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五百八十三章 解脱

第五百八十三章 解脱

  热门推荐:、 、 、 、 、 、 、

  看到倪高邈一系列面目表情的变幻,知道时机已然成熟,这才开口打断他的思路:“弑血盟便是仙界仙人们的一场巨大图谋之下的产物,先人们所图谋的并不是修真界的物质存在,而是整个星天大陆的存在,给他们带来了巨大恐慌。

  “为将这巨大隐患完全湮灭,唯一的途径便是将整个星天大陆沉没!修士联盟的存在,完全超乎了你的想象,你可知道守护者一说?”

  待倪高邈微微摇头,眼中的迷惑之意渐浓,隐有粗重喘息声响起,刘君怀进一步编织故事:“守护者是一方世界的守卫与看护之人的统称,修真界就是在守护者的看护之下,一般情况下,很少有人会知晓他们的影踪,但是他们又是切实存在的!

  “他们的管理者是守望者,仙界就是守望者在看护,这是一些善根福德深厚,功利思想较为淡薄的忠实天道护卫,仙界关于他们的传说才多一些!只有在真正灾难来临之际,他们才会亲自出面组织一方世界的安危!

  “而汉疆的修士联盟便是守护者组织的外围防护实力,早在百年前守护者,便觉察出仙界中针对于星天大陆的阴谋显现,再结合到汉疆弑血盟的适时建立,便有了修士联盟暗地里对于弑血盟的探幽寻秘,只是守护者组织也是在几年前** 验证了阴谋的确实存在,才自仙界返回,告知了修士联盟。

  “由于身份所限,这些实力均达到仙王以上境界的守护者,不能够亲自对修炼界出手,也暂时只能由修士联盟参与其中。一旦仙界仙人偷下凡尘,便是那些守护者正是踏入汉疆的开始,你认为你们的弑血盟或者讲仙界仙人能有几分胜算?

  “你也知道,天道威势之下,那些所谓的仙人,一经踏上汉疆的领域,便会将一身修为压制在普通仙人境界之下。而守护者乃是承奉天道之命守护一方世界,他们自有寻得一丝天道缺失的屏蔽手段。

  “更别说那种两界通道只能容得下几人前来,即使险些仙王亲自过来又能够怎样?所以讲你们这些被弑血盟所蒙蔽的无知蠢人,将整个星天大陆的祖先都卖掉了而不自知,实在是可怜又可恨!”

  倪高邈经过了一段长久的静寂之后,开口说道:“且不管你这一番话的真伪与否,但是水晶球里的东西确实我亲眼所见,由此我也看清了弑血盟的真实面目,我知道你给我讲这些也是因为你将我当作了死人,我并无一丝生存之念,有什么需要了解的,你就讲出来吧!”

  二人的一番交谈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时辰,不出意料,倪高邈对于弑血盟的隐秘所了解并不多,对几位正副盟主更是一无所知,即使那位璩博涉身为六长老,所见到的也只是变化了面容后的四人。

  除了提供出邪风旗百多名弑血盟正式成员,以及相关数百名未正式加入成员名单,倒是对于虚天迷界所知甚详。

  这虚天迷界乃是上任大当家陶安怡所留,陶安怡却是被那位璩博涉设计所害,只是在他临死之前,将唯一的地图毁掉,才令璩博涉一无所获。

  传说中璩博涉在虚天迷界之内悟得一缕空间规则真实存在,它实际上就是一座处在时空夹层的狭小缝隙,里面有一座宝塔状废弃极品仙器。

  极品仙器为神器之下的至高存在,也是仙尊境界仙人手中正常持有之物,一座宝塔状废弃极品仙器里残存有一缕上古仙尊冤魂,却是一位仙尊境界鬼修,在晋升仙帝境界时天劫之下的一缕残魂。

  修士修炼本就是逆天之举,更何况失去了肉身转修鬼道的鬼道修士,更是为天地所不容!

  本来鬼道修士度雷劫所要承受的雷劫之力,就要比平常修士要强上几分,之所以会这样,这就与鬼道修士修炼的功法有关了。

  鬼道修士修炼的功法,乃是至阴功法,在有极阴灵脉之地修炼鬼道功法,会对修炼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然而天地之间一阴一阳相互平衡,至阴被至阳相克,而雷劫之力却偏偏就是至阳之力,对鬼道修士有着先天的克制作用。

  所以鬼道修士能够成功度过雷劫者寥寥,在仙界这种鬼修残魂要比普通残魂要常见得多。

  这位仙尊境界实力的鬼修,在被天劫轰碎灵魂之前,分出一缕残魂寄存在渡劫时废弃的极品仙器之内,随天劫之时的空间碎块遗落在下界,空间碎块在飞行过程中因天道禁锢等原因,将这一缕极度虚弱的残魂封印起来。

  这种天然禁锢所产生的封印效果,可不是区区修真者能够破解的,因而陶安怡在抚甸山脉极深之处偶然得之,却也无法正常解开封印禁锢。

  只是这种天然禁锢一存在了至少几万年,在陶安怡得到它之初便有了极大松动迹象,那时便处在随时可能封印破裂状态,此种状态下的封印效果,极有可能会因为剧烈震动而提前破裂。

  这种暴力破解之后的唯一后果,便是一缕仙尊冤魂里所储存的巨大能量的爆发。

  所以,陶安怡在废弃极品仙器宝塔身躯上,将所刻画的仙阵图形记录下来,在建立起来虚天迷界之后,此阵法被布置在废弃极品仙器周边,以防止意外剧烈震动出现,从而引起巨大能量的爆发。

  这个阵法仅留出一线缝隙,供修士进入其中,参悟一方空间里的空间碎块气息,这便是整个虚天迷界的由来!

  至于为何邪风旗如此规模巨大,却没引来修士联盟打压,其原因便是自上任大当家陶安怡开始,组织出数次阻击抚甸山脉深处妖兽潮涌动,为保汉疆极北地区一方安宁,做出了巨大贡献。

  所以修士联盟也就默认了邪风旗的存在,虽然璩博涉接任邪风旗年数不短了,却也没在明面上影响到抚甸山脉的修真秩序,对于妖兽的打压也始终在进行着,建立起这般恢宏建筑,修士联盟也就听之任之了。

  关于弑血盟对虚天迷界的关注,也没有刘君怀想象的那么详尽,有璩博涉在其中刻意淡化,再加上已经封闭了六十余年,虽然邪风旗加入弑血盟人员很多,却也没有令弑血盟格外关注虚天迷界,不能不讲是一个奇迹了。

  而邪风旗的绝大部分猎人,均为各种原因躲避至这极北偏隅之地,生性多为鸷狠狼戾、贪求无已之辈,自然更容易被弑血盟加以利用。

  一切交代清楚,倪高邈望着刘君怀说道:“我知道既然你能告诉我这些极其隐秘之事,也势必要将我这个巨大隐患灭杀,我不怪你,毕竟这些年来也为了弑血盟做了太多不义之事。

  “说实话你今日给我讲的这些,令我很是惊憾,看来兄弟你也不是没有来历之人!这些都过去了,我只是好奇你那千灵术是从何而来,我的屏蔽之术真有如此不堪?”

  刘君怀说道:“你所掌握的是蓝氏家族上古千灵术中的衍化屏蔽术,也叫做幻雪狐图,你只是修得幻雪狐图其中前几页!单是屏蔽术上古千灵术中就有好几种变幻法术的演化。

  “此术乃是几万年前仙界超越了仙尊的存在,根据各种神兽的天赋神通所创造出来,即使是蓝氏家族唯一传承者,也仅仅修得上古千灵术之二三,它的博大精深可见一番。

  “此术因为非同小可,哪怕一丝相关信息的流出,蓝家之处均有详细记载,这便是你身份暴露的原因!而引出你的原因,便是沈炳文,就连你的屏蔽术在我眼中也无以遁形,何况那小小的化神期!”

  倪高邈恍然道:“你能讲出沈炳文来,今日你所讲的一切我就完全可以相信了!在璩博涉三位没有出现状况之前,弑血盟本打算将弑血盟一部人力量,转移至这里隐藏,现在移至何处我不清楚,但汉疆的极南边陲嵊东山脉深处你可以注意一下,因为我无意当中,曾经听过这处地址,具体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刘君怀心中暗惊,这处位置正是四象观所在区域,那里一片荒芜,他前次前往,并没有发现有异常情形存在,看来应该如真正四象观一样,身处在地下几百丈之外了。

  倪高邈说道,“这是虚天迷界的进出令牌,可以直达封印所在空间!只是我劝兄弟也远离那处封印之地,现在封印松动迹象愈加明显,一旦残魂破封而出,便会引动阵法,催动阵法内能量爆发,那残魂是万万不可放入汉疆,即使残存实力已经不再强大,但也不是我们修真者可以抵御的!

  “再有你不必担忧解脱了我,会令弑血盟有所察觉,我本身的屏蔽之术他们极为看重,也只我会在这段时间始终开启着,他们找寻不到我的讯息很正常。而且消灭这种残留在体内气息非常简单,只要将尸体焚烧,弑血盟便彻底失去了对于气息的掌控!”

  说罢,倪高邈便紧闭上双眼,不再有任何举动,刘君怀深叹一声,手起掌落,将倪高邈在这个世界上抹除了。

  随后一缕天莲心火释放出来,瞬间倪高邈这一代枭雄也化为了灰烬!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