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五百四十一章 伺机待发

第五百四十一章 伺机待发

  刘君怀沉思了半晌,问道:“汉疆九阶散修大概有多少名?”

  练呈觉说道:“具体数目无法确定,因为许多稍大一点的势力,均有避世不出的老祖存在,十方势力估计至少有十名左右,民间也大概有十名,加上楚家的两到三名,与弑血盟的三到五名,更够确定下来的约有三十名左右。

  “当然,这三十名还不包括修士联盟的隐藏力量,即使我这个盟主,也不知道修士联盟具体有几位,因为就像星天议会一样,联盟同样有暗中的九阶修士存在!”

  这时候阗殛老祖说道,“按照早前我们分析的那样,仙界至多有两三位仙人偷下凡尘,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姑且算作五名仙人。虽然仙人在我们星天大陆会被压制修为,最高也只是九阶散修的实力。

  “但是因为他们体内仙元的原因,真实实力至少抵得上三到五名九阶散修,再加上仙器与秘法的加持,实力还要翻上一倍。这样算来我们双方的巅峰势力势均力敌!这种形式还是十分危险的!”

  在场众人۰大多数没有认真计算过双方实力,听闻阗殛老祖如此详尽的分析之后,众人均是深深倒吸一口凉气。

  如此讲来,修士联盟一方至多有五十名九阶散修,这可是令众人吃了一惊,一种浓浓的不安之感在迅速蔓延,现场立时陷入了久久的沉默当中。

  刘君怀最先在一片压抑中开口笑道,“小子认为我们都低估了汉疆的真正实力!各位想想看,我身上就有相当于数位九阶散修实力的战斗堡垒,还有数具九阶散修实力的傀儡,但是这些就抵得上十位九阶散修。

  “而且几万里的汉疆,一千多万渡劫期修士,百万个势力的存在,能人奇士无数,不被我们所了解的太多了!别忘了天时地利人和皆在我们这一边,更为重要的是道义在我们这一边!”

  他的话音未落,屈卿就“呀”的一声惊叫出来,“战斗堡垒?九阶散修实力的傀儡?你这是从何得来?”

  阗殛老祖也笑了起来,“他是得到了千机谷老祖的欣赏!说到这里,我们千机谷还有三位九阶散修前辈的存在,这又是一股力量!”

  众人均感到眼前一亮,这一下就增加了十几位九阶散修,形式岂不是瞬间就转化了。

  久未开口的敏传祺嚷道:“君怀,你隐藏够深的!没想到你还有这许多的隐秘存在!本来我还有些担心你这个诱饵,这样看来我们修士联盟不用出马,你一人之力也能够将阻杀之人解决了!”

  刘君怀面色一整,“哪里会有这么简单!我若是表现出太多的底牌,弑血盟还会有下次行动吗?而且我们现在所谈之事,皆属于最为隐秘之事,敌人知道的越少,对我们越有利!”

  练呈觉点点头,“设规而知圆,万全之道也!弑血盟越少知觉,由我方掌控万全,方可无虞!弑血盟这般违反天道,导致天下大乱,四海之内分崩离析之行为,终落下乘,汉疆是为道义而战,还有何惧之有?”

  副盟主王道济依旧满怀疑虑的说道:“弑血盟如此大逆不道,甚至仙人甘冒奇险,蒙蔽天机,偷下凡尘,其间必有重大隐秘之事!我们只是防范到与他们的正面决战,可是那几位仙人若是不惜代价,将整个星天大陆致于毁灭当中而不顾,令我们整个空间破碎,消弭于无尽虚空,我们又将如何防范?”

  刘君怀侧头望向了练呈如,见他向自己微微点头,才说道:“王盟主可知道守护者一说?”

  他的话音乍落,现场一片静寂,隐有粗重喘息声响起,更多地是疑惑的目光。

  王道济惊异的摇摇头,静等着刘君怀的下言。

  刘君怀接着道:“守护者是一方世界的守卫与看护之人的统称,修真界就是在守护者的看护之下,一般情况下,很少有人会知晓他们的影踪,但是他们又是切实存在的!

  “他们的管理者是守望者,仙界就是守望者在看护,这是一些善根福德深厚,功利思想较为淡薄的忠实天道护卫,仙界关于他们的传说才多一些!只有在真正灾难来临之际,他们才会亲自出面组织一方世界的安危!”

  四周惊异声不断,只有练呈觉若有所思的望了望刘君怀与练呈如,嘴角溢出一抹笑意。

  王道济仿佛拼命地压制住心中的那一份骇然,颤声问道:“你又是从何得知?这些人真的存在?”

  刘君怀笑了笑,说道:“我有幸见到过守护者组织的一位外围成员,这些也是从那位前辈的口中知晓!他们不允许参与任何监管位面间争斗,包括神界在内的仙界也是如此,一切邪۰恶良善,只允许进行监控,而无法插手其间。

  “就像我们所要面临的仙人降临修真界,自由天威给与他们种种禁锢,只要不危及整个位面的生死存亡,他们同样不予理会!那几位仙人知道他们的存在,也不可能做出令整个空间崩溃的愚蠢行为!所有,我们只要专注于与他们正面战斗就可以了!”

  年唯急切的插言道,“你所讲的守护者与守望者归属于何人管辖?我怎么听着有种毛骨悚然的恐惧之感?”

  练呈觉开口道,“君怀,你就简单地介绍一下,我们可是感觉有些匪夷所思!”

  刘君怀笑道,“不止你们,我初始听闻这些比诸位的表现还要惊恐!守护者的最高权力机构在神界,叫做卫道者!他们则是所在界面主宰手下之人,主宰乃是介于天道与大道之间的存在,感悟境界超越了天道,对于大道的理解还不够完善。

  “主宰超越了天道,但又尊崇与天道,以维护天道为己任,却听命于得道之人,相当于天道的守护神!神界的看护者为卫道者,传说中的诸位神袛便有多数属于卫道者,也有些是准圣人境界,也就是入道之前的境界!

  “卫道者之下的守望者就是各个高级位面的守卫与看护之人,也就是仙界!他们统管着更低位面的守护者,也就是我们修真界这般的存在!

  “无论哪一阶位的看护者,在真正灾难来临之前,只能行使监管手段,不得插手其间。他们之间有特殊的往来通道,无论通道或是他们的本人气息通道处于特殊隐秘状态,乃是主宰大能沟通天道威势后所能够允许范围之内的存在。

  “即使仙人利用手段蒙蔽天机偷下凡尘,也只是在他们的监控之下,位面没有倾毁崩塌迹象,也不会出面干预。一切贪求名闻利养、贪嗔痴炽盛之辈的各种魔化现象也不在他们的干预范围之内,所以,我们只能自己解决这一切!”

  现场久久未有人言,均是陷入这个惊憾讯息当中,这种远远超越众人认知范围的奇闻,令众人目瞪口呆!

  即使阗殛老祖这般可以窥得一缕天机之人,也是未曾闻得分毫,只是见惯了玄秘之事,他的理解能力要超过多数人。

  良久之后,阗殛老祖叹道:“与这一类人相比,我们的修为与认知实在是太过低下了,在他们面前,我们这些处在修真者顶端之人,也就将将是个开始学步的孩子!”

  练呈如笑道,“老祖大可不必如此悲观!他们也是从我们这一阶段走过去,我们只是在追赶罢了,修炼到同等境界,我们不见得比他们弱小!”

  刘君怀出声赞道:“正是如此!没有哪一个成年人会鄙视孩童的低能,身处每一个阶段皆是命理定数,只是出生的时间不同而已!”

  阗殛老祖笑道,“我们也只能如此告慰自己了!不过你们讲的也没有错误之处,不同的成长阶段,自有各自的意识存在层面,我是有些自惭形秽了,过分看轻自己,只是一种自卑心理在作祟,愈加珍视自己才是道理!”

  这时候练呈觉也开口讲道,“归根结底,我们身处的一方世界,只是沧海一粟而已,随自身修为与眼界的提升,这些隐秘强人存在,也终究有一日,在我们的心目中如同左邻右舍般地普通!”

  刘君怀道,“他们的存在具有极大必要性,也有合理的存在意义,只是这些消息突如其来,内心一时无法接受。实际上他们也是修炼者,只是从事的职业比较特殊罢了!”

  其他人也逐渐清醒,另一位副盟主黄成吉恍如面有愧色的道:“君怀小小年岁,虑事如此清明,认知如此广泛,且心态也始终保持足够平稳,这是我做不到的!我们且不管它何种未知的存在,当下之事还要依靠我们自己,不能有一丝的侥幸心理!”

  练呈觉说道,“对,我们还是言归正传,立足当下才能放眼未来,兼顾太多,可不是此时该有的心态!”

  年唯也是笑着说道,“讲道也不在这一时,务实才是我们这段时间的首要任务!屈盟主,明日就看你的了,早早将君怀等人安排至千鹤阁,还需要你亲自来操持!”

  屈卿道,“我这就将讯息传递给吉掌门,明日午后应该就会在修士联盟见到他!我们还是先商议一下明日的那场戏该怎么演。”

  几位盟主凑到一起说着什么,刘君怀起身来到门外,元神之力探向曦和苑酒楼所在之处,此时正是晚餐时间,沈炳文依旧在忙忙碌碌的传送着酒菜。

  回到酒桌旁,来到了午风的近前,“十三哥,今明两日应该会有修士联盟修士,前往曦和苑酒楼与那沈炳文接触,说不得会有新的发现!我到来的消息,那位沈炳文会很震惊,今晚我多观察一下,看看他有何反应。”

  午风点点头,“他附近一直都有眼线存在,你的到来之事,修士联盟会将消息传过去,只要与他相关,今晚可能就会有异动!”

  “这个人很关键”,刘君怀在午风身旁坐下,“只要他参与其中,无论讯息的传入与传出,定会有迹可循!他对我仇恨甚深,心态不会稳定,而且渡劫期强者环恃左右,他可不敢在此种环境下发送传讯玉符,不然能量波动会暴露他伪装的凡人身份!”

  昆吾掸说道,“也只有你的镜像世界,能够无声无息探入酒楼之内。方才你的探识情形如何?”

  “他应该还未得到讯息,此时他的心态很稳定,不像与联络人接触过的样子!”刘君怀也是刚刚想起此事,他离开修士联盟已经两个时辰,心中也是在暗暗自责。

  万逍驹走过来笑道,“君怀,我看你还是换一处留心探识,这里乱哄哄的,不时会有人前来交谈。也许传递讯息只在一瞬间,此事万万大意不得!”

  刘君怀点头,起身来到另一房间,盘膝调息,功法运转中,意念沉浸在镜像世界之中。

  此时的弘邺城之内,曦和苑酒楼的二层,沈炳文两脚不停地来回穿梭着,这时候正是客满之时,也是每一日最繁忙的时刻。

  昨日晚间的突破,令他两年之内便由化神初期进阶到合体期,巨大的惊喜,使得他今日一整天都处在内心亢奋之中。

  来到弘邺城的几年里,终日处在被人呼来喝去的环境里,若不是弑血盟每月配给的修炼资源,他几乎已没有了生存下去的信念。

  只是合体期即可回到修真界的许诺,令他几年里从没有放弃过每日晚间的修炼,弑血盟也为他的存在,在酒楼之下百丈地下位置,专门给他开辟出隐秘修炼空间。

  两年前得知已经化神后期的刘君怀来到了汉疆,更是刺激得他口舌生疮般地急火攻心。

  好在大量高阶丹药的扶持下,他终于盼来了这一日,刘君怀带给他的庞大压力才登时消失不见,一种立即返回修真界的迫切感伴随了他整整一日。

  眼看着夜色将深,酒楼打烊之后,他打算连夜找寻他的师父,师父可是他在汉疆最大的依靠。

  猛然间,沈炳文手中的酒菜刚刚摆放好,一张熟悉的面庞便出现在楼梯口处。

  来人便是修士联盟的五阶散修戈武,他们每一日的讯息皆是通过传讯玉符,这才距离十日一见过去三日,此时他的提前到来必定会有重大消息。

  戈武见到沈炳文转身下楼,沈炳文连忙唤过来一位新招入的小伙计,简单交代几句,也转身来到地下储物间。

  正在等待的戈武随手划出一道简单禁制,急声道:“刘君怀来到了汉疆,两个多时辰前在修士联盟出现,已经进阶渡劫期,修士联盟明日宣布他的安置情况!”

  沈炳文识海徒然一阵恍惚,一种巨大的挫败感油然而生,两眼出现短暂的空洞。

  戈武意识到沈炳文的表情变化,低声怒斥道:“什么时候了还在分神,速速将这讯息传递出去,切记不要使用传讯玉符,修士联盟这段时间在全城阵法布控,异常能量波动容易被捕捉!”

  沈炳文瞬间清醒过来,忙不迭地问道:“戈前辈,刘君怀此时在哪里?修士联盟估计把他安置在哪里?”

  戈武脸色变幻,隐隐有怒意升起:“今日你是怎么了?哪里来的这许多问题?记住你的身份,不该你知道的不要打听!”

  怒视沈炳文一眼,戈武走出几步又返回来,说道:“现在修士联盟的盟主之间分歧很大,刘君怀虽有练呈觉支持,但是屈卿一方的支持者亦是很多。而且刘君怀来时直接去往了练呈觉处,似乎屈卿很是不满!明日此时我还会前来,希望到时会有确切消息!”

  待戈武转身消失不见,沈炳文依旧呆呆站立着,眼神中怒火与惧意混杂!

  玄祇山庄,宴会大厅。

  收起镜像世界的刘君怀,快步推门而入,径直走向了练呈觉。

  “练盟主,方才修士联盟一位戈姓五阶散修,前往曦和苑酒楼与沈炳文见面,将我来到的讯息带给他,酒楼打烊后沈炳文会连夜向上汇报!”

  练呈觉眼前一亮,用力拍了下桌面,厉声道:“好!君怀,你果然是员副将,每一次的到来,总有事情发生!”

  几位副盟主纷纷探过视线,练呈觉向着刘君怀说道:“将详情讲述一遍,让大家都听听!”

  刘君怀意念转动,只手在当空不断划动,身前淡淡金光闪烁处,镜像世界的一段影像浮现在其中。

  人群聚拢过来,悄声观看了整个过程,众人的脸上喜意渐浓。

  年唯高声道:“好机会!这个戈姓五阶散修,就是武器堂的戈武!这人数次在曦和苑酒楼,一直没见到他与沈炳文联系,这一次坐实了他的身份!”

  练呈觉说道,“君怀,今晚还是由你具体监控沈炳文,午风与逍驹配合,无论牵扯到谁也不要打草惊蛇,现在还不到时候!”

  说罢,他望向敏传祺,“敏长老明日负责监视戈武,并迅速查清联盟内与之交往密切之人!”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