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五百五十二章 蓝盔十九

第五百五十二章 蓝盔十九

  这时候那位麻脸老者适时出现,公孙成周用眼神询问,麻脸老者说道:“此事虽不能完全确定下来,但是此次行动我建议取消,刘君怀的性命多留几日无碍,如果因此而令弑血盟出现重大纰漏,可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你这几日需要密切关注练呈觉异性三人行踪,此时便可知晓真伪。

  “关于戈武所指定的计划十分有必要,即使其中有所差异,也无多少不当之处,毕竟刘君怀就是我们需要严厉打击之人。我马上回去汇报此事,无论此事如何布置,我都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切记暂时取消一系列针对刘君怀的行动,一定密切关注修士联盟一切动向,如果两日内发现练呈觉、王道济、年唯、敏传祺四人踪迹,定要及时向我汇报!”

  等到麻脸老者在刘君怀的探识之中渐去渐远,刘君怀这才悄然返回玄祗山庄,玄祗山庄之内,众人皆围聚在一起,等待着刘君怀的归来。

  所有人见到刘君怀的到来,均是眼冒期盼之色,即使练呈觉这位整个局势的主导者,心中也盛满了忐忑,这么长时间布局,总要有个交代。

  “成了!”

  这是刘君怀的第一句话。

  “我们成功拉拢了一名资深潜伏人员!”

  他的第二句话,却是令瞬时活跃起来的气氛,霎时间陷入短暂静寂。

  随着刘君怀将整个过程详细讲解,杜平努力绷着的一张脸,终于还是抵挡不住巨大刺激所带来的骇然,“噗嗤”乐出声来。

  于是现场也立时沸腾起来,屈卿在一旁微笑观瞧着,对身旁王道济赞叹道:“如此简单在门口晃动一下,便有了这个结果!练盟主这位二弟好生了得!”

  王道济笑道,“可不单单是智慧!我最佩服的反而是他那般坚韧隐忍之心,试问谁能做到能够将修为压制几十甚至上百年?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厚积薄发!”

  两人的对话刘君怀刚好走过来听了进去,他心中暗自发笑:“这哪里是隐忍上百年?也许知道了练呈如真实身份,会更令二人惊骇失态。不过隐忍一说确实有些过了,若是这有这样的人,没有仙元的囤积,始终也不会有此效果的!”

  不过他还是笑着向二位走来,举着酒杯向着屈卿说道:“这两日窃听之下,多次听到对您老的诋毁与不理解,您老人家这一年多来,可是受尽了屈辱,小子真心为前辈您的高风亮节所折服!这杯酒就代表了晚辈对您的无上敬意!您才是真正的英雄!”

  实际上不止刘君怀一人对屈卿不甚喜爱,屈卿这人为人还算是正直,但是他那好大喜功之心,令他的优点被忽视,缺点被无限放大。

  但是屈卿这一年多来,承受了太多非议与轻视,却始终将这场好戏完美延续下来,这才是真正的隐忍之术。

  虽然此时屈卿听到刘君怀这几句赤诚之语,又有了些飘飘欲然的陶醉,但刘君怀看在眼里,却当做一位老年人对年轻时候的神采飞扬之时的缅怀。

  他更觉得此时的屈卿可爱之极,至少在他身上看不到老而弥坚般地心计深沉,如此几句夸赞,就能够老怀舒爽之人,在听到诸般不平非议之时的内心剧烈酸楚可想而知。

  但是老人却从未在外人面前显现出来,依靠的就是对于练呈觉的无限信任与决绝,换做刘君怀自己,他不认为能够做到同样出色。

  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其他人,在看到刘君怀的表现后,也纷纷聚拢过来,一时间刘君怀的身周被一片肆意赞叹之声淹没。

  望着一脸看似纯真笑意的屈卿,刘君怀的眼睛里有些湿潮,他不知道这位老人在默默承受了多少内心折磨,才可以获得今日这般赞赏。

  一直在旁微笑旁观的练呈觉,直到众人口中话渐渐平息下来,才上前向着屈卿深深鞠躬,屈卿不出意料的被练呈觉这番举动刺激得险些掉泪。

  他略带抽噎的嘴唇抖动着,说道:“非议、谩骂我都经历过,但是练盟主你的浑实正义理念打消了我的心中一点委屈,还有我坚信你如此作为的正确性!将近两年时间我内心挣扎过,但是今日之情形更多次出现在我脑海,总算没有失望,你的一切谋划就是正确的。

  “说实话,现在想起当年你郑重其事与我商议此事,我现在想起来只感觉你很可怕,你的周密布置可不是预测到几步甚至十几步,而是将近两年后的今日,这种处心积虑令我感到恐惧!

  “但是联想到整个弑血盟会根据你的计划,而一步步走入陷阱,又令我升腾极大骄傲,我竟然也是这个伟大计划的参与者!因为我知道,你从未将那种处心积虑使用在争权夺利上,这才是最可贵的!”

  练呈觉神色庄重,“我没有你说的那般伟大,只是一时的灵慧闪动!你也没有你自己所讲那样不堪,这个计划的成功,你在其中作用超过了我。君怀带回来敌人的对话你也听到了,我们的敌人每时每刻都在暗中谨密观察着,一丝异常他们就会察觉出来。

  “能够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布置出这一张大网,你才是这么长时间坚持下来的保证!这里面没有某一个人比你更具有压制场面的能力,而你却做到了,并且几乎以假乱真!”

  王道济开口道,“虽然这场战役还未真正能开始,但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们必定会在忙忙碌碌中奔跑不停!这么长时间的做局,终于要到决战时刻,甚至几日之前我们还似乎一无所得,但这一年多以来的智慧沉淀,一旦爆发出来,就会使狂风暴雨般的猛烈非常!”

  练呈觉笑道,“王盟主所言极是!到现今这种局面,我们的计划已经在开始发酵,升腾,其实这些犹如弑血盟的最终命运一样,就是败落,直至消亡!但是过程还需要我们大家的齐心协力,弑血盟只是一些异想天开的奇人异士臆想罢了,有违天和之事,什么时候可以在天道眼下长久生存下去?”

  阗殛老祖笑道,“没想到的是,戈武竟然向公孙成周提出如此建议,这好像我们的潜伏人员,硬生生逼着弑血盟按照我们的部署,一步步踏入陷阱之中!”

  练呈如说道,“此种结果即是偶然,也属必然!现实局势的发展方向已被我们控制,这么长时间布局才是关键,现如今局势逼迫着弑血盟只能这样走下去,因为我们画给他们的馅饼太过诱人,有如此一举数得之事,任何人都没有足够抵御能力!”

  敏传祺心下还是有一些担心,“弑血盟睿智之人并不短缺,如此巨大诱惑,会不会令他们疑窦丛生,毕竟一切突如其来,自君怀出现在汉疆,一件件离奇事件层出不穷!”

  阗殛老祖笑道,“敏长老忘记了呈如兄弟先前的判断了?单凭这些是不足以令敌人入瓮,关键之处在于弑血盟内部并不是铁板一块!据我分析,他们应该分为保守势力与激进势力的碰撞!

  “只要弑血盟高层不时发出同一种声音,这事就有很大可能成为现实,而且会根据戈武的建议,弑血盟一方只要决定下来,就会在君怀到达千鹤阁几日内进行,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练呈觉点点头,笑道:“他们着急我与屈盟主之间的争斗,只要我们修士联盟内乱一起,他们就好做些手脚了,楚家的灭亡可是令他们憋了一肚子怒火!”

  修士联盟一向以老成持重著称的黄成吉,此时也洋溢着兴奋神情,他向着刘君怀说道:“沈炳文的遮掩气息之术授与者也有了眉目!”

  “哦?”刘君怀立时一阵惊喜,“黄盟主快些讲出来听听!”

  黄成吉笑道:“此消息乃是屈盟主四处打探得来,你离开的两个时辰,他可是没有闲着!”

  屈卿一旁并没有接口,而是望向练呈觉,见练呈觉微笑着点头,才说道:“君怀,你离开之后,我才忽然想起一事,便是我们修士联盟另一位副盟主!”

  刘君怀身侧敏传祺低声道:“正如修真界的星天议会,修士联盟也存在隐在暗处的副盟主!这位副盟主在别人眼中神秘得紧,却少有人知,他是屈盟主一位隐世不出的师兄!”

  屈卿见刘君怀明白了其中原由,接着道:“此人最是擅长换容术与幻化气息之法,我连夜去找寻了他,自他口中得出另一人名谓,此人叫做蓝盔十九!现下此人已经被找到,从他口中我们得到了一些十分震惊的消息!”

  刘君怀心中急不可耐,而屈卿却仿佛故意抻着他这种焦虑心情,讲述始终不急不缓。

  “这位蓝前辈具体讲了些什么?”刘君怀终究还是年轻些,不由得思路节奏就被屈卿掌控。

  屈卿笑道,“他可不是蓝前辈,真实年龄还不到一百岁!”

  他年纪已然超过了四百岁,那位不足百岁的蓝盔十九,在他面前却是实实在在的后生晚辈了。

  屈卿也是有意为难一下刘君怀,自他来到汉疆,几乎所有行动均在围绕着他开展起来,好像一副无所不能样子,屈卿这番作为,也是一位老人家的善意揶揄心态。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