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五百四十七章 部署

第五百四十七章 部署

  热门推荐:、 、 、 、 、 、 、

  石碑上的星星点点化作光束,便是法则的汇聚而成,待得天道五行齐全之时,光束会在石碑之上铺展开来,石碑会呈现为一色的透明状态整体。

  只有七座透明状态石碑齐现,自然法则超越天地之数,渐自生出高于规律自然之态,就是成仙之道完美铺就后的铸就大道的开始,即为本源与最终归宿。

  道乃众理之全,七座石碑便很形象的显示出,寻道之路上累土聚沙般的无尽艰辛。

  石碑之内聚集着数不尽的丝丝缕缕,每一丝一缕的凝聚皆是艰难无比,那种无始无终、无形无体、玄之又玄的规则之力,丝毫的悟通贯汇之中,无不蕴藏着岁月沉淀与旷日引久的心身劳倦。

  无生生有,有生万物,万物变幻大千世界,天地和而万物生,阴阳接而变化起,无数规则犹如亿万斯年般深幽绵长,不得所悟的结果便是走不出五行三界,千万年苦苦修炼也终归大梦一场。

  刘君怀的镜像世界有天眼通衍生而出,七座石碑的出现,使得他可以很明晰了悟修炼状态与进程缺失。

  他始终庆幸天眼通的存在,起始之事还曾遍寻过它的来历,求而不得之后便收起了心中妄念,一心追随着天眼通给他带来的机心止息后的无心为善之感。

  天眼通带给他最大收获不仅仅诸般神通,那种万事万物皆以心为主宰、不可因任何诸法空相转移心念的道德理念,才是他的最大收获。

  这种心念不是心远离尘世、优游于天地之间的逍遥自在,保持本心澄清洁白,与众生了脱于沉沦苦海,方是天眼通至理根源。

  今日日间刘君怀悟会出锐气意念本源,令其忽觉空间道纹纹路显现出一缕明晰,这才有了进入镜像世界凝实过程。

  空间道纹在镜像世界牵引之下,使得刘君怀对道纹感悟愈加深沉少些,单是这一丝变化,便令他享用良多,凝实过程中更多空间纹路在他识海悟会,对于空间道纹掌控也深入许多。

  只是愈加对道纹进一步了解,愈是令他感受到自然中的深文大义,内中深刻道理也愈加繁浩,自知无知感更甚。

  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刘君怀摇了摇头,迅速抛开种种杂念,转身会到会客大厅。

  练呈觉已经在座,见到刘君怀回转,口中笑道:“昨日里是迎宾宴,今日晚间却变为欢送酒,且不论两种说法恰当与否,你这待遇可是极高了!”

  刘君怀呵呵笑着摇摇头,“没有您等几位前辈的前来,也称不上酒宴有多隆重,均是老祖身旁之人罢了,因为诸位前辈到来,才无形中彰显出我这个小小汉疆新人!”

  杜平单挑大指,赞道:“君怀兄弟口才也不落下乘,马屁功夫隐然蹑足其间,端得是应付自如!”

  众人尽皆大笑,阗殛老祖乐道:“也就是你这般兄弟间不拘守规矩,率情任意结交,言语直白得没有礼数!”

  练呈觉摆摆手,笑道:“这才表明老祖对门下的治理有方,身边人难得如此精诚和谐,这般情形在哪一方势力里也少见呐!”

  练呈如接道,“还真是如此,不止老祖这边,君怀的万象宗也是气氛融洽得很,也只有领首之人宽宏大量,也只有这般容得视计较于不值一顾,下面人之间才会降心相从,正所谓上不正,下参差,便是这番道理了!”

  笑过之后,练呈觉开口道:“闲言少叙,君怀明日就要远行履危,还有哪些不明之事,尽早提出来,所行之事也好愈加周全一些!”

  练呈如脸色沉凝的说道:“未来之战以后,弑血盟的生存空间会愈加狭小,当提防他们的恶极生疯。仙人手段超绝,他们隐迹到来,对于遮掩我等修真人士探识简单之极,所以弑血盟是濒危反扑还是助力到来后的首尾相援,我们一定要辨识清晰。

  “这样才能将我们一些最终底牌发挥到极致,最终决战势在必得,一丝一毫差错也轻忽不得,为了星天大陆安危,如此万般小心无丝毫枉矫过激之嫌!”

  众人颌首称是,阗殛老祖道:“话虽如此,若要辨识清晰可谓千难万难!然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作恶之人终究逃脱不了天法的惩处。繟然而善谋,就在于诸般筹划与慎微,密切关注弑血盟是唯一解决方式。”

  练呈觉说道:“宽疏但并不漏失只适用于当前局势,一旦君怀那边烽烟乍起,这种局势便会随之巨变。这样,我们将整体力量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以我与黄盟主为首,君怀为先锋,彻底搅乱当下弑血盟构成局面,深挖弑血盟百年高壁深堑,不需查实,只要显露出一丝迹象,便要除根!

  “另一部份由年盟主与王盟主为首,密切关注汉疆所有大宗修士异动,老祖为具体调动,即日召集千机谷相关人等,充分结合占卜卦相之术,捕捉每一缕趋势动向,及时报与各方。

  “屈盟主负责两方统一协调,无论人员与物品调备拥有绝对权力!弑血盟蓄势已久,难保手中隐藏诸多手段,屈盟主须得尽快与各势力高阶散修相联系,制定出快速集结方式,若有不从者斩杀勿论!

  “稍后我等联盟头首聚集相商,迅速制定出几名九阶散修,归于执法队,将首批与修士联盟之命相驳者当场镇压,并广于宣化,以便迅即形成舆论优势,能够召集更多正义之师加入进来!”

  屈卿如此被重视,四百多岁的年月沉积,也被调起满腔正义热血,他激奋的说道:“这个执法队应该设立两名首领,统归两方调配。我会根据名单一一上门拜访,迅速召集尽可能多的高阶散修,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阗殛老祖补充道,“屈盟主也需要执法队密切配合,杀鸡儆猴就由这些人开始!”

  刘君怀说道,“在此之前还要提防接到讯息之人的各种抗拒手段,譬如闭关便是一个很好的规避风险手段!”

  “君怀此话甚是有理!屈盟主那般一一上门应该适当做些改变,第一步需要暗中调查目标之人现状,统一讯息之后,由我等修士联盟长老以上修士同时找上门去,以防止抵御之事在汉疆蔓延!”练呈觉说道。

  此类情形实际上发生的几率不大,因为修士联盟在汉疆势力滔天,而且七成以上修士均在修士联盟挂名修行,一旦联盟急需调配,身体力行为首要加盟宗旨。

  只是此事事干重大,高阶散修的数量,直接关乎于生死存亡,多一名加入打击大军,就多一丝成功概率,没有人敢疏忽这些意外之事。

  既然修士联盟能够在一年之前,便开始部署联盟内内讧假象,像战争伊始后舆论导向这般琐碎,自然早有安排。

  修士联盟始建之初,便已雷霆般残暴镇压手段,迅速掌控散修无数不在的汉疆,针对违背联盟修士责罚也是条目明晰。

  如此明令禁止行为,所受到的惩罚自是严酷无比,也没有多少修士胆敢明目张胆与之相抗衡。

  练呈如说道:“明日里君怀就要前往千鹤阁,如何规避这近两万里路程?此时十里之外的监控行为,应该会给弑血盟提供最直接信息,弘邺城内存在弑血盟不止一条线,一旦君怀在海州城一战开打,是不是先将弘邺城所有与之相关人员控制起来?”

  年唯说道:“君怀的明日行进,经练盟主主持会议后决定,将由全天佑执事带领,一行六人一日内赶到千鹤阁即可!路上如有人拦截,则自行见机行事!海州城一战干系重大,不能令弑血盟心生疑虑,若是君怀一人独自前往,恐怕暗中敌人会有所顾忌!

  “君怀明日之行为公开信息,一般情形之下,修士联盟会安排防护人员,所以弑血盟有关不会不考虑到这些,但是联盟现在不能令外界觉察出对君怀的特殊照应,相信即使真有堵截之人,君怀也能够安然脱身!”

  刘君怀笑笑,“这是应该的,不能因为我一人而影响到此前一系列部署!而且我也认为弑血盟不会那般头脑发热,有六名渡劫期修士以及随从人员,他们一方至少要出动二十人以上,才可力保行动不会失败!

  “再加上,他们还要防御修士联盟可能存在的暗中护卫人员,能够将势力隐藏百年,而不露一丝痕迹,他们的行为慎密不是浪得虚名!”

  阗殛老祖笑道,“无论何种情形,皆不会令君怀有丝毫闪失,这一点我是深信不疑的!我的建议是,在如此严酷形势之下,我们的主要关注点要放在针对弑血盟进行直接打击上面,所有关乎君怀只是给他足够自主行事权利。

  “君怀在于弑血盟一系列战斗中,大部分时间都在独立行动,除了他本身具有独特逃生手段之外,战事瞬息万变,他具有随时做出最有效应变的能力,并且一切行动会围绕着大局行事,在这一点上昆吾掸应该会更有发言权!”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