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六百零八章 敬仰

第六百零八章 敬仰

  只是刘君怀没有察觉到,在他话音将起之时,身上边有淡淡上位者威势散发出来,仿佛自然流露,乍现即逝。

  众人也没有因为他突兀转换话题而感到丝毫不适,他的种种惊异表现,早已在他人潜意识里意味着高深叵测,高人思路变幻又岂是常人所能轻易揣度。

  他这种变化却让不远处的阗殛老祖望在眼里,老人嘴角溢出一撇意味深长,他看出刘君怀三日不见后的气息变化,先前数句凸显话题,显然是心中忽有所感,这一份应天承运,因势应悟能力,着实令人羡慕不已。

  他不知有几人听出刘君怀言下之意,但他自己能够在其中感受到,刘君怀漫身天地自然气势中厚实和顺一面,隐有一缕大地厚重气息承载,这种变化令老祖有些顿然,他知道刘君怀在沟通天地上又有了深解。

  阗殛老祖自嘲似得摇了摇头,心中连声感叹刘君怀感悟能力的匪夷所思,这种表情很快被练呈如看在眼中。

  “老祖这是心有所感,君怀满身气息已生内敛迹象,这样一种归真境界不应该在我们修真者身上显现出来,哪里有刚刚踏上修仙之路,便有抱朴迹象显示,这不符合道理!”

  “那你又认为这是何种表现状态?内敛即是本性持守的回归抱朴生成意味着素朴纯一、足以知天之境,看来这小子对于天地感悟,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修为境界,这不符合常理,却与道合一,我们只注重了他的命理显化,却忽略了他对于理解天地自然的天赋异禀。”

  “也许这方面才是上天选中他的真正理由?无论修为如何,不忘初心、勿失本性才是朔源之本么?”

  阗殛老祖苦笑着摇摇头,“天理传承,又岂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够理悟!无怪乎君怀对于悖逆诈伪、淫泆作乱如此深恶痛觉,皆因他将一切事物的判断,均顺之以天理,不相容者自然皆属于大乱之道!”

  练呈如低首沉吟良久,忽问道:“老祖,据你猜测,这小子的修为境界是不是已经超越了你我二人?从未应承飞升天劫之人,他体内仙元转化又是如何生成?”

  阗殛老祖抬头望望天,再次看向练呈如,双唇微抿,撇出一抹诡异弧度,眼神中闪过一缕无奈。

  两人相视几眼,徒然同声哈哈大笑起来,二人皆为见识卓越,睿智聪慧之人,笑声里充溢着意味深长,又有无限欣慰隐在其中,却是惊得众人愕然观望,茫然不知所以!

  翌日清晨,刘君怀已然在汉疆极南边陲坪州城现身,随行也只有蓝盔十九与凌霄川,他需要借助蓝盔十九的隐息变幻能力,与凌霄川远逸秘术如风遁速,只是现身之前,他对蓝盔十九做出了另外的安排。

  在见到那四位高阶散修之时,其中的两人却是凌霄川相熟之人,这二人是一对兄弟,分别叫做戈天富、戈天禄。

  另外二人为何成龙、宿永望,却是凌霄川混迹修士联盟几十年未曾见过之人,应该是联盟派遣在外修士。

  四人对于刘君怀倒是熟知得很,进入不到二十日便掀起滔天血雨腥风之人,若要人不知也近乎是不可能之事。

  相互恭维几句,直到刘君怀取出玉清仙酒,众人间才渐渐熟识起来,戈天富笑道:“君怀,你的烈焰酒早在数年前便偶然尝到一些,还是乘着屈盟主不备之时强抢过来,没想到你还有这等仙酿秘藏!”

  闻听此言,刘君怀便知晓了此人属于屈卿派别,他呵呵乐道:“这也是我酿制出来不久!天富道友,有一事我很好奇,练盟主与屈盟主之间吵闹的火热之时,是不是修士联盟内很是热闹?多次揶揄屈盟主,却总是得到他一双白眼!”

  一旁戈天禄噗嗤一声乐了出来,“君怀兄弟你有胆识!此时似乎成为屈盟主最不愿提起之事,因为我们这众手下之人,可是做出不少有损两方面皮之为,反倒是练盟主一方始终冷静以对,不然联盟内早风声鹤唳了!

  “直到谜底揭开,众人恍然之际,两方彼此间笑谈此类事端,其中高下可见,所以屈盟主始终愧于我等行为颇为不妥之处,使得一向温文儒雅的老人家不能听取一丝相关事宜!”

  刘君怀哈哈大笑起来,“屈盟主生性好面,名声在他眼中要比修为更重要,若是他与练盟主之间真的存在嫌隙,你们如此作为的确是为他争了脸面,但是在所有真相大白之际,隐忍一方反而会更多引起舆论同情。”

  话音一转,刘君怀面色理整,“不过屈盟主承受如此巨大委屈,也有许多明眼人观望清楚,他老人家忍辱负重般承接下来大部分负面影响,所以事后众人调侃他有如此反应,却是为了手下人而不甘,因为他认同你们的所为,才情愿一人接受所有嘲讽,屈老用心良苦着实令人感叹!”

  戈天禄满腔笑意也均转为一脸敬崇,他狠狠地点点头,说道:“还真是如此!我兄弟二人进入修士联盟,便在他老人家手下当差,三十几年来极少见到老人家面对如此密集非议,这一年多以来,我们甚至已经很少见到他平日里那宠辱不惊的庄重了!”

  凌霄川在侧接道:“话说回来,练盟主选择屈盟主合演这场戏,实际上安排极是巧妙,抛开具体缘由不讲,但是将你们这些嫡系之人都信以为真,哄骗弑血盟自是再合适不过!”

  戈天富凝重的道,“练盟主实乃绝世谋略之士,他看待问题之长远,即使在谜底揭开之时,所带给我们的不是恍然,而是惊骇!而接下来君怀之所以能够顺利完成诱饵计划,便是与早在一年半以前就策划好的陷阱密切相关,不然以弑血盟如此谨慎行事传统,根本不可能轻易出手!”

  刘君怀点头称是,“而且这一场戏间接造成弑血盟内部高层意见相左,无形中分化为保守与激进两方派别,从而激进一方的第三副盟主董嘉赐与大长老莫高寒,在急于证明己方判断前提下,首战便亲临现场,这才到此弑血盟全面溃败的开始。”

  他转头望向何成龙、宿永望,“两位道友之前在何处述职?前期的战斗可曾参与?”

  宿永望摇摇头,“我二人分属普康城与垣沧城联盟分部,战争伊始便诉求前往一线参与,这才有了仅此任务的派给!我很艳慕兄弟你有如此众多亲临沙场际遇,不多经历些生死相搏,修为提升要艰难许多!”

  刘君怀面露钦佩之色,连声道:“若是我们修士联盟修士,再多些二位兄长这般心态,会少出太多悖心相向之人!”

  凌霄川也是赞道:“两位这厢不畏生死之举,是现如今罕见血性豪杰作为,值得我们敬仰!”

  何成龙摇头道,“我们也是联盟养兵千日后的真心实意而已,谈不上大义,只是不太甘于顺境罢了!”

  刘君怀拍了拍何成龙臂膀,“好了,还请诸位详解一下沈炳文现如今的表现!”

  何成龙望了宿永望一眼,宿永望说道:“此人大概因为所习练屏蔽之术不太精深,许多高深之处的撰写陷入极度缓慢之中,许是倪高邈传授与他之时,是将此种技法传输其人识海。

  “而此秘术是逐层第次开启,只有当下层次修炼至自如,才会有下一层次技法显现,所以沈炳文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潜心提升秘术阶位,所以完整技法迟迟不能撰写完整!”

  戈天富接口道:“的确如此!外面守护人员几乎一日多次近前催促,看来弑血盟索取完整秘书之心颇为急切!”

  刘君怀思虑稍许,叹道:“看来一时片刻也不能完成。不排除沈炳文深怕弑血盟取得完整秘术后生命不保,是在刻意拖延,无论何种情形,我们如此众多人手聚集一起亦是浪费!何道友,几位兄长前几日丢失跟踪目标之处,还需诸位勾画出具体方位,联盟有令,再向那处位置探寻一番!”

  何成龙在地上用指尖将那处山谷具体位置勾画,刘君怀道,“不如这样,我与霄川兄暂且前去探寻,若是这边有其收取之人赶到,务必不要在此地出手,暗中追随下,请迅速与我二人传讯所经方向,我们两方来一个两面拦截,诸位以为如何?”

  众人纷纷表示支持,那位宿永望却是面露迟疑的试探道:“君怀兄弟,根据传闻,你掌握了瞬移之术,不知可否方便相告?我们私下里均是对你好奇得很,坊间关于你的传说多不胜数,有着今日这个便利,私下里能否给个确切讯息?”

  此言说罢,其余三人均是面露期待神色,刘君怀与凌霄川对望一眼,笑道:“这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我们只是私人间传述,实际上瞬移一说是由联盟里前辈交代,刻意传出,实际上我们均是修炼之人,真正的瞬移,若是没有时间、空间道纹的领悟,即使有具体技法存在,也不可能修炼出来!

  “也就是讲,瞬移一说只是联盟布出的烟雾,不过我的确有类同于瞬移身法在身,还是霄川兄执意传授与我!”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