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五百零八章 断机图

第五百零八章 断机图

  “君怀,这段时间不要与任何人起冲突,以免惊扰了敌人!你现在就可以出发,我们在这里等着你就是了,反正一心念一动就转回来了!”昆吾掸笑道。

  现在正时至午时,刘君怀来到明王山之时,太阳已经来到了正中间,强烈的阳光煎烤着回凤谷,天空一碧如洗,蓝得像一块巨大的玻璃。

  回凤谷正被笼罩在热气升腾当中,刘君怀的镜像世界穿透蒸汽的蒙蒙胧胧,那无数个大小禁制依然存在,凤仪宗的弟子们也一如既往的正常修炼着,只有霍丛焱在与几位女修士呆在一处交谈着什么,应该是在商议潜逃的路线了。

  连接那些大小禁制的阵法设计得很巧妙,它被设置在明王山一处距离地面百丈的岩洞里,岩洞正中一块拳头大小亮紫色能量晶体置中,阵法运转后,能量晶体会瞬间绽放出千万条能量光线,用以触发禁制,引爆火药。

  在岩洞的洞壁上方的缝隙里,斜插着一个圆盘状水晶石,这应该就是那种便携式的空间传送阵。

  早在几千年前,传送阵是修真者出行所用最重要的设施,乃是在相隔遥远的地方,以灵石作为能源用两个特殊阵法连接空间,从而实现人或物的远距离传送,在修真界曾经是很普遍的东西。

  传送阵不仅可用于个人出行,还可用于大规模军队、物资的传送。多是在两地各用以空间系水晶为主的阵法材料,设置空间传送阵来进行传送。

  空间系水晶一方面的作用是在其上铭刻符文作为传送阵的阵法部分,另一方面的作用是需要启动时镶嵌在阵法中作为能源部分。

  只是后来大部分高阶阵法师的飞升或是陨落,加上这种空间系水晶的来源的枯竭,这一类的便携性微型传送盘也只有在汉疆偶尔出现。

  可用于大规模军队、物资的传送的大型传送阵,也许只有某个古老势力还有未曾残损的传送阵存在,但也被当做所在势力最隐秘的宝物封存。

  早年间,空间传送阵的构建,极为艰辛不易,那寥寥几位懂得空间玄奥,能组建出空间传送阵的人物,每一个都是最炙手可热的稀缺强者。

  空间传送阵从用途上,可以分为单向和双向,又可以分为定向和多向。最完整的大型空间传送阵,应该是双向和多向的,既可以来回传送,还能向不同的位置传送。

  单向,就是只能往别的空间传送阵传送,却不能从别的地方传回来。

  双向,则是可以来回传送。这边可以传送人或事物去别处,别处,也能传送人和事物过来。

  定向,则是只能传送到一个固定的地方,多向,就是可以向不同的传送阵进行传送。

  这个隐藏于洞壁上方缝隙里空间传送阵,只能传送到一个固定的地点,而且只能去,不能回。

  如果是结构完整的大型空间传送阵,完全能借助于这个阵法,直达星天大陆大陆的任何设置好的位置,据说仙界的阵法大能们,所炼制出来的传送阵甚至可以连接各个大洲之间。

  要知道仙界的一个大洲,就相当于千个万个星天大陆,这样的广阔无边,仙人若是指望着飞行,不停不歇,十年之内也不可能穿越一个大洲。

  仙界的七个大洲之间的往来,皆是依靠大型空间传送阵,即使是这样,每一个大洲传送阵之间来回的转换,也需要十几日的时间,才能在各州之间穿越一圈。

  只是使用传送阵的真晶昂贵无比,即使同一大洲城市之间的往来,就要耗费一名普通仙人一生的积蓄。

  就像刘君怀所收取的真晶矿,也不过能够在各大洲之间一个往复,就剩不下什么了。

  根据炼制者的造诣,还有对空间奥义的理解程度,每一座空间传送阵的样式与功能区别很大,有的空间传送阵为圆形,有的是方形,有的是长条形。

  传送的距离之间更有着天壤之别,像是眼前这种可以隐匿的空间阵法,修真界所记载的最长距离,也不过几百里,而且传至的地点不固定,也许使用者出现在大海里,妖兽群中,或者是某一位上位者的第十九房姨太太床上也不稀奇。

  相比较而言,大型空间传送阵的距离与稳定性能就要高级许多,而且循环使用的寿命也长久的多。

  与普通阵法相同,传送阵中的最高等级的存在,依旧是那种可遇而不可的得天然传送阵。

  只是每一个天然阵法的被发现,其未来的命运就掌握在这个传送阵的手中了,正因为是天然阵法,不可能存在其他的困杀性质在里面,至于传送过去的是什么地方?有没有危险?会不会能够被传送回来?发现者也只能赌一把了。

  面对这样一件异常稀少之物,刘君怀自然不会放过,至于使用的方法,等见到那位楚元甲就知道了。

  唯一令刘君怀不能确定的是,他相信楚元甲那里肯定还有可以抵达至这里的传送阵,或者讲这里的传送阵是一套两个传送盘。

  很有可能被袭击之时,他们会通过另一个阵法盘逃离,只是现在被刘君怀收起了一个,刘君怀此时的心里兴奋得紧,他能想象得到,那楚元甲启动传送盘之时,发现所对接的方位没有反应,会是一种怎样的表情。

  他不担心这里的变化被凤袂女几人发现,因为凤袂女、楚元甲与凤老祖正呆在五百里之外的一处山坳里,那外面有着楚元甲所布置的防御阵法。

  峡谷自东向西,曲曲折折,不知去向,峡谷两面是陡坡,整体呈倒斗模样。

  峡谷两岸植物稀少,都是一些红褐色的巨岩断层,这些岩层嶙峋不绝、层峦叠嶂,夹着一条深不见底的巨谷,卓显出无比的苍劲壮丽。

  肉眼就可以看见谷底有一条蜿蜒流动的大河,延伸在峡谷坚硬的腹地。河面束窄,水流湍急,蜿蜒曲折顺着峡谷汹涌向前,隐隐可以听见滔滔水声。

  而他们三人隐身的洞穴就在紧临大河的一处山崖底部,洞口隐匿在一块岩石之后,那巨大的岩石好似镶嵌在崖底的崖壁上一般。

  若是没有任何的遮掩气息与身形之法,洞穴前的广阔河面就是一道天然的防御屏障,河面之上流动着的竟然是一层透明有毒气雾。

  好在这一切在刘君怀的眼里完全没有威胁,它可以随时消无声息的出现在防御阵法之外。

  即使他们被惊动,在无法使用传送盘的情形下,仅仅一个防御阵法根本抵挡不住刘君怀的自如进出。

  心念转动,刘君怀已经回到万象宗,将发现凤袂女三人所在位置讲述了一遍。

  昆吾掸说道:“那是邑汀山脉的一处峡谷南余峪,其间横亘这一条毒雾长河,不过这对于你来讲没有什么阻碍,我的建议是依旧利用那活性法宝,将我们带入其中!”

  练呈觉望向了刘君怀,刘君怀说道:“那就直接穿越阵法后释放法宝,您说他们见到忽然出现的前辈们,会不会吓破了胆?”

  万逍驹乐道:“有你这种对手也算是倒霉透顶了,如影随形般地突如其来,根本没有防御的可能!”

  阗殛老祖说道:“还是由君怀自行掌握时机,实际上若不是顾忌他们的毒牙,你一人就可以办到了。只是这几人的性命,关系到楚家与弑血盟,我们不得不慎重啊!”

  在座的每一位,皆是身经百战的巅峰强者,自不用刘君怀再多累牍,待众人进入活性法宝,刘君怀的身影几息之后便来到了南余峪的那处山崖底部。

  元神之力探识过,取出阵法盘闪身穿越了阵法,已来到了洞穴巨大岩石旁,挥手释放出众人,任由几人进出洞穴,自己则按照昆吾掸的安排,在山洞之外探识着周围。

  只半柱香时间,洞内一阵纷乱过后,练呈觉等人便纷纷出得洞穴,每个人的脸上皆是喜悦,刘君怀便知道此行的顺利了。

  待后面木方和与万逍驹手中拎着三人出来,刘君怀放开了活性法宝,将众人引入其中。

  这才进入了洞穴,他可是知道洞中的角落里,就散落着另一个传送盘,向来是那楚元甲猛然间遭遇到袭击,正暗自启动时,便被接涌而至的气浪给控制住了身体,纷乱中没有人注意到此物的掉落。

  他进来的目的是为了洞内入口处的洞底深处,那里埋藏着一个一尺见方的金属质地方盒,颜色有些发黑发紫,看上去很是破旧,上面的符咒纹路,也是极为深奥,握在手中,能够感觉到一层极为浓郁的能量体,正在方盒之内流动,元神之力却是探识不进。

  足足耗费了半柱香时间,金属方盒表层的禁制才完全破解,方盒一时间光芒四溢,层层强大的符咒随光芒消逝,一个制作精良的机关盒显现出来。

  机关盒的材料不知为何物所炼制,竟然能够蒙蔽刘君怀的镜像世界,他的探识之力能够发现此处的深埋之物,也只是感受到了禁制的存在而已。

  一时破解不开机关盒,刘君怀顺手将他收入了储物戒,心念转动,已经回到了万象宗。

  释放出众人,练呈觉似笑非笑的望着刘君怀,:“这么久才回来,是不是在山洞里又有所发现?”

  刘君怀嘿嘿乐着取出了洞中的所得,一旁的练呈如眼疾手快,没去理会那个传送盘,一把将金属方盒抓到了手中,口中“啧啧”的叹道:“机关盒!没想到还有如此精密的机关盒!”

  练呈觉摇摇头,他的这位亲兄弟,一生最爱与智慧相关的一切事物,几岁之时便对各种机关玩具情有独钟,这个机关盒显然制作细腻别致,精美工巧,极是精细伶俐之极,应该是他未曾见过之物。

  不然他断断不会如此的失态,强行去抢夺刘君怀的手中之物,也是见猎心喜了,看来还真是旧习难忘,触动他心底里的那种跃跃欲试的特殊喜好。

  刘君怀倒没有在意,他看得出练呈如的真心喜爱,自己对机关术没有涉及过多少,有他帮着自己来破解,刚好省去了自己的气力。

  练呈觉与阗殛老祖一行人拎着三个俘虏进入了三个独立的房间,二人与年唯各自审讯一人,显然他们早已商议好了。

  刘君怀却是心痒难耐,他总觉得这个机关盒里有他需要的东西,便留在原地望着正一脸痴迷的练呈如。

  翻来覆去的端详了许久,练呈如这才暮然惊醒,略带歉意的对刘君怀说道:“一时心喜,行为有些莽撞了!这一类的机关盒,我自小便接触了,只是坊间所能够见到的我都把玩了一个遍,研究透彻了也没有了当初的那么大兴趣,今日的这种机关盒却是我从未见过的精巧!”

  刘君怀曾经破解过一个叫做八鸟四象枢的机关,但那是在老管家那里得到的破解之法,对其中的构造以及设计原理依旧没有任何了解,不知道这个机关和与之相比又有何不同之处。

  看到刘君怀的一脸迷惑,练呈如解释道:“这是只高端机关盒,乃是一种极其高深的机关术的凝制,普通的方法并不能打开,把这上面的拼图拼成完整的图像,才有可能打开这个机关盒,只是这种拼图方式,是我从未见过的断机图。

  “这断机图是上古精妙机关术中的一幅图形,我也是只闻其名。法自术起,机由心生,在各种机械装置里,断机图所布机关堪称最高级的机关术,它微小而隐秘,却牵一发而动全身,控制着整体的运动趋势,是人类智慧和创造力的至高体现。”

  刘君怀有些焦急的问道:“二爷爷,您可能将之破解?”

  练呈如笑道,“怎么?这里面有什么稀罕之物?”

  “我的镜像世界也探识不到其中的情形,这机关盒的材质可以屏蔽我的探识力,或是我的探识力太过于低下!”

  “我在一本古书上见过断机图的介绍,所以才知道有此中机关盒图形,但怎么打开,我现在真的不知道!一般的机关盒都只有一种拼图,就是初涉者只要下点功夫,也能破解开。只是这种断机图却是九种图案的环环相扣,隐隐还有八阵图控制着里面的机械力量,巧妙地衔接着各中枢位置,我可能还需要方和兄弟的帮助!”

  刘君怀惊奇不已,他没想到这种机关盒会有如此的神奇效果。

  练呈如接着道,“不要小看了这个小小的机关,这种充满了奇思妙想的机关之术,不仅需要寻找机关本身,还要发现和揣摩机关背后古人的心思。每一个高级机关盒,它的制作过程已经超脱了传统设定的范畴,并不是单一的固定某一种连接方式,欲要破解它,即是对于机关术设置水准的一种考研,也是与只坐着的斗智斗勇!”

  这时候木方和从身后走了过来,笑道:“在破解机关盒的同时,也是要研究这机关盒的奥秘,正好可以一举两得,不定什么时候就解开了,这期间还要有运气的成分。”

  练呈如说道:“方和兄弟,正巧我要找你,这种机关盒里的图形我怀疑是断机图,方才尝试着拨动了几下,我怀疑里面还有着八阵图在承接着联动部分,你与阗殛老祖皆是阴阳八卦的大家,这就需要你的帮助了!”

  木方和笑着连连摆手道,“那可是折煞兄弟了,整个汉疆也就有数的几人可称得起阴阳术数的大家,我只是偶有涉猎而已。不过这八阵图有繁有简,对于简单地原理性我还是了解过一些,太过高深了就只能求助于老祖了!”

  练呈如说道,“八阵图是极为深奥的玄学,能够流传至今,肯定是由浅入繁的阶梯式递进,若都是些晦涩难懂之理,恐怕早已失传,湮没在浩瀚的历史中了。这一方微小范围里,也承接不了过于繁杂的广博高深,应该是以原理的形式存在多一些!”

  木方和点点头,向着刘君怀说道,“阗殛老祖那里需要你去一下,里面正在审讯的是楚元甲!”

  刘君怀急忙来到了那一处房间,却见处于萎靡状态的楚元甲,正气焰嚣张的与阗殛老祖对恃着眼神,俨然一副不服之意。

  阗殛老祖见到了刘君怀,笑道:“这厮虽然被废去了修为,仍然不知道悔意,没有一丝配合之意,我正打算借用搜魂术!”

  楚元甲咧嘴一笑,牙齿上的血迹清晰可见:“你们也就这几套思路,凭借着人多势众而已!若不是我的反应迟了些,哪里会被你们抓到!不要奢望从我口中得到什么,那搜魂术快些使用了吧,我的本心并没有背叛我们楚家!”

  刘君怀像是望着一位痴呆一样看着他,嘴角溢出了一抹冷笑:“你的所谓逃走的手段,只是寄希望于传送盘,又有什么了不得!你以为启动了手中的东西,就能够逃至明王山?”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