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弑神枪浑然一体

第五百四十三章 弑神枪浑然一体

  第五百四十三章弑神枪浑然一体

  刘君怀当然明白其中道理,现在修真界最顶级兵器为天阶极品,再往上便是仙器。

  仙器也叫做灵器,它分为道、仙、天、地四级,每一级又有上、中、下品之别,而神器则是超越了道级仙器的存在。

  试想不能够完全展现仙器最低级别的修真者,即使有神器在手,能够勉强挥动神器已是奇迹,若是想着将之威势完整施展,无异于天人说书。

  刘君怀手中的另一神器鬼眼血刀,他也只是将将能够令手柄处的鬼眼发挥一部分作用。

  所以刘君怀根本没有指望过,神器在自己手中能有超乎寻常的威势,王路山这一番话他早有悟会。

  于是他笑着说道:“前辈放宽心便是!小子我心中有分寸,您也将此次炼制当做实验,将来您的炼制级别提升,还要帮我再此炼制它!”

  王路山也是笑道:“这件事我一人可做不到!我师叔才是在炼器方面的巅峰人物,在九级炼器师上已经待了一百多年!”

  他望了一眼身旁比他大不了几岁的渊释天,他们二人年龄皆已超过了五百岁,眼见得寿限将至的两位老人,若是还不能飞升,也许要不了几年就要陨落了。

  千机谷门内弟子主要分为阴阳术士与傀儡师两大类,王路山老人便是傀儡师中的顶级存在,九级傀儡师的实力相当于半步仙傀师。

  而他的师叔却是专攻于炼器,炼器造诣也是无限接近于宗师,只因为还没有类似于傀儡师中的战斗堡垒般巨作,才不能抵达修真界炼器师的极致。

  渊释天如同李相予一样,一生痴迷炼器,只是最近几十年,因为寿限将至又无法飞升,才心灰意冷下来,暂时的搁置了对于炼器的钻研。

  渊释天没有多做解释,向着刘君怀问道:“君怀,这弑神枪可曾炼化为你自己的本命神器?”

  见刘君怀点头,他接着说道:“既然他是你的本命神器,在炼制之时就需要你在一旁。因为本命神器始终蕴养在你体内,说明本命神器的道韵法理你已悟会出许多,这种体悟越强大,那么本命神器的威力也就越大,其本身所具备的道韵法理也会越明晰。

  “此神器出自上古,空蕴鸿蒙紫气为道韵,融天地至理于其中,一经炼化为本命神器,神器实体以及道韵法理融合,化作了无形无质的玄妙状态,与你的识海沟通,此种形态之下令其显化而出,才能在动念之间。

  “只是欲达到崩江断流之境,还需要你修为境界的提升与感悟天地的醲厚,只有鸿蒙紫气纹路在你识海彻底参透,才能充分发挥神器完整威势!这一次的拼接炼制,需要你的道韵悟会,这样才会尽可能多的保存以往道韵法理。

  “若是有相关规则临时加持,会在原有道韵法理基础之上,多出一缕适合自身威势效应,能幼弥补勉强拼接后的韵法缺失!”

  刘君怀大感惊奇,他没想到还会有如此一说,如若能够将他的道纹或规则加入其中,还真会有一丝神器味道了。

  王路山感叹道,“师叔果然比我等炼器修为高深得多!我怎么想不到此处?”

  刘君怀有些兴奋地问道:“相关规则相关规则?吞噬道纹、空间道纹或是自然规则?”

  渊释天惊骇的望着刘君怀,愣了片刻后反问道:“你所讲的这些可曾感悟出来?”

  一旁阗殛老祖笑道,“不止这些!君怀的瞬移小神通,师叔祖可有些了解?”

  见渊释天依旧疑惑的眼神,老祖接着道:“这小子对于天地感觉灵慧得很,早在未踏入金丹期,便会逢其适的偶得一缕时间道纹,随后道纹、规则屡屡被其捕捉到,旁人即使明知就在眼前,却是无论如何也是感悟不到!”

  渊释天手拍额头,惊叹道:“天底下还有如此气运盖天之人?感悟自然规则不是非金仙而不可得?这有违天理啊!”

  刘君怀乐道,“老人家这是捧杀还是棒杀?有违天理一词可不是如此使用!我只是运气好一些,对于大地气息又是敏感一点,而且所接触到的只是皮毛而已,还是皮毛的一丝绒线。”

  阗殛老祖说道,“若是可以的话,师叔祖可否现在就进行,修士联盟正在商议君怀的去处,最迟明日一早就要起行了!”

  天狼站起身将炼器室略一归整,渊释天便盘膝运起真元,矛首与枪身缓缓悬浮在身前,刘君怀唤出阿紫,心念沟通片刻,阿紫便跳到渊释天指尖。

  渊释天颇有兴致的端详一番,开口说道:“但凡神器级别皆有器灵存生,这杆弑神枪器灵只是还在沉睡当中,以你目前的修为,也只能唤起一缕器灵神智。弑神枪的主要炼制材料为黑云母石,黑云母石乃是大地孕养万年奇石,质地的更为坚硬,石块本身更为通灵。但是本身极难熔炼,非顶级仙器师不能炼化。”

  听到此处,刘君怀取出一块三星石,“您老看看这三星石可否能够熔炼?”

  渊释天望着上有三个白点的青褐色石块,不禁动容惊叫:“果然是三星石!这东西乃天地间至硬的物质,从来没听说过有人可以炼化它,我也只是在古籍上见到过它的图样!

  “三星石比这黑云母石更要久远,也珍稀许多,除了本身难以熔炼以外,还具备主属性和辅助性两种效果,也就是说只要可以将它融化,只要使用一滴,便可以令重新炼制之物原属性整体提升,尤其在坚固方面更是性能骤涨。

  “任何属性相冲或相克的材料一旦搭配,不但会失去效果,还会直接关系到炼器的成败,这三星石却是正好与之相反,它不仅可以提高炼器的属性特质,而且还能消弭二次添加的属性相冲材料之间的排斥反应。

  “只是君怀你还是将它收起来吧,黑云母石的坚硬程度远不如三星石,我尚且不能熔炼,何况这天地间至硬物质!以后进入了仙界,自有见知越加广识之人可以了解到更多,说不得弑神枪下一次的炼制就能使用到它了!”

  天狼一旁问道,“老谷主,您若是不能熔炼黑云母石,矛首与枪身该如何连接?”

  渊释天笑道,“以我现在炼器境界,也只能使用它物将两者勉强相连,本打算用陨星玄石,但君怀这几种材料显然要比陨星玄石高级些!”

  他指着地面上的如意神铁、两仪玄石和辉月魂石三种材料,“相传这三种只有仙界才有地方出产,出现在修真界,也许是某一处废弃的古城遗址里得到,它们的硬度、纯度、属性与对于灵气的灵敏度皆属上乘,尤其这如意神铁,此刻我们正好派上用场!”

  渊释天手掌稍一用力,那两块闪烁着五色光亮的如意神铁便被吸入手中,拇指指甲测试着它的硬度,然后放在鼻端轻嗅,在探入一缕元神之力查看。

  轻出一口气,他说道:“这两块五色如意神铁,相传出自仙界雷霆神域的神铁山,任凭周围雷光呼啸,神焰滚滚,地动山摇般地震荡,那神铁古山好似生了根一般不动不摇,只是散溢出五色神光,并不停地汲取雷霆之力。

  “普通的五色神铁具有天地至宝的特性,只因它的存储量巨大,相对价值就低了些,但炼器过程中加入了五色神铁之后,除开本身的至刚至硬品质,那犹如经天纬地般荡漾而出的纵横一切威势,却是极其独特的威压无限扩展。

  “而能够号称五色如意神铁之物,便是在汲取无尽雷霆之力后的变异体性,至刚至硬品质提升,质地却产生翻天覆地变化,可塑性突兀生出,熔炼凝实之前如胶投漆般地黏结性,可连接一切坚硬物体,且体内那颇具灵性的汲取之力在粘结物体上蔓延,汲取能力数倍提升,使得色如意神铁本身身居能量,这便是多出的如意二字的由来!”

  刘君怀面露惊喜,凝神思虑了半晌,问道:“那岂不是讲,弑神枪有了五色如意神铁加入其中,会生生多出一股添加力量?关键时刻的突兀而出,这种骤变可是防不胜防!”

  渊释天微笑道,“那是自然,虽然此种能量不会积蓄太多,胜在一击必中,却有不敢掠美之功,那是万万不可轻视的!”

  天狼叹道,“天地间钟灵毓秀,通真达灵,与这般聚天地之精华,凝山川之灵气的干端坤倪之物相比,人类修士实在是渺小得紧!令我总有一种超遥茫渺,不能究其所在的失落感!”

  渊释天摇头笑道,“天地灵物再具补天浴日只能,也需得人类修士使其灿放光华,也终究为我们所掌控,无论它怎般进化,也抵不过修士的修炼神通广阔无边!”

  刘君怀也是叹道,“天地的大含细入,博大精深,也抵不过天象异变的江河日下,天地间历久不变的常道一旦倾覆,再是通真达灵之物也会靡然化尘消弭,唯有人类修士还残有一缕通变之力,清平世界、浪荡乾坤也只有人类圣能够做到!”

  天狼这才恍若惊醒般晒笑道,“也是,至信之人,可以感物,至圣之人,可以改天,再通灵之物也属于人类去掌持!”

  渊释天说道,“好了,闲话再叙!现在君怀你来熔炼五色如意神铁,我还需刻画些阵纹,路山与我一起!天狼,你与俊才将这些材料给拼凑完全!”

  说罢,一枚玉简飘入天狼手中,众人各行其事,纷纷忙碌起来。

  待得刘君怀将那五色如意神铁熔炼完毕,一堆所需细碎材料也化为一丛炙液,已是五个时辰之后。

  这时候,渊释天接过刘君怀手中的阿紫,挥手施出一只古意斑驳古鼎,一股宏大莫名的威势升腾而起之时,天莲心火煅烧之地如同那初生地太阳一般烈焰冲天而起,柔和地紫色光芒迅即弥漫开来。

  紫色光芒在悬浮着的矛首与枪身之间凝滞,烈焰的灼热骤升,矛首与枪身像是感知到什么,均是发出了微微颤动。

  刘君怀灵机一动,意念转动,右手抡起,一方空间内虚空扭曲,短暂白光闪过,已与周围隔离开来。

  空间内被拉扯入混沌之气,十几息时间便溢满整个十几丈方圆。

  见几人疑惑,刘君怀道:“弑神枪乃是鸿蒙紫气寄居之地,也是混沌之气气息内生成,我将这一方空间灌满混沌之气,才能有效地令弑神枪放松防御,有助于接下来的炼制!”

  渊释天点头,两手不断变化的法决之下,五色如意神铁液体渐生淡青星点,犹如燎原星星之火一般蔓延,随进一步祭炼过程持续,那淡青星点渐趋铺满,竟然慢慢出现一丝若有若无蓝色电弧,闪闪发光,好像通电一般,在五色如意神铁液体内泛起一丝蓝色涟漪。

  随“咝咝”声渐起,渊释天一连无数个诡异手势瞬间完成,那漆黑如墨液体变得光彩异常,其间紫色电流穿梭,点点繁星化为氤氲雷电一般,煞是妖冶壮丽。

  渊释天将那熔炼后的液体投入了古鼎之中,就在投入古鼎的瞬间,一声巨大的厉啸声于古鼎之中响起,与此同时一股强大戾气自矛首与枪身爆发出来。

  就在此时,古鼎一阵剧烈颤动后变为通体赤蓝,晶莹剔透且灵性蓬勃,透过一瞬间变化的薄如蝉翼外壁,甚至可以直接观察到里面情形。

  整个古鼎之上充斥着看不出所以然的密织纹路,纹路之上隐隐有阵法阵图闪烁,虽然这些看起来有些繁琐的纹路密密麻麻,但是却没有一点视觉上的噪杂的感觉。

  强大戾气一经浸入古鼎,便被阵图闪烁白光拉扯入繁琐纹路,在戾气铺满密织纹路一霎那,古鼎缓缓浮起数尺旋转,随转速渐盛,被戾气浸满的密织纹路倏然在鼎体内四散。

  这个时候,渊释天手中印决陡然转换,密织纹路纷纷向着漆黑如墨液体中汇集,一时间蓝色电流大盛,“咝咝”声音猛然间剧烈起来,道道蓝色涟漪迅即交织成一片蓝色光雾。

  古鼎内壁之中厉啸声音又起,蓝色光雾中突兀显现出一只蓝色斑斓猛虎,向着古鼎上空弑神枪嘶吼咆哮。

  仿佛感知到古鼎内蓝色斑斓猛虎的挑衅,强大戾气再次疯狂涌出,直至冲入古鼎之内,与那蓝色猛虎搅在一起。

  古鼎剧烈颤动加剧,阵法阵图闪烁光亮大放,密织纹路忽闪显现,闪烁白光依旧将戾气拉扯入繁琐纹路。

  就这样反复十几个往复之后,天莲心火火焰狂盛,十几丈方圆空间瞬间被炽热铺满,漆黑如墨液体材料在急剧骤升的高温中,化作蓝色气雾缓缓上升,在弑神枪矛首与枪身之前缭绕。

  矛首与枪身感受到内中自身戾气混杂气息,竟自渐渐相互近拢,高温愈烈,蓝色气雾越加浓郁,丝丝近乎实质的蓝色气雾缓缓包裹住矛首与枪身。

  “君怀,你尝试下将你的道纹气息拉出来,缓慢向连接处逐次递进!”渊释天传音给刘君怀。

  刘君怀依言拉扯出时间、空间与杀戮三缕道纹气息慢慢向着连接处逼近,道纹气息一经出现,便在古鼎与弑神枪之间激荡出气流紊乱。

  “再慢些!再慢些!”渊释天连连出声提醒,刘君怀不敢大意,元神之力的递进立时更加缓慢,紊乱气流也渐渐平缓下来。

  这时候,越加浓郁的蓝色气雾,已经冒起阵阵青烟,实质化也渐渐形成,随着接连不断滚滚而来的蓝色气雾,加入包裹矛首与枪身的队伍,两者的连接处慢慢凹凸起来,竟渐渐形成一个茧状椭圆,圆茧之内不时有蓝色电流咝咝闪起。

  极其缓慢的三缕道纹气息也触到圆茧,缕状气息瞬时分化出丝丝气流,缓慢进入其中。

  待茧状椭圆渐有凝实迹象,渊释天口中低喝一声,猛然将阿紫的火焰催生至极致,漫身真元气息狂飙,真元之力爆发所形成的威压,将古鼎与弑神枪方圆数丈范围密密层层包裹起来。

  此时,那数丈范围之内到处可见升腾的水汽,与蓝色斑斓猛虎之上闪现的波光粼粼交相辉映,虚幻且生机昂扬。

  随那处真元之力威压渐盛,“砰”的一声巨响,蓝色斑斓猛虎瞬间被压力爆破,一时狂暴能量突起,茧状椭圆迅速在能量挤压之下浓缩,渐渐有五色如意神铁本质显现。

  那弑神枪的矛首与枪身之间立即有了感应,极度喜悦之意在弑神枪周身蔓延,使得弑神枪一阵跳跃似得颤动。

  “君怀,速速与弑神枪沟通!”听到渊释天的提醒,刘君怀的念识力也急急探向弑神枪,感受到主人气息,弑神枪缓缓平稳下来,一股欢快之意在刘君怀的识海感知。

  半个时辰之后,阵阵青烟“刺刺拉拉”急速蒸发,茧状椭圆已经消失不见,矛首与枪身已被一截油黑五色如意神铁原色连接起来,两者间的空间扭曲消弭,浑然一体的弑神枪连接处,五色光华忽隐忽现。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