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五百三十七章 蒙蔽天道的手段

第五百三十七章 蒙蔽天道的手段

  热门推荐:、 、 、 、 、 、 、

  老管家说道,“他们生出这种悖逆行为倒是简单了,不用你们出手,也许这一位面始终处于隐藏状态的的守护者就要出手了!参与任何位面的仙人间争斗,一切的邪恶良善与他们无关,只有事关位面、界面的生死存亡,他们才会出现。

  “像楼主所描述的这等,不惜令整个星天大陆湮灭之行为,就触犯了卫道者戒律,是最为严重的逆道而行,这种低微的错误他们不会做的!关于这种神秘势力,在仙界仙王阶位之上的仙人均是知晓,没有这个阶位的仙人参与其中,弑血盟的身后势力也不会创造出往来通道!

  “摒除了这种可能性,即使再多的仙人出现在汉疆,仅凭楼主的一人之力,也有一战之力!在天道威压之下,这些仙人也不过九阶散修的实力,你又有何惧之有?况且两界的往来通道,太多仙人的下凡也是不现实的。楼主,杜绝了恃才傲物的忘乎所以,也不能有妄自菲薄之心,你的实力摆在这里,不要有任何的顾虑,仙人来多少,你就杀多少!”

  老管家的分析很透彻,刘君怀在这一瞬间,就被老管家的言辞所激奋,一股强烈的战意弥漫在胸膛!

  过分看轻自己是一种战略失误,过高的估计敌方也是另类的自卑心理,如此关乎整个大陆的生死存亡。 之事,没有恢弘志士之气,一往无前的勇气,是不可能战胜异常强大的敌人。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先前想法的巨大破坏力,如果这种悲观心理在汉疆流转,蔓延之势很快会泛滥成灾,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提醒练呈觉,要加强这种可能出现的颓废心理在萌芽之时的杜绝。

  这时候他也充分意识到了尽快进入汉疆的必要性,只是练呈如的迟迟不归,令刘君怀有些拿捏不定,他早已预知到练呈如身后的势力,也隐隐觉得这一次自己会在他身上得到些隐秘之事。

  似乎上天也与刘君怀的心念有所勾连,在刘君怀内心焦虑的回到万象宗,等待练呈如归来的第三日,练呈如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主殿堂之外。

  刘君怀探识到他的到来,脚下不由自主的就迎了上去,在练呈如笑逐颜开的喜意之下,二人相携回到屋内就坐,练呈如笑道,“君怀,你果然进阶了!虽然这结果已经有所预兆,但是能偶亲眼得见,我还是吃惊不小!”

  刘君怀苦笑道,“您老还是这般的云淡风轻,却不知我与昆吾会长早已等待的心焦了!”

  练呈如呵呵乐道,“看来他也成功进阶了!好啊,我这里随时可以进阶渡劫期,只要调息两日,就可以将状态调整至最佳!”

  他早已讲过,一直在压制自己的修为气息,现在刘君怀已经修成渡劫期境界,他也就不再需要压制了。

  刘君怀取出一枚元神珠,即使练呈如心里早有所料,见到元神珠隐隐流露出的仙人气息,也不禁心生震骇。

  刘君怀说道:“练老前辈与木前辈也已进阶成功,星天议会的两位会长也先行进入了汉疆,万象宗还有额尔达力与丘子言两位长老在寻求突破,形式是一片大好!”

  练呈如面露笑意,“没想到方和兄也能够进阶,这可是个意外之喜!君怀,我临走之前曾经讲过,在我们再次相见之日,我会告诉你一些事情,现在我就讲与你听!”

  刘君怀不由得挺直了腰板,面色也凝重起来。

  练呈如讲道:“我先从外界认为的我无故失踪的百年讲起!确切的讲是在九十七年前,我的师傅进入汉疆之前,给我讲述了一些近乎于天方夜谭的隐秘之事,这就是事关我们所在的位面身后的一些事情”

  练呈如这一番讲述足有近三个时辰,他师父所讲的便是关于守护者的一系列相关事宜,就如同老管家所讲述的相差不大。

  而练呈如的身份就相当于守护者在修真界的一个代言人,内中详情,即使他兄长练呈觉也不尽知,只是隐约的感觉到什么。

  练呈如在九十多年前被选为守护者的聘用人员,在强化训练几年后,由一个奇特的传送阵传送到另一位面,在一个叫做武王星的星球出现。

  那是一个尚武的人类星球,只有极少数的修真者存在,当时的练呈如身为大乘中期修为,在那武王星已是巅峰修为了。

  他被派往那里,是作为守护者的代言,在武王星组织起有效力量,推翻已经控制了三十六洲其中三十洲的邪恶君王。

  邪恶君王的身后是一个叫做皇极魔宗的魔教组织,这个门派有一种可以控制神智的秘术,短短三十余年,便利用此种妖法将上千万武者的自主意识抹杀。

  这般有悖于调理的行为,终于令守护者看不下去了,但因有协议在身,他们也不能够亲自参与到武王星的内部争斗中去,挑选编外人员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由于那一方位面空间天道威势限制,练呈如的修为也要被压制到化神期,选择练呈如的只要原因便是他的缜密掌控能力,才可以尽快的组织出可以与皇极魔宗相抗衡的势力。

  就这样,练呈如在武王星一呆就是八十八年,直到魔教组织被铲除殆尽,才返回星天大陆。

  本与练呈觉同样修为的他,白白耗费了近百年的时间,为了补偿练呈如,守护者在他返回之后,令他在一神秘独立空间闭关几年,定期有人会为他的体内灌注仙元。

  虽然现在的练呈如修为还在大乘后期,但是被暂时禁锢在体内的仙元,却早已经达到了全部真元的七成,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进阶渡劫期。

  但是因为刘君怀的存在,守护者一直在关注着他的成长,在练呈如回到修真界之前,接受的最新任务,便是留在刘君怀身边辅佐。

  练呈如讲述的缓慢,是因为刘君怀的震骇神色,令他不得不多次停下来,等待着刘君怀的平复。

  虽然刘君怀早已猜测到些许类似情形,但在得到真实内情后,依旧有种破胆寒心之感,练呈如口中的不合常理,难以理解之事,令他迟迟不能回复至清明。

  练呈如说道:“守护者这种存在,君怀,你之前可否听说过?”

  刘君怀点头,“略有耳闻!我之前一直当做神话一般的故事!”

  “我之所以向你透露,是因为你的所作所为,早在他们那里有专人关注!而且他们认为你就是末法时代到来之后的应劫者!”练呈如这句话几乎坐实了老管家的猜测。

  刘君怀确实没有再次透露出自己之前的猜测,问道:“何为应劫者?珍重身份又是如何来判定?”

  练呈如回答:“在末法时代的降临之际,人心不正道德败坏,佛法道义失灵,各种魔化的现象此起彼伏,这就是天道的倾毁崩塌的前兆!在入道圣人眼中既有违于大道的初衷,也有不能直接干预的星际誓约,天道的这种分崩离析,也只能通过主宰之下守望者直接干预。

  “只是在真正灾难来临之前,守望者不允许参与任何位面的仙人间争斗,包括神界在内的仙界一切邪恶良善,只有守望者进行监控,而无法插手其间。

  “这种情形之下,守望者便将天道气息里的数缕气运,通过蒙蔽天道的手段洒向天地间,这数缕气运或幻作神人神念,或寄宿在某种事之物品之内,以天机推演形式寻找善德之根!

  “至于应劫者的身份是极为隐秘存在,即使守望者在天道威势下也辨别不出,这就极大保证了应劫者的安全。这一次守护者之所以认定你的应劫者身份,主要依靠的还是对于你的天命之格的推演,各方面综合得出的结论!”

  刘君怀说道:“既然守望者有能力再造应劫者,却是为何将这数缕气运投放于凡界厚实修真界?在仙界或是天界投放,岂不是时间和效果上更有保障?”

  练呈如解释道:“这是因为末法时代下的乱象显现是自上而下,若是要彻底根除则是反其道行之最为有效!而且,那天道气运气息并不是这么好得的,所面临的劫难与天威也是扩大了无数倍。

  “也只有善根福德深厚,功利思想较为淡薄,对一切善法易生出信解和信心者,才会最终成长为真正的应劫者。能够救护末法时代沉沦陷溺于苦海的芸芸众人于水火,非需要大德大善且感悟道法自然者而不能达,乃不论顺命还是逆命,守护家乡甚至天道皆是责无旁贷,这种具有大毅力之人才是真正的卫道者!

  “当然,应劫者也会有极大的福源加身,这种应劫者可以得到远古诸神时期的道统,并且继承了部分远古创世神的力量,是应天地之劫难而出现,每几千年或者几万年就会有这样的应劫者出生。

  “这位应劫者的命运已经是事先设定好的,随着这种逆天特权而来的,便会是无尽的劫数与磨难相随一生,在他的终极任务完成之前,他的修炼速度与气运盖天,在所应之劫到来之前会有足够的能力应付,但是前提是这位应劫者必须通过自己的能力来应对劫数与磨难!”

  刘君怀沉默了良久,忽然奇怪地问道:“既然守望者将天道气运通过蒙蔽天道的手段洒向天地间,为什么我的命格还是可以推演出来?”

  练呈如说道,“显现在天级之下的只是你本身俱来的命格,与应劫者身份无关!这才是那些位守护者看重你的原因所在!你的这种倾国倾城富贵一生,承日月之命根的天命所向之命格,能够与应劫者身份相互重叠之人,乃是前所未有的神奇般存在!

  “而且世事无常,天道无私,世间本来没有注定之事,一旦大衍之数下的一线生机生出,接踵而来的便是那结伴着而来的巨大劫难降临,天命之格便是这劫难的解系之人!

  “你的双重身份的叠加,便会有更大几率解除劫难的可能性,更具有无限广阔的未来,也终归会成为真正的天神之子的另一具化身!”

  此时的刘君怀丝毫没有喜悦之感,肩上的重压却是愈加的沉重,他的面色也是愈加凝重,眼神中不断闪烁着深深地忧虑。

  一侧的练呈如不敢轻言相劝,他明白这时候的刘君怀,感受到了所需要担负过于沉积,以致他的心情极度忧虑不安,深恐一着不慎的满盘皆输。

  如此被寄予厚望,他依然有了些不堪重荷,心理上的巨大压力,令现在的刘君怀有些柙龟烹不烂般地惶恐。

  这种状态下,是不能依靠善言相劝而有所松缓,只有依靠自己的悟会,才会有心境的提升。

  此刻的刘君怀陷入了一种冥冥状态,他感觉自己的人生好像一局棋,黑与白的交错,生与死的交融始终变幻不停,他深恐走错一步,悔恨之泪会无尽抛洒。

  他现在又仿佛走到人生的三岔路口,选择哪里?放弃哪里?何其轻易。

  他在惧怕永远无法知道未选择的另外一种结局,由于自己之错永远也无法返回!

  足足经过了一炷香时间,刘君怀才从那种惊扰中清醒过来,也慢慢的让自己懂得,有很多事情自己的气力是不足已改变的,既然只能是面而不是逃避,他想还是应该坦然面对,也只有脚踏实地,细细的打磨,耐心的锤炼,走好每一步棋,方能显示出此生的厚重与华彩。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刘君怀心中去掉了那份沉重,取而代之的便是愈加矜持谨慎,祸福在一定条件下可以互相转化,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身处逆境不消沉,身处顺境不迷醉,保持忧患意识的同时,形成积极的态度才是严峻形势下的正确选择。

  看到刘君怀已经愈见明晰的眼神,练呈如嘴角撇出一抹笑意,这位年轻人终归还是跨越了心境的一道坎,接下来便是身心更精粹的研磨了。

  刘君怀说道:“传说中的智慧塔,是不是也是守望者列一种形式的天道气运的散播?”

  练呈如摇了摇头,“智慧塔是特别针对精神之力与灵魂之力的凝炼所出现的一种历练空间,它的炼制者为主宰之下的护法善神文殊菩萨!智慧塔的存在意义便是普度众生般地广施法力,随机说法是普度众生的一种手段!

  “它的服务对象是那些具有大功德之人,企图利用这种历练方式,引导修行者证得佛果。智慧塔的作用具有实质性功力表现,在影响力与法术的传播上有较大出具,远达不到守望者的播散浩荡邃远!这种差距,既有道法高低之别,也是佛道两教道义上的理念不同!”

  刘君怀略有恍悟的道,“佛教重来生,重超脱轮回。道教重今生,修道成仙进而证道。佛教主张慈悲,修心明心见性;道教相信感应,主张修心炼性。道教的态度的确更积极向上一些!其实我觉得境界提升至仙帝以上修为,无限接近于神,这内中的区别反而会模糊,两者的最终目的还是相通的超越天道!”

  练呈如笑道,“也许吧!我对于这些研究不深,也不太在意佛教的具体阐释如何,我的眼中只有寻道一途,殊途同归也好,背道而驰也罢,不是我们这个层面的修炼者所能通彻理解的!”

  刘君怀也是笑道:“很赞同您老的道理!但至少在道义上讲,两者对待大是大非问题上的解读还是相类似的,对于修炼最为重要的是心无旁骛!好了,今日我对于您的这些未知事物的讲解也足够消化一番了,我心中的疑惑还有许多,只有等待日后在一一讨教了!”

  练呈如道,“是关乎于守护者与神秘传送阵么?还有另一位面的好奇?总之,派遣我之人也是忠实的卫道者,这一点与你的道义担当属于同道,他们只会暗中相助与你,这一点你还是要放宽心思的!”

  他的良苦用心,刘君怀自然省得,守护者的存在,对于刘君怀来讲只是一种未知到认知的了解而已,他现下首要任务是进入汉疆之后的战斗,在他的意识里,守护者是很遥远的事情,他们也不可能会直接影响到自己的日常。

  刘君怀说道:“二爷爷,您老还是尽快进阶至渡劫期!我想守护者给予您的补偿会在您的进阶成功后,才会有直接的体现,也许你一进阶至渡劫期,修为便会有八阶九阶散修的实力,一百年的付出,他们总要给些好处的!”

  练呈如笑着点点头,“那些位守护者前辈,与我等的秉性与执著有太多相似之处,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被轻易选中出来,大能们的处心积虑可不是我们修为低下修士所能悟会的!”

  将练呈如送入松印小世界,刘君怀未做耽搁的返回万象宗,额尔达力与丘子言两位长老已经成功突破,元神珠的使用,作用还是巨大的,此时二人正处在根基的凝固之中。

  他们随时会结束闭关,刘君怀也不好让他们二人久久的等待自己。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