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六百零六章 沈炳文的去向

第六百零六章 沈炳文的去向

  热门推荐:、 、 、 、 、 、 、

  练呈觉面色一整,说道:“别看乐俊楠只是八阶散修,因为掌控弑血盟大部分修炼资源来源,他心中所知确实比所有长老要多些!从他口中得知,弑血盟盟主厉睿识身后两人中的那位八阶散修的敏居士,全名叫做司空湛然,初入汉疆之时以商人自居,之时在加入弑血盟之后,便信讯全无。

  “那位乐俊楠却是少有与早先的司空湛然相熟之人,据他交代,这位司空湛然睿智博通过人,厉睿识曾经这样评判过他,‘睿知天锡,如日升之无不照。’,对他的器重可见一番!

  “由此也可以判断出,弑血盟大部分行动策划,均与他有关联!由靖石城季家开始,山饶城、昌甸城、阳常城与临蚌陂四地连续多起陷阱的埋设,皆是两年之前所策划,此人心智如此深谋远虑,实在是一个巨大隐患!

  “只可惜乐俊楠所交代出来,他数次与司空湛然和厉睿识相见之地,早已人去楼空,即便是早先建筑群也被焚毁殆尽,厉睿识一行人隐藏之术,已经不能用狡兔三窟来比喻了!”

  阗殛老祖接着道,“第一副盟主梅星晖应该也随着他们一同隐藏起来,怀桐城梅氏家族已经全部消失不见,诺大宅院只留得几名下人在看守!四长老嵇高季也消失不见,坎水岛嵇家已有联盟修士进驻,嵇家显然涉及人员众多,但也只剩几名未曾来得及逃离之人,大部分嵇家嫡系也不见踪影。

  “倒是八长老康永言被捉拿归案,屈盟主、年盟主二人去的及时,通天阁计修筠掌门也早将康永言控制起来!这位康永言隐藏极深,他存在的目的便是无限期潜伏下去,这些年来从没有参与过弑血盟任何行动,也从不在通天阁主动发展新人,这其中就包括他的众多弟子与家人。

  “此人意志坚固非常,信念之坚定,不低于早前的闻人天禄,即使对他使用了搜魂术,他的神魂意志也只是在泯灭之前有所反应,而我们所得到的讯息,也只是相关于他的众多弟子与家人信息!”

  刘君怀听闻这些,面色渐渐凝重下来,“看来我们针对弑血盟的全面打击,要暂时告一段落了,虽然还有众多零星讯息值得深入,对于弑血盟重要人物却断了线索!”

  练呈觉点点头,“有此战绩已经值得我们欢呼庆贺了,此时的弑血盟也算得是分崩离析,虽然相对于完全崩塌解体还有距离,但以目前仅存实力,对汉疆已然构不成太大威胁!

  “接下来我们要做的是更为细化的清除计划,所有相关修士,无论修为高低,均在严厉打击之列!唯一可以追寻的线索,便是那位沈炳文了。此时的他正在汉疆极南边陲坪州城隐藏,早在十日前,便由修士联盟四位七阶八阶散修暗中跟随前往。

  “现下沈炳文主要从事的任务,便是编写屏蔽之术的完整版本,有三名低阶散修守护,他那位留在弘邺城的师傅叫做庞项明,实为弑血盟最外缘人士,实在是无追查的必要,但是在沈炳文落网之前,暂时不要去惊动他。

  “以我的估计,沈炳文之处必有线索可循,毕竟弑血盟这般催促他来完成屏蔽之术的撰写,必定会有用到之处,在沈炳文将之完成后,也定会有人前来索取,君怀,你当前唯一的任务,便是前往坪州城,给我死死盯住所有前来接洽之人,希望在所来之人身上,我们能够将中断的线索再次连接起来!”

  虽然过去这许多年,沈炳文三个字依旧令刘君怀心中有些联想,他重生一月有余,被他附体的沈君怀母亲刘氏,便惨死在一众沈家人手中,沈炳文后来的推波助澜,令事件无限升级,刘君怀此生不悔原谅这个人。

  在场众人均知晓刘君怀家事,见他心生所感也不出声打扰。

  刘君怀只是十几息便已回复,他说道:“对沈炳文当时的处理结果,练盟主,您老还真是高瞻远瞩,看似一粒闲棋,这时候却派上大用场!放心吧,稍后我便启程,这一条线我追踪到底,一定会有所收获!”

  练呈觉微微一笑,刘君怀这种态度才是最让他欣赏之处,无论任何任务加派到他身上,回报练呈觉的总是方才这种坚定不移的执行,这种自信有着他那般年龄下的激情,更多还是对于自己本身实力的一种自信。

  敏传祺接道:“君怀,当初跟踪前来引领沈炳文的几人,在我们的人欲行追查他们具体去向之时,半途中出现过意外情况,使得联盟修士不得不中断跟踪行为。”

  原来,联盟修士四位高阶散修中的三位,在弑血盟几位引领之人安顿好沈炳文离开时,便悄悄跟随其后,却不料在穿越了两个城市后,那几人在进入某个山谷后,将三人挡在山谷之外,因为山谷有着强大阵法禁制存在。

  联盟修士三人自信并没有被人发现行踪,也误以为那处山谷便是那几人的最终去向,却不想为了求证三人转到山谷另外一处入口,却发现那处位置只是一个类似于通道门槛性质的存在,那强大阵法禁制,只是为了摆脱身后可能存在的跟踪者。

  接下来三人在那山谷内一寸寸搜寻,也一无所获,带他们明白真相之时,早已过去了一个多时辰,已无再次跟随可能。

  敏传祺说道,“由此看来,弑血盟在保证老巢安全方面可谓是用心良苦,但自另一方面分析,这些正说明弑血盟对于沈炳文的重视程度,至于为何不将沈炳文直接送往那个隐蔽老巢,我想也是出于安全考虑!”

  刘君怀沉吟片刻后说道:“照理讲,摆脱跟踪最保险方式便是利用传送阵,我从楚家楚元甲身上便发现此类阵法盘。但是使用传送阵也有弊端,便是留在原地的传送阵基,弑血盟显然计算好了每一步棋,这份缜致细密不可小觑!”

  阗殛老祖正色道,“那是自然!能够在两年之前,便准确预料到与修士联盟开战后的局势进展路线,早早在相关基础位置布置下天罗地网,这种人的心智不是一般的了得!”

  刘君怀却是开口笑了起来,“也是!练盟主一年前与屈盟主便联手做出一番好戏,前段时间一经披露,便有无数人心惊练盟主计谋的出神入化。不过,显然老人家这一次碰到了对手,您使用的是阳谋,那人则是暗中谋划,孰高孰低暂且不去评判,那人这种隐晦心理,就是练盟主所不能做到的!”

  练呈觉对于刘君怀的调侃丝毫不以为意,他频频点头说道:“坦言讲,我做不到他那种造谋布穽般无所不用其极!那人我隐隐觉得,必是位博学多才之人,于博弈之术有极深造诣,而且对于卜算、阵法也有所涉猎,此人应该就是那位司空湛然,口供中描绘此人扮相,也与我心中所想相符合!”

  刘君怀道,“能够将此人确定下来,已是极大收获了!试想我们十几日之前,要比现在形势更为艰难,那时候我们却信心满满。现在我们遇到了一个进展瓶颈,迈过这道坎,便是最终胜利了!”

  至于仙人何时来到,刘君怀隐隐觉得练呈如身后的守护者们,应该在密切关注着此事,他可不认为这些守护者只会眼睁睁看着仙人们的降临。

  相对于早前的凝重气氛,现在明显渐渐活跃了起来,昆吾掸笑道,“事实也的确如此,弑血盟已被我们消灭了大部分,所有战绩均是十几日所得,这种进展速度可算是汉疆今后几千年里的战争典范了!

  “既然局势对我们有利,接下来的战局巩固才是首要!修士联盟一系列打击,肯定震撼了不少思想摇摆之人,这种胜利之外的隐晦影响力,才是树立修士联盟无上威望的关键所得,练盟主飞升之后,无论谁将接任,都能充分感受到这种惠及!

  “所以,在我想来,是不是加大打击力度,令现在的这种强势作为持续下去,才会进一步巩固来之不易的战果!渡劫期修士往往为了创造飞升条件,各式手段层出不穷,将暗中的邪恶思维彻底摧毁不可能,但至少会令多数修士收敛起来。”

  阗殛老祖颇有深意的望了昆吾掸一眼,微微笑道:“昆吾兄弟虑事总是这么长远,此举甚是要得!想来汉疆相对安定了几千年,弑血盟的出现,几乎将星天大陆掀个底朝天,但是有此一难,更有益于修士联盟归化秩序,此时大动干戈,便是修炼环境安定更长久!”

  阗殛老祖眼中闪过的一抹隐喻,刘君怀看得一清二楚,显然他也意识到,昆吾掸便是练呈觉相中的接班人。

  刘君怀暗中瞥了敏传祺一眼,自己能考虑到此点,不代表别人会一无所知,敏传祺作为修士联盟几十年的老人,刘君怀最为担心他这般实力存在于修士联盟,会不会对后来居上的昆吾掸心生嫌隙。

  这一瞥之下,刘君怀心中惊讶,敏传祺眼中那清澈明晰神情,显然对于此事不会有异念生成,使得刘君怀心中暗自欣喜。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