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四象观

第五百六十四章 四象观

  热门推荐:、 、 、 、 、 、 、

  刘君怀点点头,“执法队现下不需要九阶散修的加入其中,弑血盟不会轻易将他们的最终底牌,现在就暴露出来!也许他们在等待着仙人们的到来,此时他们已经成为惊弓之鸟,最核心成员会立即转入极度隐秘当中,即使我们找寻出那些位八阶九阶散修的真实身份,也极有可能已经人去楼空。

  “同样我们的九阶散修也是决定最终胜负的关键,即使某一小范围内的损失,也尽量不要显露出更多实力!一片血腥之气下,更需要清醒的组织与谋划,现在还不是各式手段尽出的时机!”

  与初来汉疆之时相比,现在的刘君怀已经隐隐有了布控全局意识,只是初来乍到的他,显然不适合在一众修士联盟盟主、长老面前这般指手画脚,也只有阗殛老祖早早将自己的身份,如同练呈如一样归入到随从行列,才不会对刘君怀这番作为心生异念。

  恍若刘君怀天生便是指引江山一般的人物,他讲出这些,实际上自己并没有意识到有何不妥,他只是根据具体形势,说出自己的想法而已。

  阗殛老祖在推演出他的命理之后,就已明确今后的发展路径,他心中明了刘君怀在逐步成长过程中,天机气运会越演愈烈之势,天命所向才是大势所趋之为,他坚信刘君怀一出生就承?载了天地至理的衍生与演化,天道和人事在他面前是相互感应的,是天神的轮回或是转生!

  没多时,练呈如也自审讯之处赶过来,他笑道:“如果我未猜错,君怀正在建议雪藏九阶散修,以保证我方力量的最完整性!”

  阗殛老祖乐呵呵的回答道:“我们正讲到这里,执法队如何参与,练盟主特意提出要征求君怀的意见!”

  刘君怀解释道:“防备得周全时,更容易麻痹大意,习以为常的事,也常会失去警戒!小子的意见是现在的弑血盟在仙界来人之前,应该会全面龟缩防御,此时正是他们神经高度紧张之时,在并未全面暴露之前,不会出现极高阶位散修集中出现的可能。

  “只能等到他们对高度紧张习见不疑,而自觉不自觉地产生了疏漏和松懈之时,才能乘虚而入,把握时机,出奇制胜。我们不需要疑兵之计,只需达到出其不意的战斗成果才是首要!”

  “现在暴露最多的,不会有太多高阶散修,即使发现八阶九阶散修具体身份,也早已完全转入地下。此时抓住敌人的薄弱环节发动攻击,第次消灭尽可能多的低阶散仙为正途!你的判断没有错误。”练呈如与刘君怀的战局分析类似。

  刘君怀道,“对弱小的敌人,就抓住时机消灭它,就象筑堤围堰,不让水流走。锐气正盛时的势如破竹不可少,终极之战的凶险残酷也要做好极其充分准备,奇出于正,无正不能出奇,只有强大的实力保证,对最终决胜把握也愈加有保证!”

  练呈如说道,“君怀,你当初坚持此战后独立行动,以现在形势来看十分有必要!充分利用你探识能力与来去无踪,会令执法队的目的性更明确,对于弑血盟更深层隐藏更具破坏力,想来你已经有了初步意向了,你与逍驹一明一暗,要及时保持联系!”

  “事不宜迟,我速去万大哥之处相商,桑安顺那一条线应该会有所收获,我始终觉得这人实际身份不一般,应该在他身上找出些端倪!”

  三人商议良久,刘君怀才乘着月色来到万逍驹之处,此时的修士联盟海州城分部,已经成为集中关押之地,而万逍驹却是率队入驻甬城商行,虽为千鹤阁产业,再有吉鸿畴全力配合之下,倒也顺利得很。

  经过一日一夜突击审讯,在甬城商行统共追查出四名口有毒牙之人,令众人惊奇的是,桑安顺的嘴里却是清洁如斯,丝毫未有毒牙痕迹。

  不过他的弑血盟身份倒是确定下来,对于他的审讯也是艰难无比,最终万逍驹不耐,强行使用了搜魂术。

  却不料这位桑安顺神魂意志相当坚定,虽有无数琐碎信息流出,但更隐秘的身份问题却始终不现踪迹。

  好在搜魂术将要失去效应,桑安顺即将神魂破散之时,从琐碎信息流露出对于姑丈大人的凛凛偎意,令万逍驹总算是稍松一口气。

  据他猜测,这位他口中的姑丈大人,也许就是弑血盟身居极高地位之人,而且桑安顺的本名却是叫做闻人天禄,如此特殊的姓氏,也好便于盘查。

  刘君怀到来之后,听到万逍驹的讲述,他沉吟良久后说道:“闻人天禄既然对于那位姑丈如此畏惧,应该会是弑血盟极其重要人物!既然搜魂术对于此人效果不大,说明其人修炼了类似圣光心术、龙吟心诀之类功法,对于心境有着极坚定信念!”

  万逍驹点头,“这般纯正道家内功心法清玄随性性格特点,应该不难追查,而且如此难得功法,必为家族门派或是师门传承之物,只是我久在汉疆百多年,对闻人这一姓氏很是陌生,若想追根寻源必要在修真界查起,无形当中会贻误战机!”

  刘君怀道:“不必要这般繁琐,既然桑安顺有意隐瞒真实名谓,这闻人家族必有防范措施,倒是他的习练心法值得深究。即使是闻人天禄与弑血盟高层人士有亲戚关系,也不太可能单独免除毒牙栽植,他之所以能够逃过去,很有可能便是功法原因。

  “而且我断定他那位姑丈大人本人也习练此术,或者他对于此术有相当了解,所以对闻人天禄的神魂意志有足够信息,只有这一条线索才是最具有明确特征,毕竟我也修炼的此类心法,知道它的珍贵之处!”

  思虑半晌,万逍驹随手招过一名修士,将此情形详细指出,便由此人负责对于此种功法的搜索铺展。

  “还有一事”,万逍驹说道,“闻人天禄两次提到四象观三字,与另四人辨识,却无一人听闻过与此相关,我猜测必是极为隐晦之地,因为两次涉及到四象观三字,闻人天禄均是面露异色,那种神情有股敬畏之意,仿佛还夹带着些许笑意,表情很是奇特!”

  “哦?”,刘君怀兴趣大增,口中反复念叨着那三个字,向万逍驹说道,“大哥,你等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说罢,身形已然消失,几息之后显现在千鹤阁吉鸿畴之处。

  赫然见到刘君怀出现,令吉鸿畴浑身一颤,旋即苦笑道:“君怀,你如此出现方式,也实在是骇人,说吧,有何急事?”

  刘君怀抱拳致歉之后,说道:“曾听闻屈盟主讲述过,您来在汉疆超过二百年,而且生性喜好游历,对这汉疆大部分区域均已涉及!晚辈深夜前来打扰,便是想问询一下,您可知四象观一词?是否汉疆的某一地理名称或是寺庙名谓?”

  “四象观?”吉鸿畴眉头紧蹙,回忆良久说道,“稍等片刻,我这里有详尽汉疆地图与地方志,待我查询一下!”

  说罢,引领着刘君怀来到书房,在密密层层书架上抽出几册古籍,半柱香之后,眼露喜意:“君怀,整个汉疆只有一处叫做四象观,却是一处上古祠堂遗迹,现在恐怕早已化为一片粉灰!

  “此处在汉疆的极南边陲嵊东山脉深处,因一名万年前飞升修士而知名,那人是一位道家全真派纯正传承者,当时在汉疆名气极大!飞升之后,那处位置便成为散修们频频光顾之地,这些年下来,应该早就无所存留了!”

  刘君怀大喜,急声问道:“吉掌门可知何种道家传承?”

  “纯阳真卷!是一部心法,此心法据说在汉疆还有流传,只是早已残缺不全了!”能够给出刘君怀实际帮助,显然吉鸿畴也甚是兴奋。

  “纯阳真卷?”刘君怀对于这个心法名称很是陌生,“吉掌门可曾知晓汉疆何人修炼此法?”

  吉鸿畴摇了摇头,“我也是在几十年前与人闲聊时听闻过几句,却是没有具体详情知悉,多是坊间传闻而已!”

  二人又相谈片刻,刘君怀拱手离去,回到甬城商行之后,与万逍驹详细描述。

  万逍驹说道:“嵊东山脉距离此处四万多里,君怀你还是去一趟,那嵊东山脉在洛岐城西城外,山脉东尽便是扶川海域!那里若真已化为一片粉灰就回来,早被人探寻无数遍,估计就地百丈也有了!有了纯阳真卷这条线索,只要汉疆有传说存在,就必有相关讯息出现!”

  刘君怀不再犹豫,稍作恢复,几个瞬移,已经来到了洛岐城西城之外。

  夜色正浓,而且雾气昭昭,视线不及十丈,刘君怀寻一处位置盘坐之天明。

  清晨,远望嵊东山脉薄薄云雾轻绕山腰,好像系上一条乳白色腰带,缥缈中透着神奇,朦胧中含着清秀,给绵延高耸山脉增添了迷人色彩。

  纵身来到那处上古祠堂遗迹,眼前一切依旧笼罩在一层缥渺的轻纱里,连初升的太阳也隐去了它鲜艳明朗的脸,只剩下一圈红晕,迷茫中透出些红光来。

  在一片空旷中伫立有顷,待一种微微凉意透心而人,若有若无的雾气里,刘君怀打开镜像世界。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