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五百一十章 又见石鼓文

第五百一十章 又见石鼓文

  三人出得了临时的审讯室,商讨了一番,决定还是由刘君怀来掌控回凤谷的爆炸,昆吾掸给出的原则是极可能的造出声势即可,爆炸范围仅限于回凤谷,只要将回凤谷的所有建筑覆盖就可以了。

  现在的昆吾掸与练呈觉均是极度的兴奋,今次巨大的收获,令汉疆弑血盟被打开了一道大大的缝隙,使得修士联盟瞬间从被动的局面,迅疾的占据了主动,而且对于楚家的信息掌控更加完善。

  二人着急着回去继续审问,摆摆手令刘君怀自行安排行动,就急匆匆的返回了审讯室。

  刘君怀瞬移至回凤谷,悄然关注着大部分凤仪宗弟子外出,这才开始布置火药的埋设。

  他可是不舍得使用黑炎火药,大部分取用的是在千羽城获得的普通火药。

  零零散散的布置好,在启动的一瞬间便瞬移到明王山之巅。

  “轰...”

  轰然巨响声四起,回凤谷在一片火光中烟尘四散,大地一阵强烈的颤动,随明王山大片的岩壁轰然坠落,惊恐的妖兽如同爆炸的碎片一般向四周飞射出去。

  冲天一股炽热的波浪,滚滚浓烟如同铺天盖地的沙尘暴一般,腾空而起,伴随着猩红色的火焰妖艳绽放,仿佛朵朵妖娆艳丽的彼岸花,争奇斗艳。

  猛烈的爆炸声不绝于耳,成片的房屋接连不断地坍塌,碎裂的石砖瓦块如同流星雨般纷纷坠落,爆炸后的光芒刺得刘君怀睁不开眼睛。

  一时间,天昏地暗,飞沙走石,漫山遍野的树木建筑都化成了一堆火海,一切生物在这一刻灰飞烟灭,连一具尸骸都没能留下!

  耀眼的光芒最终黯淡消散之后,剧烈的震荡停息,远方的云朵仍然闪烁着妖异的色彩,既像是节日夜晚的礼花。

  一棵棵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被连根拔起,一座座草木葱茏的小山被剃成秃顶,一幢幢坚固的楼房仿佛火柴盒一般被推倒掀飞,回凤谷那高大的宫殿似乎被一双看不见的巨手扭曲、绞碎,直至化为了粉灰,被深深地埋葬在山石堆里。

  现场一片静寂,偶尔会有零星的坍塌声音隆隆作响,旋即归于沉寂。

  高高俯望的刘君怀,心下一片惊骇,这才是原来火药的两成,便有了这般结果,他不敢想象若是全部的黑炎火药爆裂,那强大的能量冲击,应该将他脚下的明王山夷为平地。

  方才火药爆炸之时剧烈的放热反应,以及产生的高温高压和冲击波,现在想起来还令刘君怀不寒而栗,在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世界的末日。

  于是心中更是痛恨凤袂女,这个女人的狠毒很是罕见,胆敢拿着半城修士性命来换取仇恨的解决,这种女人的存在,比那一堆黑炎火药更可怕。

  怀着深深地愤恨,刘君怀回到万象宗,径直走向了关押凤袂女之处,推门见到正一副痛哭流涕模样的凤袂女,刘君怀冷冷的道:“老妖婆,别在这里装腔作势了!你的恶毒手段如此卑劣,我恨不得将你挫骨扬灰!”

  说罢,他转头望向了练呈觉,“练盟主,不要为了她再耽搁时间了,直接搜魂吧,这种女人留在凡间只会是个祸害!”

  练呈觉看到刘君怀悄然挤动的眼皮,高声叫道:“午风!”

  负责守护的午风应声走入,练呈觉指着凤袂女说道:“启动第二方案,能问出多少是多少,不必有所控制!”

  午风称是而出,一旁听闻的凤袂女心中大骇,当然知道搜魂术的厉害,一旦搜魂能量进入识海,即使极力控制着,也会对甚至造成巨大伤害,勉强留的一条命,也会成为呆痴的废人,这可是远比死亡更残酷的审讯手段。

  想到此处,她迅疾的收起了抽搐,几息前的悲戚转化为极度惶恐,虽说恶毒的女人比起男人来更加可恨,但是一旦面临着生死关头,好死不如赖活的生存方式要比男修士来的更加彻底。

  凤袂女挣扎着喊叫道:“练盟主,不要用搜魂术,我招认就是了!我把所知道的全部说出来!”

  刘君怀冷眼看着凤袂女,口中恶狠狠地道:“练盟主,不要相信她!这种女人已经无可救药了!我刚从回凤谷过来,他所布置的火药,足以将整个汉郾城化为灰烬,此人万万留不得!”

  练呈觉做出犹豫不决样子,说道:“她既然决定招人了,我们不妨听听再说!”

  刘君怀坚定地阻止道:“搜魂术审讯的结果更可靠一些!此人号称楚家三大谋士之一,她的心思之慎密我们不得不防!一旦她交代的问题耍了心机,我们会有许多不必要的损失,您别忘了弑血盟的狠毒,与这个老妖婆不相上下!”

  练呈觉的眼神渐渐严厉起来,他冷漠的说道:“你现在的情绪有些波动,暂时去外面冷静一下!”

  刘君怀不依不饶的道:“练盟主,你千万不要被误导了,此女的狡猾非同一般,我对于她没有丝毫的信任之感!”

  练呈觉沉默不语,仿佛在考虑着刘君怀的劝解,那凤袂女显然恨极了刘君怀,眼中闪过了一抹凶毒狠厉,被刘君怀即使扑捉到,急声叫道:“练盟主,方才这女人的眼神充满了杀意,明显的言不由心,您千万不要被她的假象所蒙蔽!”

  凤袂女心中一颤,她看出了刘君怀对她的必杀之心,心中的惶恐已经被惊骇所代替,口中连连向着练呈觉求饶不已。

  练呈觉的双眼直直盯向了凤袂女,嘴中道:“君怀,你先出去,这女人如有一丝心机被我察觉,我就将她交由你来处置!”

  刘君怀狠狠地向凤袂女啐了一口浓痰,忿忿地转身而出。

  在门外等待的午风一脸严肃的望着刘君怀,嘴角撇出一抹捉狭的笑意。

  刘君怀向着午风挤了挤眼睛,心中却是一阵大笑,虽不能真的对凤袂女怎么样,这一番做戏已是将她恐吓的厉害,接下来的审讯应该更够交代出什么。

  他心里挂念着机关盒的破解,向着盘坐在一旁的练呈如走去。

  练呈如见到了刘君怀的到来,指着一块块的小格子上不规则的图案说道:“这些密密麻麻的机关方格,就是解开机关的关键所在,只不过根本不可能在这一百多个毫不相同的文字中找到端倪,因为这些艰深晦涩的文字更像是某些上古符文,笔调深僻且文辞深奥难懂,我也只是模糊的识得几个,多半还是猜测出来!你看看对这些文字可有了解?”

  刘君怀接过来机关盒,那些小格子之上,没有一个完整的文字,需要逐字对照着笔画来连接。

  随着第一个字符的拼凑完成,刘君怀的识海里显现出《铁玄金箓》里的蝌蚪状文字,惊喜的说道:“这是上古的石鼓文,您看横竖折笔之处,圆中拖尾,正是蝌蚪文字的显著特征。

  “我所修炼的九变心法,就是从一页刻有籀文的金属片上所获!是不是对照着将这些字符排列规整,机关盒就破解了?”

  练呈如惊喜的道,“你果然识得此文字!有了它的文字排列组合,只是第一道机关的进入,我俩猜测这盒子至少有三道机关设置,第二道关口便是那断机图了。你快些将蝌蚪文的释义图形给我,自己到别处转转,别来打扰我!”

  刘君怀嘻嘻笑着取出了万象奇志录中的相关几页,抬脚来到了审讯凤老祖的所在房间。

  此时的凤老祖见到了刘君怀的到来,本已经有些淡然的心理又有了些翻腾,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他所设置,却不料想自己一方所有的布置,都在人家的视线里,现在的凤老祖已然知道刘君怀身后势力的强大,见到刘君怀那一副淡然摸样,心中不禁瑟瑟发颤。

  昆吾掸指着刘君怀说道,“凤老祖,一切皆是因他而起,你门下弟子的安危也是他的一念生成!他大可不必将你的弟子后代事先撤出,这就是我们与你的最大区别所在!而你与你的女儿又做了些什么?你可知晓,那凤袂女所埋设的火药足以夷平整个汉郾城!”

  凤老祖暗自心惊,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女儿所布陷阱的隐秘,但是如此巨大的威力,却是他所不知情的。

  而昆吾掸之所以夸大凤袂女的罪恶,就是看出了凤老祖心底里的那一种深深的悔恨之意,他很希望凤老祖能够在临死之前能从中感悟到什么,毕竟枉来一世不是天道的真正夙愿。

  “凤老祖,你的门人已经安全的撤出绝大部分,由那位霍丛焱带领着去往了茯苓山脉。放心吧,你的门人并没有什么过错,只是霍丛焱那个老家伙不能放过。”刘君怀轻声说道。

  凤老祖重重叹息一声,“看来我们凤家是名存实亡了!也不知道凤家被何种怨念纠扰,竟然惹到了你这个煞星!”

  听到了凤老祖的叹息,刘君怀很是无语,到了这般情形,这个可恶的老人竟然还不能悟知凤家真正败落的根源,将所发生的一切安置在招惹到不能招惹只之人的头上。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