办?你子可是有一大堆的夫人,都丢下了你可舍得?”

  “舍不得又能怎样?也许这是一种令她们全身心投入修炼的动力,感情这东西坚持下来才是最甜美的,我相信会有团聚的那一!”

  着话,刘君怀便感知到练呈觉与阗殛老祖的到来,在听到刘君怀送来的消息,练呈如大喜,这次的机会可是难得,能够直接在弑血盟都很上打开突破口,实在是大的惊喜。

  众人见了面也没有多少客套,刘君怀短不了又要将详情再讲述一遍,他的话音一落,练呈如的决议也出来了。

  “这样君怀,我,老祖,年盟主,敏长老,再加上逍驹与午风,我们六人跟着你前去修真界!只是具体的来往方式你可有方法?”练呈如三言两语便做出了决定。

  刘君怀取出了那个活性法宝,“利用我的瞬移,我们抵达也不过一个时辰时间。至此我们一定要准确把握住时机,抓住弑血盟的一丝缝隙不容易,那凤袂女又是如此的狡猾,一定要赶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动手控制住她!”

  练呈如点头,“详情我们路上商议,他们两位随后就到!”

  阗殛老祖道:“那位楚家的七哥叫做楚元甲,现在的汉疆楚家,由他们的第三代出面主持,楚元甲口中的三哥名为楚光济,楚家绝对的核心势力成员,他们之间是叔伯兄弟!”

  “第三代?楚家是不是还有第二代在汉疆?”刘君怀问道。

  “不止一位!据消息堂的最新探明,比我们早先知晓的多出了一位,也就是三位二代之人,修为皆是七阶八阶散修!”练呈如道。

  阗殛老祖道:“那位凤袂女不单单是凭借着裙带攀上的高位,此女子的心思之缜密,在楚家号称三大谋士之一,楚光济也是其中之一,这一次的行动一定要谨慎,弑血盟肯定会有其他人在关注着汉郾城!”

  半柱香之后,年唯与敏传祺结伴而来,随着万逍驹的最后到来,练呈如大手一挥,刘君怀便将活性法宝铺展开,几人踏入其中。

  刘君怀口中的一个时辰是有埋伏的,他从来不会将自己的最后秘密全部的展现出来。

  在无尽海的一处荒岛上恢复了一些真元,才再次瞬移回到了万象宗。

  在万象宗最隐秘的地方,刘君怀才将几人引领出来,稍后来到的练呈如与兄长在这里相见,自会有一番唏嘘。

  昆吾掸道:“我与呈如兄是这样安排的,既然凤袂女判断我们,暂时不会对那两个门派的六位老家伙动手,我们索性就遂了她的心愿,全力拿下凤袂女二人。那回凤谷还是由君怀先行探寻一番,我们等你的号令出手!

  “那几人一定隐藏在隐秘之处,倒也方便了我们的抓捕,君怀不用参与进去,你的主要任务是监视周围的环境,一有异动,立即出手解决,不能影响到练盟主他们的行动!”

  练呈如补充道,“我们的出入一定要隐秘,俘虏的押送也要利用君怀的那件法宝,审讯最好在这里解决,毕竟这里的防护工作要简单许多!”

  众人望向了练呈觉,他笑道:“没有这么严重,大家轻松起来,弦绷得太紧才容易出状况!我看这种方案很缜密,到时候大家一拥而上,争取最短时间拿下来,一定注意他们口中的毒牙,别到时候带回来两具死尸!”

  刘君怀道:“我打算多花费些时间探识一下,那位凤袂女很是谨慎,狡兔还有三窟,我怀疑她可能布置出了数个假象。”

  他的这种心还是有必要的,虽然在镜像世界里无以遁形,但是那位楚元甲可是位八阶阵法大师,他们隐身之处一丝的疏忽,可能就会引起敌人的警觉。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