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五百零九章 激怒

第五百零九章 激怒

  楚元甲大惊,“你怎么会使用传送盘?那里面有我的一缕神念,你破除了神念,我怎么没有一丝感觉?”

  刘君怀冷冷发出一声耻笑,“谁告诉你只有使用了传送盘,才能够了解到你的逃跑方位?明确的告诉你,你的这些小计俩早在我们的监控之中。你们在回凤谷所埋设的火药也早已被我们取出,就是明王山山腰处的洞穴也早在我们的视线之中。

  “那里的传送盘在就在我的手中,你逃跑?往哪里逃?如此低下的传送盘,也只有你拿它当做宝,还神念?高级一点的神识而已,几息时间就可以破除之事,也只有你将它当做东西,你以为你是仙人么!”

  一脸的震惊之色的楚元甲,早被明王山洞穴被刘君怀知晓而骇然,原来自己所做的一切早就被他人始终监控着,可笑自己等人还处心积虑的奔忙着,还在幻想着会得到楚家与弑血盟的何种奖赏。

  不过反过头来一想,那可是能够将半个汉郾城都震塌的巨量黑炎火药,只是埋设这些火药就用了几十日,还不算上布置禁制的时间。

  如此巨大的危机,没有人能够从容面对,监控之人不可能不设法阻止,看来自己等人的计划根本就不是他们早就得知的,很有可能是凤袂女父女供述出来的。

  想到此处,他嘿嘿嘲笑道:“小崽子,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拿口供来说事,是不是下做了点?”

  刘君怀不急不恼的的笑道,“老杂种,凤仪宗这么多小姑娘你不去骚扰,怎么会看上凤袂女这个糟老太婆?凤家的双修之法你这老货可曾体验到?你三哥给你讲的那甘露琼浆的感受是否爽宕?老妖婆的颠凤培元之功是否以至化境?”

  楚元甲惊恐的欲挣扎站起,刘君怀的这一番话可不是凤袂女所能够供述出来的,自己二人的作为肯定早在别人的监控范围之内,他心中的骇然令他不寒而栗,这种贴身的监控,也只有渡劫期修士可以做到,那时候那人要杀他,简直不需要耗费多大的手脚。

  在他的认知里,也只有远远高于他的存在,才能如此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们二人身侧。

  刘君怀仿佛猜到了他的心中所想,不屑的笑道:“就是我这个大乘期在你身边看到的好戏,你以为哪一位监控者会,无聊的重复你们两个老妖怪的打情骂俏?这种事想起一回吐一回,几百岁的男女之事,的确是恶心得紧!”

  阗殛老祖实在控制不住笑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君怀,这等恶心之事就不要讲了!不过,楚元甲,你的重口味还真有值得商榷之处!虽说我们修炼者在飞升仙界可以任意改变容颜,但那毕竟是飞升之后的事情,如此的几百年女妖你也能够下得去嘴,你的情趣也算是另类了!”

  “噗嗤”,一口鲜血从楚元甲的口中狂喷出来,他的脸色越加的憔悴,一种说不出来的羞耻感令他几欲崩溃。

  刘君怀却没有一丝的怜悯之意,向着阗殛老祖笑道:“这一位也就是个弱智,几百岁的人了,被一个老妖婆子玩弄于指掌之中还不自知!不过也不怪他个人,整个楚家皆是些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的蠢货,西域楚家人的教训,没有一人能够有丁点的自我意识!

  “那老妖婆还楚家三大谋士之一,我呸!一群不知所谓的东西,不知道自己的斤两,满脑子里全是些鸡零狗碎的小伎俩,还真把楚家当做救世主了!”

  刘君怀仿佛越讲越兴奋,转过头来向着楚元甲笑道:“你们楚家真以为修士联盟不了解你们吗?三个行将朽木的老家伙,九位号称二代掌权者的一群叔伯兄弟,四十三位各级长老执事,三百九十四位直系旁系楚姓成员,可惜在汉疆,远不如修真界的楚家还有附属势力的跟从,汉疆的你们早在一年多以前,便被各个大小势力所圈定为不可接近的势力,其中的原因自然是众所周知。

  “你们楚家已经渐渐被孤立在外,还狂妄的号称汉疆第一大家族,只要修士联盟一声号令之下,那些表面上与你们有所往来的各方势力,顷刻间就会反戈相向。一年前修士联盟就利用楚家楚筱筱设下圈套,令你们上钩,以便名正言顺的出兵楚家,很可惜由于潜伏人员的走露风声,而导致楚家人连夜逃出了汉郾城!

  “而你们身后的弑血盟又做的怎么样?屹今为止没有一名重要人物显露出来,虽然整个汉疆都晓得你们楚家是弑血盟的走狗,因为没有抓住直接的证据,这才是修士联盟迟迟没有对你们动手的主要原因。现在你们楚家的所谓三大谋士之一的凤袂女,已经承认就是弑血盟之人,修士联盟根本不在需要别的证据,就可以一夜之间,将你们楚家灭杀,你还有何依仗?”

  刘君怀的话犀利无比,像是一柄尖刃,刀刀刺向了楚元甲内心最薄弱之处,将楚元甲自以为楚家坚硬的防御外壳,冲击的片片破碎,使得楚元甲在一瞬间就陷入了疯狂的歇斯底里。

  “胡说八道!我们楚家是不可战胜的!他们弑血盟才是真正依附在楚家势力上生存,没有我们楚家,他们弑血盟凭什么能够在汉疆立足?又有何能混迹入一殿二府三楼四阁?你们这些修士联盟的废物,连一名弑血成员也找寻不出,也只能向我们楚家发难了!”

  楚元甲的疯狂嚎叫令刘君怀大笑不已,“你们楚家人如何与弑血盟相提并论?单凭他们的严密组织能力,就是你们楚家所不能比拟的!你们楚家可曾有勇气在口中镶嵌毒牙?一向嚣张跋扈的你们,可愿意长久的生活在毫不张扬的面具之下?

  “认命吧,你们整个楚家,就是被弑血盟刻意推出的一具傀儡而已,在修真界你们楚家是他们的炮灰,在汉疆同样只是炮灰罢了!还恬不知耻的叫嚣弑血盟依附楚家,怎么楚家人皆是你这般弱智修士?”

  在侧刚刚入得的木方和有心去阻止楚元甲的丧失理智,另一侧的阗殛老祖向木方和递了个眼色,他已然看出了刘君怀的策略,目的就是使得楚元甲陷入疯狂,思维混乱之时的口不择言,会比使用搜魂术更安全一些。

  搜魂术虽然能够挖出楚元甲识海里最深处的隐秘,却会令神智与意识出现极大的损伤,搜魂过程也会随时因为灵魂的崩溃而终止。

  在此之前多获取一些信息,对随后的搜魂皆是极大补充,现在的楚元甲理智面临溃散边缘。

  再有之前的修为被废除,绝望之后的歇斯底里,会令他的下意识产生误解,许多时候秘密就是因此而泄露的。

  这时候的楚元甲果然再次被刘君怀激怒,破口大骂之余,宛如孩童斗嘴般地吐出了一个名字,却在名字出口的一瞬间,神智徒然惊醒,旋即闭口不言,神经在骤起骤落情形下濒临崩断,刘君怀及时点出几指,禁锢了他的意识。

  “老祖,接下来就可以实施搜魂术了,第一个问题就在这个名字上下功夫!”刘君怀一脸的凝重。

  阗殛老祖笑道,“有了明确的目标,搜魂术会坚持的时间长一些,也更有针对性!君怀,你的方法不错!”

  刘君怀说道,“这个人也许就是他所直接接触过的弑血盟成员,只是我忽然有了个想法,那回凤谷还要令它爆炸,这样才能迷惑弑血盟,延缓他们因为凤袂女与楚元甲的失联,从而做出一系类的防范措施!”

  阗殛老祖道,“那好,你迅速将此意讲与练盟主,由他来做出决断!”

  刘君怀点头来到了另一处,找到了练呈觉,练呈觉眼前一亮,说道:“爆炸的范围可以控制,但是凤仪宗的众多弟子怎样安排?总要有个合理的藉口!”

  “利用凤家的那个老家伙,凤仪宗有他们自己的联络方式。当然不可能一人不剩的全部调离,但是能够保得大部分修士的性命,还是有可能的!”

  刘君怀的建议很有必要,哪怕只是延缓弑血盟几日的反应时间,修士联盟取得的战果越大。

  尽可能拖后弑血盟的猜测,凤袂女与楚元甲落入修士联盟之手才会更有价值,二人嘴中每一丝的信息都是重要之极,如此难得的突破口,阻燃要充分利用起来。

  练呈觉审问的是凤袂女,此时的她正充分展现女性柔弱的一面,但是她眼神中的灵动却暴露出了其心底的狡猾。

  针对楚元甲的手段在她身上显然起不到什么效果,刘君怀冷冷的望了她一眼,现场留给了敏传祺,二人来到了昆吾掸那一处。

  昆吾掸听了刘君怀的提议,也觉得很有必要,只是那凤老祖的信息传递内容很是关键,几人商议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由凤老祖自己想出合适的借口,毕竟凤仪宗是他们凤家的势力。

  凤老祖当时比另两人知趣得多,一方面大势已去,再者渡劫期修士的威势带给他的威慑力实在是巨大,早早就放弃了抵抗。

  有练呈觉在一旁拿凤仪宗众弟子的性命诱导之下,凤老祖很快就发出了讯息。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