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五百一十五章 收获

第五百一十五章 收获

  老管家的话,令刘君怀有了种豁然贯通之感,甚多百思不解之处,也在前后的贯穿通晓后倏然惊醒。

  修真界所能接触到的任何传说,由于境界的低下或是与各界之间的往来禁制原因,千万年来存在下来的,多是些大多修士所能理解的传说中的浅层概况。

  就像重生前,刘君怀所能听到的不可理解之传说,一概统称为神话传说或是神话故事。

  而到了星天大陆这样的修真星球,很多地球上的神话传说在这里,有一些已经是可以证实了的存在,就像雷神的九劫天雷珠。

  也许老管家所讲的通道问题,在神界以上的位面已经是可以触摸到的真实存在,而在仙界这种通道的存在模式还处在不可理解的范畴之内,通道问题自然就不是仙界所能够通晓的了。

  想明白了这些,刘君怀虽然还有很多的疑问,却是强忍住没有向老管家提出,譬如主宰之间可有战争;有战争存在的话可是还在天道的威压范围之内;不同位面卫道者或守护者之间的关系;再末法时代这些人有在做些什么......

  不是他不想知道,而是刘君怀明白知道的太多,对于自身的修炼没有丝毫益处,相反可能会产生某种阴影,从而影响到自己的心境修炼。

  再者,这些东西距离自己太过遥远,他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将修为提升上去,甚至什么命格与应劫者身份都不应该现在就知晓。

  一年前的心魔,可是令刘君怀记忆深刻,虽然侥幸安全度过,但下一次心魔的产生只会过犹不及,而诸般仇恨心、贪念、妄念、执念、怨念等都属于心魔。

  心魔是可以一直存在、可以突然产生、可以隐匿、可以成长、可以吞噬人、也可以历练人的无所不在,虽然说它也是进步的瓶颈,突破心魔才可以使人的修为突飞猛进。

  只是心中的恐惧会幻化成恐怖的情景,那种因幻景而迷惑,从而迷失自己本性的东西,实在是太恐怖了,也只能依靠修炼层次提高上来,功力更进一步之时,他才有信心再次面对心魔的侵袭。

  心魔是指一切迷惑颠倒在妄心之中,随一切妄想颠倒而生起强大的执着,刘君怀能感觉到自己思想中由善两种思想指挥和支配着自己的行为,如果在这种矛盾中偏向于善,那他的选择就是自己所希望的,如果偏向于邪۰恶,也许犯的错到后来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所以,刘君怀需要不间断地洗刷自己的心灵,心魔就是潜意识里最放不下的东西,也只有努力地不迷失本心,断恶向善之余的保持识海与灵台清明,才是他最需要做到的。

  老管家望着若有所思的刘君怀,深切地道,“楼主,无论何种修炼状态与环境,心境努力保持无我无他,想象面前是一潭静水,波澜不兴,深而清冽。灵台驱除意守,不执着物象,把持心跳的律动与周天循环流转同步,才是最理想的本心安宁。

  “做到这一点很难,随时会有各种影响奔袭而来,心境的波澜起伏不断,老朽的理解只有那种身心清晰地状态,才会令人感觉到周围的环境突然变得清晰生动。

  “在这种清晰的状态中,一种内心深处的自我苏醒过来,苏醒的自我应该就是清明灵台,这种感觉只能体会,无法用语言说明。心若无定抑或安宁,均是心灵的那一点良性的认识所来掌控,剔除原本不属于自己的欲望,摆脱这尘世间的污染,在对自己心灵的坚守之中寻求无我我他。”

  刘君怀对老管家的话还不能完全消化,其原因便是他心中的牵挂太多,只是短时间进入老人家所讲状态还是可以的,真正做到灵台一潭静水又谈何容易。

  在老管家身边待了几个时辰,莫思彤才风尘仆仆的领着沈多多归来,连续数日的历练,令沈多多的状态看上去凝实了很多,一缕精神力突破后的踔厉风发,一向娇娇女气息浓郁中多出了些许豪迈矫健。

  沈多多就依旧未改缠粘刘君怀的惯性使然,懒懒的半倚在刘君怀怀里,小嘴嘚吧嘚吧的讲述着两人在历练中的遭遇。

  老管家一脸怜爱的望着沈多多笑着,莫思彤道:“多多越来越勇敢了,在大群妖兽围将上来之时,她的沉稳却叫我吃了一惊,那时候她所表现出来的不急不躁,是我从未见过的平静淡定!”

  刘君怀脸上的喜意更浓,自己身边的女人们,他最担心的就是沈多多的童心未泯,修炼始终不能完全沉浸其中,行为举止毛糙。

  沈多多眼神里出现了少有的心神凝炼,“思彤姐姐才是干练机事,那种阅历经验、处事稳重之感,只有男人身上才显现得出来!”

  老管家笑道,“大夫人可是身经百战,她骨子里的倔强决定了做事的果敢决绝!多多夫人这几日的变化最大,看来这种历练对你的确益处颇多。”

  刘君怀说道,“既然有益处,多多就在万象宗多待几日,可不许关键时刻又使出小姑娘一般的刁蛮,野外生存,锻炼你的耐性与定力之外,更多的是对自然环境的心神容纳磨砺。只有各方面的稳定提升,才会有境界上的突破可能!”

  沈多多频点着头,“思彤姐姐和管家爷爷都讲了,我现在需要的是精神意志的磨练深入!我觉得意志力能让自己克服惰性,这几日在遇到阻力时,想像自己在克服它之后的快乐,便会积极投身于生存环境的安全保障之中,我知道只有坚持下来,我们才会有生存的机会。”

  莫思彤的眼圈有了些泛红,“多多真的很勇敢!在我们历练的第二日,便遇到了一只五阶铁音貘,以我的实力也只能将将与之战成平手,便想着假装负伤来麻痹铁音貘,于是便被它一掌拍飞了。

  “毫不知情的多多惨呼一声,不要命似得向妖兽扑上去。那五阶铁音貘的长鼻子可是凶猛的很,两只前爪也异常厚巨,只是在我反击前的十息时间,多多就被击打的浑身没有一寸完肉,可是多多依旧恶狠狠地咒骂着‘要你打我的思彤姐姐,那鲜血淋漓的场面恐怖之极。

  “在她的牵绊下,我才侥幸斩杀了那只妖兽,多多却是没有太多顾及自己的身体,第一时间,就将雪莲丹塞入了我的口中!等我劝她服用了丹药之后,伤势刚刚修复,她就倒在我怀里睡过去,别看只有十息时间,那一刻多多可是被打惨了!”

  刘君怀面色一怔,他没想到沈多多有这么大的胆识,那时候她与莫思彤之间的情义也是显现无遗,令刘君怀心中很是欣慰。

  老管家不住的点头,他也没有料到历练对于沈多多的作用如此明显,但她的关键时刻的奋不顾身,才是历练的最大收获。

  此时的沈多多,脸上却是少有的出现了一片晕红,急速的解释道:“要说起来这些,思彤姐姐却是自始至终都在照顾着我!短短几日,她就救了我不下十次,没有她在身旁,我早就死了多少回了!”

  莫思彤郑重的说道:“我的任务就是保护你,做这些是应该的!只是那种行为可不许再有第二次,我给你讲过多少遍了,要量力而行,我有办法对付那只铁音貘才会与之相斗,不然我早拉着你躲开了!这倒好,差点搭上两人性命。”

  沈多多松开了紧紧搂着刘君怀胳膊的双手,讨好似得去搂抱莫思彤,“好姐姐,这一次就记住了!下一次多多就不敢了!”

  老管家最是喜爱沈多多这一副小女孩模样,呵呵笑道:“多多夫人没有做错!在那种特殊的环境里,只有精诚团结,相互帮助,才会有更多的生存机会。大夫人的量力而行也没有错,今后遇到此类情形,你们在确保安全的形势之下才能出手!”

  刘君怀上前轻轻地搂住两人,轻声的道:“多多做得对!有时候亲人的安危比什么都重要,也许那种情形下,思彤真有个三长两短,多多会更痛苦!心痛可是比身体的疼痛要难受许多!我相信,你们二人的身份换一下,思彤也会如此。”

  沈多多笑道:“君怀哥哥讲的才是正理!我们都是一家人,即使是管家爷爷,也不会放下家人独自逃生的。我想那个时候,亲人的性命,要比自己的重要一些,因为那一刻,自己心中想的没有自己!”

  沈多多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令莫思彤眼泪倏然落下,即使老管家也是心中酸楚丛生,这种酸楚里喜悦更多一些,孤独了近万年的老人,在沈多多那朴实的话语里体会到了亲情与依恋。

  纵使他曾经高高在上的修为,与老来似妖的丰富阅历与人情世故的淡薄,也从中感受到了亲情那种似淡还浓的丝丝暖意,那一刻,老人家心如悬旌,却又暖意浓浓!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