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五百八十四章 星碎微尘

第五百八十四章 星碎微尘

  再次回到虚天迷界之时,虽已近凌晨,却不见进出修士减少,刘君怀依旧在隐身状态下进入其中。●⌒小,..o

  倪高邈所持有的令牌,果然与身旁修士令牌明显不同,他的令牌刚刚接近虚天迷界禁制,便平地升起一阵无形漩涡,将刘君怀包裹其中,倏然在原地消失,他已经来到一处漆黑的空间。

  狂暴空间能量不时在漆黑中划出一道道银白色弧线,空间之力所触之物,皆顷刻间化为灰烬,这些乱流灰尘样琐碎,便是游离在空间裂缝之间的空间离子。

  整个空间在银白光芒的闪耀下一暗一明,隐约可见不远处角落里有修士在盘膝感悟着。

  刘君怀瞬间释放出自己的领域,打开镜像世界,发现此时正处在一道十几丈空间裂纹之内,肆虐的空间能量之内便有阵法禁制之力存在,穿越禁制便是六层塔的第一层,他就站立在第一层的入口处,与其他修士相隔一道透明禁制。

  那阵法禁制隐隐有了丝丝裂纹,虽然有着等同仙阵的坚实,但是在狂暴空间能量几十年不间断的侵蚀,也出现了巨大损耗。

  看来倪高邈的令牌可以传送至禁制之后,应该是邪风旗的一种特权了。

  此处撤去隐身,禁制之外的修士已经无从查觉,刘君怀举步迈入在第一层入口,一股强悍的巨大压迫之力便迎面而来,只是较之万象楼赤焰谷犹有不如,即使刘君怀单凭肉身强度也可抵御,只是为了提升行进速度,他依旧开启着空间领域。

  快步来至第二层,领域留出一丝缝隙,感知一下空间压力,果然比第一层愈加强大,他的镜像世界早就探过,六层塔除了外缘刻画有古云字符以外,与废墟没有任何区别。

  只有在第四层处有更高级禁制存在,那里面应该便是那一缕冤魂所在之处了。

  只是第五层往上镜像世界却是显示不出来,这才是刘君怀最感兴趣之处,往往未知存在均有重大机遇藏身其中,他总结出来的这个结论,可是令自己受益良多。

  几十息之后刘君怀便来到第四层的强悍禁制之旁,虽有空间领域加持,刘君怀依旧感受到禁制之内的阴冷感觉。

  足足一个时辰,刘君怀才堪堪将那强悍禁制打开一道缺口,立时一股庞大阴冷之气从中喷涌而出,刹那间就将刘君怀包围住,这股突如其来的阴冷寒意竟令他感觉到内心一丝惶恐不安。

  不过有空间领域的存在,显然这股阴冷气息一时不得侵入,意念闪动,刘君怀取出嗜血三星,血煞之气瞬间将那阴冷寒意吞噬一空。

  此时嗜血三星却表现出一股兴奋之意,在刘君怀的手中蠢蠢欲动,大有一冲而入的**。

  刘君怀的念识力探入嗜血三星,一团赤红浓缩血雾幻化为一道朦胧人形显现,刘君怀道:“器灵,你可感知到这股阴冷寒意的由来?”

  器灵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响起:“主人,这是亡灵的怨气所化,那对于主人来讲恐怖不为人知的强悍底蕴虽略有残余,没有了悠久生命力支撑,已是在不断消弭着,只是极大心中愤恨强撑起意念,还想着夺舍附身重生!”

  刘君怀对于器灵这种直接表述很是无语,什么叫对我来讲?我很弱么?

  他没想到自己的内心怨念立即被器灵感知,它说道:“主人仅仅修真者而已,体内仙元还未完生成,只是寻道路上的蹒跚学步起始!这一缕仙尊残魂,即使只有一成威势存在,也不是主人能够防御的!”

  “好吧,我已经在努力提升了!”刘君怀郁闷的打断了它,这器灵倒不是蔑视自己,但讲话方式却令他有些接受不了,“你只需要告诉我,怎样可以将这一缕残魂炼化就可以了!而且炼化后对我有什么影响。”

  器灵开口道:“只需要嗜血三星前去吞噬就可以了,主人炼化它并没有什么用处,不过它有着与我同时代气息,可以提升嗜血三星实力,加速我的恢复能力!对主人有用处的东西在上面两层。”

  刘君怀撇了撇嘴,虽然只是仙尊的一成能量残存,也足以令自己受益匪浅了。

  不过器灵所讲也并没有错误之处,他与嗜血三星提升的效果,可是比自己炼化要重要得多,凡人修炼,不能只依靠吞噬能量来提升修为,只有一步一个脚印苦修得来,才是根底坚固的基础。

  刘君怀撤回念识力,将手中的嗜血三星释放出去,嗜血三星立时化作一道血光而出,血光中丝丝血煞之气瞬时弥漫阵法之内,顿时里面传出隐约呜咽鸣叫,禁制之内狂风大作,使得阵法一阵剧烈颤动,良久之后才渐趋稳定下来。

  嗜血三星匝一回到手中,刘君怀便感知到它身上的不朽天威气息愈加浓郁,残暴杀戮气息在浓烈杀意里透射出滔天战意,无处发泄的浩瀚力量使得嗜血三星发出了阵阵抖动。

  嗜血三星体内的魔衍石通体暗灰之色,已经恢复一部分红褐色,赤红的泛起令魔衍石一改气息委奄晦暗,一缕盎然生机使得它兴奋异常。

  刘君怀面露喜悦之色,魔衍石可自行演化天地间至强能量,加上它强悍吞噬能力,强盛之时即使仙王也不敢轻易靠近它,寥寥一缕的威势,便具有金仙的全力一击。

  嗜血三星本身能力便可称为天下三大凶器之一,有了魔衍石加持,嗜血三星一旦被自己完全开启,在仙界就拥有了巨大自保能力。

  而且嗜血三星竟然无视残魂之上的天地禁制,这个意外的惊喜,令刘君怀喜笑颜开。

  元神之力探入禁制之内,那种罪恶地牢般阴冷气息消失,此地可不适于久留,刘君怀还是决定去往之上两层探寻一番,既然器灵也讲那里会有自己所需之物,应该还会有惊喜存在。

  沿着台阶一路走上去,即使有空间领域与六层塔空间能量气流隔离,刘君怀依旧有一种举步维艰的阻滞感,却还可以勉强攀登上去。

  镜像世界扫过所经之处,刘君怀便确定这上面两层还真未有人曾经光顾过,只是刚刚踏上第五层入口,他就被一股庞大禁制挡在了外面。

  这种禁制之上密布着一层浑厚古怪能量,紧紧笼罩住入口之处,能量形状似云团一般绵软,通体灰白色,不多时便变为漆黑如墨,仿佛天空一下全黑下来。之后又呈波光粼粼液体般涟漪着,看上去宛若处于深海水底当中。

  三种形态下的不断转换,令刘君怀不敢轻易去破解,只是盘膝坐下,释放出五行之力去尝试着感悟其中气息所属。

  他仅仅盯着身前禁制,努力感知五行之力气息,脸色阴晴转换不定,终于在一炷香之后,他才知道此处乃是一道巨大天然禁制之力,生出这种禁制之力的便是虚空法则所衍化,其中玄妙满是法则精华所蕴含,远远不是自己所能够感知到的。

  即使他在自然感悟方面有着惊人造诣,限于境界的低微,能够感受其中密密织织奥义存在已是不易,但其中的一丝一缕,也不是他现在的修为所能够悟会的,更可况这一丝一缕可怖威压显现,便会是弥漫九天十地的滔天威势,即使仙帝也承受不住它的压迫。

  可怕的法则气息将虚空都能够碾压的支离破碎,强大的法则玄奥会有无敌的圣者气息弥散,似永不坠落的烈日,法力滔天,铺天盖地。

  怪不得方才器灵根本不做出解释,因为它感受到了虚空法则气息的存在,只是自己远远不是此时就能够将法则玄奥符文提取的,所以器灵也懒得做出解释。

  刘君怀哭丧着一张脸呆如木鸡,他实在是对那个器灵郁闷得无语了,直接将出来他这个主人暂时无法进入不就成了,害得自己浪费了这许多时间。

  法则气息长存不落,可演化出大道宏音,一缕法则道韵的掌控,随手便可破灭虚空,还可令自己在无尽空间乱流中自由穿梭,在此种法则之力下,规则之力也只是万丈光芒里的一抹星碎微尘。

  连番苦笑之后,刘君怀突发奇想,他想起了陶安怡曾经在这六层塔塔身之上,研读出一部仙阵衍化口诀,不如在塔身找寻些玄妙之处,说不定可以将这个六层塔炼化收取。

  想到便做,刘君怀深深凝望一眼身前密密织织禁制之力,摇了摇头,起身回到了下一层,镜像世界罩向整个六层塔,渐渐无数个古韵字符显现出来!

  布置下简单时间阵,他的感知沉浸在镜像世界里,无数个古韵字符也逐渐在镜像世界探识下灵动起来。

  寻找出萦绕着塔身不断旋转的古韵字符,硬生生拉扯过来一枚,元神之力强行探入,字符里一股异常磅礴的雄浑元力,直接是在元神之力中爆发而开,隐有有一种远古洪荒般味道蔓延。

  小心谨慎的将一缕字符气息包裹住,腰间命门豆苗般大小真阳之火悬浮上来,体内浑厚精神力生出,精神力拉扯着真阳之火渐渐逼近那一缕字符气息。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