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五百六十六章 诡异禁制之力

第五百六十六章 诡异禁制之力

  石碑之上淡淡白色光芒瞬间变得强盛起来,一阵诡异波动以石碑为中心,向四方辐射,隐约可见石碑中一抹迷人光华愈加迷幻深沉。

  充斥着的精纯天地元气沸腾起来,四周空间轻微震荡,刘君怀突然感觉一股时间之力向着本体笼罩过来,那股力量进入识海,缓慢流经全身穴窍,他感觉自身与山洞内气息渐渐混为一体。

  十几个时辰之后,待得忽觉得镜像世界霎那间一片柔和光晕四起,徒然觉得山洞时间之力对自己有着极大亲和力,它可以感受得到其中每一缕规则气息。

  那一刻,刘君怀身后忽然生出丛丛枝叶嫩芽,一棵棵不知名小草仿佛从酣梦中醒来,它们破土而出,舒展着它那幼嫩的绿叶。

  半柱香时间,茸茸的绿草,随着地形的连绵起伏,在整个山洞舒展,像是给这里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绒毯。

  一股浓郁的自然气息悄然升起,随小草颜色渐趋丰富多彩,一片片连起来,赛过巧手编织的花毯,活生生,自然而又和谐。

  山洞里的寒风不知何时已经停息,草叶上的露珠像镶在翡翠上的宝石,泛着五颜六色的光华,一股清凉感觉从各处涌来扩散,瞬间弥漫刘君怀四肢百骸,那种舒畅之极感觉,仿佛令全身毛孔都在呻吟欢笑。

  至此,空间乱流里至纯远古时间规则被石碑炼化吸收,使得刘君怀对于时间道纹感悟硬生生拔高一截,悟会程度直逼之前刚刚提升一级的空间道纹,原本七座石碑星点闪亮最为稀疏的时间道纹,此时已经可以与空间道纹相媲美,隐隐有了一抹光束的雏形。

  这使得刘君怀的瞬移神通已经超越元神之力的探识距离,那一霎那他感觉到自己的思维,感知,意念,都一下子因为这个感悟的提升而清透!仿佛意念所到之处一片安静,没有时间的流逝!

  他甚至可以感觉得到,构建一个世界的一种动态规则欲望,在那里面自己能够改变时间流逝的速度!

  刘君怀闭上眼睛,在时间之力的运转之下,它可以清晰感觉到整个山洞空间都在流动着,对于时间加速、倒回与定格仿佛就在一念间!

  虽然他知道这些感觉更多的只是意念上的幻象,距离真正操控时间之力还有很遥远的距离,但是识海中那种时间轨迹的清晰曲线却有迹可循了。

  这时候空间乱流里声音繁杂不现,再将视线探向山洞深处,纵横交贯的碎石颗粒早被浓郁天地元气所替代,与通道处的绿草如茵连成一片,勃勃生机盎然。

  整个山洞空间足有百丈,石质岩壁均已碎裂,周围是蜘蛛网一般裂缝蔓延其上,一直顺延至几百丈高处,隐隐有与四象观遗址废墟地面连接之势。

  刘君怀的元神之力拉回,望向山洞最里处一侧岩壁上,模糊可看出门廓形状的一道长方形痕迹。

  镜像世界笼罩其上,反射到刘君怀识海的镜像令他目瞪口呆,徒然心生深深敬崇之心。

  里面是一座无形山丘,各式凸起迭次展开,一簇簇石质建筑和绿草如茵的院子依次排列,各处密布着层层石头垒成的花园平台,其间有婉蜒陡峭的小道穿过,沿着小道分布着许多神庙和茅草覆顶的屋子。

  所有的一切,显然是削掉了一个小山尖以后,用削下的石头一块一块垒起来的,房屋、地边、石块的棱角尚未经过风化,最光滑、平整的巨石,则集中在前述的几个重要的神庙上,巨石之间没有任何黏和物,却严丝合缝到连最薄的刀片也无法插进。

  更加令人称奇的是,如此一个完整村落式建筑,完全是建立在一个傍依大山的绝壁之上,过于陡峭的坡壁上,是石块拦起的层层梯田,虽然条条狭窄,收成亦是有限,却搭落有致,叠次分明。

  西南方位残存采石场残剩的坯石上,尚有一排排整齐木楔留下的凹窝,这里的主人正是利用此处石头筑屋、拦田、铺路、设祭。

  恍惚中,刘君怀隐然有些明白了,那道门之后的景象,很有可能便是传说中的四象观,因为地壳变动或是些别的原因,整体位置塌陷下沉在此处,山洞之内的时空乱流正说明了空间异变后的时间空间的混乱。

  在某个特定时段,空间出现一个小黑洞,将四象观吸进来,那么这个四象观就如同穿越了时空,来到其它时间,地点。

  时空偶尔会出现这种小黑洞,那是它的一个小差错,它出现的几率只有几亿分之一。

  时空就像人一样,在做某件事情时,也会出现与实际的一点差异。而这个黑洞就是时空出现的一点小差异,这个黑洞只能说是抽象的,它也能抽象成一条缝隙,一道口子,总之是一个破绽。

  这个破绽有大有小,有时间方面的,也有空间方面的,还有时空方面的...

  时空乱流是时间空间的混乱,可以说是与黑洞相似的一个可怕的陷阱,在我们居住的世界里,时间的流动是由过去走向未来,大家就如在同一条河流中,顺着相同的水流前进。

  可是,这道水流起了混乱,卷起了大型的漩涡,将人吞噬下去,这样,那些被吞噬的人便突然在我们的世界失去踪影,这些神秘失踪的人既没死也没有消失,就像生物的化石一样,既没毁灭也没消失,只是被沉积物所掩盖了。

  现在四象观所处位置显然就是一个空间夹层,只是它没有在空间乱流当中漂泊寻不到回去的路途,而是卡在一个巨大山体的缝隙之内。

  此时这个空间夹层便属于一个特异的独立空间,它同样被覆盖在蓝天白云之下,同样有四季的轮回运转往复更迭,这样才有得里面绿草如茵的形成。

  而那道门的出现,明显是有人在这里面生活过,只是具体情由如何,还需要刘君怀进入其中来一探究竟了。

  在门前刘君怀探识了一圈,伸掌覆盖住石门之上一道人工凿就缝隙,周身真元运转,真元灌入其中,随着门缝间阵阵烟尘震落,“吱嘎嘎”响声大作,那道厚达数尺巨门轰然敞开一道缝隙。

  不待石门大敞,刘君怀闪身而入,身后的大门自然关闭。

  他站立在门后,好奇的打量着这一方奇特空间,里面的灵气甚为稀薄,令他隐隐有着一丝呼吸的不顺畅。

  空气气息却是新鲜,望着天空处的风和日丽,那些几千年份的青草随处可见,一幢幢古朴的房舍,也出现在那些被杂草淹没的地方。

  这里的时空显然与外界不尽相同,按照刘君怀的计算,此时外面应该正值午夜时分,在这里显现的却是晴空一片,恍如来到另一个世界。

  刘君怀心中有种深深的敬畏,因为他觉得眼前这些出现在他面前的场景,似乎并非真实的,他这种敬畏便是对未知事物的一种忐忑。

  他清楚任何时候,保持充沛真元才是保命的最大根本,服下两滴灵气液,恢复之后调整好状态,这才抬脚踏上前面那条古朴的古朴石板路。

  虽然空气清新,这里的一片显得冷清跟破败不堪没有多少区别,一路经过数座石屋,偶尔可见掉落了半截的门楼朽木。

  他的目的地,是石板路尽头的两座神庙与茅草覆顶的两间屋子,那里还残存有一缕人迹居住过的痕迹,不像他所经过的石屋,里面所有非实质物品均已腐朽,只有要有一丝力量触及,便会化为一片粉灰。

  而且两座神庙之中,相对宏伟一些的那座高达十几丈神庙之上,赫然悬挂着四象观三字,似金似石的材质,不是刘君怀所知材料的任何一种。

  这使得他心中暗暗升起一阵迫切之感,仿佛那里有巨大吸引力一般,两眼中也闪烁出浓郁期待神色,距离越近,脚下的行进也愈发提升。

  而且更令他心生急切之处,便是神庙之内桌椅上都是片尘不染,光滑如明镜,仿佛是一直都有人在打扫居住一般。

  强烈的好奇心理,令刘君怀对周围的一切视若无物,直到距离那四象观不到十丈距离,令他大吃一惊的情形再次出现。

  他的镜像世界竟然直到此处,才探识出四象观三字牌匾之下的禁制之力,要知道现在的镜像世界探识能力,在整个修真界,抛去某些天然阵法或是未知自然景物天然屏蔽之力,几乎所有人为之物的禁制均不能阻挡镜像世界的探识。

  即使蓝盔十九那仙界流传下来的上古千灵术,在现在刘君怀的时间道纹感悟提升之后,也可能无从遁形。

  但是此刻在他面前出现的这道人工阵法禁制,显然超越了镜像世界探识之力,这种阵法禁制远高于一切汉疆九阶阵法师所布禁制。

  更为令他惊奇之处在于,这道禁制不抵御镜像世界探识力在极远处的探视,反而是在近在尺咫才发挥作用,这种现象大大超出了刘君怀的认知范围,若不是刘君怀感知到此处没有一丝人迹存在,他甚至会怀疑这是认为所不知处的陷阱。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