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五百三十九章 汉疆形势

第五百三十九章 汉疆形势

  这名叫做井君浩的修士联盟消息堂副堂主,要比已被抓捕的刑堂执事冀阳云威胁还要巨大。¢£,

  更为关键的是,这位井君浩,本身为汉疆一殿二府三楼四阁中的剑王府大长老,由他而牵扯出数位过往甚密的剑王府门人。

  在修士联盟兵分几路,针对数位剑王府门下之人的监控过程中,其中的两位行踪十分的诡异谨慎,目前为止虽没有在那二人身上找到与弑血盟相关线索,但也从此进入重点怀疑目标。

  世间所有是非皆与无意中的巧合相关紧密,若不是刘君怀久疲后的习惯性元神之力探识,汉疆数不清的渡劫期修士当中,渺小的沈炳文以凡人面目出现在刘君怀的探识之中,也足以称得起意外中的惊喜了。

  现在更是因为沈炳文的出现,勾连出组织缜密的弑血盟外围成员,也许日后弑血盟知道了内情,会不会气愤得吐血?

  只是这诸般巧合,既在情理之中,又出人意料之外,可见天意有定,所缺少的只有更为细致的觉察了。

  天意违可以人回,命早定可以心挽,可见命运就掌握在自己手中,没有什么是命中注定不可改变的,只要自己努力,就有成功的可能!

  阗殛老祖的飞艇降落至玄祇山庄之内,再次来到这处名号意为天道普及之地的巨大院落,刘君怀的感触已经生出了巨大变化。

  现在的刘君怀之时汉疆的过客,接下来的岁月,这里便是他的家了,自然界中的世事多变与人生无常,多叹岁月无情,之前念起会有几许淡淡的神往,事到临头却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惧。

  此时的刘君怀,在重新踏上这一片土地之时,徒增世态炎凉之感,更有一丝爱莫能助般地无能为力感悄然生出。

  好在这短暂的心情低落,旋即便被迎接出来的阗殛老祖众弟子们身影淡化了,取而代之的是久违之后的相逢一笑。

  众人间早已没有了丝毫的陌生感,午风更是疾步上前重重捶打了刘君怀,笑道:“君怀兄弟,我们已经在努力高估你了,以渡劫期修士身份来到汉疆,这速度还是要我们一群兄弟心生无力之感!”

  刘君怀大笑,“这是哥哥们还是没有高估,对兄弟我的能力有所怀疑!”

  紧随其来的老六劳德寿、老七劳德禄,竟是齐齐“嘁”了一声表示蔑视,劳德禄乐道:“之前兄弟你还是比较谦逊的,怎地修为提升上来,秉性也有所傲娇起来?”

  这两人的师傅就命丧修真界楚家人楚壑长之手,这一次针对汉疆楚家的战斗,兄弟二人身先士卒,凶猛无比,那位楚壑长也终在两人的刀下俯首。

  大仇得报,二人心中再无一丝羁绊,短短数月,他们就成功渡过第六次天劫,已是七阶散修修为。

  一旦心性放开,两人的脾性竟然比小幺午风还要活跃些,可见极深的怨念对于修士的影响。

  刘君怀低声与二人说道,“六哥、七哥,兄弟我可是酿制出了极品仙酒,就是老祖也未曾沾口一滴,两位兄长再这般的讥笑于我,我可是记仇的!”

  他的这番故意做作,自然瞒不过其他人,众人眼前一亮,本以为刘君怀的到来,又有烈焰酒可以畅饮,却没想到还有巨大惊喜。

  修炼之人,多为性情豪爽之辈,在不影响修炼的情形之下,美酒也是少有的爱好之一,极品美酒更多时候要比美色诱惑得多。

  于是众人也刻意配合着生出一副馋涎欲滴模样,气得阗殛老祖笑骂道:“你们这些家伙,就是听不得仙酒二字!看看你们这般模样,生生将师傅的脸面给丢尽了!”

  众人一阵哄笑,难得的一片和谐场面,阗殛老祖门下的团结,也的确是老人识人与教诲有方的极致了,这种情形在哪里也是少见!

  万逍驹笑道,“君怀,你不出现,我们这玄祇山庄也没有如此热闹,师兄弟们也难得聚集如此齐全!尤其是你的三哥杜平,自听闻你的到来,便到处去张罗着搜集满堂红,到现在也没回来!”

  老二燕南奎撇撇嘴,“他是在借着君怀的因由,明目张胆的饮酒,师傅也不好多讲些什么!”

  杜平有一个酒仙的绰号,生性嗜酒如命,是被阗殛老祖明令禁止饮酒的唯一弟子。

  也只有刘君怀的到来,阗殛老祖才会放过他一次半次,这也主要因为烈焰酒内那独特的淬炼效果。

  杜平之所以被称作酒仙,并不仅仅因为其深不可测的酒量与鉴酒之术,而是他对于每一种酒里所蕴含的自然感悟。

  他曾经对于烈焰酒有过一段凝重表述,他认为烈焰酒并没有醉意朦胧之后的妍媸不辨,它带来的是一种境界,这种境界抛舍了生而为人的所有愁苦和郁闷,那般领悟人生万千况味之感也被酒中烈焰焚烧殆尽!

  而且他口中的这种境界,是对于灵魂与肉身的洗涤,是洗涤之后的升华与激奋,而没有精神愉悦后的解脱。

  这是阗殛老祖也要佩服他的地方,如此善于解读酒中品味,也算得是一个奇人了!

  只是杜平这般对于通过知觉与嗅觉所带来的感悟,对刘君怀来讲有些太过低下了,只有真正与天地自然规则沟通,自然界从天上到地下,从实物到抽象,一切事物均以阴阳相对又相合的形式存在着,如:天地、冷暖、明暗、上下左右、东西南北、正误、虚实、多少、好坏、荣辱、男女……。

  一阴一阳相对作用而成就,代表了物质世界的全部事物,像杜平这样通过知觉与嗅觉所带来的感悟,只是一种自然表象,并不是真正阴阳圆融相合的圆满形态,它所理解的只是其中阳极生阴的极至而变。

  他却不能感知到阴极生阳的首尾相连、无始无终,自然事物是始终处于变化之中的;是渐进发展、并相互转化着的,事物有生、必有灭,新老交替,道法自然。任何旧事物的消亡,即象征着另一新事物的诞生。

  这就是就是讲杜平能够感知到烈焰酒阳极生阴后的炙中寒凛,从而衍生出烈焰酒深入骨髓的淬炼,由此杜平悟会了其中针对灵魂与肉身洗涤后的升华。但对于淬炼后自然生发衰绝过程,也就是阴极生阳的阳死阴生、阴死阳生的循环往复没有感知。

  而后者的感知却是需要心灵与自然的心神交汇,只是这种方式是建立在对自然规则感悟基础上,才能在将烈焰酒中的阴阳结合由触识到觉知,从实物到抽象的转换过程。

  不过杜平在没有沟通天地自然规则的前提下,能够了解到实质性的极致,也是想到不简单了。

  换种更通俗易懂的说法阐释,那便是杜平能通过烈焰酒改造自身中逐步完善生命形态,却无法感知作用于这些遗传基因、生命本原、精神和灵魂的自然规则,而这规则又是无数生命符文的凝练过程。

  就像刘君怀自混沌精石内得到的,混沌雷系神通本源中的那枚雷霆符文,符文蕴含着上古神通的奥秘,可以一瞬间凝聚无上的神通,也可以变换成规则的纹路,更多的符文存在,便可以组合成无数的规则。

  如果没有那枚雷霆符文,刘君怀所领悟的也只会是单纯雷电之力,两者相较好比普通技法与上古神通之间的天崭差别。

  只是在修真界,杜平的领悟能力才算是正常,金仙以上修为才能感悟的规则,在此时刘君怀身上体现也是绝无仅有了。

  阗殛老祖也只是在阴阳术数方面优势凸显,对于自然的感悟与其弟子杜平也没有太大的差距。

  符文具备立体的三维结构,而且是不断变化的,它们可能是按某种规律不断循环的一种图形,比如自转的椭圆形之类。

  这类符文必须通过施法者的自身法力构造,可以自动或者被动沟通天地,吸收自然界的能量,还可以以某种方式转化为一类文字或图形,并且存储在其他载体上的。

  譬如天地自然的纹理,或者讲是天然形成的符文,便是规则。而这些规则通过更加完善的与天地自然融会贯通,使得它们能够完全与天地自然的有序排列,便形成更高级的法则。

  而人类修士感悟法则,需要体内气息与天地自然的圆满沟通,刘君怀此时体内的仙元没有生成,与天地自然的沟通就不能完成,所以能够领悟到规则也是他的极致了。

  这也是他的松印小世界之内的法则,他不能够感知的原因。

  也只有完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才能令刘君怀把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变成只有自己可以显而易见的存在。

  松印小世界里的刘君怀本身气息,是由自然之力催生的,自然之力造化万物,感悟到其中的自然规则也是水到渠成之事。

  阗殛老祖见刘君怀面色古怪,敛着眉低头沉思着,也知道他不知何时便会陷入某种冥想状态,也没有出言打扰,只是张臂阻拦了弟子们的热情。

  待得见到刘君怀的眉目舒展,才出声道:“怎么,你不会又感知到什么吧?”

  刘君怀歉意的摆摆手,“前两次是过客,今日才算得真正踏入汉疆,心中有些唏嘘而已!”

  阗殛老祖恍然道,“你这已经很不错了!我记得自己刚刚来到汉疆,躲在临时住处适应了足足三日。好了,今后这里就是你自己的家,以后总会习惯的!”

  午风上前搂着刘君怀肩头笑道,“我估计一会儿玄祇山庄可就热闹了,趁此机会那种新酿制的仙酒,还要趁此机会给兄弟们尝一尝,也好给你做一个客观地评价!”

  老二燕南奎一向善于风言风语,这只是他另一种玩笑方式:“去去去!哪里需要你的客观评价!”

  他推开午风,将刘君怀拉至自己身边,“咱们兄弟十几人,除开老三,就是二哥我对酒有一定认知,对于鉴酒也是颇有研究的!”

  午风怒道,“二哥,你这话分明未把咱们试试放在眼里!老人家才是真正的品酒大师!”

  说罢,讨好似得向着阗殛老祖舔着脸嬉笑着,阗殛老祖乐道:“小幺这话倒是在理!就是杜平来了,也不敢在我面前轻言品酒!”

  燕南奎苦笑道,“我们兄弟间打闹,您老人家掺合什么?老三在你面前是不敢谈酒,也不是因为您的品酒造诣啊!”

  午风更怒,“好啊,二哥!竟然胆敢对老人家出言不逊,大哥你也不管一管!”

  万逍驹的大师兄威严十足:“老二怎么讲话呢?一点规矩也不讲!”

  话音未落,转头向着阗殛老祖说道,“师傅您别生气,他俩是眼馋君怀兄弟手中的仙酒!要不让君怀把酒取出来,我先替您保存着?也省得他们为了酒再起争议!”

  阗殛老祖很享受他的弟子们聚在一起唇枪舌剑的你来我往,午风等人是在刻意的随其所好,刘君怀也很喜欢他们师兄弟间的亲密,好像一家人般地打闹着,立时他心中的思虑也消减了不少。

  不过身为地球过来的重生者,对于万逍驹、燕南奎这般同样白发苍苍老者模样,也犹如孩童般讨好阗殛老祖,令他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众人入座没多久,老三杜平就风风火火的赶回来,见到刘君怀自是一番亲热。

  玄祇山庄同样收留有凡人打理这里的一切,晚间的酒宴便在他们的忙碌中香气飘起。

  未等夜色降临,练呈觉兄弟便引领着十几人来到了,随之酒菜也陆续的摆上桌面。

  这一次修士联盟包括年唯、王道济、黄成吉、屈卿、敏传祺等大佬一并到来,却是令刘君怀有些惊异。

  阗殛老祖感觉到刘君怀的疑惑,附耳说道,“在你来到之前,修士联盟早已商议好了,围绕着你来展开针对弑血盟的层层击破,这方案与修真界对付弑血盟有些类同,也是最为快捷的办法了!”

  刘君怀也知道与弑血盟的一战耽误不得,弑血盟能够眼看着楚家灭亡而不为所动,肯定认为与修士联盟的一战未到时机。

  他们的最大底牌应该就是仙界的几位仙人了,在强人到来之前,能有效的多斩杀一名弑血盟成员,就对与决战多一丝把握,这也是弑血盟迟迟不敢行动的主要原因。

  刘君怀对于自己再次成为诱饵,很有思想准备,他心下也知道,自己也的确是引出弑血盟的唯一人选。

  酒宴还未开始,门外进来的两人令刘君怀喜出望外,却是那凌墨与凌霄川父子到来了。

  上一次刘君怀急匆匆而去,正好错开凌墨的来到汉疆,这一次相见也感触颇深。

  凌墨笑道:“君怀,你的到来,要比我的猜测提早了两年,这样也好!本来修士联盟也想着提前将你招进来,你的到来时机刚好合适!”

  练呈觉一旁解释道,“凌长老现在也是修士联盟的一员,修真界刚刚进入汉疆的几人也皆是在他的麾下!”

  凌墨与练呈如的情形有些相似,也是由于其他原因,一直在压制自身修为,体内的真元浑实无比,一旦进阶,体内久存的巨大能量冲击之下,真实战力也是非同小可。

  他此时的实力在六阶散修圆满,这样的强悍战力,在修士联盟有资格占得一个席位,当然是在他与修士联盟多位高层关系良好的前提下。

  练呈如找借口将刘君怀召到一旁,说道:“你自修士联盟离开之后,围绕着你的到来几位盟主、副盟主召开了一次短暂的会议,具体情形我也不太清楚,应该一会儿在酒宴上就会透露一些,我想应该是以你为诱饵,引诱出弑血盟的部分势力!

  “此时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在弑血盟身后之人到来之前,现在采取主动进攻,对于以后的决战要相对从容一些,在这里讨论此事,较之在修士联盟反而更隐秘一些!”

  刘君怀点头笑道,“放心吧二爷爷,我早就有这份觉悟了!弑血盟对我是恨之入骨,我到来的讯息应该已经传到他们那里,即使我不采取行动,也会在弑血盟的严密监控当中!”

  练呈如道,“以我的猜测,你应该会被派往一殿二府三楼四阁中的某一门派,这也符合初入汉疆之人的传统流程,毕竟你的年岁与阅历,直接进入修士联盟不太合情理!即使弑血盟看出其中的蹊跷也属正常,总有对你苦大仇深者会忍不住动手的!”

  刘君怀闻言沉默了片刻,心下在思量着他的话中含义,稍后道:“这也不失为一种方式,之前在修真界使用过的方法的确也不再适用,只是我与修士联盟之间的关系,弑血盟应该早有了解,个人认为是否有些欲盖弥彰之嫌?”

  练呈如凝重的说道,“我也有此感觉,只是在修士联盟等待时与人闲聊,好像联盟之人对于你的安置有两种不同声音,内部应该存在着分歧!”

  实际上这种局面也很正常,相对与庞大繁杂的修真界,虽然汉疆的修士存在方式要简洁很多,但是总有不同的势力存在,高层之间同一声调反而不太现实。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