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五百八十二章 教化倪高邈

第五百八十二章 教化倪高邈

  刘君怀很是郁闷,若是在人烟罕见之处,一具傀儡就可以解决了倪高邈,可恶的是他虽然身处距离地面几十丈之处,身下却是人来人往的主要通道,距离那微型坊市也不过几里,若是激烈打斗,定会被许多人看在眼中。

  弑血盟除刘君怀之心甚是迫切,他相信弑血盟一定对于虚天迷界也有所了解,一旦他们也掌握封逾除方法,肯定会不惜一切立即启动。

  所以刘君怀只能通过刺杀的方式,将倪高邈解决,而他所想到的方式,便是将这位倪高邈调离此处。

  主意打定,刘君怀闪身来天煞谷之外虚空,浑身气势瞬间猛涨,强大的气势环绕周身,一股令人心悸的能量波动在虚空里四散而开。

  一股融入了体内星力能量团的凌厉拳劲,砰然爆发出来,以一种肉眼难以察觉的恐怖速度,向着虚空暴掠而去,轰然炸响之处,沉闷轰隆庐声自遥远天际滚滚而来。

  虚空里乱流漩涡形成,就在气势增大的瞬间,转眼间,乌云们从天边浩浩荡荡地杀过来了,顿时天空变得灰蒙蒙,地面上狂风大作,树叶被吹得沙沙直响。

  云越来越沉,似乎想要把大地压扁,不一会儿,雷声变得若隐若现,时近时远。一道一道刺目的闪电仿佛要撕开天空沉重的峄,空气也突然变得凝重起来。

  随着一道青色光柱从刘君怀的手中冲出,闪电般射进了高空中漆黑如墨的云团之内,紧接着电闪雷鸣,一道道闪电像火蛇在天空飞舞,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响雷恍若在耳边炸响。

  那一刻天地震动,无尽的雷霆将这周围几十里变为了一片雷霆世界,虚空之下众多修士急速退走,整个天煞谷被可怕天地威压笼罩了。

  天摇地晃之中,刘君怀的身形倏地在原处消失,瞬间出现在那处山壁凹陷之地,此时的倪高邈显然在雷雨突如其来之后淡定下来,正紧张的思考着接下来的行踪去向。

  此刻豆大的雨点开始坠落,大风也紧随其后,随着又一道弧光把整个天空瞬间照亮,狂风暴雨铺天盖地地向大地冲来,风势挟持着雨丝像无数条鞭子,狠狠地在空中狂舞着、抽打着。

  倪高邈眼中精光闪动,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这匙雨来得实在突兀之极,但也丝毫没有想到雷雨的针对,是他那屏蔽秘术。

  这种天气下,即使屏蔽秘术不收起来,周身范围内的空间已经紊乱不堪,所有气息正常流转均被破坏殆尽,屏蔽之力已然失去效应。

  在他欲将闪离此串时,身前突然出现一道诡异人形黑影,漫身凛冽气劲尤如水波一样在虚空中震荡,无数密集雨丝被这狂暴气劲掀至一旁。

  无尽杀戮气息周身蔓延,蕴含着天地之威的阴冷邪异恐怖凌厉气势绽放,那双冰冷的血眸紧紧锁定了他。

  倪高邈浑身汗毛炸起,战栗之感突生之际,忽觉背心处一阵冰凉,森冷剑芒摄入体内,令他不敢丝毫妄动。

  紧跟着几道指风闪过,禁制之力在他周身泛延,六识已被完全禁锢起来。

  呼呼两道疾风闪过,人形黑影与倪高邈身体倏然消失在虚空漫天风雨里。

  邪风旗之内,所布禁制极高的一处所在,便是倪高邈日常起居修炼之所,在这风雨交加之夜,刘君怀悄然隐入其中。

  穿过几道禁制,他出现在这座高大宏伟宫殿之后偏隅角落,挥手间将那倪高邈硕大身躯丢在地上,噗噗两掌拍出,废掉了倪高邈丹田,敲掉口中毒牙,倪高邈已被阵阵剧烈疼痛惊醒。

  感受到自身变化,倪高邈怨毒的眼神紧紧盯向刘君怀,张口吐出一口浓痰,声音嘶哑地说道:“你很好!如此手段虽是下作了点,却也不失顶级刺杀手段!”

  刘君怀漠然的回望着,“老家伙倒是硬气得紧!我也不折磨你,与其吞噬了你的记忆,还不如你自己告诉我,有关虚天迷界的一切,我留你一具全尸!不错,你与弑血盟的主子判断正确,我的确对那处秘境有着极大兴趣,只是在封悠解的威胁未曾消除之前,不至于傻乎乎的进入其中!”

  倪高邈血丝双眸闪过一缕惊异,“没想到还是被你察觉了&该是那寿老鬼落入了你手中,这封赢事仅仅有几人知道!”

  刘君怀依旧面无表情,随手取出了那部千灵术法决,在他的面前一晃而过,“我知道的远远超出你的想象,你所谓的屏蔽秘术只是我这部千灵术一丝皮毛,便忘乎所以的自认为汉疆首屈一指,也就弑血盟那帮老顽固会深信不疑。

  “我早在修真界之时,便知晓你的存在,即使那璩博涉不就首,你也是我首先打击的目标,不料想那位邪风旗的大当家,竟然误打误撞的落在我手上,倒是比你先一步陨落了!”

  倪高邈心中惧意更增,他自以为隐藏的玄妙无比,却不料早在敌人的视线当中,这种被帘窥壁听之感环恃着的滋味着实令他恐惧之极。

  不过他的表情却努力摆出一副淡然摸样,却不知刘君怀的镜像世界早将他的内心起伏波动感知的一清二楚。

  倪高邈漠然说道:“那又怎么样?弑血盟的存在,就像一根巨刺,深深嵌入你们修士联盟的喉咙里,堂堂号称几百万修士大军的你们,不照样被我们逼迫的喘不上气来!”

  刘君怀嘴角溢出一抹嘲讽:“口口声声我们弑血盟,你所知的弑血盟隐秘又有多少?被人当枪使而丝毫不自知,还恬不知耻的以此为荣耀,却不晓得除了弑血盟一正三副盟主,其他人均沦为邪恶的走狗!”

  倪高邈同样回以嘲弄神色,嗤笑道:“不要强摆出一副说教嘴脸,弑血盟百年前建立伊始我就参与其中,它是一副怎般模样我比你清楚5际上你们凛然大义之下的肮脏嘴脸,却有着比弑血盟还要贪婪的**横生!

  “你们背负着正义匡扶这张外皮,内里的邪恶有哪里低于弑血盟?我们只不过不屑于你们那张虚伪脸孔,在夹缝中寻求一缕生机罢了!”

  刘君怀嘴中轻叱一声,语气讥讽意味更浓:“你这种混不吝的大无畏精神着实令人可怜5你所知不多,实在是高看了你,却不料你这等浑人委实愚笨的可怕!

  “你对于楚家老祖楚凤师了解多少?知不知道他与你们弑血盟之间关系?你可知两界通道?对于守护者你又有几分了解?仙人下凡日你知道具体在哪一天?仙界仙人们对于修真界的愤恨你又了然几分?

  “说你无知你不必否认,弑血盟正是看重了你们的懵懂愚昧,才将你等招入麾下,你就当自己是个人物了?却不曾想,包括你们和所有星天大陆所有生灵,皆在他们的灭亡行列里,这其中也包含着你的家人与师门!”

  刘君怀这一番真假参半的言语着实惊吓住了倪高邈,他的这些个问题里,也只有楚凤师这个名谓他有所知会,其他如两界通道,守护者,下凡日却是极度震撼住了他的心绪。

  作为汉疆一名八阶散修,其实力也堪堪算作汉疆的巅峰人物了,所知所触对这些词汇也多少有些模糊认识,只是这些蕴含着玄奥与飘渺的词组,在他眼中是一可及的梦幻般存在,此时在刘君怀的口中讲出来,而且还将这些散碎词汇拼接在一起,却不由得他一贯思维产生异动。

  刘君怀将他一系列内心波动了解的通透,乘热打铁般地说道:“你内心当中一定感觉这些疑问似曾相识,但我告诉你,我亲眼见到过这些你又有何感触?要你也有一番身临其境又有何难?”

  说罢,他挥手将那一枚记录了天眼通预知景象的水晶球取了出来,画面里,冲天火光的照映之下,无限广阔的空间跟大海一同在颤动,极端剧烈的爆破无处不在,无穷无尽的血肉横飞,地面与天空四处燃烧的赤色火焰将整个空间映得通红。

  搏命厮杀的成百上千万修士的怒吼与惨叫,女人的的哭声、孩子的叫喊,与四周的尸骸满地绘成了一幅屠杀中的惨烈嘲。

  镜像里的画面转动,自人头攒动的战争现场,到漫天飞舞的修士身形与法宝,渐渐转到一身绛紫色织绵长袍的年轻人身上。

  那妖诡的眼神,邪意的笑容,配合着眉宇间似是天生的一股桀骜神色,飘荡着一种死亡的气息,最后随着那年轻人带着浓浓邪恶的笑意眼神,向倪高邈方向淡漠的一瞥。

  画面截然而止,全身被禁锢着的倪高邈虽然无法动弹,但是几句恐惧之后的战栗,令他的两齿咔嚓嚓打着寒颤,两腿双股间竟有一抹异味传来,这位满身修为被废后曾经的八阶散修,很不情愿的被吓尿了!

  久久的沉默里,过度惊吓后的倪高邈,虽丝毫不知体下的潮骚一片,却是对刘君怀的一番言语已然深信不疑,那年轻人俨然便是楚家被覆灭之前,主堂正室里高高悬挂着的楚家老祖楚凤师!

  那一瞬间,自己在弑血盟之中参与过的种种诡异举动,也立时蛤了脑海,他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弑血盟身后可怕阴谋的存在!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