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五百二十二章 松印秘境的重新解读

第五百二十二章 松印秘境的重新解读

  相还书一脸的讶异,“元神珠还有这些区别么?看来无论任何的存在,都有它独到的存在形式。∽↗,”

  刘君怀的元神珠共有单色到五色五种,这两色的元神珠大部分被他分解为单色,如此难得之物,数量再多也总有用尽的时候,修真界低阶位的修士,使用单色元神珠,就足以满足经脉的拓宽与强悍冲击了。

  他自己使用的自然是四色元神珠,五色元神珠的庞大能量冲击,应该以他的修为还不足以承受,所以他没有信心去吸收炼化最高等级元神珠。

  石作青城还处在惊骇与感激当中,望向刘君怀的眼神里,依然带着种惊喜交加,由于激动,他脸颊的红晕未退,口中的语气却是平稳了许多。

  “君怀,再多感激之语我二人也不再讲了,既然你如此的信任我们,就等到进入汉疆,我们在进行合作吧,现在我们的心思都在进阶之上,有了元神珠,我们的希望就很大了!”

  刘君怀理解他们的急切心理,“一会儿您二位就去授道大会坐一下,我这里的改装很快就能完成!自明日开始,您二位前辈就在此闭关,接下来我也会潜心修炼,有阵法的屏蔽,也不会受到干扰!”

  二人依言转身离开,第二日他们带着几位大乘期修士前来,见果然已经可以入驻,他们将其他人留在万象宗看护,就此二人进入了闭关阶段。

  安排了一些门派琐事,特意嘱咐了练禀书与焦云灿夫妇暂时主持,有着星天议会的几人驻守,安全方面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刘君怀则是引领着方克银、边晏山、吴耀汉、边际中、三位徒弟以及一干女将,进入了混沌空间。

  在大多数人进入了闭关状态,刘君怀也在混沌精石旁布置了两种辅助阵法,盘膝进入修炼状态。

  一月后,昆吾掸与练乐人成功进阶渡劫期,依然留在松印小世界。

  三月后,木方和进阶渡劫期。

  五月后,相还书与石作青城也成功进阶渡劫期,感应到二人的召唤,刘君怀才回到了万象宗。

  将练禀书三人替换到混沌空间,刘君怀引出昆吾掸与木方和与二人见了面,看到正意气高昂的两位副会长,终达心意的四人相视而笑。

  相互恭维一番后,昆吾掸说道:“青城,你与还书先行一步,我与那边的修士联盟联络,你二人去了自有人来安排!去之前先把星天议会安排一下,幸亏早做了打算,不然我们三人一同离开,星天议会还真的会有一阵忙乱!

  “另外私下里通知一下额尔达力与丘子言两位长老,看看他们是否愿意前来万象宗突击一下瓶颈,在星天议会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快过来找君怀给他二人安排!”

  石作青城心下却是一阵心潮澎湃,他为昆吾掸的大度与包容感到一丝羞愧。

  即使星天议会内部再团结,身后所代表势力的不同,在星天议会里就不可能出现真正的人心融汇,各种大小正义依旧存在,作为一会之长,能够在进阶这样的关键时刻,如此的不计前嫌,积极给与帮助,心中的广阔可见一番。

  他自问自己就做不到这一点,虽然近几年来相互间的交往还算是融洽,但是利益分配的分歧还是确实存在的。

  他颇有深意的望了相还书一眼,相还书也同样心中百般滋味,随后这种纠结就被两人抛到了一边,取而代之的是心中那浓浓的暖意。

  石作青城深深叹道:“怪不得你能够来担当星天议会这个会长,心胸果然比我们豁达!”

  昆吾掸笑道,“此一时彼一时!马上就要进入汉疆,那里的战事十分严峻,团结更多的力量才是我们取得最终胜利的基础!况且这几年我们相处的不错,即使有嫌隙也是因为立场不同,现在我们都卸下了家族势力的枷锁,共同进入汉疆,去当一名小兵。我们以后就会是可以将后背留给对方的底细相同之人,这许多年,我们彼此间的默契还是有的!”

  相还书深深的点着头,“会长,有你这番话,我们以后就并肩作战!终有一日,在汉疆,我们也会拥有属于自己的一方势力!”

  石作青城噗地一声乐道:“还书,你还打算在汉疆长待啊?进入汉疆自然是为了飞升!”

  相还书说道,“这道理谁不懂?只是汉疆几十万人每年又有几人能够成功飞升?”

  相比之下,石作青城就要比相还书伶俐了很多,“既然会长与君怀能够帮助我们进阶渡劫期,就有办法帮我们飞升,只要靠着他们俩就足够了!”

  相还书这才有些恍悟过来,嘿嘿笑道:“从此我们就同属于一个派别,我就是赖也赖在他们身旁!”

  在这之前,他们与刘君怀之间,还存在着年龄与修为上的差距,在刘君怀的修为提升上来,有做出了这许多修真界都无法做到的大事件,在他们的内心当中,自然就将刘君怀等同于自己的层面上来了,所以,讲出上述这些话,他们也没有什么不适应。

  木方和笑道:“昆吾会长讲得对啊!我们进入了汉疆,就是要从小兵做起。有时候我就想,不从寻道的目的上去追求,偏安一隅也许这辈子过得更舒坦些!可惜,我们的本心都不安分,也许正是这种从头做起的压力,才会使得我们对道的追求这口气始终不懈吧!”

  昆吾掸点点头,眼中的光芒一闪而过:“修炼很苦,坚持本心更是艰难!不过单单从寿命的增长上来讲,上天并没有亏欠我们什么。付出了,总会有回报,即使其中的过程充满了不堪!”

  刘君怀微笑着望着四位他眼中曾经的至高存在,心中的唏嘘并不比别人少。

  每一个境界的提升,连带着认知与意识都在进化,下面的人仰望上面,会有无限的仰慕与敬崇,待得自己站到了同一位置回过头去张望时,内心之中往往会生出无尽的苍凉与感怀。

  即使这其中的过程刻骨铭心,现在看来,也只是些曲折而已,此时他们的心中所想,就换做了对于前方的无限遐想与仰慕。

  无论修炼到哪一层面,前方永远存在着高不可攀,脚下所经之处各种波折,也幻化为了一层层台阶。

  相还书问道:“会长,你怎么还不进入汉疆?是不是要等着君怀?”

  昆吾掸笑着摇摇头,“我是一会之长,卸任之前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单是我们从未见过的那位隐在暗处的副会长,就是我要等待的主要原因之一!”

  石作青城心中一动,微微笑道:“会长是否早有所怀疑了?不知我们的猜测是否一致?”

  昆吾掸哈哈笑道:“青城,你也别在我面前套话!即使这位大神真的是我们所共同猜测的某人,不要我们知晓,就必有其原因,我们也只能将这种猜测烂在肚子里,这可是星天议会最根本的守则之一!”

  木方和乐道,“我相会长提出过与你同样的问题,换来的只是一副白眼!”

  相还书大笑道,“说实话,我来带星天议会六十一年,只有两大遗憾未曾如愿,其一便是咱们那位神秘的副会长!”

  刘君怀好奇地问道,“敢问相会长的另一愿望是?”

  昆吾掸呵呵笑道,“他另一愿望当然是当会长了!”

  相还书一改嬉笑模样,一脸郑重之色,“会长这一次可是猜错了!我的另一个愿望,就是能够亲眼见到,是何方高人得到了我们星天议会的最后庇护所在,松印秘境!因为我自小听着盛天老祖的名字长大的,能够留给我们松印秘境,早先认为是老人家的大公大义释使然,这一年多才渐渐体会到老祖的良苦用心!

  “他的那几句话隐有所指,他口中的重大机缘者并不是随口而来,那三千年的期限便是最明显的预言验证!他老人家口中的祸福相伴的劫数便是弑血盟,而松印秘境开启也被他预测的神乎其神,那位得到松印秘境之人,定是老祖口中的重大机缘者!

  “若有一日我能够见到那位神秘人物,必定会一世追随在其周围,因为他的身上有重大的担责,也注定那人的不平凡之处!”

  昆吾掸点头说道:“我们还有一处未能猜测的到,那松印秘境的留下来,并不是盛天老祖不能够将其炼化那么简单,很有可能他也只是受人之托,那松印秘境很有可能只有那位重大机缘者一人可以炼化!

  “周所周知,先知也好,预言也罢,它们所追寻的是一种天地至理的衍生与演化,从而在其中找寻关乎于天道和人事的变化与感应!盛天老祖的原话是:三千年后星天议会会有一场祸福相伴的劫数降临,待得此劫数安全度过之后,便是那松印秘境开启之时!松印秘境乃上古秘境,留待有缘人能够得到一探密幽的重大机缘。”

  他讲到这里,停住了讲述,给众人一个消化的时间,毕竟他的猜测打破了星天议会几百年的认知。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