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六百零七章 忧患意识

第六百零七章 忧患意识

  在汉疆有极大权势在手,意味着距离成功飞升更进一步,毕竟大部分修炼资源均被这等存在掌握着,在极高权势利诱下,能够做到如此淡定之人,要么是他真心不为所动,要么是此人的心思伪装高明到了极处。

  解决了弑血盟,便会有刘君怀以及身边人,集体飞升仙界的一个重大机缘,此时昆吾掸的修为显然有些跟不上这次时机,他留下来一旦正式执掌修士联盟,对于他能否顺利掌控修士联盟尤为关键,毕竟联盟之内存在几十年的老资格比比皆是,肯定不会人人对他均有信服。

  敏传祺如果确为前者,刘君怀不介意帮他一把,毕竟一枚元神珠,几乎就将飞升成功几率提升几倍。

  看来需要日后征求一下阗殛老祖的意见,老祖在识人方面独具优势,他刘君怀初来汉疆便得到过敏传祺数次倾力相助,但刘君怀不想为昆吾掸日后大敌提供任何帮助。

  随着身边聚集人数越来越多,现场气氛愈加热烈,阗殛老祖索性传令布置酒宴,一来近段时日收获巨大,以此算作犒劳之意。

  再者也算是为着刘君怀进阶汉疆的庆贺回补,虽然来到之日已经有过一次欢迎酒宴,但是因为那时众人均被未来战事压抑着,总是不能尽兴。

  还有阗殛老祖的师门众人前来,因战事紧张,也不曾操办过此事,今日就一同解决了,也早些了却老人家的一种心意。

  接下来的酒宴果然情绪盎然,即使渊释天、王路山、天狼以及后来赶到的屈卿,这般超过了四百岁的老人家,也均是放开了心怀,频频举杯豪饮,哪里还有一丝寿限将到的拘谨。

  尤其是屈卿,在得到了刘君怀暗中赠与的元神珠,使得他有种即将重生的强烈激奋,抛开了生死关口纠缠,使得他的心理也年轻了许多。

  切身感受着几位老人眼神中生机重现后的兴奋于色,一旁默默观瞧的刘君怀很是享受,毕竟皆是自己心中尊崇之人,他们能够继续生存下去,自己心中才会有欣慰生成。

  况且进入仙界后,这些人将是自己的巨大助力,那里可没有类似星天议会、修士联盟这般对于自己另眼相看的存在,比整个星天大陆广阔千万倍的仙界,修炼环境同样凶险无限,能人异士更是随处可见,再如现今这般单枪匹马冲锋陷阵,没几日就会被吞的渣都没有了。

  与之相比,汉疆实在只能算是一个荒僻山村,修为巨大提升下,更有无处不在的风险相伴,没有自己的势力,与寸步难行也好不到哪里去。

  还有猜测中的仙王级别,欲要将星天大陆至于万劫不复的隐蔽敌人,肯定也会始终关注着汉疆飞升之人。

  用不了多久,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就会被对方所知晓,刘君怀也会彻底暴露在他们面前。

  看到刘君怀呆坐着不知在想些什么,午风等人就围坐过来,这些位阗殛老祖的弟子们,对于刘君怀战力听闻不少,却从未见到过他的真正实力展现。

  这一次癸水百草堂刘君怀恐怖战斗力,可是有多人亲眼见识到,让他们看到刘君怀凶残暴虐一面,那漫天漂浮的干瘪尸身,现在想起来还是会泛起寒意。

  午风借着微微酒意,谈起当时情形,望向刘君怀的眼神中写满了震骇。

  刘君怀苦笑着说道:“三哥,兄弟我也是首次见到进化后的嗜血三星,竟然有如此残酷狠毒,看得我也是浑身发毛!”

  午风摇摇头,“三哥没有它意,嗜血三星虽然凶残了些,天地间三大凶器之一,可不是开玩笑,你的如此作为我也没认为不妥,我们这一干师兄弟,只是惊叹你气运当头,手中有这般神器存在,单是将它炼化能力,就是你这些哥哥们所做不到的!”

  “嗜血三星我是在西域域府藏宝库中所得,便是因为无人识得它,更无法炼化它!”刘君怀解释道,“仙人所刻画禁制乃是一种失传已久的上古阵法,此种阵法固然繁琐无比,更是在破解之时,不能灵气感知到一丝真元气息存在!我也是有幸识得一位老人家,恰巧辨识出此种禁制手法!”

  “哦?”一旁谈笑甚欢的渊释天,却是清晰听到刘君怀之言,他本就痴迷炼器,听闻如此奇特禁制,不由得起身走上前来。

  刘君怀进一步解释道,“这种禁制手法叫做‘百无阵止’,只有没有修为的凡人才可解得开!而且禁止刻画异常繁杂,剑身之上有九千九百九十九种变化,每一次变化会同时启动三百三十三阵法,只要有一丝真元力气息被嗜血三星感觉到,阵法立时变化!

  “此禁制胜在出其不意与匪夷所思,即使明白了其中阵法精髓,也找不到可破阵之人,即使是仙阵师也拿它无可奈何,试想无一丝修为之人,又怎会习得修炼者才能掌握的阵法?

  “好在这位前辈只是一身修为被禁锢,本身对于阵法却修为极高,无一丝修炼气息,自然就会破解出来,即使是这样,也耗费了许久时间!”

  渊释天叹道,“没想到天底下还有如此神奇的禁制之术,这样看来君怀你也的确是幸运了,我很好奇这种禁制手法,你可曾有此禁制的绘制?”

  刘君怀取出一枚玉简,“这便是了!此种‘百无阵止’,我足足花费了几日才堪堪领会一点皮毛,实在是冗杂得紧!”

  看到渊释天惊喜摸样,刘君怀忽然想到一事,他取出了在李相予处所得,那一柄血色虎头刀柄的断刀,“老人家,您可识得这柄断刀?”

  周围之人一见这柄断刀,当即就打了个冷颤,断刀之上的森森阴冷寒意,令众人徒然升起恐惧之意!

  渊释天惊咦一声,小心接过断刀,运气漫身真元,取在手中,翻来覆去查看。

  好久后,渊释天眉头紧蹙着说道:“不对啊,君怀!这柄部看似只是一把废弃天阶下品长刀的刀柄,但丝丝溢出气息,却有种旷远古韵味道,而且其上密织纹路因为刻画的太过久远,已经出现松动迹象,却又好像有修补过的痕迹!

  “这刀身也不对,它看上去虽有天阶上品品质,且年代也很久远,与刀柄相比却远远不如,实在是奇怪得很!”

  王路山闻声赶到,也是惊讶出声,做出类似判断,几人的目光齐齐望向了刘君怀。

  刘君怀面色凝重的说道:“本来就是残破刀柄与刀身回来的拼接,只是炼制时刀身断开了!老人家仔细观瞧,刀柄之上禁制便是‘百无阵止’!这禁制将刀柄本身气息遮掩,实际上它是一柄真正的无上神兵残骸,虽说如今已经残破的不像样子,但其中却隐藏着惊天秘密!”

  “嘶...”,渊释天倒吸一口凉气,“无上神兵残骸?在我想来,即使仙界也不多见吧,此种上古神器也只是存在于传说当中!”

  他本身极为九级炼器师,对于无上神兵残骸本身更关注些,身旁众人却是对隐藏着惊天秘密极有兴趣。

  刘君怀指着刀柄一处雕刻着花纹的凸起,说道:“这后面是一个介子空间,里面压制着一处至强妖魔鬼尊流放境!刀柄的本身即为传说中的血狱长刀,刀柄禁制一旦破解,就等于解除了邪۰恶妖魔之地的禁制,没有炼化能力之前,万万不可将禁制解除,关于这些有一个故事!”

  接下来,刘君怀就将流放境小世界一一讲出,众人听后,只觉得头皮阵阵发麻,那股阴冷寒意又起。

  刘君怀看到众人反应,这才有了笑意,“你们比我当时听闻之时要好得多,我那一刻浑身上下冷汗淋淋,两腿直打寒颤,若是不小心将里面的妖魔释放出来,一百个星天大陆也不存在了!

  “在那之前,我一直均为自己的好气运沾沾自喜,这一次确实给了我一个深刻教训,纵使你气运滔天,也弥补不了认知上的短缺!努力提升各方面的修为才是正理,有时候一丝疏忽或是无知,可能便是极大灾难的降临。

  “这也是为何我在对待弑血盟如此狠辣的原因,我不希望一时的心慈手软,为汉疆甚至整个星天大陆带来隐患,即使我的某种行为可能会遭受天道责罚,亦或是心境受到损伤也在所不惜,因为对待邪۰恶势力,一时的疏忽,很可能出现意想不到的伤害!”

  众人听后均是沉默不语,在刘君怀带给他们的惊骇故事里,心底里忧患意识被激发出来,某些更深层的模糊认识也有了渐渐清晰之感。

  看到众人心情均是压抑得很,刘君怀笑道,“个人内心关注超越自身的利害、荣辱或者成败,而将身边修炼环境和前途命运萦系于心,才是道家教义核心,才能促近修炼热情,过多关注自身,我们的眼光就过于狭义,对于道的理解也会出现偏差,这就是残酷经历给我的启发!”

  刘君怀的本意并不是要教化或者引导什么,在场每一人均比他年长至少几十岁,但他几日里的感悟,总有种不吐不快之感。

  这些人也均为自己今后势力加盟者,刘君怀很是希望他们今后不再关注他气运如何,命理怎样,与这些相伴而来的,更会有着无尽凶险与磨难,每一种获得的背后往往存在着更深层的东西。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