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五百六十章 探赜钩深

第五百六十章 探赜钩深

  直至最后一名修士被斩杀,四具傀儡砰然落回地面,激起烟尘无数,随意站在原地,一种无形气势席卷,一双妖冶冷眸,不怒自威。

  此时的狭小谷壑,一股肉眼可见的浓郁血腥与焦臭气息铺天盖地,在四下里扩散开来,如同水波涟漪一样,弥漫了整个山谷。

  一阵脚步声响起,练呈如飞奔而来,向着刘君怀高声道:“联盟传来讯息,海州城捉拿桑安顺一事遇到强烈抵抗,数名联盟修士遭遇十几名高阶散修追杀,桑安顺显然在弑血盟身份不低,身边竟有十几名暗中护卫!

  “君怀,你的速度优势无敌,速速赶将过去,那桑安顺还没有逃离,他身边存在着八阶散修,已有数名同僚丧命,才牵绊住敌人潜逃!”

  刘君怀冷芒闪烁,微微点头回应,身体跃然腾空,随手一招,战道武装遁入身体不见。

  他身形展动,倏然消失在虚空里,练呈如与万逍驹略一交流,几声命令传出,四十几名修士跟随着二人急急向着海州城奔去。

  此时的刘君怀出现在海州城偏隅角落,眼前正一场围杀激战正酣,五名联盟修士踉跄着挥舞着手中兵器,已显杂乱无章。

  四具傀儡再现,电光闪动间,已飞临众人头顶处,股股青幽闪电在虚空当中交织融合,化作密密织织炙烈电网,如暴雨般倾覆而下。

  阵阵惊呼声中,数名弑血盟修士被突如其来的犀利电芒,身躯颤动着,浩瀚能量冲击力已侵入体内,劲气爆烈声音如惊雷不断响起,身体被打得飞出十几丈远,飞行途中身躯爆裂,化为血肉无数。

  其余人等均知强敌已至,各个衣衫突然如同气球一样鼓胀起来,强劲罡气骤然提升,杀机遍布,气血升腾。

  只是不待众人强劲气势施展,随着战道武装的电光再次闪起,青幽闪电横空,鸣声中倾覆而下,那种超越一切的恐怖气息,冲击得众人浑身气势瞬间被碾碎,罡气震爆,身体掀飞,瞬时使这一处土地翻腾,化为绝地,霸道而凛冽!

  这些人战意一下子崩散,电芒闪烁间那一股冰寒极致杀意,令众人毛骨悚然。

  四下奔逃之时,压制不住的浓烈杀意,在众人周身外疯狂席卷着,凛冽杀伐气息连绵,无尽的青色光芒汹涌,滂沱能量电光辐射爆裂,恐怖力量瞬间震毁他们的防身护体。

  毁灭力量如同飓风横扫,浩荡杀戮气息碾压之下,战势瞬间逆转,弑血盟十几名高阶散修从追杀眨眼间被为奔逃。

  一旁角落处桑安顺被这突兀生变所惊骇,当那犹如实质杀机涌来之时候,他感受到一股致命的危机,这也激发他体内潜能,真元刹那间攀升,转身两掌向地面轰出,借着气劲反射,身形遁势骤然提升数倍,化作一道溜烟消失不见。

  刘君怀元神之力捕捉到一丝桑安顺残影,嘴角撇出一抹冷冷笑意,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随即长枪在虚空显现,击穿空气发出阵阵嘶鸣。

  刘君怀身形随枪势化作一道金色闪电,弑神枪阴森杀气所到之处,周围虚空犹如镜面破碎般片片碎裂。

  枪尖之处喷出数丈锋芒,引领出领域空间罩向急遁中的身影,桑安顺大惊之下,身形急急停滞在虚空,弑神枪锋利锐气力量已经尽在身前。

  桑安顺身上光亮频闪,一套玄金甲徒然罩在身前,玄金甲之下绽放蓝色光晕,整个身体悬浮,间伴隐隐震荡中的蓝气护体涟漪不断!

  只可惜弑神枪枪势冲击得虚空都被扭曲,这一小片天地直接崩塌,恐怖气息蔓延中,金色枪势锋芒散发无上威严与神秘,形神兼备犀利锐气直接穿透玄金甲,杀戮气息亦如同湍急河流一般,急速冲破蓝色光晕护体。

  寓意於物下的弑神枪枪势奔泻向前,迅疾在桑安顺身上贯穿出几个血洞,桑安顺漫身鼓胀真元,犹如泄了气的气球一般咝咝声音不断,周身气血亦随血洞在虚空飘散。

  刘君怀极力控制枪势停滞,身形急速窜动中,几指点出,将桑安顺周身气机瞬间禁锢,手掌翻动,拍去口中毒牙,取过储物戒,随手丢入混沌空间。

  身形再次回转,那一处偏隅角落已是被浓浓血腥气息弥漫,血水碎肉横亘半空无数,地面残肢断腿散作一层。

  被这厮杀声吸引过来的无数围观者众,大为震骇下的惊呼一片,脸色苍白如纸,心神乱成一团。

  随着修士联盟众修士纷纷赶赴,刘君怀收起战道武装,向着众人而去。

  大体情形讲过,练呈如说道:“弘邺城那边行动迅捷,公孙成周及公孙大院一干人等、井君浩六人、戈武除少数就首,其余全部网罗一空!根据练盟主之意,那沈炳文却是没有进行抓捕,留待观察他下一步行动!

  “现在修士联盟正在对井君浩、戈武进行突击审讯,以期将隐藏在联盟之内弑血盟成员深掘出来,根绝后患之后,联盟今后的行动会从容许多!”

  万逍驹说道:“君怀,千鹤阁吉鸿畴吉掌门,副掌门居彬郁与安景澄,大长老姬翰翮前来,是否允许几人进入监控区域!”

  方才的战斗发生之地,已经被圈括起来,围观人群之中少不了有弑血盟之人混迹其中,适当封锁,增加一些悬念,说不得会有强行一探究竟者暴露出来。

  刘君怀说道:“这几人暂且放进来,但是那位副掌门居彬郁,要立即实行抓捕,马上现场进行审讯,不要额外隔离围观人等事先,暗中安排数名高阶散修,随时做好防护工作!”

  不一会儿,吉鸿畴便引领着数人出现在刘君怀的视线里,那吉鸿畴在与居彬郁侧身相错的一霎那,右掌突兀拍出几掌,居彬郁满脸惊惧愕然间便瘫作一旁!

  安景澄与姬翰翮惊诧几息时间,脸色便恢复如初,俯身将居彬郁提在手中,向刘君怀这一方走了过来。

  刘君怀连忙上前施礼,将练呈如与万逍驹一一介绍给几人,万逍驹显然在汉疆名声很大,风雷袍客万逍驹可是早先汉疆九阶散修之下第一人,此时他的九阶气息,令安景澄与姬翰翮二人更是恭敬有加。

  相比而言,练呈如在汉疆默默无闻,只是他那同样九阶散修气息,令人万万不敢小觑!

  吉鸿畴见过礼,向着刘君怀说道:“千鹤阁此时还有居彬郁、桑安顺嫡系部下八人,在我临出行之前,已经秘密布置下去,现在应该已经均被控制起来!全天佑并没有真正离开,八名俘虏大概在他的手中!”

  刘君怀说道:“吉掌门,我应该不会再回千鹤阁了,修士联盟会再行安排两人前往千鹤阁报道!现在弑血盟被一下打击了近四十人,包括三名九阶散修,他们又背水一战的可能性存在,虽然概率不高,只是如此关键时刻,我还是要参与到其中!”

  吉鸿畴笑道,“屈盟主早就给我有过交代,他说你会自行决定去留,我就不耽搁你的锄奸大计了,记得只要用得到千鹤阁,我们自会倾力而为!”

  安景澄与姬翰翮二人,显然还在刘君怀的传递出来的讯息中惶恐不安,三名九阶散修的覆灭令他们恍若生在梦中,竟连吉鸿畴的告辞之语也未听得清晰,依旧站立一旁发着呆。

  送走三人,自有修士前来提取居彬郁进行审讯,半个时辰之后暂时结束谈话,押着他在围观人群面前站立半晌,便有混迹在人群里的修士联盟修士救出两名急欲潜逃的两位中阶散修,紧急提审之下,果然与桑安顺有关联。

  转眼已到傍晚,阗殛老祖则带着数名联盟刑堂修士前来,弑血盟第三副盟主董嘉赐与大长老莫高寒,便是他们前来的主要目的。

  另一名九阶修士名为季高朗,表面身份为靖石城一家族避世老祖,实际上加入弑血盟已经七十多年,现为七长老身份,真实年龄已近四百岁。

  桑安顺在弑血盟的身份有些出乎众人预料,仅仅六阶散修境界,却在弑血盟之内担责长老之位,虽位居九大长老末尾,但超低境界境界与八十七岁的低龄,却彰显出此人的不同凡响。

  只是所有招供人员,无人明晰此人与弑血盟各盟主有何特殊关系,唯有在他自身打开缺口,才好有进一步获知。

  通过阗殛老祖告知,弘邺城一共抓捕涉嫌修士二十二人,而且审讯纵深正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整个弘邺城正针对弑血盟,掀起一场探赜钩深的追根溯源行动,无数修士主动参与进来,但凡与这二十二位有所关联之人,均被纳入深挖范围。

  损失最为惨烈的莫过于剑王府,修士联盟专门派驻修士进入剑王府,据称已有更多修士被牵连其中。

  对于此事,练呈觉直接下达宁可错杀,不予放过之令,直到今日,汉疆一殿二府三楼四阁,均纷纷展开自查工作,只要一丝蛛丝马迹显露出来,便是所有相关人员的隔离审查。

  因为所有人均明白,只要这汉疆这十大势力严防死守,弑血盟的生存环境便会被极度压缩,距离灭亡就不再遥远。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